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5

 

 

问题:钟爱的师父,流露自己的感受、做自己为什么这么困难和吓人?

 

奥修( OSHO ):

 

Prem Deven (提问者),流露自己的感受、做自己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几千年来你一直被告知要压抑自己的感受。它已经成了你们的集体无意识的一部分。

 

几千年来你一直被告知不要做自己。当耶稣,当佛陀,当克里希那,但永远别做你自己。成为别的人。

 

自古以来你一直被这样持续、反复的教导,以至于它已经深入了你的骨髓,让你刻骨铭心。

 

深深的自暴自弃已经成了你的一部分。所有的牧师一直都在谴责你。他们一直在告诉你,你是罪人,你生来就有罪。

 

你唯一的希望就是耶稣能拯救你,或者克里希那能拯救你,但就你而言,根本没指望——你救不了自己,别人会拯救你的。你完蛋了,你只能跟耶稣,跟克里希那祈祷,请他来拯救你。

 

就你而言,你一点用处也没有,你只是一粒渺小的尘埃罢了(渺若尘埃)。你没有价值,你被贬低成丑陋的存在,令人作呕。

 

Deven ,正是因为这些,人们才觉得流露自己真实的感受这么困难和吓人。你一直被教导要做个伪君子。

 

伪善能带给你好处,任何能带来好处的东西似乎都颇有价值。他们说诚实是最好的策略——但记住,最好的“策略”。连诚实也成了唯一的策略,因为它能带来好处。

 

要是没好处呢?那么不诚实就是最好的策略了。重点取决于什么管用,什么能带来好处,什么让你更有钱、更令人尊重,什么让你更舒服、更安全、更高枕无忧,什么能更滋养自我(小我)——那才是最好的策略。

 

它或许是诚实,它或许是不诚实……无论它是什么,它都是个利用的工具,它不是最终。

 

宗教也成了一种好策略。它是对彼岸(另一个世界、下辈子)的保险。你在通过品行端正,通过去教堂,通过捐钱给穷人,为彼岸做准备。

 

你正在天堂里开立银行账户(另译:积累福报),所以当你到了那边,你会被热烈欢迎,天使们会喊着“哈利路亚”(即赞美你)、弹奏竖琴、载歌载舞。你银行账户有多大(福报)有多大取决于你做了多少善行。

 

宗教也成了生意,你的真实被压抑了。压抑的人颇受尊重。你称他们为圣人,他们才是真正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他们应该被治疗,他们需要治疗——你却崇拜他们。

 

你们的 100 个圣人里,如果有一个是真正的圣人的话,那真是个奇迹。 99% 都是伪君子、冒充者、骗子。我没说他们在欺骗你……他们也在欺骗自己。他们是压抑的人。

 

我认识这个国家有很多大圣人,被大众尊敬。我跟那些人很亲近,他们私下里有跟我倾诉他们的内心。他们比你看到的普通人更丑陋。

 

我曾经经常拜访监狱犯,教他们怎么静心,我的观察是……我一开始很震惊,那些监狱犯,即便是那些被判坐牢一辈子的人——也远比你们的圣人更纯真,比你们的圣人更好、更简单,也纯真多了。

 

你们的圣人很狡猾、聪明,你们的圣人只有一个品质:他们有能力压抑自己。他们不停的压抑。于是自然而然的,他们分裂了。

 

于是他们过着两种生活:一种是他们活在前门,另一种是他们活在后门;一种是他们像展示品一样活着,另一种——真正的那种——他们不让任何人看到。他们自己都害怕看到那一种。

 

你的情况也一样,当然程度更小,因为 Deven 你不是圣人。你的病还没到无可救药的程度,你还有救。它还没这么严重,它还没成慢性病。你的病就像感冒:它很容易就能去。

 

但每个人都受那些所谓的圣人——他们才是真正精神病患者——的影响。他们很压抑——他们压抑了自己的性,他们压抑了自己的贪婪,他们压抑了自己的愤怒,他们内心沸腾不已。

 

他们的内在生活犹如噩梦。没有平静,没有宁静。他们所有的笑容都是描上去的。

 

我听说一个西方来的美女在寻求平静。她去了喜马拉雅山。她听说一个大圣人经常住在山洞里。去那些山洞很困难,但你知道美国人:事情越难他们就有兴趣,它成了一个挑战。

 

所以这个美国夫人爬到那个圣人住的山顶上。他在那里只身一人活了 30 年。这期间从没有人来拜访过他,因为印度人太懒了,他们不想跑这么远。

 

他们想出了一个不同的方式:每隔 12 年,他们都会聚在阿拉哈巴德(印度北部一城市),所有的圣人都会从山洞里出来、下山,所以他们能一次性见到所有圣人。他们不太愿意去喜马拉雅山。那些想被崇拜的人会自己过来。

 

但那个美国夫人费了很大劲上去了,她告诉圣人——他很年迈,像个老古董——她告诉圣人,“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平静。我想要平静的头脑和平静的内心。”

 

圣人说,“是的,你来对地方了。你会得到这些。别担心,我的孩子。这不难。你会有平静的头脑和平静的内心。”

 

她开心极了。至少有人这么确定。她见了很多精神分析师和治疗师,他们都说那得要 7 年、 10 年的分析,但也没个保证。这个人这么确定,他看起来这么宁静、这么开心……一个完全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如此超凡脱俗。

 

然而半夜,那个圣人跳到女人的床上。她非常震惊,有几秒钟她头脑一片空白。圣人开始疯狂的跟这个女人做爱。

 

那个女人说,“你在干什么?你保证给我平静( peace )的头脑和平静的内心!你在干什么?”

