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Hunter_09 May. 16 16.48

20171109凯史第197次知识寻求者

发布时间:2017-11-23

 

 

【凯史Keshe】20171123发布《第197次知识寻求者》(上) 

 

【凯史Keshe】20171123发布《第197次知识寻求者》(下)

 

 

 

凯史:非常感谢。还有其他问题吗?理解新知识的过程,我们越了解,就越有信心,我们越能与之合作,就会看到我们是和平的工具。我们是它的一部分,如果它是我们的意图,它必须是作为促进全人类的改变的一部分。作为我们学到的和得到的知识的一部分,是:无论任何时候,我们的意图,都是去...为了灵魂的提升,但我们想在背景中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这将带给我们什么?这是什么?”“我喜欢和平,因为有了它,我就能做这个做那个。”你会发现。这种愿望永远不会实现。“我想要和平,我的愿望是和平,因为有了和平,我就能拥有美好的生活。”那个愿望永远不会实现。意愿必须是去给予其他人才能实现,否则你就变成为了自己,以自我为中心,自我愿望,自我处理的本质。很多人说,“我们许了很多愿。”我许了很多愿,但“没有发生。”当它(意愿)是强烈地真实地需要它发生的时候,愿望就会实现。这意味着,我可以随心所欲,但这是在我的灵魂中,而其他的灵魂是否愿意在这个位置?这使每个人都能被提升。在许多方面,一个愿望必须是,这是人类灵魂结构的一部分。正如我周二解释的,有些人想要更清晰。“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是愿望?”“为什么你说?但你解释了愿望。"一个愿望,来自于人的身体部分的肉体灵魂。是与人的肉体部分有关,一个灵魂没有并且不会关心一个物理方面的愿望。他虽然强制要求了,但却不能如愿。它可以无条件地给予他人去提升,而从不指望得到反馈。一旦我们了解了这一点,一旦我们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就继续前进。很多人说:“我许了一个愿望,但没有实现。”“我为和平许了一个愿,但没有到来。”“这是什么意思,为了和平许愿?”你可以扔一桶水,但它会洒落在你想要喂养的植物上还是会洒在马路上?你把洒了一桶水,却让植物在干燥的环境中生存,或者,为了你可以在它的末端得到果实,或者享受到花朵。或者你给植物浇水,让它不受天气或者任何可能的影响,植物就会开花结果。我的愿望是和平。并且是无条件的。我对和平的愿望就是去给那些因战争而失去孩子的母亲们带来安慰吗?许多孩子从未见过父亲从前门进来。为了结束世世代代允许去伤害人类种族的混乱,因为不是那个失去父亲的孩子,他没有学会如何去爱以及从父亲那里学习到父亲是如何去给予他的孩子们的爱的。所以孩子们会受苦,不懂得如何去爱。然后,因为他们没有学习到,他们不会采取一些行动来爱他们的孩子们。因此,损害是长期的。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在上世纪70年代最后一次访问德黑兰。我的父母带我去看我们的一个好朋友,一个儿时的朋友和我母亲的家人。他是伊朗前国王的特别保护官员。我们正坐在他的花园里,一条河穿过房子。他打了他的儿子,他的儿子曾经和我是同班同学。我很生气,从欧洲回来,对我来说,看到一个孩子挨打有点戏剧性,我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我说,“你是个高级军官,你是个军人,你,伊朗国王非常信任你,你怎么能打你的孩子呢?“你怎么能够在家里做在外面一样的行为呢?”他对我说,“迈赫兰,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不知道爱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被爱过,不知道它的价值。”“我被殴打,我被强迫列队,最后我在军队里也对别人做同样的事。”那个时代造就了我,“即使爱也需要教育。”当我们制造战争的时候,我们失去了父亲对儿子的教育。母亲对孩子来说是最好的教育家。当他不在的时候,孩子会爱他们的父亲。我问他:“那么,你是怎么成为这样的?”他对我说了些很滑稽的话,他说:“迈赫兰,唯一爱我和关心我的人,是国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关心我,于是我把我的生命给了他。”这是一个充满爱的过程,我们可以改变。爱是给予,爱是我们在所有的教学中所说的。能够在他人灵魂的提升中处理人类的情感。不是为自己。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情感来爱,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愿望,默默地,我们可以改变位置。但是,正如我周二所讨论的,其中有一件事还没有被理解。愿望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真诚意愿的事情,就会发生呢?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想要某些东西,你从没告诉任何人,而父亲或者母亲就带着你想要的东西回家了?我们是否曾经站在那里,想:“我不需要语言告诉妈妈我想要这样的东西。”“我想要拥有它的渴望如此高,以至于我的母亲,通过我的灵魂,收到了这条信息,理解并有意或无意地带来了我想要的,它给了我活着的快乐,同时也给予了我无条件的回报对母亲的爱。因为,你想要的不是母亲给你的礼物,而是拥抱,是吻,是你回馈给母亲的情感。不是你收到的以满足你的情感的礼物。我们总是着眼于我们从愿望中得到了什么,但如果我们更进一步,在许多方面,把我们的愿望带到现实的人,得到更多的回报。因为,它满足了我的快乐,我可以给予更多。给她一个礼物,吻,拥抱,拥抱,谢谢你改变对母亲的感情,比礼物更有力。因为,下一次,当你希望母亲得到的时候,因为你把情感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她走得比你高,就像你一样。这是我们必须意识到的,我们没有受过教育,我们必须接受教育。大多数时候,我们的愿望总是与我们的物质生活联系在一起。