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六个屋子(4)

 

 

当他们两个在激情的沉默中互相看着对方时,揭示正在迈克的脑中一点点的展开。如果她是在红色屋子图表上的,迈克想,那她就不是一个天使!她是人类业力家庭中的一员!迈克开始对这个照面有不详的预感,尽管他的灵魂仍在对他歌唱一首新歌。这是一首唱着欢乐,意义,和愛的歌。好一个感觉,好一个矛盾啊!他的一部分大脑在告诉他他有麻烦了,而另一部分则正在庆祝。欢乐的部分就像是期待着第一次去迪斯尼乐园的小孩在数着日子,为了巨大的期待而忍受着难敖的等待。然而麻烦的部分是他的小心脏。就好像它被扔进了榨汁机里。

 

迈克感到很木讷。他再次意识到他没有正常的呼吸。他面前的人物正影响着他的生理。她瑰丽的外表正在导致他身体中的一些反应。为什么他的手在出汗?她不是一个天使,但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却影响着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他感到情绪激动热泪盈眶,就好像是见到了一位他以为早已过世了的旧友。这的确是值得铭记的经历。还好,她先说话了。

 

迈克,是我。

 

她声音的亲切和熟悉几乎将他打倒。迈克很庆幸他是坐着的,因为他的膝盖是软的,他的腿像果冻一样晃荡着。他的整个身体都在响应这个他绝对认识的声音!但她是谁呢?她闪光的眼睛和表情恳求着他认出她。他认出了,但不是她想要的方式。迈克必须得说点什么。他激动的就像是上学的小男孩看到了房间那头的小美女终于要和他说话了。她的躯体是完美的,她的衣服是合身的。他可以想象抱着她的感觉是怎样。哦我的神啊!迈克意识到了一些尴尬和反感,他正处在身体渴望的一垒上!绿色怎么说的来着?在纯粹的愛中的身体亲密关系代表着觉悟的催化剂?迈克的人性让他的思想似乎在这有点不合时宜,但它正在发生,而这些感觉似乎是合适的并在灵性上是完美的。忽然间,他能听见绿色在笑。他无视了这声音并鼓足他的勇气。他用颤微的声音说。

 

你的衣服很好看。

 

神啊,你看他说了啥?他干了一件多么忽视,不重要,不合适,空洞又乏味的事情啊?这么辉煌的存有来到愛之屋他所在的空间,而他也充满了敬畏,但这就是他唯一能说的?迈克被自己的愚蠢羞辱了。她笑了。他融化了。

 

谢谢你,迈克尔。她眨了眨眼。我是Anolee,你的合约愛人,迈克。在某种程度上迈克是知道这个的。他的心回荡在她的话音中。他在他的裤子上擦了擦他的手,然后意识到她看到他这么做了。她往前走并靠的更近了。她沐浴的光也跟随着她。当他以逼自己后退为反应时,迈克发现自己想消失在椅子中。垫子相应的吱吱作响。他想站起来,但知道他有可能会跌倒——他可不想冒让她看见这个的险。他已经足够蠢了。她被他的害羞逗乐了但没有说啥。他被她的存在压倒了。当她往前来时,他看见了她走路,并认出了这个姿势。的确,他的一部分亲密的了解她。她刚刚的向他靠近唯独增强了他对她是谁的觉知。她继续到。

 

如果你呆在地球上的话,迈克,有着我们会见面的能量可能性。我们一起计划的,还记得吗?迈克不记得,而他也不想听到这个。她看到了他痛苦表情和心死的开始。

 

这没事的,她说。我在这是要告诉你你正在做的是被荣耀的。家人们都很骄傲,而我们都在庆祝。特别是我。

 

迈克绕不过这如此明显的。这是不是有事没关系。家人们在庆祝他也不在乎。他想要的就是她啊!他的一生都在寻找真愛。他的一生都在找这个啊。他知道完美的愛是可能的,他可以进入一个在神面前被授予的并是正确的伴侣关系。当从小他看到他的父母是多么恩爱,是如何对待对方时,他就已在为之祈祷。作为一个成年人,他也是如此期望,这就是为什么在他那次关系告吹后是如此的抑郁。这就是他在地球上寻找圆满的心结。这曾是他的合约!现在,这就在他面前展现,而他被允许遇见——并知道它一直就在那儿。这个知晓像大锤一般打碎了他的心。他必须赶快离开!

 

然后,他被另外一个想法袭击了并不得不问到,“Anolee,我们有要小孩的合约吗?