 

他说,“要事优先:一块屁股!(注: piece of ass ,即性感美女, piece peace 同音。)其他事情以后再看。我们得先从头开始。”

 

如果你压抑……那是他的问题。平静的头脑和平静的内心不是他的问题;他 30 年来一定一直都在压抑,他一个女人都没见过。

 

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漂不漂亮,因为如果你 30 年都没见过女人,随便一个女人看起来都漂亮无比!随便一个女人都像天女下凡。

 

印度的经书里满是这种故事,每当一个圣人很接近开悟的状态,美女都会从天上下来干扰他。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些神对打扰这些可怜的家伙兴致勃勃。

 

有些苦行僧,断食多年、压抑、倒立、折磨自己……他没伤害过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为什么神对干扰他这么兴致勃勃?他们真的应该帮助他!他们派出美女………那些女人在他身边跳舞,对这个可怜鬼做出各种猥琐的动作。

 

很自然,他成了受害者,他被诱惑了,从优雅里掉了下来(堕落了)——好像众神反对任何人接近开悟。这似乎太荒谬了。他们应该帮忙。与其给予帮助,他们反倒是前来摧毁。

 

但那些故事不应该只是读读而已,它们有着象征意义,它们是隐喻。它们很有意义。

 

如果佛洛依德读过那些故事,他一定充满兴趣。对他来说那会是宝藏。它一定会支持到他的精神分析。

 

没人会来,那些压抑的人是在投射。那都是他们的欲望,压抑的欲望——压抑的如此之久,以至于它们充满力量,即便睁着眼睛他们也在做梦。

 

所以我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漂不漂亮,但在这个所谓的圣人面前,她一定看起来很漂亮。

 

在印度,如果有女人坐在一个地方,圣人被教导,在女人起身离开后的一段时间内,不要坐在这个地方,因为那个空间里弥漫着危险。

 

你有看到它的愚蠢吗?那些人都是人类的老师。

 

Deven ,那些人让你害怕自己的感受——因为你无法接纳自己的感受。你拒绝它们,所以才有恐惧。

 

接纳它们,没什么是错误的,你也没有任何错!你所需要的只是不要压抑或自毁。

 

你必须学习在自己的能量里创造和谐的艺术。你必须成为一支管弦乐队。

 

是的,如果你不知道怎么演奏乐器,你就会制造噪音,你会把邻居逼疯。但是如果你知道演奏乐器的艺术,你就能编织美妙的音乐,你能编织天乐。你能把彼岸的某些东西带到人世间。

 

生命 / 生活也是一个大乐器。你必须学习如何演奏它。什么也不需要裁剪、破坏、压抑、拒绝。神给你的一切都是美的。如果你没办法美丽的使用它,那说明你还不够娴熟。

 

我们全把自己的生命视为理所当然,那是错误的。我们只是被赋予了一个未经加工、开发的可能性。我们只是被赋予了生命的潜能,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实现它。

 

那就是修行的全部, Deven

 

那就是所有的工具:静心、治疗——各种可能的来源都得加以利用,好让你明白如何使用自己的愤怒,好让愤怒变成慈悲,如何利用自己的性,好让它变成爱,如何利用自己的贪婪,好让它变成分享。

 

你所拥有的每个能量都能变成另一极,因为它总是包含着另一极。

 

你的身体包含着灵魂,物质包含着精神。世界(尘世)包含着神。尘埃包含着神性。

 

你必须发现它,朝向发现的第一步是接纳自己,庆祝做自己。

 

你不会成为耶稣,不,你也不会成为佛陀。你不会成为我或任何人。你必须做你自己。神不想要复制品,它热爱你的独一无二。

 

你只能作为独一无二的存在把自己奉献给神。你能被接纳为奉献,但仅仅作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耶稣、克里希那、基督、佛陀、默罕默德的仿制品不管用。模仿者注定会被拒绝。

 

做你自己,真实的做你自己,尊重你自己。如果神赋予了你生命,他就会尊重你。

 

难道你的标准比神还高?爱你自己。神爱你。然后开始观照你内在的各种你能量——你是个浩瀚的宇宙!

 

慢慢的慢慢的,当你变得越来越有觉知,你就能把事情摆对位置。

 

你现在乱七八糟,这是真的,但你没有任何错。你不是罪人——只要一点点调整,你就会变成一个美丽的存在。

 

译自: OSHO The Dhammapada - The Way of the Buddha, Vol 10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