奇怪的是,现在我们通过人的灵魂来理解,我们可以在不通过手机打电话的情况下通信,我们“遗失了关键”,就像我周二说的那样。人的意愿是他身体的灵魂力量,它直接触及到人的灵魂。正如我们一直教导的,每个实体都有一个灵魂,人的每个细胞都有一个灵魂,这就是它的功能。所以,当我们一起的时候,我们希望看到一件温暖的衬衫或者是冬天的暖衣,我们的愿望是,“我妈妈会给我买那件衬衫,我穿的,保暖”母亲走进来,“看看我在市场上为你买的这个”,这意味着,你愿望实现了。它应该教会你:“我与我的灵魂有联系。”因为它是我的灵魂,与我母亲的灵魂有联系。而我母亲的灵魂将信息转移到身体行动中。母亲从来没有想过:“我要去亲一下,拥抱一下。”母亲想:“这给了他温暖和快乐。”在很多方面,人类都能理解对愿望的真正理解,我们都必须成为母亲。因为我们与一个孩子的灵魂建立了联系,有了生命的灵魂,我们赋予了生命。但是我们要意识到,我们是整个宇宙生命的一部分。我们拥有赋予生命的能力,我们赋予生命。所以,在很多方面,一旦人类成熟到这一点,然后你会明白,我们的意愿,我们所谓的“意愿”,现在有了力量,我们理解了,痛苦有力量,快乐有力量,因为一切都有力量,现在我们明白我们的意愿,有灵魂的力量。我们的意愿可以进入我们的灵魂。因此,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我们自己的愿望。我们在基金会的所有幕后工作中都看到,自从成立宇宙理事会和地球理事会以来,很多时候,他们说:“我的愿望就是这样。”其他人说,“我是礼物”,这意味着,“我从我的灵魂中奉献,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这意味着,"我进入我的灵魂,通过我的耳朵听见,而这将提升另一个灵魂,从我的灵魂去给予。”我们看到了许多和平运动。绿色和平,许多游行者,许多人,很多时候,他们大喊大叫,但他们做不到。因为,他们可以用警察、用枪来镇压。不管你怎么想,外交,在幕后推动绿色和平运动,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不管你怎么称呼他们。但是,人类第一次有了这种技术的新武器。他们可以用枪威胁我们,他们可以把我们关进监狱,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进入他们的灵魂。现在,我们可以从内部改变它们,他们的肉体通过我们的手法来改变,我们给予。我被告知不要讲话,关于凯史基金会参与的一个最大的和平运动。但是,我被要求,“不要透露”,但很快你就会明白。我们将披露一个名字,并解释它是如何导致许多变化的。因为,你倾听我的愿望,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也就是说,我们从肉体灵魂的力量中给予到我们...我们整体生命实体的灵魂的力量,我们已经触及了人类,我们已经触动了社会。我们已经触动了很多人,不知不觉地做着他们从未想过的事情。退后看看,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的和平愿望正在朝着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方向发展。几个月前,几年前,这是无法想象的。即使在今天,我们看到的经济实力带来了稳定,正在创造,越来越多,和平的条件。下一个是凯史基金会的支持者,和那些明白的人,这就是人类灵魂的工作,必须为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带来知识的财富。试图通过我们的灵魂来教导,教导灵魂的提升,我们接受了教导,接受了其他的教导。这很困难,但我会开始工作,开始看到变化。我们必须理解,当我们谈论,肉体的情感是什么意思?身体的情感,身体想成为灵魂的一部分,与人保持联系,并且与人的灵魂力量相同。我希望跳跃,而母亲会不经意地,买我需要的套头衫,因为我觉得冷,我甚至还没有通过意愿,只是因为“我不想在寒冷中受苦”我的愿望就实现了。所以,这意味着我找到了一种新的语言,我找到了一条新的沟通途径,那就是:“为什么我不加强它,为什么我不坐着许愿呢?我通过我的工作实现和平,并取得了更多的成就。"如果你站着不动,你就会明白这一点。正如迈赫兰·塔瓦科利·凯史,我的愿望实现了。因为,你在那里,并不在乎你给你的身体起什么名字,你的灵魂没有名字,但有力量,这是燃料,情感的本质是“我能,我感到和平能带来什么。”所以,我感动了你,如果我能通过我的灵魂触动你,你也能,触动其他人,达到灵魂的提升,你使其他人达到了和平的程度。我们共同为人类创造了一个新的灵魂维度,我们带来了改变。但是,有些人会说,“我们怎么做,关于情感和肉体,你们理解了什么? "我们必须理解它的联系,是,我们如何决定通过我们的情感与我们的灵魂相连接。我们中的许多人,一旦我们接受了教育,一个新的理解和教育的循环,我们会发现,我们只说了和平的话语,爱,会改变了一切,我们不考虑会发生什么,时间变得无关紧要,因为有足够的时间,因为我的愿望在那里。我说过很多次,“我这个年纪的人,六十岁了,通常计划退休,放下,享受生活,不管剩下的是什么。六十岁,五十多岁,我开始把生活的乐趣给别人,我不知道最后一天是什么时候,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给予他人更多的自由,在这个星球上创造和平。正如我多次说过的,“我工作的更多。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做过很多事情,在我的生活中,我非常成功。这意味着,当你必须更加努力工作的时候这意味着你没有得到你想要的你想要实现的是和平。因为它的价值,再过30年,再过一百年。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坚实的基础,使人类了解灵魂的工作,理解这一点,没有对惩罚的恐惧,允许自己提升到一个新的维度,那么,这是有价值生活。你值得在这里存在去给予更多的力量,成为他人的支撑点。但情感是什么呢?我们如何创造愿望,愿望是什么?愿望的位置在哪里?正如我们所说,“我们必须明白,”“在肉体维度上的真实的生命,创造。”我们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联系在一起,但我们如何定位自己,是一份伟大的工作,因为我们从未受过这样的教育。我可以分享一下屏幕吗?

