第十章

第六个屋子(3)

 

 

当第二天早上他醒来时,迈克知道在他的身体里又发生了一个转变。他坐在床边很长时间,想着这一切。他感到休息的很好并很平静。他感到了重生!尽管他无法把它归为某种特定的感觉,他还感到在他存在的范畴中不知怎的更有智慧了。迈克知道的太多——而这就是麻烦酝酿的地方。

 

他无法把玛丽和她父亲的图像从他脑海中挥去。玛丽在地球上,而她是一个如此殊胜的灵性存有。她完成了她振动的巨大转变并在她的人生中充满了力量。她留下了。她没有请求要回“家”。她忍受了在地球上的生活并走过了全程。迈克却逃跑了!

 

这其中的诚实在哪里?迈克刚开始看到他的新智慧实际上是在制造一种他从不知道的某种内省和诚实性检查。噢,迈克是诚实的——或许是最诚实的人之一。所有的农场生活和被非常诚实的父母教导都有了回报,但这从未给他这样的感觉。地球上的诚实和灵性诚实不一样。灵性诚实在诚实性检查完成之前似乎还包括了另外几个维度的智慧。

 

迈克开始理解红色和白色所说的,关于他是否会选择继续下去的话中的意义。伴随着这新发现的智慧,他的想法开始改变。他所做的这一切是正确的吗?有没有比迈克所请求的还要更伟大的灵性请求?

 

当他起身,穿衣,并吃早饭的时候迈克一直都在沉思着这些。他将会问白色一些非常尖锐的问题,当他遇见他的时候。在这些事情上白色可以是他的顾问,而他知道白色会帮助他的。

 

如往常一样,白色在门的那一边等待着。迈克来到了他的旁边但没有说话。当迈克被他周围的新环境惊呆时白色就站在那里。墙,地面和走廊上一切模糊的地方现在都水晶般清晰了。他看到了以前从未看到的复杂设计。这很漂亮!但这还不是全部。

 

步入天使之光中的感觉是压倒性的!他和这位伟大的白色存有共享着什么东西,就像是某种伙伴关系。迈克感到他似乎是白色所是的一部分。迈克愛着白色。他感到在反应这一切中呼吸加快了。

 

“这是你的新视觉,迈克尔托马斯。”天使还没等迈克问就回话了。“这是一个维度转变,也是一个生理转变的开始。这和玛丽的是一样的,而这是你的是因为你用我们都罕见的纯净意愿请求了它。”

 

“我必须得问你一些重要的问题,白色。”迈克尝试非常平和尊重的说出这句话,但他被他自己的声音震惊了!它比原本的要更大——或者是更洪亮?不。它是一种奇怪的不同,迈克对这个改变并不舒服。这似乎是对他这个人的冒犯。他感到焦虑。

 

“迈克尔,静一会,”天使用安慰和慈悲的声音说。“当我的声音对你说话的时候你听到的是什么?在其中有着愛和平静的补充,从我们伙伴关系的一开始就影响着你。你甚至还问过这个,记得吗?你向前进的意愿或许看似抢走了你珍贵的个人东西。而这是你旅途的一个重要部分。还记得蓝色告诉你的这些吗?他告诉你你旧有的振动是舒服的,而新的则需要适应。在橙色屋子之外你也学到了这点,当你珍贵的物品被丢弃时。你惋惜和悲伤它们的丢失,但为了让你前进这是必要的。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不再想它们了。昨天你给出了到目前为止最重大的个人转变意愿,而对你请求的回应就是,你已经巨大的改变了。随着你的继续这会变得更加个人,迈克尔。你的视力,你的声音,还有你的思想都会承担起更多的意愿。你正在转变成一名光之勇士——就像玛丽那样。”

 

迈克感受到了从白色的话语中涌现出的理解,但这个信息同样强调了他要问白色关于他灵性请求的问题的必要性。尽他可能,他无视了他现在奇怪的声音。

 

“谢谢你,白色。我理解了。我很感激这个礼物并会像我以前那样习惯它的。求求你,白色。我们得谈谈。我需要咨询。”

 

白色知道什么会来并说。

 

“我能告诉你很多,迈克尔,而我也会回答我所能回答的。但也有一个领域是只为了你的智慧而保留的。你的意愿已经给了你终极选择的力量和睿智的辨识力。这些选择是神圣的并充满了你自己的本质。它们塑造了你的未来并创造了你的现实。它们会影响到你周围的人,因此,它们必须由你自己做出。”

 

迈克意料到了这些。他从在这地方起就知道天使们不会为他走他该走的路。他知道这些课程都是他自己的,而他所做的必须是来自他自己的思想。但仍然,他还是会尝试去榨出一些或许会帮他更好的理解到底在发生什么,以及他接下来该怎么做的信息。

