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准备(旅途开始了)

 

把他的头扶到左边的托盘那去!护士对护工喊。他在吐了。急诊室那晚很拥挤,周五通常都是这样。这回满月又添了些乱。尽管他们或许一点也不会相信占星或任何形而上的东西,但大部分医院都有在每月的这个时候往急诊室安排更多人手的倾向。在其它时候绝不会发生的事情似乎会在这时发生。护士冲出了房间去处理别的紧急情况。

 

他醒了吗?陪着迈克来到急诊室的邻居问到。穿着白大褂的护工弯腰仔细查看了一下迈克的眼睛。

 

是的。他正在苏醒,护工回答说。当你能跟他说话时,不要让他起来。他不仅是头被撞了缝了几针,他的下巴将会好生疼一阵了。X光片显示它几乎骨折了。好在我们能在他昏过去的时候就修正了错位。

 

护工走出了隔间,一块由挂在半圆形的杆子上的幕帘隔出的空间。出去时他拉上了帘子,这样迈克和他的邻居就又单独在这了。急诊室里的很多声音都是很小的,但邻居能听到他两侧隔壁隔间里的人和活动。在左边隔间里有一个女性刺伤受害者;而在右边,一个老年男性正在忍受气短和胳膊麻木之苦。他们已经在这几乎和迈克一样长时间——大概一个半小时了。

 

迈克睁开了眼睛并在下巴下面感到了灼热的疼痛。他立刻知道他醒了。随着疼痛的现状和整个境况渐渐的变成他的现实,不再有天使之梦了,他想。荧光灯把急诊区域沐浴在明亮的杀菌灯光中,让迈克觉得刺眼并闭上了眼睛。房间里有些冷,迈克立刻觉得需要一床毯子——但什么也没有被提供。

 

兄弟,你昏过去了一段时间,邻居说,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迈克的名字。他们包扎了你的头并接好了你的下巴。别尝试说话。

 

迈克感激的看着这个弯腰向他靠近的男人。尽管仍有些晕乎,它还是研究了一下这个人脸上的特征。迈克认出他就是他隔壁单元的租客。这个人在迈克旁边坐下了,而迈克深深的睡去了。

 

★★★

当他再次醒来时,迈克知道他在另外一个地方。这里宁静安详,而他躺在一张床上。当他睁开眼并尝试理清他朦胧的思绪时,他发现他仍然在医院中,但这次是在一个私人单间。对一个医院来说这是个很好的选择,迈克想。他沉寂的凝视带着他看见了墙上挂的画,还有床边华丽的椅子。天花板上有昂贵的吸音材料,呈优雅的正方形纵横交错的分隔着天花,而由于迈克还晕乎着,这方块看起来有点拉长。荧光灯还在那儿,但被关掉了并且是半藏在柔和设计的样式中。大部分光线来自于湾景窗户和房间中的一些白炽灯座。和大部分医院的病房不同,对面的墙上不是放电视机的光秃支架,而是一个精制的衣橱。这个优美衣橱的门现在是关着的。灯座有着影子,很像高档酒店的房间,而这影子是和墙纸相辉映的!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私人住宅?然而,仅凭他目光的进一步检视,揭示出在房间里各处有着医院标准的空气,氧气,电器配置。迈克还知道在他后面有一些诊断仪器——有一个被医用胶带粘在他的胳膊上。它每隔一会就会轻声响一下。

 

由于没人在他身边,迈克开始研究发生了什么。他们有在他的喉咙上手术吗?他能讲话吗?慢慢的,他抬起手到喉咙处,期待着发现很多绷带,甚至是石膏。然而,迈克发现的是光滑的皮肤!他用手指摸遍了他的脖子,发现还是本来那样。迈克渐渐的尝试清了清嗓子,并惊讶于嗓音立刻就回来了。然而,当他开口的时候,他才发现问题所在。灼热的刺痛,足以导致恶心,瞬间向下刺激了迈克的嘴巴后面和耳朵下面。这是你能听到的痛,迈克这样想并在脑子里记下不要再这样太快的张口。

 

噢,我看到你醒了。我们能给你任何你需要的止疼的东西,托马斯先生,一个有点哀怨但温和的女性声音在门口说。但你会恢复的更快如果你能保持一定的容忍度不吃药的话。你知道,没有什么碎了。你的下巴只是需要训练以恢复正常。这名护士,穿着只能被称作是一个设计师护士的外衣,走到床前。不仅是她的外衣很完美合身,而且很显然她是很有经验的。在口袋上面是一些奖励和经历的徽章。迈克小心的通过紧闭的牙齿说话,说每个字时只轻微的动一动下巴。

 

我在哪?他嘟囔着。

 