瑞克:应该可以,凯史先生。

凯史:有趣的是,我会回到物理学,因为我是核物理物理学家,是我的,也许是首先是自然,我理解全部物理,我可以解释物理世界的一切,甚至在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正如我周二所说,我们必须了解定位,我们必须了解集体和单个细胞,灵魂细胞,在我们所在的地方,集体是什么意思。当我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我向教授们提出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从来没有被问过,在某种程度上,这显示了知识的局限性。但是,你可以把同样的知识,转化为人类的灵魂,你会越来越明白这一点。在物理学的世界里,我们有很多模棱两可的东西,这些模棱两可的观点被用于化学和生物学,当多重细胞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汇集在一起时,形成智力,就是人的灵魂。这对我们的理解来说很重要。回到开始的教学,我们都说,“统一场论。”一切都来自于场体,当两个场体相互作用时,他们创建一个等离子体。当这些等离子体,其中的两个聚集在一起时,它们创造了物理学。这是一个场体,这是等离子体,两个等离子体必须相互作用才能够形成可触性的物质,我们称它为原子。当两个原子聚集在一起时,然后就是我们所说的化学。这是物理学,然后我们有一定数量的原子,它们的场体相互作用,定位,创造一个新的维度,我们叫它,生物学。然后,更进一步,我们更深入,为了增加更多场体的交互,他们创建了非有形、无方向、无维度的场体,于是,我们创造了我们所说的人的灵魂,或实体的灵魂。但是,在所有的条件下,都是这样产生的,它们都是独立的,有他们自己的灵魂的场体强度。即使通过他们,仍然集体地给予他们自己的实体,但集体给予有一个运作中心,他们都能运作。在物理学的世界里,我们通常会在这一点上结束,这就变成了死胡同。到目前为止,因为现在是一个原子,它是一个物质实体。我们所做的一切,在我们所有的教学中,我们已经从这个回到这个。我们已经完成了生命的循环。我们可以把分子分开,把它们放到等离子体中,在等离子体中,我们创建了场体,现在我们就可以决定任意点上的场体是什么,去显化它的表现形式。我们已经成为了游戏的大师。现在我们知道每个细胞都有一个灵魂。而集体细胞创造了它们自身的互动状态,当你达到这个目标后,第二组又有了自己的灵魂,然后我们明白,现在这个灵魂必须与这个灵魂沟通。因为,他们必须集体地相互尊重。整体性地。我问了一个来自世界顶尖核物理学家的问题,在我的童年时代,在大学里,这很简单,很符合逻辑。但显然,这是他的整个物理世界观的噩梦,之后我被告知,“你问的问题从来没有被问过,也不能回答。”问题很简单。在核工业中,我们谈论这个。一个中子分裂成一个质子和一个电子。所以,我们制造了我们知道的氢原子。这家伙坐在那儿,还有它的孪生兄弟,或同父异母的兄弟坐在这里。但是,有一件事是事实,这两兄弟都有他们自己各自的场体中心,他们有自己的灵魂。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中心,支配着他们的存在。但这个理论是正确的。我的问题是,我知道答案,但他们不能回答我。当我们通过这一点,现在我们有很多,很多,灵魂,我们有很多,很多,小灵魂。这些是质子,这些是电子。我们知道每个质子和电子都有自己的灵魂,但有趣的问题是;“哪个质子从属于这个电子?”“这五个中哪一个来自这里,使它成为这个结构的一部分?”这个质子和这个电子相匹配,还是这个质子与这个电子相匹配?因为,这个和这个有直接的联系,如果它是这个也一样。但同时我们必须记住,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灵魂。质子相互间相互适应,但是哪个电子是质子的孪生姐妹呢?哪个质子?”然后我被告知,“这是一个随机事件,它们都变成了某些东西。”我对我的教授说,“核物理世界停止在这里了,因为你不能回答我。”“你不能强迫我接受你有缺陷的知识,因为我只接受真理。”这就提出了一个非常非常特别的问题。如果你回到物理世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非常有趣的问题。我们把这个叫做,让我们再增加一个,然后我们就知道了。我们制造6个质子,6个电子,这是一个碳原子。用若干个六,我们称之为另一个创造物,我叫它们,“标签”,我们叫它们“中子”,空间间隙的平衡。但有趣的问题是,这四个质子中的哪一个质子,贡献了它的力量,去成就了其他的生命?”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学过核物理,或者你做过任何物理,你知道我们有频段控制,就像我们所说的“乐队指挥”,你有中心,原子核,这是电子和质子的集合,然后我们有电子,它们在外围。它们四处移动,围绕着原子核旋转。两个呆在第一圈,另外四个在外圈。但是,在中心我们仍然有6个质子。有趣的问题是。这个结构本身具有一个灵魂,因为所有的场体都是协作的,有了中心场体的力量,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在一个原子中,在碳的中心,我们有一个主场源,监控、控制和分享一切。