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风暴

 

迈克在路上走了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开始注意到风在变大天在变暗。噢,太好了!迈克想。天堂中的风暴。

 

在最近的一个多小时,他的确一直在费劲的背着他的包袱并越来越频繁的停下来休息。不仅是所有这些东西很重,而且也很别扭!这让迈克的怨气很深并让他感到失去平衡——现在又来了一个风暴!如果要下雨的话他必须尽快找到庇护。他不想让他的包包淋湿并且不知道新的战斗装备会不会生锈。

 

他又停了一会并第一次回头看。它在那儿!绿色的暗影以光一般的速度闪躲到了一个露出的巨石后面。这次迈克看见它了。它是有实形的并是巨大的!不安的感觉横扫过迈克疲惫的身体,当他意识到这个幽灵自从他到访上一个屋子后一直都没有离开时。他记得橙色告诉他它是危险的并能伤害到他。当他休息时,他会面朝后面好能一直观察他身后的道路。他知道他必须保持警惕。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警惕。

 

风越来越大,让行走变得更加困难。一个没有负担的人在此时还不会有困难,但新的战斗盾牌就像是一个风帆一样,在它的背上向后拉着他。如果他没有这些行李,他就能用他训练过的平衡姿势拿着它并能更加快速的移动——迎风拿着以稳定他自己。但当他还背着他的包包的时候这就是不可能的。迈克知道他将不得不找到一个能庇护他的地方,直到这个异常天气平静下来,回到他到目前已习惯了的温和环境中。

 

迈克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天气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剧烈的变化着!一直对跟踪者保持警惕的迈克恐惧的注意到那个东西一直在紧追这他,无视这狂风暴雨。它很迅速!它怎么能在风中移动的这么快?

 

持续恶劣的天气促使迈克采取行动。情况变化的太快了!迈克屈膝挣扎着向前走,尝试减小一点风的阻力。最终,他停下并趴在了地上——前行已变得根本不可能。

 

风暴开始变得有个性当它开始由于风速的增加而呼啸时。在他身上没有被盔甲保护的地方,雨就像是无数根针扎进他的肉里,因为它被飓风的力量水平加速着。迈克知道他处在大麻烦中。他瞟了一眼路后面,现在已经被雨雾模糊了。但他能清楚的看见暗绿色的影子,现在站的很高,它的眼睛看起来闪着红光。它开始向前移动!它没有受到风暴的影响。这怎么可能?迈克很害怕。

 

绝对是蓝色的声音,当它再次在迈克尔之内出现时。

 

用地图!这声音是如此清晰,迈克想!他确实和我在一起。这个风暴的狂暴正在超越任何这个明尼苏达男孩所见识过的一切。他感到自己就像是在一个龙卷风的中心。他现在平趴在地上并仍在尽最大的努力不要被这暴风不思议的力量卷走了。他能趴的越平越好。元素间碰撞的尖叫声越来越大——几乎震耳欲聋!迈克的恐惧或许会崩塌并让他陷入恐慌中,但不知怎的这一切中都有着意义。如果他能够到他的地图的话。

 

不幸的是,迈克没有能力拿出他的地图;仅仅为了保持活着就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猛烈的元素就像是在对他进行攻击,而它正一只手抓住地球上的植物,另一只手压着他珍贵的书和照片包包。地图袋被挂在脖子上压在他的身下——很安全,但却完全够不着。瞬间,迈克感到他的身体被极速呼啸的狂风和他背上风帆一样的盾牌抬起来了。就像欺负人一样,猛烈的风暴戳刺着他采取行动。迈克强迫他的身体更靠近地面,靠坚定的意志,迈克通过用脚趾扣住泥土和用一只手抓紧一根固执的草稳住了自己的身体。

 

现在已经全黑了;在天空中诞生的滚滚黑云已下降到迈克正趴着的地方——让能看见成为过去时。他的眼睛勉强的眯着,试着在风雨的攻击中保护它们自己,但也没有什么可看见的。他甚至很难看见他身下的地面!那个黑暗的东西在哪?它会来赶上他吗?他敢移动吗,要不然风会不会把他吹到死?就像火警铃声响起了,迈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像他以前从没经历过的那样警觉的振动。害怕?不!他要生存和斗争的意愿是占主导的。他决心坚定。他必须想办法拿出地图!

 

迈克脑海里橙色的声音是一个异常受欢迎的声音。当这里有这么大噪音时这个温柔的声音怎么还能被听见?迈克想。

 

迈克尔托马斯,放手你的包包!

