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夕阳 无古亦无今 今天

 

 

所以列子涉入世间(他并没有对世间封闭),他涉入世间的纷扰,却能固守内在的本真,而且终生不渝。所以你知道吗,这就是道家的修行,你应该好好看一看道家是如何修行的,好好看一看老子、庄子、列子是如何修行的,他以这样的方式能够御风而行。

 

老子有一个门徒冥思老子的几句话,忽然有所领悟,三个月以后他能够控制天气的运转,能够让夏天降冰雹,能够在冬天变得艳阳高照。他们做了什么?他们并没有做像密宗,或者像后世丹道一样做仪轨、仪式、唱诵、念咒、打坐等等,他们这些所有外在的形式都没做,但他们达到的成就远远超越后人,远远超越那些拼命念咒的人,拼命做仪轨的人。因为他完全已经领悟到外在的形式不重要,他达到了最本质,然后他以他的最本质向外在展现出来,展现的方式是非常生活化的——喂猪做饭砍柴,像那些禅师一样,挑水砍柴,他的每一举每一动,就像沩山禅师讲的,他说,我现在,涕唾垂目,也就是我吐口痰,我把我的手放下来,眼睛垂下来,无不是祖师西来意。他的一举一动,哪怕他眨一下眉毛,都无不是祖师西来意,都在真理当中。他的每一个片刻都是自内而发的,自内而外展现出来的真理的表达——这个表达可以是眨眼,可以是一个手势,可以是一个语言,甚至可以是吐痰,也可以是一句咒语,也可以是一个仪轨。

 

而人们能够理解和学习的只有那些仪轨和咒语。你无法学习他眨眼,你无法学习他其他的这种生活化的方式,喂猪砍柴,吐痰等等,这些生活化的表达你无从下手去学,所以他只能给你一些以仪轨的方式来表达的形式。

 

这里面显然列子已经领悟到了一些更深的东西。他忽然领悟到你从最本质的方式展现出来的将无一不是修行和冥想,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吗?当你从最本质向外展现的时候,你的每一举每一动无一不是修行和冥想。所以他喂猪,他烧火做饭,他质真若渝,几年以后,他甚至可以御风而行。人们问他:“你到底有什么口诀你能不能教我,你教了我一个咒语让我也能够御风而行在天上飞。”列子说:“我根本不知道我有什么咒语,我根本不知道我在飞。”他说:“如果你能够忘了你自己你也可以飞。”但这句话别人是做不到的,别人怎么可能忘了“我自己”的存在呢?这就是他的深奥。

 

你也许看到了他的深奥,但是更难看到的是他达到深奥以后的精致,你能看到吗?一个人一旦达到了深奥,达到了他最本质的东西,忽然,如果他没有封闭的话,有一种情况是他达到深奥以后他太沉醉于深奥,以至于对物理世界变的无意识,这种人将只能存活14天,他的肉体将枯槁、将枯萎、他将离开肉身进入涅槃,但这是不平衡的,这是极不平衡的,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式。正确的方式是他达到深奥以后依然向世界打开,这才是平衡的。如果你达到深奥以后你依然向世界敞开,你会自动的变的精致,它真的是一个精致,精致到你原来由于粗心没有觉知到的那一切,都开始变的显而易见了。

 

你所有的记忆都潜藏在你的骨骼里——往世的记忆,那些记忆在你的关节深处。如果你从你的深奥开始打开,列子说他把他的形骸留在世界上,意味着他认为他的身体也是世界的一部分,也属于外在。所以当你从你最本质的那个阴阳高频运动那个高处,那个阴阳能量合一的那个高处,最本质的源头,开始向下看,向物理世界,向你的肉身,这都是你的下面,这都是你本质的下面,向下看的时候,你忽然发现,曾经一直在,但你从未注意过的那些精细的现象。你变的更精细了、更精致了,你能够轻松的、轻而易举的看到你骨骼内潜藏的记忆——来自久远的记忆,它们一直在你里面,它们从未曾离开。

 摘自《庄子耳语023》(夕阳著)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