而科学界的兴趣点是,我们说,这个质子,我们叫它1号如果1号在这里,假设这是1号的电子。但是,4号呢?这是4号的电子。这是第4号的质子。假设我们找到了匹配的伙伴。但是,这使科学界陷入另一个困境。那就是,这个家伙和这个家伙,1号的,他们需要释放更少的能量,但是需要更大的磁力来保持相距中心的距离,不要被更大的东西吞噬。但是,这个和这个需要更少的能量。但是,更大的磁场在外保持分离。那么,如果我们看,中心核,虽然他的灵魂已经达成了协议,所有这些电子的排列保持位置。但是,在这整件事情中还有一个更大的“但是”,就是现在这个家伙在外圈里,需要去分享能量,与这个家伙,与这个家伙,与这个家伙,他们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且,所有这些都能使原子的整个结构维持在一起。在这里,当它是单个氢原子的时候,它不需要那么多,它是一个直接连接。现在,有更多的方向,更多的连接,但与此同时,别忘了,这个电子有一个灵魂,这个也是如此。所以,与他们共享质子,所以,所有质子集体的能量场都有电子。在这种单一的状态下,它表现为一个实体。现在不是一个实体,而是实体的一个集体的场。那么,实际上,中心灵魂或中心场体可以说决定了所有的运动。这里,作为一个原子,单一的氢原子,这很容易,它表现为一个氢。但是,作为一个具有不同场体结构的集体结构,他把自己表现为碳的一部分。我希望你明白这一点。是愿望,是中心灵魂的力量,使得这个电子在这一点上表现出来。在这个点,它仍然是一个电子,但在另一个不同强度的维度上,这是人的灵魂,在不同的点上,它实现着自己,就像是一个氢或碳的物理表现。现在你明白了。如果你能更深入地了解整个知识,是人的灵魂决定了在何处以及如何显化它自己。因为,这个电子在第一个轨道上,和第二个轨道上,有完全不同的能量强度,然后更进一步。但有趣的是,这两个灵魂的场体强度,决定了较小一个的位置,去显示出它自己的表现形式。肉体的灵魂,电子给到整个原子的身体,连接到它自身的中心灵魂,它是质子,这就是定位的控制者。所以,肉体有自己的灵魂,但通过(场体的)力量连接到整体的灵魂,到中心。所以,这是我们的肉体,这是我们的愿望。在这里我们想要,表现为一个氢,或者一个原子,它表现为一个碳。需要一个跃迁,或者没有,或者是它给予,与其他的变成一个整体,那样,我们是一体的。所以,如果你对全部教学有了整体的理解。然后你就会明白,你的愿望给了你肉体,有一个连接到你灵魂部分的通路。因为,如果这个改变必须在一个条件下移动,它变成了另一部分,因为,它想给另外5个生存的条件。它把自己显化为一个碳。有两个方向,你显化出你想成为的样子,在你想成为的地方,即使你是一样的。但与此同时,你总是与自己的创造的本质联系在一起。如果你把这个知识点扩展到另一个点,去理解质子,需要一个电子来证实它的存在,但去确认变得非常简单。它有一个连接,他可以决定通过的场体的长度。没有握手,这里没有身体。所以,它是太阳和地球。因为,通过对地球绕太阳旋转的确认,我们证实了太阳的存在。但是,是地球的灵魂与太阳的灵魂仍然有联系。人的肉体与人的灵魂也是如此,没有什么不同。甚至,人的灵魂的每一部分,包括肉体部分都有它自己的灵魂。这就是为什么在我解释的所有教导中,每个细胞都有一个灵魂。每个细胞都有一种情感。现在我们明白,我对肉体外貌的渴望,就是我的命令。因为这个意愿,我超过,我进入,我可以改变自己的位置作为碳的连接的一部分,把自己表现为一个碳。这允许另一个灵魂的实体拥有生命,或者我可以自己独立。但在那个场体,我仍然与其他灵魂互动,它们存在于原子结构中。现在你明白了。很简单,用科学的方式,我们可以解释一切事物,然后,这个原子的灵魂使其他原子的灵魂感到舒适,去创建任意你想要的分子。把名字改成太阳,人的名字,人的灵魂,去连接到中心的场强,并在另一个中显化它自己,于是它创造了一个肉身。所以,肉体部分的灵魂连接到更大的实体的灵魂,更大的场体。所以,每个细胞内的人的身体灵魂,都是需要的,在舒适的存在中,把它的知识传递给人的灵魂。人的灵魂集体进入,触动了母亲的灵魂。母亲灵魂接受,确认,并把它转移到肉体上,于是你就得到了孩子。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但我们从未被教导过。我在十二、十三岁的时候就解答了这个问题,而且,在二十岁的时候,一个大学的核能教授,却无法回答我。我想,“我知道的比你多,我是在浪费时间”这就是创造的现实。这就是为那些想要得到并且确认身体的运作方式的人,这是一种在我的愿望和我的灵魂之间的联接关系。很清楚。现在你明白了。现在,你理解了多少已经知道的灵魂的工作。但是,你从未被教导过。这很像,“我每天都吃煎饼,但我从来不知道怎么做的。”现在我知道了。我需要,面粉,我需要鸡蛋,一些牛奶和很多爱,来混合它。我尝了一下,我加了一点盐,我加了一点,以使它完全符合我的口味,这就是吃它的乐趣。现在,你可以吃东西,交流和享受,并且能够给其他人带来快乐。因为,你已经找到了与你的灵魂沟通的道路。“我的愿望就是我的命令。”现在你明白了。因为我知道访问,通过我的情感,那是我灵魂的提升,我的灵魂就是灯塔。但是,很多人会说,“为什么不今天就发生呢?我希望和平,但是”...你必须了解适应的原则。原则上,要准备好改变并能提升灵魂。正如我说过的,“许多和平运动来了,很多人都在大喊大叫。”但他们错过了煎饼的主要成分。它是爱。