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三个屋子(1)

 

在进入第三个屋子之前迈克在小路上暂停了片刻。这个屋子在草坪上有个标牌,上面写着“生理之屋”。整个屋子和标牌都是一个颜色,就像别的屋子一样。这个乡村别墅式的建筑是美丽的鲜绿色,在柔和的夕阳映衬下融合在葱郁的背景中。迈克知道他即将见到又一位天使,且毫无疑问的会成为他的朋友。他回顾了一下他曾去过的地方并正确的猜到前两个屋子都是为了准备,帮助他为他的旅途做准备。现在则将开始实质和训练。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这一定会容易一些;迈克想。

 

当他走近屋子的时候,一位巨大的绿色天使走出了门槛,看着他走近,并跟迈克打了个标准的招呼。

 

“你好啊,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这位迈克自动称他为绿色的天使,似乎特别大咧和充满了欢乐。迈克觉得所有的天使都充满了强烈的幽默,但绿色似乎总是在笑。天使上下打量着迈克并挤眼到。

 

“好剑!”

 

“晚上好啊,绿色,”迈克回答说,忽视了对剑的评价。我打赌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感觉好一点,因为我在这个灵性诉求中竟拿着这么些看似如此不合时宜的东西,迈克想。

 

“不,”天使回答说,读到了迈克的思想。“并不是所有的剑都有你这把这样宏伟。我知道的。我看过很多。”

 

“是什么导致了差异呢?”迈克问。

 

“我们提名你是有原因的,迈克尔。你的意愿的确是纯净的,而你的心真的是在和你的诉求共鸣。因此你的工具反射出所有我能看到的这些。请进来吧。”迈克跟着绿色走进了屋子,并继续对话。

 

“这让我有所不同?——特别?——更优秀?”

 

“这让你潜力巨大,迈克!记住作为一个人你们有着选择。我们从不给人类划分等级。我们看到的是你们每个人的能量潜力水平。”

 

“什么的潜力?”

 

“改变!”绿色声明之。

 

“为什么?”

 

绿色停下并面对迈克。他们刚路过一些小的绿色房间,现在正站在似乎是迈克的又一个临时居所的门口。天使满怀着巨大的耐心对站在他面前的人类的尊敬温柔的说。

 

“为什么你在这儿,迈克尔托马斯?”

 

“为了我的回家之旅,”迈克快速诚实的说。

 

“为了这个你必须做什么?”天使正在创造一个空间让迈克定义他现在的处境。

 

“走过有七座屋子的路?”

 

“还有呢?”绿色想要更多。

 

“成为一个不同维度的存有?”迈克羞怯的复述着他所记得的橙色对他说的话。绿色大笑并说。

 

“最终,意愿纯净的迈克,你会真的理解你现在正在回想的一些词语和概念。橙色有这样对你说吗?”迈克知道他被识破了。

 

“是的,他有。我的确尚不知道它的意义。”

 

“我知道,”大绿色说。“那么——回到问题。关于回家你正在做什么?”

 

“改变!”迈克自豪的说。

 

“为什么?”绿色问。现在问题绕了一整圈,迈克将要回答他自己的问题。

 

“除非我改变否则我去不了那儿?”迈克疑惑的说。

 

“的确!回家之旅有着几个阶段,我的人类朋友。首先是要去的意愿。接下来是准备。这总是会伴随着自我发现,和理解你必须经历的转变对于让你到达那儿是必要的。你已经感觉到这点了。还有最后,你学习事情的运作方式好让你能适应全局。打开那标识着‘家’的最终大门就像是毕业,迈克尔。没有什么是像这样的!”