你在贝弗利山庄的一家私人医院,托马斯先生。护士靠近他。在他们把你从急诊室的恢复区域转移到这来之后你睡了一个晚上。你还计划很快就会离开,你知道吧。迈克的眼睛瞪得很大,脸上挂满了愁容。他听说过呆在这样的地方一天要两三千美刀。他的心开始急着跳当他在想他该如何付账时。

 

没事的,托马斯先生,看到迈克的表情,护士安慰的说。都被照应好了。你父亲做好了所有的安排,你知道吧。噢,是的,他付了所有的账。

 

迈克沉默了一会,在想他已故的父亲怎么能来做任何安排。或许她只是假设它是他的父亲,但它实际上是他的邻居?迈克聚集力量用他几乎不能动的嘴吧说。

 

你看到他了吗?迈克咕哝着。

 

看到他?哦,是的!有点帅喔,你爸!高个金发像你一样,还有着圣者般的声音。让所有护士都兴奋了一下,你知道吗。

 

就凭听护士讲话,迈克就知道她是来自他老家明尼苏达。在那儿他们似乎都倒着说话,常常把句子的主语放在后面——一个他来到加利福尼亚后不久就克服掉的怪异习惯。这让他们听起来像是星球大战里的尤达大师。

 

她继续到。付了全部费用,他已经,用现金一分也不少。你现在不用担心了,托马斯先生——还有,哦是的——他给你留了个便条,你知道吧。

 

迈克感到他的心在跳,尽管他怀疑这个所谓的父亲只是他的邻居;而护士的描述跟二者都不符合。护士离开房间去取便条。不到五分钟她就回来了,拿着一张上面明显有着打印文字的纸。

 

是口述的,你知道吧,护士边说边从一个医院信封里拿出了一张叠着的纸。说他字写的不怎么好,于是我们在前台帮你打出来的。有点难以理解,如果你问我的话。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常叫你Opee吗?护士把信纸递给了迈克,他读了。

 

亲爱的 迈克尔-Opi

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它看起来的那样。你的请求从现在开始。快速恢复并为这趟旅途准备好你的东西。我已准备好了回家的路。接受这个礼物并向前进。你将会被指引道路。

 

迈克感到激灵在他的脊柱上窜下跳。他感恩的看着护士并把信纸抱在胸前。然后他闭上眼睛似乎是在请求一个人呆着。护士懂了并离开了房间。

 

迈克的头脑思索着各种可能性。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它看起来的那样,便条说。那是一个轻描淡写!他知道他的喉咙在昨天被一个罪犯砍跺了,这家伙差点在他公寓的地板上把他给做了。他感受到了这个恐怖事件中骨头断裂的每一秒钟!然而现在这儿却没有什么重伤除了一个要忍受的严重错位又被重置了的下巴,还有头脸上几处划伤和瘀伤。这些本来是够受一阵的,但它们并没有无法忍受。这就是那个礼物吗?

 

天使幻景可能是一个真实事件的想法并没有成为迈克的部分现实直到他读了这个便条。如果这不是天使,那又会是谁?他就是不认识有谁能有这个钱,或者能有谁如此亲近他以至于能给他些什么,更别说帮他付这巨额的医疗费了。又还有谁能知道他许诺要踏上的旅途?他的身体共鸣着很多问题,并且他仍在不停困惑着这个便条和它是意味着什么,当他得到最后的验证时他笑了。

 

护士曾问他是否有过Opee这个称呼?在便条上它的拼写是Opi,像一个名字——毫无疑问是付账的天使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说出来的。这不是一个小名。这些字母是首字母!O-P-I——Of Pure Intent意愿纯净的!因此,便条的抬头应该是,亲爱的意愿纯净的迈克尔。迈克的微笑变成大笑。这很疼,但他还是继续笑,而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此刻的欢笑中颤动,直到他平静下来并让他喜悦的泪水也流下。他要回家了!

 

★★★

接下来的几天是特别的。迈克带着一些止疼药离开了医院,但他发现他不需要它们。他的下巴似乎正以不思议的速度在疗愈,而他已能够轻轻的运动它了。讲话也慢慢正常了。吃东西尽管在开始有点困难,但一两天后就正常了。在这个过程中,疼痛几乎可忽略。会有一些僵硬,但在这个情况下是可以忍受的。迈克不想要任何止疼片来打断他正在感受的,他即将踏上灵性索求的“嗨”。划伤和瘀伤随着时间渐渐消失了,迈克再次被这一切发生的速度震惊了。

 

迈克打电话辞掉了工作。他在脑子里已经练习这么做太多次了;他真的很享受这个终止和那个糟糕工作的联系的举动。然后他打给他的朋友约翰,尽可能的向他解释他将要离开去度长假并可能不会回来了。约翰祝他一切安好,但也对迈克对他的计划保密表示担心。

 