也就是给煎饼,米饭,面粉添加牛奶,正是需要它来满足我的灵魂。它给我一种身体上的愉悦,让我看到并享受我所创造的快乐。我喜欢创造和平,它是我的愿望,我的煎饼准备好被吃掉。这是我们必须理解的,不仅是相信自己,现在你需要理解自己。你需要理解人的灵魂,我们一直都有机会,但我们从来不知道,这是通往和平超市的大门。在每个货架上都有一个产品,享受,享受,享受。与别人的口味完全一样。它给你所有的快乐,成为和平的一部分。因为,在这个架子上我们只提供一件事。人类生命的超市就像其他超市的货架一样。和平意味着,“我得到了我所需要的。”和平意味着,“我付出,我不在乎我得到什么,因为我知道。我很高兴看到别人在提升。”这就是为什么在宪法中,“没有监禁,也没有死刑。”对于穿着制服的警察来说,这真是难以置信,这是一个甜蜜的梦。但是警察忘记了,我们已经到达了他的灵魂。他是在找工作,而他的工作就是提升他称之为“罪犯”的灵魂吗?教育他们,他们就不会成为罪犯。不要出于恐惧而教,要以快乐为教导。惩罚和恐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为,人的灵魂知道现实。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找到了方法。而且,改变数百万年的习惯需要时间。除非,我们今天决定,你仍然需要控制它,并对它负责。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和我们做的方式。和我们现在这么做的原因。我们将制造,我们将建造,我们继续生活,因为,仅仅因为我们拥有和平,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坐下来,并且可以创造...我们需要的食物甘斯的磁场。“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我坐在这里,身上就会得到脂肪。”但奇怪的是,大多数用甘斯作为食物的人,他们的体重很轻。因为他们发现了,身体找到了平衡,而且非常平静,他们是快乐的人。然后,“我该怎么办?”我要在这个星球上呆上一百年,两百年前。我不能在这里闲着啊。”人和其他人的互动性、社交性和个性是很强的。但问题是,当我们把你送到太空的时候,我们是否必须在那里建一个工厂,以便你有什么事可做吗?我们是否开一家面包店,你需要成为一个面包店的面包师,好让你有事情可做?或者我们的工作是,我们希望在太空中去创造这些巨大的,我们所谓的宇宙飞船?事实上,宇宙飞船的反应堆就在我们内部,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因为,我们决定了,我们想要坐着那个可见的反应堆的环。很接近,它是一个氢,或者作为氦的环的一部分。随着更多的小场体的到来和加入,我们把自己显化为碳。我随你怎么想。它的距离可以容纳更多的其他场体,这让我们能够显化自己。其他的场体越多,就成为我们生命的细胞,我们在空间维度上的肉体。你需要两个以上的反应堆去变成氦,我们需要4个以上的变成碳。另一个,是肾脏的工作,另一个是肝脏的工作,另一个是其他某些部位的工作,于是你变成了一个身体,以你想要的方式和地点去显化你自己。现在我们明白了。在我年轻的时候,我试着去了解人是如何了解自己的创造的世界的。我只明白一件事,我们缺乏(对创造的)了解。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理解,事物是如何以及在哪里被创造的。现在我们知道了。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如何创造,我们知道,通过创造,我们可以拥有我们喜欢的任何东西。然后,你明白,...的一部分,新宪法变得毫无意义,因为我不统治任何人,因为我拥有一切,没有人能统治我。那就没有王权了。我们越理解,我们就越能解决问题,生命的谜题。他们告诉我,“你为什么一直教导灵魂?”有足够多的铁的金属世界来继续进行。现在有足够的纳米技术,现在我们有很多凯史基金会的等离子体物理学家,他们比其他人懂得多,但最后,还是得回到场体,这又回到了等离子体条件的本质,它同时产生和吸收这些场体,这就导致了你、我,以及所有人的创造。在宇宙中创造的事物,是这些场体相互作用的一部分。现在你明白,你的愿望,是你身体的灵魂的部分,你一直都有...进入人的灵魂的通道,是你自己创造的整体的灵魂。然后问题就解决了。让我们祝愿,让我们,去到这个点,我们都付出,意愿,从我们的肉体灵魂中得到一份我们灵魂的礼物,他们的本质是整体,在很大程度上,如果我能解释使你理解,就像重力和惯性。地心引力来自地球中心,而惯性来自于地球物质的磁引力场的本质。但这两者的相互作用和存在,转化为物质,证实了地球的边界和实体。人的身体,和人的引力,也是如此。你把人的灵魂叫做“引力”,你称人的肉体的灵魂为“惯性”。地球有两个,它们之间整体的相互作用,决定这个行星的物理尺度。人也是如此。在总体上,惯性的愿望,确定了行星在太阳系中的存在和位置。现在你明白了。你们都是等离子物理学家,你们都成为了灵魂的大师。现在你理解了联接和交流。下一次,你意愿,它就成真,你不该说:“这是巧合!”你说:“我知道我的灵魂之路,为我找到正义和正确的道路,以使其他人允许我去接受。”我的灵魂比我和其他人的语言交流更快。有什么问题吗?