 

这是第一次一位天使开始讨论目的地和最终的大门。迈克非常激动。

 

“告诉我还有什么是可以期待的,绿色。”这是迈克真正感兴趣的地方——最终目的地——在打开那扇门后会有什么。

 

“当你最初请求的时候,你已经为你自己定义了,”绿色回答说。

 

“那是啥时候?”迈克不记得了。

 

“当你最初请求开始这个旅途的时候,”绿色回答。

 

迈克忽然记起了开始这一切的对话,当他被请求描述家时,在他和伟大的白色无脸天使之间进行的。

 

“你知道这些?”迈克惊讶到。

 

“我们都是家的一部分,迈克尔。”绿色飘进迈克要住下的房间。“这些你应该都很熟悉了,”绿色说。

 

迈克四处看了看。它和别的屋子基本差不多,非常吸引你休息和睡觉。他闻到饭菜已经在隔壁的房间准备好了。

 

“这次还有衣服,迈克尔。”天使指着衣柜。

 

迈克忽然意识到他应该看起来是啥样,破衣服上满是血渍和干泥土,一场他刚经历的要命风暴的结果。迈克看向绿色指向的地方。那儿的确有着衣服!他仔细看了看,发现是正好合身的精制旅行衣,还有一件绿色大袍子。他转向绿色问他的具体尺码是怎么被知道的,但绿色已经不见了。迈克对自己笑着并大声说,知道绿色会听见他的。

 

“晚安,我的绿色天使朋友。明早见。”

 

迈克那晚吃饱睡香直到大概早上5点,这时他做了一个噩梦。在梦中,他又看见恐怖的黑东西在风暴中靠近无助的他。他再次预感到他的小命将会结束在这个威胁手上,而他害怕极了。然后惊醒了,流了一身汗。绿色就站在床边!

 

“准备好了吗?”他问。

 

“你们这些家伙都不睡觉吗?”迈克边揉眼睛边问。

 

“当然不用。”

 

“外面天还没亮呢!”因为似乎没睡好觉和噩梦,迈克仍然觉得困倦。

 

“在生理之屋要习惯这个,迈克尔托马斯。”绿色笑了并继续站在那儿。“我每天早上5:30会到这开始课程。在我们结束时,你将会理解睡眠模式的全部和生理能量——还有噩梦。”

 

“你知道我的梦?”迈克兴奋了。

 

“迈克尔,你仍然没有意识到我们和你的连接。我们知道关于你的一切,并非常尊重你的进程!”绿色从床边后退几步并示意迈克做好准备跟着他。迈克感到有点害羞。

 

“绿色,我还没穿衣服呢。”

 

“你就是要这样开始课程的,迈克尔。别害羞。穿上柜子里的绿色长袍。”

 

迈克照做了并去隔壁房间享用他的早餐。绿色就像一个温存的狗狗一样!他和迈克坐在一起并观察着他吃的所有东西,但什么也没说。这是第一次有天使老师向他展现如此的关注。情况有点不一样。

 

用餐过后,绿色领着迈克来到了一个特别的教导区域。别的屋子里面都很大,有着巨大的房间和很高的天花板。而在这个里,所有房间都很小,而大部分教导都只在其中一个屋子进行。绿色进去后立即就开始。他让迈克脱掉袍子。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指出你的觉悟。”

 

“我不明白,”迈克说。

 

“你的纯净意愿在哪里?你的愛在哪里?你的哪一部分知晓神?”绿色意图鲜明并继续到,“继续;指出你身体上有这些属性的部分。”

 

对此迈克不用很使劲的想。他现在明白并不是人类的绿色想让迈克向他展示在他身体中这些价值呈现在什么地方。

 

“一些在这。”迈克指着他的前额。“一些在这。”迈克把手掌放在胸前。“我感觉你问的就在这些地方。”

 

“错!”迈克大声声明说,吓了迈克一跳。“想再试一次吗?”

 

逐渐的,迈克开始指遍了他的身体,不停的问绿色是不是在这里在那里。每次绿色都给出否定的回答。

 

“我放弃,绿色,”迈克说,在几乎指完了全身之后他恼火的说。“它到底在哪?”

 

“让我给你讲个笑话,迈克尔托马斯。然后你可以继续尝试。”

 

迈克想这真有趣。他在这儿——裸体的和一位绿色天使处在一个在他以前的人生中不存在的地方——而这个天使将要讲一个笑话!谁会相信这些?这是一个伟大的地方还是什么?

