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三个屋子(3)

 

 

迈克早上醒来时情况就不一样了。他仍在他过夜的椅子里,但房间里不知怎的似乎更亮更喜悦了。他起身并观察了一下他的思想。奇怪的是他的一个念头不是要看自己是否还是孤单,而是看他是不是还好。抑郁不见了!迈克意识到他还穿着他的战斗装备,但不知怎的他几乎都感觉不到它们了。当他试探性的走向以前吃饭的地方,去看今天他是不是还会饿肚子时,结果在半路上就闻到了精美早餐的香味。迈克知道一切又会变好。

 

迈克吃的就像是以前从没吃过东西那样。他饿极了,疯狂扫荡着他面前的食物。他沉浸在他的幸福感中。他发现自己在大声唱歌——在嘴里塞满了的时候。

 

“妈妈应该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迈克大声嘟哝着,蛋黄都从嘴角边流出来了。“她一定会因为我的吃相而感到很羞愧。”

 

“她实际上非常以你为豪,迈克。”绿色就站在门口。“我们也都一样。”

 

迈克站起来以示对他绿色朋友的尊敬。他见到天使有点喜出望外。

 

“绿色!”迈克高兴的喊。“我还以为我失去你了呢。来,请陪我坐会!”迈克回身坐下并继续吃。

 

大天使移动到桌边并在迈克面前坐下,但却等着迈克先说话。他知道他的朋友必然有着一堆关于昨天发生了什么的问题,但绿色想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开始问。当迈克继续边吃边哼哼,边眼中闪着光对绿色傻笑时有着沉默。绿色全都看在眼里,扫描着迈克的身体,明显注意到了战斗装备。他再也憋不住了。

 

“好剑,”傻笑的绿色说。

 

迈克笑喷了,想起这是当他到这时绿色对他的第一个评价。食物被喷的到处都是,绿色也跟着一起大笑起来。他们第一次深情的拥抱在一起。这也是第一次迈克被允许触碰这个地方的天使,而他直觉的知道现在这是合适的了。他俩都笑的停不下来。迈克发现自己其实正在和大绿色天使合着他灵魂的旋律跳舞,回旋在百吉饼和其它被喷下桌的面包片中。他发现有蓝莓马芬卡在他的脚趾之间。房间里是一团糟啊,但他不在乎。

 

当迈克再次坐下时,他的胸口仍激荡着疲惫和欢喜,尝试从他搞怪的喜悦中缓过劲来。他终于对站在他面前的绿色说。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你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告诉我你愛我。”

 

“是的,”绿色回答说,又笑了。迈克又啃了一口他面前被糟蹋的食物,然后暂停了。

 

“我的妈妈和爸爸真的能看见我吗,绿色?”这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问题。他想起绿色之前进屋时所说的话。

 

“你最先问这个问题是对你新觉知的一个量度,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有时这个地方的天使会打赌在经历改变的挑战之后第一个被问到的问题是什么。通常会被问到的问题,你还没有开始问。我们一起在这个房间里已经有一会了——而你仍然没有问。取而代之的是,你问了你的父母。真的,我是站在一个很特殊的人类面前!”

 

迈克不是很确定,但他以为绿色有点情绪激动——如果这对一个天使是可能的话。在绿色再次说话之前有一个停顿。

 

“是的,迈克尔托马斯,你的父母能看见你,而他们的确很骄傲。”绿色等待着更多的问题。

 

迈克想了想绿色所说的。然后继续说。“我想我知道昨天是怎么回事了。”

 

绿色把头歪向一边。“真的吗?那告诉我。”绿色洗耳恭听。通常在生理之屋一个人类的课程进行到这一刻时,天使会一直尝试向这个困惑的人类解释昨天所有人都去哪儿,以及恐怖,孤独的进入显然的灵性黑暗这一旅途的原因。

 

“我改变了,绿色,就像你说的那样。我感到了不同,我感到…”迈克暂停了片刻,“…我们感到了被赋予力量。我对你有了一个认识,绿色,是我之前没有过的。你不知何故从我的老师转变成了我的——”迈克在想合适的词语,但想的时间有点长。绿色打断了他。

 

“家人?”