约翰:先生,早上好。我是约翰。这就是为什么在肉体中,我们需要很多能量,去改变,使一个元素变成另一个元素?不管是原子弹还是别的什么。如果我们使用等离子体,在等离子态中,我们需要很少的能量,只有我们灵魂的愿望,才能做这项工作。

凯史:在很多方面,是的。但我们必须明白。用等离子体工作,你决定等离子体的强度,在什么点,你想要改变你想要的能量。在这种物质状态,你就得付出很多,衡量它,你可能得到你想要的。你用物质场来工作,已经降低了(能量),或者你可以使用能量本身,它会给你恰当的点,和你想要的,没有浪费。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正如我所说的,"场体的转化"。如果你了解最后几项教义,“在宇宙中,任何事物的显化都是你所需要的。”记住,我曾经对你说过,“你把手放在你面前,你想要金子,你就会创造金子。”因为你创造了那样的场体强度。你不需要制造巨大的燃烧炉,为了生产,挖出这么多的洞,去攫取地球已经转化的东西,现在你可以自己做了,但你必须了解你的能量。你记得他们说过,“当弥赛亚到来的时候,它将变成流淌着蜜的土地。”现在是流淌蜜的时候了。你必须决定你想要哪种蜂蜜,你喜欢蜂蜜的颜色,你想要蜂蜜的味道。你是它的创造者。因为当你得到你所需要的,和平就会到来,你没有必要侵略其他地方,为了得到它,去制造战争,因为你现在可以拥有你所需要的一切。我之前说过,在不久的将来,去凯史基金会的网站,我们可视化地教你,给自己制造一台能制造水的机器,一台制造黄金的机器,一台制造铝的机器,然后你自己制造出你需要的任何东西。然后,机器理解你的情感,如果你真的需要黄金,你就会得到。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黄金的力量,你会拥有一座黄金房子,我认为你会比中央银行有更多的储备。我们认为机器应该是,大约一千到一千美元。你告诉我,“我想要一台黄金机器”我们可以去工厂建造它。所以,这就会没有对物质的渴望。渴望看到它给你带来的快乐,从场体中能得到什么。它给身体带来超脱,因为你可以制造任何东西,随心所欲。很快地,我们将邀请你到凯史基金会的工厂,买这些机器,获得这些机器,你喜欢什么就做什么,当你做完它后,把它拿回来。再为别人做另一个,谁会想出了更天才的方法,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为你和其他人所用。

博尼菲斯:你好,凯史先生。

凯史:是的??

博尼菲斯:谢谢,

凯史:我们听不到你的话,你掉线了。

瑞克:你需要把你的连接弄得更好些。

博尼菲斯:现在好点了吗?

凯史:是的。

博尼菲斯:好。我要感谢你详细讲解,肉体的灵魂,相对于人的灵魂。在你上完最后一课之后,我四处打听,而且,你知道,我被告知,一般来说,人体内大约有30万亿个细胞,这取决于你如何计算,事实上可能更多。所以,有很多小灵魂,决定身体的主源,我们知道它位于大脑内部。他们还报告说,超过两百亿个细胞,产生...虽然我的感觉是,这些,基本上是在从垂死的细胞中化,去产生的新细胞。还能听到吗?

