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一个屋子

 

第二天的黎明有点阴沉,但迈克的精神很嗨。迈克用他存的很少的一点钱点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在一家当地饭店的天井里吃着。这个时候还在外面的感觉很奇怪。平时这时他已经在上班了,辛苦工作一整天,中午在办公桌前吃盒饭,眼看着太阳落山而他却仍被困在办公楼里。

 

袋子提在手上,包包背在肩上,迈克走出餐厅并想着该往哪边走。他知道他不能往西走,因为大海马上就会拦住去路。那就是往东了,直到他被指示另一条路。适当的,迈克对开始一个基于信念的旅途感觉良好,但他仍然希望他有着一个更清晰的目的地。

 

如果我有一些指示方向的东西——或许是一张地图,或者是一个我现在位置的指示就好了,迈克边向东缓慢前行边对自己说,非常慢的穿过洛杉矶郊区,来到又一个望不到边的小区的边缘。要花好几个星期才能走出这儿,迈克想。

 

迈克真的不知道他在往哪走,但他一直保持向东。午饭的时候他坐在人行道上吃掉了早饭时他留着的一些东西,并在此想着他是不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如果你在那儿,我现在需要你!”迈克大声对着天空说。“通往这条道路的门在哪里?”

 

“它会是一个当下的地图!”迈克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中说话。他站起来四处看看也没发现谁。他认出这就是最初那个天使的。

 

“我是听到了,还是感觉到了?”迈克松了口气低语到。至少有点交流了!

 

“你咋用了这么久才出现?”迈克带着幽默的问。

 

“你直到刚才才请求帮助,”这个声音回答说。

 

“但我已经瞎逛几小时了!”

 

“那是你的选择,”这个声音声明说。“你为什么花了这么久才对我们说出你的请求?”这个声音明显是在逗乐,把迈克的反问踢了回去。

 

“你的意思是我只会在当我请求的时候得到帮助?”

 

“是的。好一个概念啊!”声音回答说。“你是一个自由的灵,是被尊敬的并且很强大,能够走出你自己的道路如果那是你的选择的话。这是你们一生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一直都在这儿,但只有当你们请求时才会起作用。这是不是很奇怪?”迈克一时被这天使的话语中绝对的逻辑激怒了。

 

“好吧,我该往哪走?已经过了中午了,我觉得我一个早上都在猜该往哪个方向走。”

 

“猜的不错,”声音回答说,还暗含着一个眼色。“通往道路的大门就在前面。”

 

“你是说我一直都在朝着它走?”

 

“别太惊讶你正好走向着它。你是整体的一部分,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伴随着练习,你的直觉会很好的为你服务。我今天在这儿只是帮着引导你一点点。”这个声音有点犹豫。“看前面,你已经在门前了!”

 

迈克正站在一个通往一排排房屋之间的道路的巨大篱笆前。

 

“我啥也没看见啊。”

 

“再仔细看,迈克尔托马斯。”

 

迈克盯着灌木并渐渐的发现那儿有着一个大门的轮廓。它是隐藏的是因为它是和环境融合的,看起来就像是植被整体结构的一部分。他现在似乎再也无法视而不见这个门了,即便是他想这样的话。它太明显了!他转过头一会儿,然后用一个新的感知来看。它还在那儿,甚至比刚才还更要清晰。

 

“发生了什么?”迈克问,知道他的感知正在改变。

 

“当看不见的事情变得显而易见时,”声音温柔的说,“你将无法再回到无知状态。你现在将清楚的看见所有大门,因为你为此给出了意愿。”

 

尽管迈克并没有完全理解刚给与他的信息的重要性,但他已完全准备好了要进入他旅途的主路了。篱笆停止看着像是一个门,而是就变成了一个门!它就在迈克的眼前变化着并成为它本来的样子。

 

“这是一个奇迹!”迈克边看着高高的篱笆变形成一个实在的门边低语到。他甚至后退了一点以给这个现象的发生腾出空间。

 

“不见得,”声音回复说。“你的灵性意愿只稍微的改变了你一点,而那些在你的新层面振动的东西只是闪入了视野——没有奇迹。这只是事情的运作方式。”

 

“你是说我的意识能改变我的现实?”迈克问。

 

“名词解释,”声音回复说。“现实是神的本质并且是恒常的。你们人类的意识只是揭示了你们想体验的它的新部分。随着你们的改变,它的更多部分会进入视野,而你们可以体验和使用你们所想要的诸多新揭示,但你们无法再退回去。”

 

迈克开始理解了,但在开始踏上他面前新暴露的大门后面的道路之前,他还有一个额外的问题。他总是时刻准备着为了真理测试任何事情——甚至是他在脑海中正在听到的天使话语。迈克组织了他的问题并说。

 

“你说我是一个有着自由选择的造物。那为什么我不能往回走如果我选择的话?如果我选择忽略新现实并回到简单的那个会怎样?这不也是自由选择么?”

