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迈克就意识到和到目前为止他所习惯的旅途相比,马上就会有变化发生。一直轻松的走在他的路上,他就从未想过会有该向哪条路走这样的选择会呈现给他。另外,他怀疑他直觉的感到有种被监视的感觉。

 

在前方远处,他能清楚的看到一个麻烦的情况正在出现——前面有个岔路,这样他就得选择那条是带他去下一个屋子的路。迈克耸耸肩并停下盯着前方。

 

这是个啥情况?他想。我咋能知道在这个多彩屋子和天使的地方路该怎么走?迈克并没有期待回答,因为这是个反问,只是为了让他自己的脑子听见,但他有些困惑。然后他想起了那个地图。

 

他坐在路边。迈克把地图和面包放在了一起,而当他正要去拿时,他几乎要被袋子里散发的恶臭熏倒了。什么东西死在里面了?迈克大声对自己说。

 

实在是太难闻了,迈克几乎不想去看这是因为什么导致的。这绝对是有机物的腐臭,所以他猜是面包的原因。他是对的。

 

迈克轻柔的把地图从袋子里拿出来,把它像珍贵的宝物一样对待,希望这个气味没有以某种方式损坏到这个神圣的但却看似没啥用的物件。它是完好无损的但面包却不是。他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并看到了让他赶紧往后退的景象。

 

在地上的是腐烂了的百吉饼和面包条的残留,它们看似已经在热带雨林中暴露了好几个月了。腐烂的面包已经发黑长霉,而迈克第一次在这个真的很奇怪的地方看见了唯一的虫子——有成千上万。看起来就像是蛆的城市!迈克放下包并快速站起来。面包又不是腐肉!迈克想。这里又没有死肉!怎么会这样呢?另外,我才刚离开蓝色屋子几个小时!即使是腐烂的肉也不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捏着他的鼻子,迈克停下并凑近观察。地上黑色翻腾的一坨仍在他眼前腐化。他看到小的,令人作呕的生物吃掉了剩余的正在腐烂分解的恶心物质——然后再吃掉彼此!迈克被这场景恶心到了并转头避开这个糟糕景象,而就在这时他看见后面有个什么东西。

 

是的,有个什么东西在那儿!他知道他看到了某个绿色模糊的东西闪躲了他的目光并躲进了灌木丛中。迈克感到冷颤上下窜动在他的脊柱上。直觉上他知道走回去看是什么在那儿是危险的,所以他留在了原地。前面有个岔路?某个动物或生物或东西或许在跟着他?这个神圣的地方怎么了?面包又是怎么回事?

 

迈克转身瞠目结舌的看到他倒在路上的一坨恶心东西,并意识到他现在只是在看着一堆尘土!没有蛆,没有面包,没有气味。它已经完全变回了它的原始形态,并已开始随风飘散。

 

这意味着什么?迈克记得天使敬告过他不要带走任何食物,但他以为这不是在说路上的点心!或许屋子里的东西是有所不同的,并不能在路上维持长久?他担心的看着地图,小心的拿起它以免碰到还活着的蛆。地图还是原状,和他刚放进包里时一样。迈克这就不明白了。它一直和食物放在一起,然而它却没被影响。迈克尝试了另外一个测试。他拿起了袋子并犹豫的闻了闻。并没有几分钟前熏到他不行的气味残留。他一点也不知道到底真的发生了什么,但他学到了宝贵的一课:他再也不会从沿途的屋子里拿走食物了。

 

他身后又有了动静!警报在他的脑中响起。赶紧走!迈克感到绝望。他直觉的展开地图并希望它指示他在岔路时该往哪边走。地图上又是这样——红色的你在这圆点以及他当前附近的状况,别的什么也没有。岔路甚至还没在这个没用的东西上出现呢!

 

该死的!迈克大吼。

 

不知怎的这粗口和这个地方一点也不协调,但它却反应了迈克的沮丧。

 

什么个地图啊,蓝色!