 

“你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白色。”他新的声音让他抓狂。他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在录音机上听到他自己声音时的情形。“我的声音是那样的吗?”他曾想。“这不可能!”而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

 

白色在迈克能问出更多问题之前迅速转身走向走廊。迈克跟着这位巨大飘动的存有。这就像是被领着参观一所全新的房子。情况是如此的不同。美的如此震惊和辉煌。它看起来同时像是建筑和雕塑艺术馆。到处都有让人窒息的美丽!在旧视力中这些他都没看见,而这让他在想他现在还有什么没看见,而他又会在甚至更高的维度中看见什么。

 

“是色彩,迈克尔,”白色没有转身就回答了迈克。

 

“先生,你说啥?”迈克没明白这话。继续跟着。

 

“你当前没看见的是色彩。”

 

“但这是一座白色的屋子,”迈克边走边说。天使使劲的笑了。笑声充塞在走廊中并让迈克也笑了。

 

“只是对于你人类的眼睛是这样,迈克尔。愛的真实色彩远远超越了你感知到的振动。它不是你看见的那样的白色。你看到白色是因为别的振动都没有。它实际上是缺乏你能看见的色彩。在现实中,这个色彩闪耀着宇宙中所有振动的叠加。它是纯粹的,并在光谱的顶端。它是一个跨维度之光的颜色并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它有着实质和厚度。它比你们地球上的太阳还要亮亿万,亿万倍。它是真理的色彩。作为一个人类你看不见的还很多。”

 

“我愛这个地方!”迈克说。

 

“我们会看看这个感觉会不会持续,”白色说。

 

迈克再次对天使对他可能会以某种方式改变的建议报以好奇的反应。他必须得问更多的问题。他们继续走在炫目的走廊中直到白色把迈克领进一个有着窗户和一张椅子的房间中。

 

“又一个旅途?”迈克问。

 

“不完全是,”白色说。“但它会带你去到某个地方。”

 

白色站在迈克面前并申明他已经为接下来的事情准备好了。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想知道什么?”迈克已经准备好要问白色的所有问题了。

 

“白色,从你智慧的深处,并用一种我或许能理解的方式,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请求来到这个伟大的地方在灵性上是不是合适的。”迈克需要从源头上知道他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正确的。

 

“是的,我可以。”白色保持沉默了片刻,好像他将要用是或否来回答这个问题。然后,他在迈克能继续追问之前说。

 

“从一开始我就对你说你正在做的对你的人生来说是合适的。另外,我们也不可能都来支持一件对你来说是不正确的事情。”

 

“但玛丽呢?”迈克用他新的不受控制的声音突然说出。“她有了全部的礼物和工具,但仍在地球上。这样不是更好吗?这是不是代表了一个更高的灵性目的?”

 

“对她来说是的,”睿智的迈克回答。

 

“但我是在训练为我自己服务,白色!我是在回愛所在的’家’。我请求了自私的事情。这怎么能服务地球呢?我在一条看似除了为了我之外就没有其它了的道路上!”

 

“看似?”白色打断说。

 

“是的。这看似就是那样的。”迈克有些恼怒。他沉默了。

 

“你什么时候在乎过要服务地球啊,迈克尔?”白色在打趣。迈克的思绪被这个问题带走了。他并没有立即回答。

 

“我不知道。”迈克在深思。“我想这全都是新的我的一部分。”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关于事情看起来的样子我是怎么说的?”白色在考迈克。

 

“事情并不总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迈克说。这是这趟旅途中不断重复的话题,蓝色和紫色都确切的说过这个原话。再加上白色,三位天使都说过这个。

 

“非常好!”白色回答说。“还有呢?”迈克没说话。他不记得了。天使继续到。“你想回家的愿望不是自私的而是自然的,并和你尊重你作为人类的目的的愿望不相冲突。”白色暂停了会。“现在你已经走了这么远了,我将告诉你另外一件事情。”宏大的天使走向一边,似乎在准备什么。“在你们的行星上有着新能量。它伴随着改变的潜力和殊胜的目的而振动着。因为这个新能量,你回家的请求是被尊重的。因此,你的旅途只有少数人踏上过,因为它只是到最近才可以的。你,迈克尔托马斯,是这个过程的先驱者。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庆祝你的成功和智慧。”

 

迈克沉默了很久。最终,他说话了。

 

“好吧,那这是被批准的。”迈克是逻辑的,正在权衡他所知道的事实。“但对我来说,回到地球是不是更好呢?去做玛丽所做的?”

 

“对你来说?”白色歪着头。“我们是不是在自私?”

