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托马斯成功把地图拿到了喉咙这。他向下窥视那个小口袋中的黑暗,希望他或许能在黑暗中看到什么。忽然,有光出现了!对迈克来说它就像是特别暴力的狂风击中了他,但却伴随着一个奇迹——如此明亮的光,即使他的眼睛为了避开风雨几乎是闭着的也能看清。这道光是如此强烈,它照亮了他周围的一切足够长的时间好让他能从眼缝中清晰的看见。在风暴肆虐中他如此小心展开的部分地图的确在那!他的眼睛扫过地图迅速的找到了你在这小点。迈克尔忽视了忽然出现在他周围的烟和臭氧味。地图显示了他的道路,而就在拐角处有一个山洞。往东若干米远,他在那会安全!

 

回想时,迈克尔托马斯以为是神在那个亟需的时刻带给了他一个近距离的闪电。他从未理解的是,这个奇迹般的照明其实是一个决心要做掉他的负面力量同步性的在他最需要的那一刻提供的。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经历了他的第一个共同创造,而他甚至还不知道。橙色有教导过他使用能在正确的地点和正确的时间帮助他的礼物,但迈克尔做梦也从没想过这就是这个正确的时间和地点。

 

是纯粹的力量和意志让迈克坚持着以蜗牛般的速度从一棵草爬向另一棵草,从一块岩石爬向另一块岩石——每隔几寸迈克就要把他的脚趾坚实的扎进泥土中以保持稳定和方向。由于他被风暴压扁在泥土上并拥抱着湿透的大地,所以花了近20分钟才完成这项任务。所有这些努力就是为了向东前行几米——但迈克尔必须这么做。即使是在几乎全黑中,他还是找到了小山洞的入口,这个能让他休息,避开留在元素中的必然死亡的地方。在每次沿着地面痛苦的拖动身体时,他感谢神,在他身后的黑暗存有并没有靠近。甚至当他慢慢的将自己拖进入口时,他还听到了风暴的加剧。他被他听到的周围的动静震惊了。这个神奇的地方并不对麻烦免疫,迈克尔想。

 

在洞中一切都看似安静,但迈克却是一团糟。他的手被石头划破了正在流血。他的衣服浸满了泥水,但在山洞中仍然很冷还不能脱衣服。慢慢的他站起来了并盘点了一下情况。

 

你或许会认为在此刻迈克尔托马斯会无比感恩逃离了风暴——还有那个如此靠近其要捕获猎物的神秘敌人。然而迈克却很生气!他在发抖,不是因为寒冷,而是由于他对当前情况的忽然暴怒。他珍贵的物品被夺走了。他知道是谁在控制元素,并向任何会听的人发泄出他的愤怒。

 

你们戏弄了我!他走到洞口并对着仍在呼啸的风大吼。你们听到我了吗?他的脸都气的扭曲了。他被迫丢弃他的无价物品的愤怒主宰着他的思想。他成为了那些控制着这个看似神圣地方的存有的受害者。

 

现在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他继续向任何能听到他的人大喊。如果我不接受某一个天使的建议,那么他们还是会对我照做!迈克继续面向洞口,因为愤怒和寒冷而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他感到了丢失他父母照片的悲伤刺痛。他开始不自觉的流泪——被情绪痛苦蹂躏着——直到眼泪流干。他感到被冒犯和抢劫了。

 

迈克从背后感到一丝暖意并能在洞壁上看到一团小火的微弱闪光。他转身的同时一个温柔的声音说话了。

 

我曾给你很好的建议,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

 

橙色正站在洞的后面。在他前面是一小堆火,邀请迈克感受它的温暖。迈克现在冷静下来了,缓缓的来到火边坐下并坚定的低着头。过了良久,眼中仍残留着泪光,他终于看着橙色并问到。

 

所有这些都是有必要的吗?

 

不是,橙色说。这就是整个的重点。

 

为什么你拿走了我的东西?

 

这里仍然是一个自由选择的地方,迈克尔托马斯。不论你是怎么想的,人类都是焦点,并且在这个地方人类是最受尊敬的造物。

 

自由选择!迈克大声说。如果我不放手我的包包,我就会挂掉!

 

是的,橙色说。在你曾有机会的时候你没有选择留下包包。如果你接受了我的建议,你就能对这些事情有更多的了解。包包就会是安全的。你不能理解这个地方的全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这儿,为什么新的礼物和工具会被给你。

 

我还是不懂,迈克继续到。为什么我就不能保留几样我愛的东西?它们又不会伤害到这里的任何人。它们对我意义重大!

 

它们对你的旅途来说是不合适的,迈克。橙色在火堆对面的石头上坐下。这些你携带的东西代表了你的地球部分。它们拉住你旧的自我,并把你保持在一个你正在学习和接受的新振动会让你不舒服的地方。你的一切都正在改变,迈克尔,而我们知道你感觉到了它。

 

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我这些?这样就能省掉很多麻烦。迈克看着他流血的手和毁掉的衣服。

 

你拒绝了那个机会,迈克尔托马斯;所以你的课程就必须是亲身体验。迈克知道在橙色的话语中有着智慧。

 

如果我没有放手,那会发生什么?

