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背对着迈克,所以他看不见天使从箱子里拿出了什么。当天使转身呈现第一个工具时,迈克瞥见了一丝银色闪光。不!这不可能——橙色正拿着一柄大剑!

 

接过这真理之剑,橙色天使把这个武器呈给迈克尔托马斯时说。如果当天使拿着它时它看起来很大,那当迈克拿着它时它看起来就是巨大。它简直重的超乎想象,还很笨拙。迈克不敢相信这正在发生。

 

这是一柄真的剑耶!迈克对橙色声明说。

 

和其它的礼物一样的真实,橙色提醒说。只是这个是你在去往接下来的四个屋子的旅途中要带在你身体外面的三个物件之一。

 

迈克把剑拿在手中凝视良久,审视它的美丽。是的,它上面有着他的名字——他猜到了。剑身纹着复杂的图案,全都有着灵性意义。剑柄很大,把手是某种明亮的钴蓝色宝石。剑美的让人窒息——并且两边的剑刃都异常锋利。

 

试着挥动它。天使往后退了几步。

 

迈克照做了,而这把剑几乎是在自己挥动!这把兵器意想不到的力量把迈克带倒了!他感到笨拙并起身想再次尝试。橙色抬起手示意迈克不要继续。

 

这儿,看这个会不会有帮助。天使又走到箱子那并拿出另一个东西。再次的,这个新物件在被拿出来时也闪出了银色。它是一个巨大的盾牌!迈克不敢相信的摇摇头。这都是要干啥?这确实很奇怪。灵性礼物?战争兵器?我这是在为某个亚瑟王时期的过去世做准备吗?

 

所有事情都不是它看起来的那样,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橙色手拿着盾牌站在他面前,回答着这个困惑的学生的思索。试试这个。

 

橙色向迈克演示如何把盾牌绑在他的胳膊上,并教给他一些技巧,关于如何平衡剑和盾牌彼此的重量好让在挥剑的时候不摔倒成为可能——值得学习的好东西。

 

迈克,天使说,盾牌是灵性的知识。和真理一起,这个平衡是无所不能的!黑暗无法存在于有知识的地方。在光明中没有秘密能够存在,而当真理从对知识的审视中被发现时,光明就会被创造。没有比这更伟大的组合。他们必须在一起使用。

 

在那个箱子里还有啥吗?当他被这新的宝剑和盾牌的重量压的踉跄时开玩笑似地问到。

 

你问的还真巧!橙色再次走到箱子边,难以置信的迈克在后面盯着它。天使弯腰拿起了一个甚至比其它的还要大的物件,并又是银色的。

 

拿着这盔甲!被逗乐的橙色天使说,看着迈克满脸不敢相信的表情都要笑出声了。

 

我搞不懂耶!迈克灰心的坐在长凳上,怎么能指望我把这些都带上呢?

 

通过训练,橙色说。过来,让我演示给你看。

 

橙色接过剑和盾。他帮迈克穿上这沉重,华丽的盔甲。它就像是一个马甲,包裹着迈克的上半身。当它渐渐被穿上时,它就像是一个身体的模子一样——完美的贴合!扣子都扣紧了,橙色又给迈克系上了一条上面有着一个特别剑鞘的腰带好携带真理之剑;然后,他向他展示如何用一个特别的紧扣把这个重盾固定在他的背上以便行走。当着一切都完成时,天使再次后退。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现在拥有了这三个工具的组合,能允许你进入新的振动。你有了真理之剑,知识之盾,还有最后——灵性盔甲。这个盔甲被称作是神之斗篷。它代表能合理的使用另两件工具所需要的智慧。明天你将会开始你作为一名光之勇士的训练。在这三位组合中有着极大的力量。绝不要把它们分开使用!