 

“是灵性的物理机制创造了一个公理决定了你将无法回到一个更低觉知的状态,”声音回答说。“然而如果你主动选择去尝试的话,你就是在否定你被给与的觉悟,而你将会变得不平衡。确实,你是能够尝试往回走。这是你的自由选择。但是,那些尝试忽视他们知道的真相的人们必然是可悲的,因为他们在这个双重振动频率中不会活很久。”

 

迈克并没有全部理解这个声音传递给他的新的灵性信息。然而他的确得到了他问题的答案。他知道他现在可以回头并回到市里。这是它的选择。但每次他站在这儿他就会看见这个大门并知道它就在那儿,但忽略它,将会让他失衡并毫无疑问的生病。这似乎是有道理的,是他的渴望要往前进,而不是后退——所以迈克拿起袋子和包包穿过了大门,踏上了他旅途起始的道路。这是一条平常的土路,就和其它任何峡谷里的一样。迈克很兴奋,立马就向前奔,很快就把大门留在了后面。

 

就在迈克刚进大门时,一个绿色暗影般的轮廓也窜了进来。它走过的地方灌木都枯萎了,如果迈克不是走的太快的话,恶臭的气味会警告他它的存在。它快速在迈克尔托马斯背后占据了位置,正好呆在视野之外但又在他的兴奋中紧跟着他。就像是一个迅捷狡诈的幽灵,它用等量的憎恨和黑暗企图笼罩着迈克的兴奋和喜悦。迈克不知道它在那儿。

 

踏上这条道路后不久,沿途的风景,甚至是大地的感觉对迈克尔托马斯来说都变化很大。在哪里都看不见蔓延的洛杉矶市或无边的郊区住宅。事实上,这里都没有文明的迹象——没有电线杆,飞机,公路。他就像圣诞节打开礼物的小孩一样,太急切的走上他面前的土路了——闷头向前根本就没想什么——而现在他意识到随着前进的每一步,他正深入另外一个世界。这个旅途正把他带往一个和他之前所经历的确是非常迥异的现实。迈克想他现在是否是在某种介于地球和天堂之间的地方,在这里他或许会开始他的灵性学习——一些他假设会很快发生的事情,好让他为回家的荣耀做好准备。蜿蜒的小路渐渐变宽了,现在几乎和小道一样宽了。大概有三到四英尺,上面没有任何脚印,很容易沿着它走。

 

迈克猛回头。那是啥?某个快速移动的暗绿色东西跃入了他的眼帘,当它向左后闪躲进一个大石头后时。一定是野生动物,迈克想。现在后面的路就是他前面的路的镜像——曲曲折折的小路,消失在重重小丘之后,蜿蜒在散布着绿树,草坪,裸露岩石的青葱乡下。花朵点缀着风景就好像无数上色光点精准染着在这大自然完美的画布上。

 

迈克停下来休息。他没有手表,但通过观察太阳的位置他估计现在大概是下午两点——该吃点啥的时间了。迈克坐在路边吃掉了最后的面包屑,这是他从盛大的早餐中为他这最后两次零食留的。他环顾四周并感受到了寂静。

 

没有鸟儿,他想。他甚至仔细看了看脚下的泥土。也没有虫子。这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地方。迈克沉思着这一切。他的头发忽然感到了一阵微风。至少还有空气!他仰望天空,看见了清新,广阔且纯净蓝天。

 

迈克意识到他的包里已经没有吃的了,但他也知道他并不孤单,神会以某种方式为他提供食物。他想起了摩西在沙漠中的故事,他带着以色列部落游荡了40年。他记得这些流浪者是如何从天空中得到食物的,他思索着这个故事,在想这是不是真的。所有那些跟随摩西的家庭里或许都有着任性青年,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他想。他都能想见他们向他们的父母抱怨说,“嗨!从我还是个小孩算起,我们已经经过这同一个岩石八次了!为什么你们要信任摩西那个家伙?他在带我们绕圈子!沙漠根本就没那么大!哈喽?”

 

迈克想到这一切的时候笑了,然后又想他是否很快又会看见那同一块岩石,意味着他也在转圈子!他也不知道他在往哪走,就像沙漠中的以色列人那样——而且也没有食物!这些相似之处甚至让他笑的更厉害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