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

 

许医师我这些年把赛斯哲学思想推广得这么好、这么顺利,依靠的就是自己的“热情”。我要唤起你们每一个人内在的热情,也就是生命的热情,这与年龄大小无关,因为,热情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生命本质。

 

比如,很多的小朋友、学生一开始对学习是有热情的,可是后来,当他们发现原来学习是为了得到好分数、考上好学校、满足父母的期待,他们的热情就被浇灭了。

 

热情是所有儿童与生俱来的精神的本质,成人也是如此。也就是说,我们本来对学习、工作就是有热情的。比如,许医师我虽然过完年就五十二岁了,可你们觉得我还像是一个热情的小伙子,就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失去生命的热情。

 

我的老师赛斯在《灵魂永生》这本书中讲过,他在地球出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寿命比地球更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多少岁了。他说:“我这个几亿岁、几千亿岁的人,到现在还欢唱着生命之歌,还展现着生命的热情和活力。难道还要我来提醒你们激发生命的热情吗?难道还要我来告诉你们焕发生命的活力吗?”

 

生命的热情与年龄大小没有关系,与我们是职工还是总经理没有关系,与我们是工作还是退休也没有关系。因为热情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命的基本特质,所以,我们要找回自己心中的热情。

 

赛斯哲学思想最强调的就是“蓬勃生气”。我们把自己内在的心灵蓬勃生气,我们的存在也蓬勃生气了这整个世界,这个世界因为有我们而变得充满了蓬勃生气。从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车子看到我们都不由自主地想停下来载我们,因为我们的存在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热情和活泼。

 

 

 

然而,热情是怎么变成冷漠的呢?我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社会冷漠的?举个例子,以前如果路边有人受伤倒下去,一定会有很多人冲过去救人。可是,前段时间我在电视新闻报道中看到,有人冲出去救人却被诬赖成肇事者。

 

假设以后有人倒在路边需要帮助,可能没有人敢靠近,因为我们害怕被误认是肇事者。我们会把这种负面新闻放大,宁愿帮需要救助的人叫救护车,也不愿意冲出去救人。不但人变冷漠了,而且整个社会也变冷漠了。

 

后来我又看到了另一则新闻报道,让我觉得非常感动。即使冒着被误认是肇事者的风险,这个人看到有人需要救助,还是毫不犹豫地冲了过去。尽管为了避嫌,他把整个救人的过程用行车记录仪拍了下来,我们还是应该给他鼓掌。

 

我们不能“因为一颗老鼠屎就坏了一锅粥”。人往往就是这样,往上提升很难,往下堕落会很快,就和坐电梯一样。学好的都很慢,学坏的却很快。

 

 

 

再比如,我还看到一则新闻报道,当遇到有人需要帮助时,救人者先打电话报警,然后再找证人帮他作证,这样他就会心无旁骛地冲出去救人。即使这样,他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己:“就算今天被误会,我也会去救人。”这就是社会的热情,我们的社会就是需要这种正能量的声音。

 

如果我们的父母倒在路边需要救助,我们的孩子遇到困难需要帮忙,难道我们希望大家因为害怕被误认是肇事者,而只是围观或者纷纷离开吗?难道就是因为一则负面的新闻,我们就明哲保身吗?

 

每个人天生都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爱,天生都有想帮助别人的一颗心。就像电视上播放的某个广告一样,当听到楼下有吵架的声音,就借故敲门借棵葱,看看有没有小孩子或者妇女等被虐待。这不是多管闲事,有时候可能会救人一命。

 

 

 

对社会的冷漠、对人的冷漠、对周遭一切的冷漠,有时候会导致多少生命提前凋谢。当我们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多管闲事的时候,按照宇宙的定律:你所给出去的东西都会回到你的身上。当我们的孩子需要帮助的时候,谁还会“多管闲事”呢?

 

有时候可能因为我们敢于去敲门借一棵葱、一壶热水或者告诉对方留意瓦斯漏气等,就有可能会帮助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我们不能为了自保而失去了一个人的热情和热血,我们的社会同样如此。

 

让我们大声呼吁:重新唤起每一个人对生命的热情,不要再对世界、社会、任何人和周遭的一切冷漠!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演讲《热情与冷漠》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