兄弟,约翰劝到,你可以告诉我的!我不会做什么的。到底咋回事?迈克深知约翰是不会理解的,如果他告诉他一个天使出现了并给了迈克指示——所以他保持沉默。

 

我有一个私人旅途要进行,他告诉约翰。这对我意义重大。他就说到这了。

 

迈克观察了他的公寓并收拾着他的东西。他仔细的分捡着他的私人物品,从衣服到用品。他没有多少东西,但他最珍爱的东西——照片和一些书——他把它们打包进了两个特别的包装。迈克意识到他无法带很多衣服,所以他只打包了仅够轻装旅行的少量衣服,和照片和书打包在了一起。

 

迈克邀请邻居过来——救了他的那位——给了他一些衣服,他的电视机,还有他踩着上班的自行车,以及他最近几年积攒的少量各种杂物。

 

如果你不想要这些,迈克说,那就把他们捐给慈善机构。

 

邻居似乎被这个举动感动了,他大笑着握着迈克的手。迈克意识到他的确需要很多被赠送的东西。这条鱼在邻居拨打120后也被救了,而现在看到它在邻居的鱼缸里呆着挺好,那似乎也只有让它跟着他才是合适的。

 

再见了,猫!在邻居的公寓里,迈克微笑着说。坚持住信念。猫甚至都没看他一眼。它正忙着和他新交的鱼朋友们玩呢。

 

在迈克从医院回到家后的第五天,他意识到他已经接近准备的尾声了。他不知道具体该怎么继续,也不知道具体该往哪走。那是在安静的晚上。他知道当他准备好时天使会知道,而第二天早上将会是一些新事情的开始。迈克觉得他的旅途的这个现实是绝对的。他拥有这个信仰,也就是他会被展示该做什么。上一周发生的每件事情都证实了他信念的逻辑。迈克决定再看一遍他准备带在灵性旅途上的包包里的珍贵物品。

 

他打开包裹并精心的查看着他觉得需要带上的东西。第一包东西是照片。影集因为年岁已显得很破旧,很多老照片还是最初用50年代的四角粘贴的旧方式粘在衬底上的。他小心的打开影集以免碰掉脆弱的粘贴,并再次的感受到了当他凝视着影集里的第一张照片——他父母的结婚照时,那相似的忧郁。他在意外之后找到了这个还有其它一些个人照片,而他当时几乎没有勇气去看这些。

 

他们就在那——非常相爱——微笑着对着镜头——开始了他们在一起的人生。对迈克来说他们的衣服看起来很搞笑,而这是他记得的唯一一次他的爸爸打了领带。后来迈克在阁楼里发现了妈妈的旧婚礼礼服。他叫邻居帮他把它打包了,因为这太痛苦了。当这个照片被拍下的时候迈克只是他们眼中的一道闪光,而他们的未来充满着很多美好的期待。迈克凝视着照片很长时间,最后温和的对它说:

 

妈妈爸爸,我是你们唯一的孩子。我希望我将要做的事情不会让你们失望。我愛你们并希望很快就见到你们。

 

宝贵的时间随着迈克翻阅记录着他童年的影集而流逝着。他常常微笑。里面有着老农场,偶尔还有几张一路上他的朋友们的照片。他很喜欢他六岁时在拖拉机上的那张照片。多么珍贵的影集啊!迈克觉得他在这个特别的旅途上通过带上照片以荣耀他的父母和他的成长是会让神高兴的。影集最后会怎样是未知的,但现在迈克觉得他无法把这些东西留下。

 

接下来就是他的书。他愛它们!他的圣经都因为太多次翻阅都被磨薄了,而它曾带给他无数次慰藉。尽管他并不理解其全部,但他觉得它是灵性能量。它被仔细的包裹着,迈克绝对没法把它留下。接着就是对他意义重大的小时候的书——《哈迪男孩》,《夏洛特的网》。这只是他定期重读的几本平装书,每次都在回忆他第一次经历这些故事和角色的年纪时都在做什么。最后,还有他长大一些后读的Moby Dick的伟大冒险(白鲸记),以及《福尔摩斯》系列;还有一些他最喜欢的无名作家的诗歌。

 

所有的书和照片都很好的塞进了两个背包里,它们可以轻松的背着,好让他还能再带一个中号的袋子好装点吃的。迈克觉得准备好了,于是他在这个现在已空空如也的公寓里最后一次躺下。他有个枕头,那已经足够了。他已经为明天准备好了,开始他灵性探求的兴奋让他几乎无法入睡,不断在脑海中想着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有承诺会到来的事情。明天将会是他回家之旅的开始。

 

【相关阅读】

【1】【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1) 

【2】【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2) 

【3】【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二章 幻景》(1) 

【4】【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二章 幻景》(2) 

【5】【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三章 准备》(旅途开始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