 

橙色从迈克那里拿下兵器并领他回到了他的房间,在那迈克洗漱,吃饭,然后睡觉。他在床上躺了很久想着他在这个伟大的地方感受到的各种反差之处。伴随着他脑中很多冲突的想法,他慢慢睡着了。

 

在早上,迈克再次发现自己处在训练大厅。在接下来的几天橙色开始教迈克使用这些古兵器的技巧。第一个训练就是平衡。他让迈克全副武装的跑上跑下楼梯——剑和盾都拿在手上随时准备着。他向他展示如何运用盾的平衡力在跌倒后快速站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迈克注意到工具从不会被弄脏,并且从不会被削弱或磕伤。

 

他带着工具跑,走,转,什么都做了但就是没有用它们战斗。迈克渐渐的找到了平衡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奇怪的事情形成了。在晚上他脱掉战斗装备时,并没有感觉到卸下重装的轻松。而是,他感到渺小和无防御以及太轻浮了!

 

直到很多天过去了,橙色才开始关于如何实际使用真理之剑的最终训练。迈克期望橙色变成某种剑术大师并教迈克如何战斗,但迈克却得到了完全不同的训练。

 

你已准备好了来学习如何使用这些兵器,迈克尔托马斯,橙色说,拔出你的剑。

 

伴随着会让所有骑士骄傲的一挥,迈克轻松的拔出了这把巨大的长剑。天使赞许的观看着。

 

 

现在把它举向神。迈克照做了。在你说出你的真实之前,迈克尔托马斯,感受这把剑。

 

迈克完全不知道橙色的意思。感受这把剑?剑就在他手里。他怎么能感受不到这把剑呢?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强势的橙色存有说,高举你的剑并说出你的真实。你愛神吗?

 

迈克开始明白了。又是这个问题!只是这次,他拿着一把指向天空的巨大灵性兵器,而他被期待要给出某种演讲?迈克开始了他现在标准化的回答。

 

是的,我愛,橙色。正如你能检视我的心——”迈克被震到了,无法说完。剑开始震动!它几乎在歌唱,当它似乎喷出一股强烈的震动热流从他的胳膊流进他的胸膛时。盾牌也在嗡嗡的回应——他很确定。而盔甲也在变得温暖!这些他已渐渐习惯轻松就拿起的工具不知怎的随着他的意愿活跃了!他被他拿着和穿着的这些物件中的力量感所压倒了。他想起他还在说话。

 

我毫无疑问是愛神的!迈克把剑举起并能感受到它在跟着他真实的意愿振动。他感到被赋予力量。他感到被启蒙。他感到他还能武装着这沉重,振动的兵器再站那一小时,时刻准备着,表达他要回到他所归属的家的意愿。他感到这三个物件是振动和歌唱在和他的心共鸣的F调上。当他感到并看到眼下这个仪式的合适性时,眼泪就开始涓然而下。这些物件在接受迈克的身体。它们正在把自身整合进他的灵性,而他真诚的意愿就是这个仪式的触发!所以这就是剑,盾和盔甲的原因?这是一个比喻。它还能是什么呢?这个解释对迈克尔托马斯来说是足够好的,因为它把他带到了一个新的责任和觉知层次。

 

那晚橙色和迈克尔托马斯相互表达了愛的感觉。迈克知道离开的时候快到了。橙色从未教迈克如何战斗,迈克知道这是因为这些兵器只是一个符号象征这一事实。迈克问了橙色关于家和道路的很多问题。他不断的想知道为什么地球上战争的兵器会在这个神圣的,灵性的地方被教导。橙色成功的回避了所有问题除了迈克被允许知道答案的那些——而就算是这些其回答也是很模糊的。

 

橙色,你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地球政治家,迈克开玩笑到。

 

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你这样的羞辱我?橙色再开回去。

 

我感到了和你的真实连接。迈克意识到他哽咽了。他真的不想离开这位伟大的的大师天使。

 

别再说了,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来,我跟你分享一个天使域angeldom的秘密。橙色只是为了迈克造出了一个单词。他弯腰这样好和他平视并继续到。你和我——我们都是一家的。我们从不说再见是因为我们从不会离开彼此。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并是能叫到的。你会知道的现在你该休息了。

 

迈克被他和橙色之间的直爽交流震惊了。一家的?这怎么可能?然后迈克觉得很蠢,因为他意识到橙色肯定听到了第一天晚上他抱怨天使从不说再见的想法。好一个答案啊!好一个伟大的揭示啊!好一个想法啊!他们从没离开过我?