 

再次,他又觉察到后面有动静。它离得更近了吗?为什么他看不见它?它怎么能这么快?它是个什么东西?现在,迈克头脑里的感官处于紧急警报状态,他赶紧起身并向前走,每隔几步就回头看看。狡猾的影子在迈克回头看的时候不会出现。它怎么准确的知道何时迈克会回头看?每次他这么做时,他的脚步就会加快直到他已经在很快的走。后面的存在赶上了它的步伐。这四分之一英里比他在这个迷一般的土地上任何时候都走的要快。迈克害怕了。

 

蓝色!该往那边走?

 

迈克并没有真的期望听到蓝色的回复,所以看似从他脑中浮现的温柔声音是一个震惊。

 

用地图,迈克尔。快!

 

迈克没心情去质问这个请求的奇怪或不合逻辑,因为他刚刚才这样做过。以受训过的速度,迈克再次展开地图。红色的你在这小点看似就在它常在的地方。它从未移动过,一直处在地图的中心位置。但这又是什么?迈克靠近仔细看,汗都滴到了纸上。

 

小点旁边现在显示了岔路!因为他实际就站在岔路口,地图现在是当下的了。迈克的脑子还来不及停下消化这个词的天使意义中的幽默。他继续仔细看。在岔路之外,现在还有一个箭头清楚的指向右边!

 

迈克没有迟疑。他边收地图边向右跑上一个小山坡。他几乎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往后看,感觉到,知道就在视线之外有着一个追踪者。模糊的绿影在岩石和灌木丛中掠过,追赶着迈克加快的速度。刚翻过山坡,迈克就松了口气。在不远处,他看见了另一个屋子!他感到救赎就在前方。迈克一边不断回头查看,一边加快步伐跑下山丘,跑向他知道他会找到安全,庇护——还有食物的地方。

 

★★★

就在橙色屋子的门里面站着期待的天使。迈克尔几乎跌倒了,当橙色,迈克是这么叫他的,说他的第一句话时。

 

你好啊,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们一直在等你。

 

你好啊!迈克希望他听起来不像是在松口气和上气不接下气,但实际上他就是这样。他的声音在颤抖。他不得不压抑住去拥抱现在就站在他面前的巨大橙色存有的冲动。他很高兴再次得到保护。

 

这边走,橙色主人说,他转身并引领迈克进入了礼物和工具之屋。迈克确保门关上了。他跟随着,仍在由于片刻前的经历发抖和喘气。他仍然很害怕并比以往有着更多的问题,关于这片有着费解反差的土地。

 

和以前一样,这个天使是辉煌的。再次的,迈克对这位存有的巨大,和他感受到的和善印象深刻。这位存有和他之前遇到的一样让他感受到了欢迎和被愛。我猜他们都是由同样的东西制成的,他自忖到。

 

实际上,我们都是在一个家庭中的,天使说。

 

迈克很囧,他这么快就忘了和这些灵性存有交流的方式是怎样的了。

 

很抱歉,就是迈克唯一能说出来的。橙色转身并停下。他把头偏向一边呈现出疑问的姿态。迈克看着他的脸。

 

抱歉?他暂停了会。因为夸奖我我的辉煌?因为感到被愛?因为好奇我们是谁?天使笑了。我们有很多客人,迈克尔托马斯。在很多到访这第二个屋子的人中,到目前为止你是问问题最少的。

 

天还长着呢,迈克回答,叹了口气。他想问天使关于片刻前的恐慌。是什么在跟着他?天使知道会有这个问题。

 

我不能告诉你你想知道的,迈克尔,天使声明说。

 

不能,还是不会?迈克尊敬的问。他知道这是在反问并继续到,我知道你是知道的。迈克犹豫了,而然后又试着连珠炮似的发问。

 

为什么你不能告诉我关于它是什么?他问。

 

你比我更了解它,天使回复说。

 

这怎么可能?

 

在这儿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它看起来的那样。

 

当我出去的时候它还会在那儿吗?

 

是的。

 

它是属于这儿的吗?它看似是从这个灵性地方冒出来的。

 

它有着和你一样的权利呆在这儿。

 

它能伤害到我吗?

 

是的。

 

有防御方法吗?

 

是的。

 

你会帮我吗?