瑞克:勉强可以,很难听清你所说的。但是我...我们在最后得到了要点。...关于某些东西...

博尼菲斯:好吧。好吧,

瑞克:...好像是转移过来或者什么东西。还不清楚。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你能重复说一下或修复你的连接吗?喂,你还在吗?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博尼菲斯:?

瑞克:??

博尼菲斯:?

瑞克:是的,?

博尼菲斯:你能听到我吗,瑞克?你能听到我吗?我现在能听到你的声音,是的。你有更好的吗?

博尼菲斯:好吧!我有,是的,我,我是。网络连接,但你知道,我想说的是,考虑到我们体内细胞的体积,我们有很多小灵魂,除了主源灵魂。事实上细胞每天都在不断死亡,每天数十亿,又新产生数十亿,但是我们,我们,我假设我们没有...这些小灵魂发生哪去了,是否转移到正在生产的新细胞中?...非常,非常...这很傻,因为我不知道,我猜的,我想知道,你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如果身体的一部分被切除了,这么说吧,你知道,如果有人在事故中失去了肢体,或者其他什么性质的东西,会发生什么呢?

凯史:我要更进一步,然后你回答我。或者其他人尝试,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分享知识。是吗?

博尼菲斯:好。

凯史:你有没有想过,当我们说,你已经“死了”,你会发生什么?我们把你放在一个盒子里,或者我们,不管我们怎么对待你,你分解了。这些小碎片的灵魂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躯体。现在你有这些肉体的小灵魂。比如说虫子吃了你。或者像传统的树叶一样,它们离开你,其他动物会吃掉你。你遗留的细胞的灵魂,不动了,停止了通信,和我所说的联接,是母亲灵魂创造了他们吗?现在,你吞噬了“小灵魂”,我这么叫它。现在你成为这个灵魂能量的一部分,因为现在你已经和那个吃了你的匹配了,灵魂层面。现在你有了两个之间的联系。最初创造你的那个,现在这一个是...部分控制了你。那么,他们会怎样呢?...动物吃了大量的肉体,现在有与整体灵魂的联系,它已经离开了身体。所以,它是否能够,灵魂的,你的灵魂,要改变动物的灵魂,不会再吃了,因为他有了你,你是其中的一部分,你是一个非常和平的人,你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你从来没有吃过,根据于你,一种生物,即使蔬菜也是活着的生命。现在,更进一步。你,你问的是被截肢的,你更进一步,我们消耗它,吃它,这意味着你被别的东西所消耗。我们的灵魂会发生什么?或者我们未来,成为一个场体捕食者,素食者说:“我不想吃动物。”当我们成为太空人,我们将不会碰触另一个灵魂,因为我们不想成为灵魂食用者。那时,正如我所说的,正如先知书中所写的那样,“块石头也有灵魂。”所以,在太空里,你什么也不能吃,你只要获得可用的,你就不会犯罪,你不该结束另一个生命。这就是我说的。如果你没有到达那个阶段,太空将会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你看着某样东西然后说,“我想知道那有多好吃?”在他们吃了你之前,你能吃多少个外星人?当你被另一个灵魂吞噬的时候,你的灵魂会发生什么?你想保持纯洁,“我不吃别的东西,我也不会被吃掉。”或者我们有新的生活方式?我们把新身体送入太空,没人能把它们吃掉?你觉得呢?

瑞克:嗯,首先,我想就这个条件说几句。这是一个有趣的事实,我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关于身体细胞的数量,你提到了万亿,万亿的细胞。而当他们统计这些细胞时,有百分之九十五的细胞,没有我们自己的DNA。有不同的细菌和病毒,还有其他的寄生虫,而它,正是构成我们身体的东西,甚至不是我们自己的DNA,只有百分之五的细胞,是我们自己的DNA。实际上,体重的百分之五之外是未知的DNA。我们体重的百分之九十五是它们自己的DNA。但是细胞的数量,当你统计出我们身体上的数万亿,然后是百分之九十五甚至不是我们自己的DNA,我们把它们叫做我们的细胞和我们的身体。当我们不是真的拥有...现在我们叫做...,所有的细菌,所有的,你知道的,不同的酶,身体部分的过程,是我们的吗?当我们说“我们”的时候,我们说的是我自己。“我们”是指灵魂吗?或者“我们”的意思是,所有这些小小的身体部件,你知道,它们会崩溃,最终成为蠕虫的食物,等等?

凯史:但别忘了,从一开始我们借用的部件,来自父亲和母亲。嗯?