 

会有三个,她回答说。

 

迈克的情绪被这个答案搞崩溃了。他无法说话。他让她继续告诉他每个小孩灵魂的名字,但他听见每个字的时候都很痛苦。尽管她是在那儿用愛荣耀着他,但他仍备受折磨。当他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什么时,他的心正在被每个字一片又一片的撕碎。还未出生的小孩!那些天伦之乐!他到底做了什么!迈克开始失控,他想抱住她并告诉她他没有留下是多么的对不起她。这不是她在这的原因,但无论如何这仍是他想做的。眼泪开始从脸颊滑落,他开始颤抖。她说完了她的故事并已经给与了他她来这要给与的信息。

 

她无声的站在迈克尔托马斯面前。他们之间潜在的能量是如此之厚你甚至可以将其切开。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美的难以置信的卓越女性存有,而他却只能坐在椅子里哭。这太可悲了。迈克的所有感官都充塞着本质的失败。

 

尽管看似未完成且永久的失去了,空气中也有着充满了灵性目的和愛的能量的电流嗞嗞作响。离子的味道很刺鼻。他人生中唯一的玫瑰从未被欣赏和愛慕过它的妖娆。芬芳无人慕,香花自凋零——天生丽质守空怀,自然优雅独自矜。

 

他们之间的合约非常强大,当他坐在愛之屋中的椅子里时,这份知晓正在粉碎迈克尔托马斯的灵魂和心。她的现实开始褪去,而他立即有反应。他感到自己在呐喊。

 

不要啊!请不要走!求求你了!迈克觉得他再也见不到她了。他只是想她再多留片刻。而她告别时所说的话则像是天使的胡言乱语。

 

迈克尔,事情并不一定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说着他曾听过的老话,代表着迈克尔托马斯潜在一生至爱的瑰丽辉煌女人就在他眼前逝去了。随着她的淡去一生的希望也就没了。他看到并听到他梦想的欢乐被砸碎在所谓的灵性目的的岩石上。

 

迈克悲伤的瘫痪了。他无法移动。就像一尊雕像,一直盯着前方好几个小时,微弱的希望这位珍贵的存有会回到她曾占据的地方——一个被因她的存在而神圣的地方。他祈求神能多给他和这位失去的伴侣几个片刻。

 

天色将晚,房间里的光线正在变暗并改变着颜色。终于,它已漆黑一片,回应着外面无月的黑暗和迈克心中的绝望。他就像被坚决果断的击败了那样坐在寂夜中。在他的心中没有了喜悦。他灵性旅途的平静被痛苦的伤害,和虚弱、黑暗、折磨的失去感替代了。他的能量被强烈的心伤和深刻的揭露削弱了,迈克最终深深的睡去了。他仍然没有动,似乎他的梦境还在不断重复着这强大且悲剧的会面中的痛苦。

 

迈克心碎了。

 

★★★

新一天的黎明来临了并让房间充满了光线。迈克发现他自己仍在他呆了一晚上的椅子里。他感到自己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他的关节酸痛——不是因为运动,而是因为以同样的姿势呆在那儿很多小时。他需要吃东西,但并不觉得饿。迈克仍然逼迫自己慢慢的挪出他的椅子并走到他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食物被准备了,而他自动的喂食着自己,没有欣赏周围精致的美丽和食物不思议的妙味。吃完后他去到卧室,床还是新铺的,没有被睡过。他打开柜子。在那儿他放着的是来自天使的礼物,当在他们的屋子中学习时伴随着愛送送给他的。

 

一种悲伤的智慧感在迈克尔托马斯身上扩散。他想起他对白色的问题:我能够辨识什么才是对一切的最大益处吗?现在他明白这个测试了。他存在的每一点本质都哭喊着要现在回地球。他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关上柜子,走出屋子,然后在路上向左转而不是向右转。他知道的。这意味着他终止旅途并回去的意愿。白色曾告诉他对这并不会有任何评判,没有负罪,还有,当然,也没有觉悟。

 

迈克绝对知道正确的事情是什么。尽管Anolee有告诉他他们全都为他而骄傲,但他意识到她的心或许也受伤了。但是她仍然鼓励他继续。他知道对一切的最大益处是什么。向左转只是为了他自己和他对愛的人类渴望。白色曾告诉他他对真理的辨识力将会是敏锐的,而也就是这样。他感到对正确的道路毫无迟疑,只有不去走它才会感到不思议的拉力。他的心哭喊着想让他顺从这个情况并回去。没有什么会被伤害,而他会继续他的人生并找到Anolee。那时在地球上的生活就会好了。

 