 

“是的!”迈克快速同意。他开始反思,但继续到。“在昨天所发生的——我以为它是一个测试,但它不是。”绿色继续倾听,让迈克倒出对发生了什么的看法。“我知道你最终会告诉我所发生事情的细节,但我想我知道了为什么。”迈克缓慢从容的说,就像一个老师那样。“绿色,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感受到了一个撤退。就像我关掉了开关然后挂了。没有任何的慰藉,甚至在我的思维中都找不到任何存在下去的理由。我不知怎的成了一个空无的人类。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我看地图的时候。它是给我思维的一个信号,我知道当时正在发生什么。”

 

绿色很惊叹。绿色屋子之前还从未有哪个学生能如此准确的知晓振动转变的特征。这通常要花好长时间去解释。绿色知道他坐在一个特别的存有面前——这位迈克尔托马斯。绿色很为他的这个学生骄傲并甚至更愛他了。迈克继续到。

 

“地图也挂了。我在中间区域;那时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了接受这个意愿的灵性礼物,我不得不经历某种的重生。就像是我存在的能量被关掉了一天,然后它换成了新的线路重启。我知道如果我能以某种方式在这个过程中保持住理智,我将最终没事。我想象着你在告诉我你是愛我的,绿色。这是唯一管用的。当我在想你时,我就能专注于我为什么在这儿。”迈克看着绿色并笑了。他尝试隐藏他的眼眶已经湿润了这一事实。“我说的对吗?”

 

“几乎没有什么是我可以补充的了。”绿色起身以示强调。“我要告诉你的是:当你在想我对你的愛时,其实并不是只有我。我是集体的一部分,迈克尔。当你对我说话时,你就是在对全体说话。你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但你并没有像我这样的感受到。当你振动的更高时,这些事情就将会进入你的关注。当你感受到你称作绿色存有的愛时,你也正在感受到蓝色,橙色,甚至是你父母的愛——还有接下来你会在这条道路上遇到的存有们。你还不认识他们,但他们认识你。我们全都是一体的,迈克尔,而你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感受到了这一点。你的直觉取胜了!你已经拥有了多好的一个礼物啊!”

 

迈克知道还有更多,所以他保持安静,等待绿色归拢他的思绪。绿色继续到。

 

“你说的都是正确的,我的睿智人类朋友。为了让你进入到一个更高的层次,会有一个有挑战的时间。在这个时间中我们所有集体中的存有都必须离开以让你改变。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不能为你做任何事情,我们的能量实际上会扰乱你这个过程。你在灵性上被赋予了能力穿越这一过程。你感到了家人的失去,迈克尔。在你不得不独处的短暂时刻你感到了被遗弃和空虚。唯一能让你保持在中心的就是愛,而我,作为这个屋子的老师,从来都无法给你这个解决方案。你在黑暗中为你自己找到了它。我为你在这里的觉知和成熟祝贺你。”绿色再次暂停好让迈克收下这个祝贺。“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是的,这还会再次发生吗?”

 

“是的,每次你进入一个新振动状态时就会发生。”

 

“我下次怎样才能做的更好呢?”

 

绿色面向迈克严肃的说。“认识到这是怎么回事并让自己忙于别的事情。不要陷在其中,并记住这只是暂时的。为它举行仪式!在黑暗的中心荣耀这个过程!做如你所做的,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感受到自这个礼物中所包含的愛!”

 

迈克懂了并都记下了。

 

★★★

渐渐的在接下来的几天课程都恢复了。因为迈克的新振动频率,所以有更多的需要传授。关于身体的细微觉知被教导,他被展示如何发现有不平衡存在的方法。绿色告诉迈克伴随着每个振动转变都会伴随着新的睡眠模式和饮食习惯。有太多的需要记住。

 

在绿色屋子里的最后几天临近了,绿色开始谈及一个以前从未提到过的话题。“你准备好谈谈性了吗?”绿色问到。

 

迈克一脸蒙圈。他盯着他的大绿色朋友,好看看这是不是又是一个笑话。“你一定是在开玩笑!”迈克很尴尬。

 

“没开玩笑,”绿色说。

 

迈克轻声的说,生怕别人听到。“绿色,这不是天使的事情。这是人类在暗处干的事情。是一个卑贱的欲望。我很惊讶你竟然还说出了这个词!”迈克把头转过去对着墙角说。“我想我们不应该在如此神圣的地方讨论这个。”

 

绿色坚持说。“它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迈克尔。你对它的反应只是人类把它整成了那样。它是生理的,而这就是你在这的原因。”绿色沉默了,让迈克有空间想想绿色刚才所说的。

 

迈克有点勉强。他知道他逃不掉任何绿色该要教他的东西。他忆起了高中性教育课的场景,在那儿某个倒霉的男老师被委任去向一群伙计解释他们都已经知道的事情。他们像女生那样不停的咯咯笑,相互示意我们都懂了——并希望自己在别的地方。这个就是太私人了。

 

“绿色,这是必须的吗?”