 

你无法携带旧能量物品在道路上前进,橙色回答说。风会把你带回到一个旧意识的地方。你最终将会是安全的,但你会失去到目前为止你在这条神圣道路上所学到和获得的一切。它将会是新迈克尔托马斯的死亡,而你会离开这个地方。橙色为了强调暂停了一会,然后继续到。

 

这是很重要的,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无法怀抱着任何部分的旧能量——即使是看似珍贵的东西——向前进入新能量。这二者是不相容的。你实际上是在进入一个新的维度,而旧的物理和新的物理并不兼容。让我问你。橙色靠近迈克。你的一部分是不是仍然保留着对你父母的记忆即使物理上的东西已经没了?还是你把这个也在风暴中弄丢了?

 

我仍然保留着,迈克回答说,知道这个对话会走向何处。

 

那损失在哪里呢?橙色问到。

 

迈克沉默了。他意识到正被教导的是什么。橙色继续着,就像是智慧的父亲传授简单的智慧给好奇的小孩那样。

 

你对所愛的人的记忆是在你人生经历的能量中——而不是在任何的旧物件中。当你想回忆的时候,就用新迈克尔托马斯的愛的意识和礼物。当你开始这样做时,你甚至将会发现你的感知会和过去你所想的不同。你会获得关于你父母是谁还有你是谁的新智慧。新的工具和礼物实际上会增强你对这些事情的记忆。旧的纪念物只会把你拉回到一个你无法理解全局的时候。

 

迈克仍然不能理解所有这些新语言和灵性对话。橙色知道他的想法并再次的说。

 

当你走完第七个屋子时,橙色笑了,就能完全理解了。

 

迈克只能理解一部分橙色的所说,但他正开始看到整个画面。就像腐烂食物的解释,他意识到他无法携带任何旧迈克的东西去到家这个地方。他痛心损失并仍觉得有点被他的天使朋友们背叛因为他们没有说的更具体。但他正开始看到他被要求的蜕变,并意识到一路上他曾被给与两个建议;一个是蓝色的不要拿走食物,一个是橙色的留下他的包裹。在这两者中,他都忽视了建议,而这两次都让他陷入麻烦。

 

迈克尔对自己发誓要开始仔细听一路上天使对他所说的。这是一个有着多维面向的奇怪地方,而他意识到他有着生理上的信息,而天使们则有着灵性上的信息。如果他能更多倾听更少假设,他的旅途就会顺利很多。即使他尚不理解全部语言和好多的概念,他仍必须信任天使们对这个他们所了解地方的全局观,并且他还必须亲自去走这条道路。

 

橙色!迈克想得到天使的注意。为什么这里会有风暴?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我将会给你又一个真实的回答,但你将不会理解。橙色退到洞口,转身,并说出回答。当人类不再这儿时,这里就没有风暴。橙色是对的。迈克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迈克起身想问那个他看到的追踪他的黑东西然后发现橙色已经不见了!

 

又再见了,我颜色鲜明的橙色朋友,迈克对着橙色神灵刚才还在的空间说。第一次,他的告别有了回应。在他脑海中,他清晰的听到橙色温柔慈爱智慧的声音。

 

当你明白到为什么我们从不说再见时,你就会知道你是我们维度的一部分。更多困惑的话语,迈克想——但不知何故却是很安慰的。

 

迈克用橙色不知怎么整出来的火温暖了他自己并烤干了衣服,他把它们脱掉并摊在火焰边的岩石上。当他小心的把它们放在衣服旁边时,他发现盔甲和盾牌都没有损坏。渐渐的,他睡着了,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并睡了好几个小时。风暴持续了一会但当迈克醒来时已经完全清静了。

 

迈克尔向洞外看去并看到现在还是当天的黄昏。他在余下的风暴中睡过了下午并且现在感到精力充沛。慢慢的小心的,他组装好他的战斗装备,并按照教导的方式穿上,把地图袋挂在脖子上,然后走上了道路。一切都看似平静!他向后看但感觉不到危险,也没发现有一丝暗影闪到石头或树后面。迈克感觉很好!

 

尽管已经快要黑了,迈克觉得下一个屋子应该很快就会出现,而他是对的。他大步流星的走在路上而另一个屋子就在目光尽头的一个山上。他感觉很轻松!两只手都是空着的,没有了包包也就没有了他战斗装备烦人的叮当声。他几乎忘了他穿带着它们。他的步伐是轻快的。迈克尔托马斯已经接受了他的物质损失对这个旅途是合适的并把这个经历放在了脑后。他练习了在脑海中翻看他父母的照片并被回报了全部的记忆。他仍能感到他们的愛,并也有着所有当他看他们的照片时曾有过的感觉。橙色是对的。他真正所有的都在他的心中。这就是他真正需要的全部。

 

★★★

几百米远之后,一个恶心的绿色暗影正在从一个痛苦的经历中恢复。每次它动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它所受灼伤的痛苦提醒。它并不知道,这个伤口永远都不会愈合。它困惑了,但仍坚定的要阻挠迈克尔托马斯的道路。仿佛生命自身是处在平衡当中,它知道即使它不得不在战斗中完全牺牲掉它自己,不久也会到来一个时刻,在他能朝着家前进半步之前,迈克尔托马斯会看着它火红的眼睛,感受到它呼吸的灼热,并知道终极的恐惧是什么。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