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三个屋子(2)

 

 

迈克尔,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绿色的声音是柔软温和的。

 

我想我知道,但我需要你详细说明一下。迈克在这一课中感到虚弱。疼痛消耗了他。绿色继续到。

 

我再也不会让你疼了,我亲爱的朋友。我向你保证。从现在开始,你将会从经历中学习而不是从疼痛中。你刚刚学到的是一个地方的疼痛会影响很多地方。它是一个集体的体验。你现在感觉到累了,不是吗?如果这个经历只是在你的脚趾头上,那为什么你的整个存在都感受到了?为什么会有愤怒?你的脚趾有对我大喊吗?没有。你的整个身体在对我大喊!你的脚趾感到疼痛,但你的全部都参与了进来。脚趾是问题的源头,但我保证所有的细胞都知道这个事件。对于喜悦,愉快,激情,和内在对真理的自豪也是一样的。每个细胞都感受的到每件事情并有着一个对全体的觉知。绿色暂停以强调。所以它是和灵性觉醒和神性祈求在一起的。

 

那我的觉悟到底在哪里,绿色?迈克这次想要一个直接的回答,没有笑话或踩脚趾。

 

它等分的居于你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里,迈克尔托马斯。每一个细胞都有着整体的意识。每个细胞都绝对知道其它的细胞。每一个都参与进了完整人类的振动中。绿色沉默了一会,然后为了强调转身坐下面对着迈克。你在这的时间将要学习振动提升的特征。在我们能开始之前,你必须认识到你自己是由一群知道一切的细胞组成的——而不是一些部分组成的。

 

我想我能做到。迈克尔非常认真的说。

 

我也一样。绿色笑出了他的巨大微笑并起身说。你准备好了吗?仍然对被踩心有余悸,迈克感到他有些不情愿按照请求再站起来。

 

是的,先生。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充满了关于人体解剖和健康的指示。不是医学的那种训练,而是关于平常生活的建议和良好健康的实践。这里似乎有着关于所有事情的一个恒定深远的信息流!该吃什么,如何获得能量,什么时候该锻炼以及为什么——还有如何知道它什么时候该结束。贯穿这些课程中,绿色一直在担心迈克是不是能理解他存在的我们性。迈克开始感到似乎他不被允许拥有部件,而绿色认同这一点。

 

迈克那晚睡的极好,也没有做恶梦。早上,绿色再次来到他的床边并看着他吃早饭。这次绿色开始解释迈克正在吃的每种食物。绿色似乎不在乎迈克会从这丰富的选择中吃什么,而是当迈克在咀嚼时,概述了每一组食物。迈克则试着记住绿色正在说的一切。

 

在接下来的几天,迈克开始了一个锻炼计划。在一些特定的日子,绿色要求他再穿上他的战斗装备好别忘了它的感觉。这些日子是迈克最享受的。他都没意识到他有多想念他的剑,盾牌和盔甲直到他把它穿上并再次感叹它是多么的合身。

 

绿色在食物,植物,草药以及身体是如何自然的平衡它自身的等方面指导迈克。迈克惊叹于细胞们是如何协同工作的就好像它们不知怎的知道一些迈克不知道的事情。这一切都太奇妙了?绿色告诉迈克每一个器官和细胞都有着一个精细的磁场极性。再次的,细胞都知道它是什么,并通过它们自己的努力达到完美的平衡。当在平衡中,每个细胞都能完美的回春它自身,而迈克学到了身体是如何恒常更新它自己的。终于,他问了绿色一个有趣的问题。

 

看似我的细胞——我的意思是,我们——在平衡生理方面是非常聪明的。我怎么看似在这个过程中都被蒙在鼓里?我就不能为这个事情做点贡献吗?我的脑子的确不知道细胞在干什么。我,作为迈克,该从哪切入呢?

 

你这问的还真有意思,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绿色强调了意愿纯净部分,而迈克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

 

绿色继续到,你的身体只需要你用合适的饮食,环境智慧,和保养来尊敬它,而它会做余下的事情。到现在你已经学习了如何让它舒适,如何合理进食,以及如何给它物理上的锻炼。你的身体系统很忙很快乐,不需要你做别的什么事情。现在,是时候你该理解你神性的测试了,是时候你该给你的身体一些它绝对无法给与自己的东西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迈克认为他知道。

 

是的,我知道,绿色。迈克感到他这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健康。他再也不害羞他的裸体,尤其是在绿色面前,他赞叹了迈克外形的缓慢变化并告诉了他。绿色就像是一位慈父,同时又是一位世界级的教练。是时候我该做出一个选择了,迈克突然的说。

 

绿色几乎高兴的要爆炸了。以前还没有哪个人类这么快的就意识到了这点!

