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996 12 8 号,在一个下午工作坊的结束阶段,克里昂坐在加利福尼亚拉古纳山的 500 多名听众前。在一个持续超过一小时的讲故事环节,迈克尔托马斯的旅途被讲述了——一场从一个厌倦了地球,想加入他的灵性家庭并回“家”的人的愿望中诞生出的徒步旅行。

 

迈克尔托马斯这个名字,代表了大天使麦克不思议的神圣属性,同时也代表了怀疑者托马斯的旧能量属性。这个名字组合代表了我们中很多人,我们既感到我们是灵性存有,但常常又会怀疑我们向一个有着不断增长的灵性需求,或有着基于恐惧的挑战的新千年迈进的能力。

 

迈克尔的回家之旅渐渐揭示了一场途经七座彩色屋子的奇遇,每座里面都住着一个宏大的天使。每个屋子都代表了一个新世纪的属性,并装载着智慧,教导,幽默,和关于我们自身,神想让我们知道什么的深入洞见。我们同样也能瞥见事情的运作方式,当我们进入我们新世纪的新范式中时。

 

当进入一个感人和惊喜的结尾时,迈克尔托马斯的旅途向人们揭示了一个来自一直渴望“洗我们的脚”的灵性源头的愛的指令包。

 

如果你曾问过神,“你想让我知道什么?”——或许这就是了!加入迈克尔托马斯这激动人心的旅途吧。或许这会让你想起你自己的。

 

译者前言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我也算是看过很多灵性书籍,但在看这本灵性寓言故事书的时候还是觉得书中的内容很新奇很有趣。克里昂真的很会讲故事,把大量的灵性知识都蕴藏在了这个很有趣的故事中。

 

在我看这本书的过程中,从开头一直到结尾,都不断的有惊喜和领悟,还有感动。于是决定把这本书完整的翻译出来,和大家一起走上回家之旅。

 

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

 

当迈克用力过猛的往他的销售办公隔间的隔墙上摁他的“收件箱”时,黑色塑料碎片开始四处乱飞。这又是一起一个无生命的物件点燃迈克对自己处境不断增长的怒火的例子。忽然,一个脑袋从他左边沾满灰尘的塑料植物叶片中冒了出来。

 

“一切都还好吗?”旁边隔间的约翰问。

 

每个隔间的隔墙刚刚好足够高以允许一个人假装他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迈克在他的桌子上放了几个很高的东西。这样做的效果是为了隐藏他的同事们一直都离他只有一米多远这一事实——他们都共享着他们是在单独的空间中的,进行着“私下的”对话这一假装。从隔间上方各种裸露装置中散发出的白色荧光,把迈克和他的同事们沐浴在这种只有在机构和工厂中才有的虚假光明中。它似乎吸收了可见光谱中所有红色的部分,把每个人的脸都照的苍白,尽管他们都住在阳光明媚的加州。经年的缺乏阳光直射让迈克看起来更加的苍白。

 

“没有啥事是一趟去巴哈马的旅行治愈不好的,”迈克回答到,并没有看着约翰的脑袋钻出来的地方的植物。于是约翰耸耸肩就又回到了他的电话交谈中。

 

尽管这些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但迈克知道,就靠他这个在“煤矿”中干着服从命令的工作的这点工资,他是永远也见不到巴哈马的。雇员们都管这个他们工作的销售工厂叫“煤矿”。他开始捡起那些被他打碎的塑料托盘的碎片,并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最近经常叹气。他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他没有能量或激励去把他的生活变好一点?他的目光凝视在了他买给自己的胖呆熊上。上面写着,“抱抱我。”旁边就是他最喜欢的 Far Side 卡通——关于“幸福的蓝鸟”逃离莱德这个卡通角色,但他却被“抑郁的鸡”拜访了。

 

不论他在隔墙上订了多了笑脸或卡通。迈克仍感到困顿。他被黏在一种就和办公室的复印机一样的存在状态中——每天就这样不断的复印着,没有任何目的。他感受到的沮丧和无助让他愤怒和抑郁,并已开始显露出来。他的领导甚至都提起过。

 

迈克尔托马斯已经三十五了。就和他办公室中很多其他人一样,他是处在“生存模式”中。这是唯一一个他能找到的,在其中他不大需要去在乎他所做的是什么的工作。他可以轻松的干完八小时下班,回家,睡觉,在周末试着付账单,然后到周一再回去上班。迈克意识到在这个有三十多人的洛杉矶办公室中,他只知道四个人的名字。他就是不在乎,他处在这种状态中已经超过一年了——从那场永久性的打碎了他的人生的情绪崩溃开始。他从未跟任何人分享过他的记忆,但它们却每晚都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迈克一个人住,除了一条陪伴他的单身金鱼之外。他想养一只猫,但房东不允许。他知道他一直在扮演着“受害者”,但他的自尊心一直处在低谷,而他还在不断的按压他人生的伤口——有目的的让它敞开,受伤,流血,好让他随时都能回想起来。他感到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是他可以做的,他也不确定他是否有能力去改变任何事情即便是他想的话。为了好玩,他管那条鱼叫“猫”,他每天下班回家和出门上班时都会跟它说话。

