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某热门影片中的一个角色颇受关注。那是一名为研制原子弹而遭受辐射伤害、患上重病并最终献出了年轻生命的科研人员。

 

我去看了那部电影,觉得演员的表演确实很感人,但我一直在想:“是否值得付出那么大代价去研制一种能夺去无数人生命的武器?”

 

今天早晨又看到一篇文章,讲的是“两弹元勋”邓稼先因遭受核辐射而在晚年患上癌症、最后在身体极其痛苦的状态下离世的事。

 

这让我再次想到:那些原子弹研制者的遭遇会不会是宇宙、灵界给人类的警示呢?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这些参与研制原子弹的人呢?

 

 

 

 

下午打坐时,来到了一个风景幽美的地方。那里的山林、泉石清净脱俗,有种洒脱、超尘的味道。

 

我看见老子大师含笑坐在山顶,姿态很是潇洒。

 

我向他请教道:

 

“放射性物质为什么会对人体造成那么大伤害?”

 

老子说:

 

“其实所有物质都有放射性,因为从本质上说:一切都是由光与爱构成的,也都在放射出光与爱。振动频率越高,放射性也就越强。

 

“你们的身体就有放射性,只不过碳基结构的身体放射性较弱。当它转化为硅基的水晶体时,振动频率会大幅提高,放射性也会大大增强。

 

“目前人体能够承受的振动频率和放射能量相当有限。当它接触到某种振动频率非常高、放射性非常强的物质时,就会因无法承受而受到损害。

 

“对于那些放射性强的物质,人们如果运用得当,将其用于和平、良善的目的,那它们是可以造福于人的。但若不当地使用它们,将其用于对立、冲突、战争的目的,那它们就会给人类造成巨大伤害,甚至带来严重灾难。”

 

 

 

 

“我们该如何看待那些研制原子弹的人呢?他们是为暗光势力服务的吗?”我问。

“他们大多是被操控的,是暗光势力手中的棋子。那些势力想要引诱、促使人类使用威力巨大的武器相互争斗、自相残杀,于是利用、推动一些人去替他们达成这种阴暗的目的。可以说,那些研制核武器的人既不是英雄、也不是恶人,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那他们要为自己所做的工作承担业债吗?”我又问。

“他们有些人生前已经体验到身体上的强烈痛苦了。不过我前面说了——他们大多是被利用的,并非有意作恶,所以业债并不深重。

“实际上,是人类集体意识中包含的恐惧和对立的能量(这类负面能量的产生和聚积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被操控的结果)显化出了那样的事——即对原子弹的研究、制造和使用,不应过多指责某些个体。

“有些灵魂在转生前就制定了那样的人生计划,就选择了要进行那样的体验。对灵魂来说,没有什么是对的或错的,一切都不过是种体验。灵魂只想从这些体验中获得经验,获得成长。

“不要用三维世界的标准去评判这些人。当你们批评、指责、嘲讽他们时,就相当于在用思想的能量制造另一种原子弹——无形的原子弹。它造成的伤害、破坏并不亚于那些有形的原子弹。当你们以爱和宽容来看待那些人时,则相当于在拆除、销毁人类集体意识、思想形态中的原子弹。

“你们要知道:许多当年参与研制原子弹的人已在离世后明白了一切。他们很多选择在这个时期再次转生到地球,以扮演和那一世完全不同的角色,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服务地球和人类。现在的有些光工便是当年的原子弹研制者,请你们怀着圣爱与他们共事吧。

“当地球和人类完成扬升后,会有来自其它星球的人前来指导你们,教给你们如何运用放射性能量造福于众生。”

 感谢老子大师的教导!

  【全線閱讀】《庐影的冥想体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