 

迈克知道他终于说对了一些事情并惊讶绿色的反应。天使存有在房间中四射,第一次炫耀它无视重力和变形的能力。迈克或许会害怕如果这场秀不是专门为他的话。当绿色冷静下来后,他再次过来并站在迈克面前。他再次回到他绿色天使的模样中,但仍然快乐的瞪大着眼睛。

 

他微笑着并说,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选择使用神灵的新礼物并提升我的振动。迈克再次知道他说对了。绿色后退了几步,似乎是好让迈克增长的智慧在它周围澎湃。绿色显然印象深刻。

 

那就是在今天了,迈克尔托马斯!绿色大声说到。你整对了。你的细胞们无法做的事情就是使用,你携带着的有能力去选择觉悟自身的,神的一部分。只有你的神性可以这么做,尽管只有你神性能做这个选择,但每个细胞都会知道你给出了允许。就像当你脚趾疼时,你的神性知道一样。当你祈求更高的振动时,你的脚趾也会知道。你的我们此刻正在庆祝,迈克尔。它们全都知道你给出意愿要做什么。现在你该回去休息了。

 

这是伟大的一天,而迈克开始感到他正在开始理解更多的灵性东西。显然他所做的是非常特别的。绿色在去卧室的路上告诉迈克他给出了一个神圣追求的意愿——迈克会给出的很多中的第一个。每次当进入到另一个层次是合适的时候,迈克会被告知身体必须在给出允许的前提下平衡好。绿色以迈克而骄傲并待他甚至比平常更尊敬。当他走到卧室的门时,绿色再次请求迈克面对着他。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通常现在我都会消失并在早上回来。你知道惯例。我在这里是要告诉你我非常的愛你。振动改变的属性有着你必须学习和习惯的结果。我告诉过你我不会伤害你,我会做到。接下来的事情都会在你控制的节奏下展开。任何你感到的伤害都是来自于你。对于你来说一切都将会变得不同。今晚你上床时是一种人类,但明早你就会是另一种——有着所有伴随着振动转变的测试和属性。

 

绿色注视了迈克很久,而迈克感受到了绿色对他的尊敬的奇妙感觉。迈克知道这不一样了。他渴望让绿色详细描述。有什么区别?我明天会知道吗?明天的课程是什么?现在就告诉我吧!

 

迈克没有问出这些,而绿色也假装他没听到迈克。取而代之的是,绿色渐渐向后淡出了房间——对绿色来说一个非同寻常的举动。一些事情正在改变,迈克强烈的感觉到了这一切。他希望大声对墙说。

 

我猜我必须得期待一些非常激烈的事情,以为了穿越通往家的帷幕。迈克坐在床上。或许在我到那之前我甚至会变成一个天使。或许我甚至会变成一个特别的颜色!迈克想到这些几乎笑了,而在往常,他会期望听到某个倾听天使的回答,但现在只有宁静。他内在的一些东西已经开始改变。他在胃部的凹陷处感到了振动。他正在冷颤。他知道他必须得睡觉了。

 

迈克那天晚上没有睡好。他发现自己期望已经到5:30了,因为他意识到他想念并需要绿色。他感到忽然的不安。每次他睡着时,都梦到同样的梦。它在那儿,怒视着他,而每次这个恐怖的东西抓住他时,都把他给撕了!当他正在被肢解时,他就会在大汗和焦虑中醒来——听到他自己的尖叫忽然停止,然后是死寂。当他再睡着时,他又会梦到。他被杀死了几次?五次?六次?似乎没有止尽。他的死忘不停的再重复,每次有一点点不同。每次他的梦境似乎会更加鲜明。最终他受不了了并开始哭泣。他继续哭着,已知道他正在往枕头上清空他的灵魂。他都不记得在他的人生中曾感到过如此的悲伤!甚至他父母的离世都没有导致这样的情绪宣泄。他大声的哭着,他的抽泣变成了哀嚎,迈克失控了。

 

迈克为他自己和他的父母而哭。为失去的愛人和机会而哭。他感到它已经把他干掉了,迈克最终开始哭泣自己的死亡。他悲伤的抽搐着,无法停止他身体里的动荡,身体一直在找寻新的痛处好思索和反应。