 

“坚守住信念,猫”,迈克会在出门的时候对他这位有鳍的朋友说。当然,这条鱼从来没有回过话。

 

有着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迈克在他微笑之前似乎总有点冷俊。他的露齿而笑充满着一种魅力,能够融化掉任何人由于看着他的大块头而可能产生的预判。他发现自己从事着客户看不见他的电话工作并不是偶然。而实际上这是故意的在否定掉他自己最好的优势——这就像是一个自我监禁的囚笼,让他摸爬滚打在他当前悲剧状况的泥沼中。他很擅长人际交往,但除了工作需要之外,他极少使用这项才能。迈克并不积极的交朋友,而异性在他现在的思维状态中甚至都不存在——尽管她们是愿意存在的。

 

“迈克,”他的男同事会说,“你上次走桃花运是什么时候?你需要去找个好女人——把你的注意力从你的生活中挪开!”

 

然后他们会回家,回到他们的家人,狗狗,和可爱的孩子那里——有时也会有条鱼。但迈克无法想象如何才能开始重建他失去的愛情生活这一过程。这不值得,他认定。我之前已经找到了我的伴侣,他会这样对自己说。只是她不知道而已。他愛的非常深,并有着随之而来的所有期望。而另一方面的她,只是在享受快乐。当这个真相最终被带回家时,迈克的整个未来似乎都枯萎消失了。他一直单相思的愛着她并相信他一生只会愛这一次。他已经把它放在了她身上,但她却把它扔掉了。

 

他被他的父母在蓝色地球上的明尼苏达州的一个小镇上抚养长大。迈克逃离了他觉得是一个没有出路的处境——也就是种的庄稼要么被外国买走,要么由于谷子过剩,被无限期的存储在巨大的谷仓中。很早之前,他就知道种田不适合他。这在他自己的国家甚至都不被认为是有价值的。那还有啥好处?另外,他也无法忍受这气味,并且他想和人在一起共事而不是和动物跟拖拉机。他在学校表现很好,并在任何有需要和别人互动的事情中都绝对是主角。最终成为一个销售对迈克来说是很自然的,他毫不费力的就能找到他能诚实代表销售各种产品或服务的好工作。人们乐意从迈克汤姆斯那里买东西。

 

当他回顾他现在已过世的父母曾给与他的东西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卡住”的东西,那就是他对神的信仰。他常常痛苦的想,它现在正在做很多好事。迈克是独子,而他的父母——他心愛的妈妈和爸爸——就在他 21 岁生日之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他仍然深切的哀思着他们并一直在身边保存着照片好提醒他他们的生活——和死亡。尽管经历了所有这些事情,甚至在现在,迈克仍然继续去教堂并至少会做一下礼拜动作。当被牧师问及他的灵性健康时,迈克公开承了他的信念和他灵性天性中的信仰。他坚信神是公正和慈爱的,但此时并没有在他这里——或者甚至过去几年都没有在。迈克常常祈求一个更好的处境,但他对事情是不是真的会改变一点也不乐观。

 

有着他父亲那样白皙红润的肤色,迈克并不很帅,但却以一种粗犷的气质吸引着别人。女人对他无法抗拒。他有着那一闪而过的微笑,金色的头发,高大的身材,方方的下巴,还有着迷人的深蓝眼眸。那些有良好直觉的人也知道迈克是一个正直的人,他们几乎立刻就能信任他。他有很多机会能够占到不合适的便宜——既在生意中也在浪漫关系中——但他从未这么做。迈克是一个农耕意识的产物——少数几个从他生长的寒冷乡下跟着他的有价值的属性之一。

 

他无法撒谎。当别人需要帮助时他能直觉的知道。他会为进出超市的人开门,尊敬老者并会和他们交谈,并总会给街上乞讨的人们一美元钞票,尽管他也怀疑这会被浪费在买酒上。他觉得所有人都该在一起合作以让事情更加美好,并从不理解为什么在他成长的镇子里人们不怎么相互交流,或者甚至极少和他们自己的邻居见面。或许是因为天气太好了以至于人们从来都不需要帮助。多讽刺啊,他想。

 

迈克唯一的女性模范就是他的妈妈;因此,他对待所有女性都带着对他苦苦思恋的,美好且敏感的妈妈那样的尊敬。现在他部分的悲剧就是,在他拥有的唯一“真实”的关系中,对这种尊敬的看似背叛。实际上迈克的经历只是一个文化冲突的结果;一个人所期望的并不是另一个人所给与的,反之亦然。伤透他的心的加州女孩只是在遵循她所相信的她的文化中关于愛的真理,但迈克却不是这么认为的。他所接受的教导是不一样的,他并不能容忍关于愛的其它观念。

 

【相关阅读】

 

【1】【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1) 

 

【2】【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一章 迈克尔托马斯》(2) 

 

【3】【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二章 幻景》(1) 

 

【4】【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二章 幻景》(2) 

 

【5】【克里昂-回家之旅】《第三章-准备》(旅途开始了)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