 

迈克知道要么这样做要么他就会死。他的衣服,即使是在盔甲里面的,现在也已经湿透了,而他已开始寒颤。在疾风的啸叫声中,迈克听到并感觉到了一个巨大的冲击响声。这个新的声音是什么?他感觉到了地面的振动。它现在离得更近了吗?他必须采纳橙色的建议。他知道它就要来了。

 

一个接着一个,迈克缓慢的但却是有顺序的放开了他如此仔细包裹的,承载着他珍贵记忆的包包。先放开的是书。通过松开两个指头,他放开了第一个包的袋子。风暴就像等待着撕碎它的愤怒而强大的机器那样卷走了这个包。当他松手时迈克感到它撕扯过他的手。他在想他的手指有没有断掉。他能听到包撕裂的声音和就在离他脑袋几尺远的地方上百页书纸被撕成碎片的心碎声音。这是它听过的最悲伤的声音。他心愛的书啊!也没想太多,通过松开同一只手的大拇指他放开了另一个包。这次更糟糕!风暴有如站在他面前疯了的职业拳手那般暴力,从他松动的抓握中抢过包并把他揍扁在地上。他在那一刻的确想过那个黑暗的东西是不是最终来了并开始压倒和撕碎他。风暴的拍打就像是一对受训士兵在他的背上上窜下跳!

 

不像是书,照片无声的就消失了。它们只在瞬间就不见了——而这让迈克尔托马斯很生气。他的整个世系,和珍贵无价的关于他已故父母的记忆都被冷漠的自然力量打散在这片土地上,而他仍在持续的被这同样的狂怒力量捶打着。

 

迈克周围的混乱是激烈的。他试着抬起一点点好让他现在空出的手去拿他身下的地图。当他再次的被风力和仍绑在他背上的战斗盾牌轻微抬起时,他差点都没抓住,但他掌握好了时机并最终抓住了他身下的卷轴。用食指和拇指,他成功的渐渐展开地图,好让他能看到红点所在的地方。仅凭着直觉,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卷轴往胸口上拿,在他盔甲坚硬的金属和潮湿的地面间的泥水中拖动。这是一个有趣的平衡——既要尽全力向地面上压住他的身体,又要允许他的手和地图沿着他的身体向上移动。他把手蹭在一小块岩石上,试图把地图带到眼睛的高度。但当它足够高后他又如何能看见地图呢?现在是漆黑一片——他什么也看不见!即使他能够看见,上面的标识会被冲洗掉吗?他另一只死命般抓住劲草的手扛不住风雨的狂轰开始松动了。胳膊也开始麻木了。迈克快要抓不住了。

 

★★★

它并没有受风暴影响。作为一个在高振动土地上的低振动访问者,这个龌龊的东西并不为风,雨,和拍打在它四周土地上的混乱所动。它轻松的完全直立并缓缓的在肮脏和黑暗中走向路中间,迈向匍匐在地上的迈克尔托马斯,而他几乎就要扛不住这些自然元素的冲击了——而这些元素却对它没有任何影响。

 

它没有被咆哮的狂风吹的摇摆。天气似乎对这个暗影没有任何作用,除了看不见。它接近迈克就像是在逛公园那样容易,它开始觉得命运的确在今天送来了一个礼物。但风暴的黑暗却有着影响,不久它就不比它的猎物能看见更多。尽管如此,当它靠近迈克时,它已准备好完成这奇怪风暴开始的事情。它已准备好它如此渴望的,把迈克的身体撕成碎片并扔到这个荒谬仙境的各个角落去。

 

迈克的直觉是正确的,它现在靠近了。黑暗涌入了,就好像在其中的每个存有都被蒙上了眼罩。但它正凭直觉移动,感知迈克在哪片地上。它用巨大的目的和力量攻击了——却发现它只是撕碎了离迈克趴着的地方很近的一块土地。迈克听到了它,但它也听到了另外一些——当迈克松开他的书时书页被翻动撕碎的声音。它迅速转向新的声音的方向。现在它知道迈克在哪了!它很高兴。

 

它靠近了,终于在昏暗的它并不参与其中的狂怒风暴中,勉强的看到一手放在身下,一手抓着一根坚强小草的无助迈克。如果它会笑,那就会是在这一刻。

 

它复仇般的压向迈克尔托马斯的背,用12个肌肉男的力量往下捶。就在这一瞬间,它感到有百万飞镖刺向它长满疣子的腐皮。在银光和纯白色光的耀眼闪现中,它被一个巨大的力量反击了。就像是被炮打出去了那样,它飞出很长的弹道并重重的摔在几乎就是它开始的地方。它的表皮由于接触了某个极度高温的东西而在冒烟,它想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至少可以说它眩晕了,并被这个用如此大的能量推开它的力量暂时的削弱了。

 

迈克尔托马斯的盾牌一直牢牢的绑在他的背上,并覆盖着他的大部分身体。这个迈克认为将会成为他的毁灭者的——他的盾牌——却忽然间变成了他的保护。它甚至在没有迈克的操作下就完成了任务。它是他的一部分。黑暗物的低振动和盾牌的高振动交汇的瞬间发生了强大的物理反应。就像是极性相对的两个巨大力量,知识之盾反弹了攻击。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