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5 夕阳 无古亦无今

 

 

而在第五个觉知里这是不可能的。在第五个觉知里,在远处地平线处,哪怕有一个轻微的铃声,都会立刻穿透你的皮肤,你会有这样的经验。因为你在第五个觉知里,你和地平线上的整个世界完全合一了,无论多远的地方,多轻微的声音你都能听到,而且每个声音都是冲你来的,因为你是水平世界意识的中心,那个声音会立刻被吸引到你身上,穿透你的皮肤。

所以禅宗认为第五个层面的经验是非常痛苦的,而且很难跳出来。这种扩大的经验会产生一种满足感,实际上这种满足感意味着自我的膨胀,你无限地扩张,无限地膨胀,以至于你和地平线都合一了,你会彻底地满足于这个经验。第五个层面在禅宗里面反复受到棒喝,但它仍然是进步的象征,你进入后必须再跳出来,进入更高的层面。

我二十年前是从禅宗入门的,我的老师叫佘雷,佘老的师父叫程叔彪,程叔彪是在房间走路时突然证悟的,并不是在禅定当中。当时虚云老和尚还在,他就找去,虚云老和尚一见便印证了:你实现了。并亲手给他写了首张拙秀才的开悟偈。

我在佘老那学习时,程叔彪老居士已经圆寂了,我跟佘老学禅有五、六年时间。达到第五个层面时是在看《楞严经》,当时的情形还记得很清楚,我正在看《楞严经》,佛陀跟阿难讲:“你从窗户看出去,窗户的外面是园林,再远处是树木、山林,再远处是山,还有远远的山丘,更远处就是天空……”我看到这里时,心就突然敞开了。这句话一步步把我的心打开,跟着这句话,从窗户看出去,然后到外面……我的心向天空敞开了,以至于莫名其妙就有了广大的经验,非常喜悦!

当天下午我就坐车到佘老家,佘老毕竟是真正彻悟的人,一看见我就说:“恭喜你,你破本参、破初关了。”当时那个敞开的经验非常稳定,我在里面一直持续了十几年,这个经验你一旦进入就很难舍弃它,但你最后还是要跳出它才行。当第一次经验到它时,非常狂喜,它太令人满意了,你很难有彻底打开的体验,以至于你觉得整个山川大地,整个的日月星辰都在你的意识范围里,这经验太棒了。我在这经验里大约有十几年的时间。我当时知道禅宗有三关,佘老当时印证我进入禅宗的第二关——重关。佘老五、六年后圆寂了,后来很久我都没能跳出来,直到十几年后才终于跳出来,实现最终的超越。

《瑜伽经》里的1.14提到有个牢固的基础,其实意味着你经验到第六个层面,只有经验到第六个层面才会是牢固的。在第五个层面,无论再渺小的声音都能打击到你;而到第六个层面,这时哪怕是再大的噪音也无法打扰你,你跟整个世界,整个身体都是分开的,你安住在源头里面。

摘自《瑜伽经禅修要诀》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