他拿起他的地图并放在身边,闭上眼睛重现他在蓝色屋子里的时光。他慢慢的穿上盔甲并感受着它赋予他的力量。他祝福它并因为它代表的珍贵象征而感谢神。他拿起盾牌并用双手把它抱在胸前,回想它对他的意义。然后他把它放到携带位置,挂在他的背上,在需要的时候就能立即拿到。就像勇士在准备战斗,他握住他的剑并炫耀的挥舞起来。他听到了剑锋划过空气的风声。他忆起了和橙色一起举行的仪式和这把剑代表的意义。然后,他也祝福了这把剑,并迅捷的把它插进了剑鞘,收好以待随时被拔出。迈克站立在帅气的旅行装中,然后目的坚定的离开了房间。

 

当迈克走出房间时白色就在那儿。他看见了盔甲,盾牌和宝剑就立即知道迈克的意愿是什么。白色笑了,手摆出祈祷的姿势给迈克鞠了一个躬——一个在迈克那完全失去了的荣耀。然后他说。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感觉如何?

 

这很难,白色。你是对的。我不知道这会有多难。这是我不得不做的最困难的一件事情。我对此仍然感觉不好但我知道是么是合适的和正确的。请吧,我想离开此地。这里没有好的回忆。

 

就这样吧。白色转身引领迈克走向出口。天使在带路时转头从肩膀上对迈克说。

 

还没完呢,我的人类朋友。白色正飘在通往前门的宏大走廊上。

 

我知道。迈克不知道任何细节,但他的直觉正在告诉他在旅途上仍有很多要看和要做的,尽管他只剩下一个屋子要去访问了。他的直觉再次是正确的。

 

当迈克穿鞋时白色就站在门里。回顾起来,迈克并不怎么喜欢白色屋子。白色预测的迈克可能的感觉是正确的,而迈克很高兴能离开这里。白色知道这点,但他并不会评判迈克的感受。迈克是不同的。他或许能成功,如果他走过了旅途中这最后的一部分。他的辨识力很强大,而他的决心甚至更强大。

 

迈克换好了鞋并往前院走了几步。他停下并面对着门。因为他不能出门,白色就在门里面说。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没有比这更伟大的愛一个人会为整体的益处牺牲他的心。白色对迈克笑了并缓缓的关上了门。他最后的话随着门的关上而几乎都听不到了。

 

不是所有的都是它看起来的那样。你会看到的。你会知道的。你是被深愛着的…”

 

迈克缓慢的且疲惫的走下白色屋子门前的路并渐渐靠近大路。这并不是他最喜欢的屋子,而他开始厌倦那句被反复说的话。现在似乎每个人都说过它——好几遍。他感到这个白色的地方从他那里榨取了很多,而事实是他从那个地方萃取了很多。他站在屋子的白色院门口很久,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最终,他打开门并一动不动的站在路中间。他面向左边并闭上眼睛,很小心的不迈出半步。他举行了一个他自己的小仪式,并由默默的请求他遇见过的天使前来聆听他的声明开始。然后他大声说。

 

在这儿没有牺牲,因为我将面对面遇见你,Anolee,我也会认识我还未出生的孩子,全都在我到达回家之门的时候。迈克把天使关于地球的暂时属性和灵性的绝对现实的教导都铭记在心。他的声明携带着在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的一种不同的愛的承诺,不论如何也是一场重聚。他坚毅的把心挂念在未来那场神圣会面的现实上,在那儿他将再见到他的一生至爱——他殊胜的伴侣。就是在那儿他会度过他们相愛的时光。

 

迈克舒了口气并向后转。迈着坚定的步伐,迈克尔托马斯继续他去往最后一个屋子的旅途。当他走在阳光中时他的盔甲轻柔的叮当作响。他知道他正在放下他曾知道的最大的幸福保证。他背对着所有的这一切,尽管因为这个决定他内心苦楚,但他有着神不可思议的愛的承诺作为他的安慰,还有他将的确再见到Anolee的绝对知晓。他很深思熟虑,坚定严肃。迈克尔托马斯学到了关于愛的很多。这个屋子教导了最多的关于他自己——和神,并且就是这个屋子拧干了他的灵魂,直到真理和辨识滴出来让他认识和使用。

 

他这次没有回头。在他坚定的步伐中没有怯懦。尽管有些累,但他感到被赋予力量和安全。现在这是他的地盘了。他觉得他拥有着它。他有为之付出。他值得拥有。他将很快就发现是不是这样的,往前一个小时的路途那里,又一个重大的测验正等待着迈克尔托马斯。它将会为他的灵魂提供一场战斗。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