 

“是的。”

 

接下来的将永远改变迈克尔托马斯对人类之间生理关系的看法。绿色生动的说着,好像都是他的亲身经历,但绿色是没有性别的!他告诉迈克性是生理上最伟大的灵性方面之一。他向震惊的迈克描述了它的真正目的,也就是男性和女性应该从这个体验中获得什么——除了小孩之外的。他谈到两个人通过以某种特别的方式融合情感以同时提升意识的优雅。绿色甚至给了迈克示例,关于当激情被控制并以特别的方式传导时,在身体的灵性层面这些是如何运作的。性实际上是一个觉醒的催化剂!当他说完时,迈克沉默了。

 

“我就是无法相信,”迈克说,用手捂着脸。“一直以来,我觉得它就是肮脏的。是不能见光的。是我们随着进化链带来的肉欲——而现在你告诉我它是灵性的?哇哦,好一个概念。等着牧师去听到这些吧!”迈克在打趣,但这个概念对于一个乡下男孩来说是空前的,他只在观察动物的时候了解过这样的事情,以及后来从他的青少年朋友那里道听途说的零碎误导。迈克忽然心领神会的抬起头。

 

“绿色,我错过了太多!我希望我能和一个我愛的女人有这样的体验。而现在已经太晚了。”

 

“不要认为你的道路是残酷的,迈克尔。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它看起来的那样。这个信息,尽管迟来了,随着你的继续仍然有其作用。信息本身是很重要的,尽管它的应用和你所要去的地方并不搭调。关键是要改变你的态度。把这个过程视为是神圣的。这会帮助你比你现在还要更加尊敬你的身体。”

 

绿色是对的。作为一个男人,迈克仍然会有他的幻想和春梦——甚至身处这样的地方也一样。他现在应该开始尊重它们,而不是认为它们就是错误或堕落的。这对他意义重大。他明白了它是如何融入画面的,并因此感到更加完整。现在甚至他身体中的私处都能伴随着更多的尊重加入“我们”。迈克笑他自己的想法。绿色看到了他的心理过程并咧嘴一笑以回应。

 

明天就是离开的日子了。迈克穿上了新装,它是由绿色屋子中的存有以某种神奇的方式提供的。这是迈克一生中最重要的经历。在绿色小屋门口温暖的阳光中,他站在绿色身边,不知道该说什么。迈克感觉很好。他的战斗装备在新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好看,而为他选的衣服的面料也让他的身体感觉很爽。每处都很合身,他震惊做衣服的裁缝是怎么知道他的新尺寸的,因为他最近几周经历了训练。

 

绿色仔细打量着他,他的眼睛在迈克的武器上暂停了片刻,并刚准备说话。迈克打断了他。

 

“我知道,我知道——好剑!”

 

该轮到绿色笑喷了,他笑到。“你把话从我绿色天使的口中抢走了。”在暖阳中他们沉默尴尬的站在那儿。迈克先说。

 

“向我保证我还会再见到你。”

 

“我保证,”绿色立即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有没有一个问题要问我?”迈克这么说是想起了以前屋子的惯例,他每次离开的时候都会被问到他是不是愛神。

 

“是的,我有一个问题,而你知道那是什么。”绿色热切的看着迈克尔托马斯。“你想在我问之前就回答吗?”

 

“是的,我想,”迈克隆重的说。“我真心实意的愛着神。我的意愿是纯净的,而我的身体是和你们所有神灵一体的。我比以前更加靠近你们的振动,而随着这个接近而来的是目的感,神圣感和归属感。我正在回家的路上。”

 

绿色没有什么能说的。在以往都是天使一声不吱回到屋子里,而这次是迈克没说再见就离开了。他充满信心的上路了,朝北去往下一个屋子会在的山丘。绿色站在门廊上直到迈克走出声视野。然后,他大声说,似乎是在对自己。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如果你挺过了下一个屋子,你的确就会是我所看好的勇士。”绿色仍站在门廊上,等待着。

 

不久一个恶心,丑陋的绿色怪物悄悄的经过了这个屋子,为了它的黑暗目的,跟着迈克并直接看着绿色。天使啥也没说也没理它。绿色知道它的全部。绿色也知道迈克不久就会知道。绿色想到此笑了。

 

“这将会是个什么样的照面啊!”他说。然后,他转身回到了绿色屋子里。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