 

迈克最终在极度疲惫中盹了几个小时才醒来。有些不对劲。几乎都要天亮了。绿色在哪里?为什么他被允许睡过头?迈克起身并立即感到腹部肌肉的疼痛,由于整夜的揪心,抽泣。他捂着肚子。

 

乖乖,我们好疼!他听到他自己对他的身体说。

 

迈克来到平常他吃饭的房间。这里没有食物。他穿上绿袍子并开始找绿色。他注意到他熟悉的房间不知怎的开始变得有点褐绿色——还是这只是因为光线的原因?说到光线,好像也有点变暗。绿色在哪?这里发生了什么?

 

绿色,你在哪啊?没反应。

 

迈克找遍了屋子,但他没在任何地方找到天使。最后,又累又饿的迈克坐在绿色曾很多次给他上课的屋子。他困惑了并感到一丝无明开始占据他,这在他的旅途中是很不寻常的。他认出了这个。这就是他在洛杉矶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同样的抑郁,在所有这些开始之前。

 

到底发生了什么?迈克大声想着。但却只有寂静。大家都上哪了?蓝色?橙色?绿色?嘿,伙计们,我需要你们?还是寂静。

 

迈克意识到他的抑郁正开始掌控他的个性。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掉进那同样的坑中,在那里他不在乎任何事和任何人。他拒绝让这发生。

 

好啊,伙计们,如果你们不帮我,我就要硬来!不管这是啥意思。迈克为了得到任何回应已经在乱抓稻草了!他回到卧室并四处查看。当他打开柜子时,他想起来地图!或许它会给他一点洞见。它总是会的,当在这个奇怪的灵性当下地方出问题时。迈克轻松的找到卷轴并展开了它。

 

迈克对他所看到的没有任何准备。他难以置信的注视着并慢慢的放下地图。他回到床上,袍子都没脱,然后盖上铺盖。才下午一点。迈克不在乎。他盯着墙壁。

 

在羊皮纸上你在这标识一直在的地方只有一个黑色污渍——没有文字。也没有任何标识。地图死了。它失去了它的魔力。

 

是不是它入侵了屋子并在晚上真的把迈克杀掉了?在他睡觉的时候迈克经历的是梦境,或是现实?它也把天使都杀死了?这怎么可能呢?迈克在和抑郁和无明作斗争。他尝试解释这一切并增大脑洞,尝试想起任何绿色说过的或许能解释这一切的事情。在他意识正在靠近的黑云中,迈克想起了绿色对他说的:从现在起任何你感到的伤害都是来自于你。对于你来说一切都将会变得不同;我深爱着你。这难道就是绿色的再见?迈克又想起伟大白色在一开始所说的:一切都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迈克必须坚持住。他坚信神,而这一切都是一个把戏——一个测试!

 

迈克做了一件唯一他能想到的事情。他起床穿上盔甲。感觉有点不好。比他记得的要更重,而剑也感觉很笨拙。他不在乎。迈克骄傲的穿上,并大声说。

 

没有什么能击毁我的意志!我宣布我战胜了我的抑郁!

 

啥也没有。寂静。空洞的语言。感受不到愛或荣耀,或者任何人,任何东西,有在乎迈克尔托马斯。这个地方是完全的空无。只有迈克尔托马斯一个人在那儿。

 

迈克在和他自己的精神做斗争。他不会放弃!他去到教室并全副武装的坐在学生的椅子上。在那他一直呆到日落,在这个绝对寂静没有声音的地方等着,观察着。直到那个时候,他仍继续坐在那儿,警觉并等待。他不知道在期待什么,但他不会向他在进入这个美丽地方之前就已彻底征服了的无明和抑郁屈服。

 

最终,在黑暗的房间中他睡着了。这次他的睡眠不是断续的。他开始在以前没有平静的地方创造了平静。他这样做的力量开始展现。在他睡觉时,他的剑轻柔的振动着并对它自己歌唱,回应着这个珍贵人类所拥有的新的振动频率——但迈克尔托马斯却并不知道。他的盾牌在闪着微光,反应着从正在改变的生理中而来的新指令集——但迈克尔托马斯并不知道。他的盔甲让他温暖,回应着来自迈克DNA中新觉醒的源头那里的灵性指令集——但是迈克尔托马斯并不知道。迈克尔托马斯身体里的所有细胞都正在改变,而化蝶几乎就要完成了。迈克的确睡的很好。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