 

“我不是那个意思。”迈克意识到争辩逻辑对愛之大师是行不通的。“我的意思是,我到底应该怎样做呢?怎样做才能圆满对一切的最大益处?这是我真正的问题。”

 

这个问题让白色非常骄傲的膨大起来。他对迈克大笑着并激昂的说。

 

“当这个问题被问出来时,迈克尔托马斯,这显示出你真的开始理解事情的运作方式了。你的智慧开始显露了,迈克尔。”

 

“谢谢,白色,但答案是什么呢?”迈克无视了夸奖并退缩了一点当他想从天使那挤出更多时。对这样一位温柔的存有如此紧逼是不舒服的。

 

“最大益处?”白色开始走开。“它就是你自己的现实,迈克尔。而你,作为一个振动在新强度下的人类,将会为你自己创造它。在宇宙中没有哪个存有能替你这么做。”白色走到了门边。

 

迈克知道他已经把讨论引向了死胡同。这些问题是天使不会——或不能——回答的。他又尝试了一个新策略。

 

“白色,我能够辨识什么才是对一切的最大益处吗?”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测试这个的。”白色开门就要离开。迈克在想天使要去哪。白色继续说到。

 

“你还没有获得所有的信息,迈克尔。这是愛之屋。在这里还有更多的要让你看到。”白色走到了外面的走廊。

 

“还有迈克,”天使关门的时候说,“现在变得更难了。”白色沉默的离开并关上了房间的门。迈克听到了门闩插上的声音,一切都静下来了。

 

迈克知道一些事情要来了,一些重大的事情。还能有什么事情呢?还有什么会被展示,能够在他的灵魂中导致关于他旅途合适性的更大忧虑?迈克在他坐的椅子里转身并面向白色曾经站立的地方。他很耐心。他并没有忘记不论将会发生什么,都会在没有白色的陪伴下发生这个事实。不管它是什么,他都被要求独自经历它,而且明显是白色想要这样的。

 

整个房间似乎在慢慢的转变,他周围的光线开始变得不同。墙壁的白色暗淡了,迈克的椅子前面大概5米远的一个凝聚空间开始变成一团闪光的云雾。渐渐的,云雾变成了某种模糊的轮廓。迈克非常聚精会神。他将要遇见某人。他想起白色之前提到过的可能就是这个。这个轮廓继续浮现。就像是光从舞台上涌出,轮廓显现的区域渐渐变亮,这样迈克就能看见正在成型的人物进入视野。迈克实际上已开始习惯事物神奇的呈现方式,并坐在他椅子的边沿上凝视着他面前变化着的空间。

 

是一位女性!当迈克注视时轮廓渐渐成形。他的焦虑开始增加,他深吸了几口气。他的直觉高度警觉着。他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兴奋的振动着,告诉他在他面前的是非同凡响的。他的新礼物辨识力正在向他吼,即将到来的是独特且强大的。画面最终变得实在。他的访客来了!

 

他面前的女人让他无法呼吸。用简单的美好远不足以形容。他立即感受到了家人,连接,而这搅动了迈克的内在。她惊若天人!他感受到的是什么?为什么他心中的戒备没有了?

 

她飘动的红发掩露着充满了慈爱和不思议美丽的完美容颜。她对迈克笑了,而他的心差点就从胸口跳出来了。她绿宝石般的眼睛在她象牙般完美的皮肤中闪烁着。迈克发誓他又闻到了紫罗兰。无数想法穿流过迈克的脑海。或许这是愛之女神——就像古老传说中的那样。迈克呼吸有困难,直到他发现是他在屏住呼吸!这是什么情况?他惊异的看着她。是什么能让他这样神魂颠倒?他的心在干什么?他的脑子感觉就像是浆糊,面对这辉煌的存有他只能渴望的叹气。

 

迈克一路上见到了很多天使,而这个必须是最伟大的。或许这就是白色所说的那个更伟大的。迈克无法讲话。这个女人和他之间心的连接是令人震惊的。他感到似乎是在重逢,是即将要遇见久违的愛人。云雾现在彻底不见了,而她在她的全部瑰丽中站在了他的维度中。

 

迈克愣住了。在他所有的经历中,他从未感到他自己会这样振动。他无法集中注意在他想要说的话上。他不知道该问什么。他认识她——是吗?她的临在怎么能如此影响到他?他似曾相识的感觉是咋回事?然后他意识到他的确认识她!她就是红色屋子里家庭图表中的一员。她是没有像其他成员那样上前来见他的家人中的一个。她就是照片上红头发的女人,她的能量当时立即就俘获了他的注意。他为什么没在那时见到她?关于他没遇见的人红色是怎么说的来着?它们是尚未履行的合约?这又是什么意思?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