 

自他三周前到这后他第一次想起在岔路口的时候,蓝色不知怎的给了他如何使用地图的建议。他实际上曾在脑海里听到了蓝色的声音。

 

你认识蓝色吗?迈克突发奇想的问。

 

就像我认识自己一样,橙色如是回答。

 

迈克什么也没说并回到他日渐喜欢的房间里,也就是他吃饭睡觉的地方。尽管根本就没有谈到离开,迈克发现自己正在打包他几乎都有忘掉的东西——准备好明早继续他的旅途。他看了几眼那些书和照片并再次感叹他的地球经历以及他这几件物品的珍贵。然而不知怎的它们开始看起来有点不合时宜了。

 

在早饭后沉思的迈克出现在了橙色屋子的门前。橙色安静的引着迈克向那个方向走去,迈克跟在后面。然而这次迈克有着一些额外的负担要拿着——装地图的袋子,随着他走路不停晃荡的新工具,还有两包书和照片。

 

迈克,你确信你要把所有这些东西都带在路上吗?橙色问。你最好是不要带上它们全部。

 

它们代表了我所有的地球物品,迈克回答说。我需要它们。

 

为了什么?

 

迈克想过这个问题,但留下这些包袱不会是一个选择。

 

为了回忆和荣耀我先前的人生,迈克说。

 

为了和旧的方式连接,迈克?

 

迈克被这一连串的问题惹恼了。天使又接着说。

 

为什么你不把你的包包留在我这,迈克尔,我愛你,我会为你保管好它们的如果你会回到这里的话。

 

不!迈克不再想听到任何关于他的包的话。这是他的东西,他会尽可能久的留着它。他需要一些东西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提醒他他到底是谁。

 

天使点点头。迈克总是会如愿。他注意到所有天使都会尊重他的选择并从不会争辩他的最终决定。

 

那天早上迈克尔托马斯没有对橙色说再见。站在台阶上面对与他相处了几周的天使,他想起了橙色天使关于此事的解释。

 

不久见,迈克说,但却不相信这点。

 

橙色只是进去并关上了门。我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做到这点,迈克自忖到。从来没有关别——门除外。

   

迈克开始走在道路上他尚未涉足的方向。他能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把所有东西都拿好,因为他有点超载了。新加的剑,盾,盔甲,还有他的包包和地图袋,实在是有点多。他很遗憾这些沉重的新世纪象征竟然还要真的被背着走!多蠢的事啊,迈克偷偷的想。我一定看起来很蠢笨。这些兵器真的是需要的吗?我绝不会在战斗中使用它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用!橙色从没教过我。它们只是为了好看和仪式用的,所以认识了它们不就应该足够了吗?

 

由于他忙于平衡所有他的新装备和旧包包,他都忘了他在前面路上遇到的麻烦。他忘了某个东西正在等他。当迈克叮咛咣当的拖着他的包,平衡着他的工具在路上走时,一个暗绿的不详力量正从树后看着他。这个东西以新的好奇打量着迈克。旧的迈克不见了。被拥有兵器和力量的迈克取代了!这将不再是容易的事了。新的策略必须被使用——要用巨大的力量直接对付迈克。时间将会带来不同,但直到那时,这个黑暗的家伙将会继续保持距离跟着迈克,等待攻击的机会。它刚好在视线和探查范围之外进行着它的追踪,紧跟着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的旅途。它很坚信这个人类绝对不会抵达标志着的最终大门。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