 

“曾经有个人觉得自己非常觉悟,”绿色开始了,享受着这个讲笑话过程的每一分钟。“当这个人觉得他已达到一个觉悟层次以继续他的旅途时,他找到了一辆出租车。”绿色大笑并暂停了,看着迈克尔对天使竟然知道出租车这个词的反应。迈克没有满足绿色想看到他吃惊表情的愿望,压抑了他突然想笑的冲动。迈克憋着笑了一点点。绿色仍然继续。

 

“当这个人找到出租车后,他把他的头塞进窗户并对司机说,‘我准备好了。让我们走吧!’这个司机,根据指示,立即朝这个人想去的方向出发了——只带上着这个人的脑袋!”绿色在讲故事的时候非常搞笑并再次看着迈克的反应。迈克面无表情的看着绿色,把头偏向一边并挤眉弄眼在表达——“然后呢?”绿色抖出了最后的包袱。

 

“那些在说准备好走之前就把身体全部移进出租车的人是被保佑的!”绿色对他讲故事的水平很骄傲,尽管迈克显然没啥反应,而还很幸灾乐祸这紧随的冷场。

 

“可别辞职去说相声啊,”迈克说,几乎快绷不住要大笑这位有趣天使的滑稽了。“那你这个笑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绿色?”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包含着一个知晓神的意识。因此每个细胞都有潜力觉悟,愛,和追求振动改变。来,让我演示给你看。”正说着,绿色干了一件让迈克震惊和不爽的事情。他快速靠近,以闪电般的速度踩了迈克的脚趾!

 

“啊噢!”迈克被这对信任的如此背叛恶心到了并大喊。“这是要干啥?”迈克的脚趾疼死了。他把它抓了起来并尝试安抚它,就像很多人那样,搬着脚在地上蹦跶着。“这很疼的!”迈克对绿色大吼。脚趾变红了,然后变黑了。“这太疼了!我想你把它踩碎了!”

 

“是什么在疼,迈克尔?”绿色漫不经心的问,看着迈克在房间打转,每一步都很痛苦的样子。

 

“我的脚趾,你这个笑面虐待狂!”迈克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但他很生气。绿色没有被迈克的乱喷影响并靠近了他。

 

“滚远点!”迈克说,并防卫性的伸出手。“我不想再体验一把天使足部按摩,或是你的专属疗法。别再靠近了!”

 

“是什么在疼,迈克尔?”绿色再次的问,并声明说,“它不是你的脚趾。”

 

“不是吗?”迈克怀疑的问到,并发现自己以莲花座姿势坐在地上,吹着他的脚,以避免栽跟头。“那你告诉我,你这个神圣的绿色。到底是啥在疼?”迈克在挖苦,但天使不介意。

 

“是我们,迈克尔,”绿色声明说。“现在你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感受着你的不适。说出来,迈克尔:说,‘我们在疼。’”迈克照做了。

 

“我们在疼,”他不是很热切的重复着。

 

“你允许接受疗愈吗?”绿色问到。

 

“是的。”迈克现在有兴趣了。

 

“说出你的允许,”绿色说。

 

“我允许疗愈我的脚趾,”迈克说。

 

“错!”迈克又大声的说。迈克不需要地图就能搞对这个。他再次尝试。

 

“我给你疗愈的允许,”迈克暂停。“额,我的意思是——我们。”绿色仍然不满意,并说。

 

“迈克,给予这个事件的允许,不是要给我允许去做。”迈克想了想这点并重新说出他的声明。

 

“我允许这个疗愈。我们在疼,而我们会在这个治疗中受益。”

 

“就是这样!”热情的绿色大吼到,并高兴的拍着手。“你整对了,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刚疗愈了你的脚趾!”

 

几乎是瞬间,迈克的脚趾停止了疼痛。红色变成了健康的粉色。而他的全身感觉到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绿色靠近了,这次迈克没有让他停住。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