 

这就是我在这的原因。迈克停止了提问,天使就静静的站着。

 

天使的回答让迈克确信橙色知道一切。他开始放松。如果他知道,那么就可能会有更多的要让我知道,迈克想。我会很耐心的。我确信随着我的继续更多的将会被展示。它看起来就是这里事情的运作方式。迈克忽然想起在不到一小时之前他还以为地图是多么的没用,以及它又是如何在他需要的那一刻救了他。

 

神是非常当下的,你知道吗,天使说,几乎笑出来了。他再次的调谐进了迈克尔托马斯的思想。橙色转身并开始引领迈克进入屋子的内部区域。迈克跟随着。

 

我正在习惯这点,迈克边走边说。这就是在你需要的那一刻你需要的东西才会被给你?

 

就是类似那样,天使回答说。低振动的人类时间帧是线性的,迈克尔。这个天使显然又是一位老师。天使时间并不是。

 

那你们是如何感知时间的?他们正在说话时,迈克被带着穿过了一间仓库。一个仓库?和前一个屋子一样,这个屋子的内部也是巨大的。迈克的下巴都惊掉了,当他看到在一个天花板至少有15米高的房间中无数排叠放着的箱子时。

 

我们没有过去或未来,天使回答说。你们概念中的时间是在一条笔直的轨道上运行,而我们的则是一个引擎熄掉的顺时针旋转的唱片转盘。我们一直都能看见我们全部的轨道,因为它们一直都在我们下方,因此我们总是处在我们时间中的现在。我们的运动总是围绕着一个已知的中心。由于你们的轨道是直的,而你们是在向前运动中,所以你们从未完全体验过当下。你们向后看看到你们曾经在的地方。你们向前看看到你们将要去的地方。你们从未被允许去体验一种存在BEING的存在状态。取而代之的是,你们体验着一种做DOING的存在状态。这是你们低振动的一部分,对你们的维度来说是合适的。

 

这能解释你们的地图,迈克说,想起红色的你在这原点总是在中间,而他新存在状态中的事件看似会移进和移出这个点。迈克想,这正好和人类的地图相反。

 

对的!仍在带路的橙色回头说。在你们的时间帧中,地图是已知的,而人在移动。那是因为你们把时间和现实感知成常量,而人是变量。当你们更接近我们的振动和时间帧时,人类存有是已知的常量,而地图,或者说现实,则是变量。

 

迈克必须得好好的想想这个。这很困惑,但不知何故却是熟悉的。他在橙色屋子外岔路口处的经历已经向他展示了他的灵性地图的价值,尽管它和他期望的不一样。他知道当下次还有这样的选择时,他在实际抵达岔路前都不用担心——然后地图就会起作用了。

 

和蓝色一样,橙色在带迈克去庇护,吃饭和休息的地方的途中经过了很多华丽的地方。然而这个宏大的屋子里是装着有人们的名字在上面的箱子,而不是像地图之屋那样有名字在上面的小孔。名字几乎也是用奇怪的阿拉伯字母写的,迈克看不懂,但他正确的假设在某处也有着一个有他的名字在上面的箱子,而他很快就会知道。

 

这些是你的房间,橙色说。明天我们会开始。你用餐的地方是在左边的房间。洗漱的地方是在右边的房间。饭菜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说完这句,橙色就关上迈克房间的门离开了。

 

迈克盯着关上的门。你或许是一个天使,但你的社交礼仪还很有待提高,迈克在想这个再见礼仪缺乏的问题。我猜我不能期望他们能完全了解人性。

 

和上回一样,迈克的晚餐很丰盛。他狼吞虎咽下美味的食物并惊叹于那些手工木质器具。他感到把碗留给别人洗是很奇怪的,但然后他又想起了他是如何讨厌这个活。他知道尽管他看不见他们,这里也必然会有别的存有和天使一起照管这些事情。多么奇怪的组合啊,迈克沉思到。一个天使的地方,却还必须要照顾那些低振动的人类。

 

迈克开始好奇排水系统,然后被一个神奇的发现震惊了:他好几天都没上洗手间了!这里没有厕所!有洗澡的地方,但就没别的了。他意识到自从进入那个大门开始他就没有感受到人的自然需求!在这个惊奇的土地上一些事情正在他身体里发生。他不介意消除掉了排出,但这的确是一个奇怪的感觉。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