瑞克:

凯史:如果你以这种方式看待它,我们从未有过开始。

瑞克:嗯,是,

凯史:你是其他场体的集合。这就是我们构造结构的方式。

瑞克:在那没有开始之前,两个人在一起,

凯史:哦,是的。它回到造物主那里。回到我们所说的上帝。然后回到亚当和夏娃,创造的开始。为它造两个的场,它给了一个,如果你回到造物主创造的起源,这是非常非常好的定义,如果你想把它翻译成“人”这个词的话,用人类的语言。造物主是如何创造的?但与此同时,一旦它创造了自我,它最终会怎样,成为别人的创造者吗?全体存在的起源是如何形成的,本质从0开始吗?有零点吗?或者,这些场他们自己的相互作用是如何发生的?导致了我们所看到的存在,在整个宇宙中的一个很小的尘埃,我们称之为“地球”。起源从何而来?什么是以及什么是起源点的部分?在宇宙社区教学中,这理论物理之一,就像我说的,人们会逐渐理解,“当你拥有一切的时候”,宇宙的科学家正在详细阐述。当你加入宇宙共同体时,这对人类是有益的。讨论的要点之一,在宇宙社区的世界里,是,那,我们是不是在造物主的场体里,他甚至还没有创造出来?我试着在第二本书中把它作为宇宙知识的一部分去教导。如果你把场体看成一个射线,看成一个奇点,我们所看到的宇宙,仍在造物主的奇点场体范围以内。他还没有创造。它自身场体内部内在的摩擦力,导致了单极的创造。你必须去了解宇宙社区世界和单极,有很多沟通,有很多了解,有很多工作。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我能向你们解释,因为当我们进入维度,是很好地理解了那一边正在发生的部分,正如我们所说,“这个星球上的生命之幕”。我说的就是这个。这是创造的光线,或者是造物主的全部。造物主已经分裂并建立了另一个部分,我们称其为它自己的"后代",即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已经创造了“引力”和“磁力”,你喜欢这样称呼它吗?而这两种创造物的场体的相互作用,创造了它。摩擦,这导致了新宇宙(?)的诞生?或者,更符合逻辑的是,我们仍然在造物主的整体中,以及造物主的各个场体的相互作用,创造了,我们称之为“宇宙”的创造,作为一个新宇宙?然后它会让你得到这样一个理解:就是;造物主是在追逐自己的尾巴吗?

瑞克:是的。

凯史:和交互。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谢谢你凯史先生。

凯史:我们得到了帮助。

瑞克:宇宙最大的问题。

凯史:但是我们在宇宙中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人类无法理解。重点是,在另一个宇宙知识的哲学中,我们说某些事情很简单:造物主是直的还是圆的?第一种理论,生命从内部开始,除非我们是内部结构的一部分,不符合这个(理论)。它更证实了这一点。宇宙通过灵魂的提升,为了理解造物的本质,他们会说,他们详细阐述,摩擦的产生...如果你读第2或第3本书,我用一种非常非常隐晦的方式解释了这一点,因为我,那时我无法向人解释。这些场体的相互作用,如果愿意,你看到了什么?然后你看到了这个产物,循环进出,是这些互动的相互作用,导致了,星系和其他的创造,这就是我所画的,精确的造物主的结构?“我用自己的形象塑造了人。”宇宙的信息非常简单。你已经用一种很好的方式来学习了宇宙的知识。现在,在书中,你可以回去看,“哦,它在那里!”但知识是隐藏的,人类将慢慢地解开它。但什么是,我们所说的,你知道他们说,我们看到,当智力和知识大量提升的时代,像在埃及时代,一切都是...劳动者之间没有区别,并且有足够的时间来阐述和理解,并且能进行哲学思考,这就是与宇宙社区思想对齐的时候。因为,他们拥有他们想要的一切。有些人可能想要理解,“造物主在哪里?我们是造物主的哪一部分?”而这已经持续了几十亿年。有时,我们听到造物主的声音。你不是听到声音,我们是感受到创造的本质。但是,在宇宙的神学中,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是谁在看,神在做什么?是他这个人,还是他?或者,我们通过他看到的,我们看到独一的宇宙 ?或者是宇宙整体?向宇宙社区的的思想看齐,非常简单。你知道,你短途旅行到地球的边缘,他们玩游戏,他们短途旅行到宇宙边缘,想要找到造物主的边界。而且,还没有人到达。但是,哪一部分才是呢?它还是单向的,还是循环的?它是射线的形状,还是它变成了等离子体,它创造了它自己内在的生命?我建立了一个系统,来复制造物主的结构。它很神奇,很有效。所以我们很清楚造物主,是它的场体,导致了宇宙的诞生。这个系统现在在意大利使用。我从对Unicos的工作的理解中得到它,我建造了它,它在意大利被使用,我很想看看它是会带来什么。因为他们在寻找别的东西,但我用它来证实了另外的东西。我反复地做了这个结构。我重复了这个结构,即整个结构,成为造物者的整体。通过它的运动,可以改变它的整体环境。这意味着我可以和造物主联系。因为我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生命的本质,创造的本质,是非常简单的。人类正处于寻找灵魂的困境中,宇宙共同体正试图寻找造物主的灵魂。我们失去了物理,就像我们在这个星球上所拥有的一样。阐述造物主是什么,就像我说的,其中一个问题,也就是说,总是坐在桌子上讨论,“是我们内在的造物主,与我们坐在一起,正在观察着我们的提升,因为我们快要崩溃了,他是什么,他是谁,他是什么,他在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而不是让我们发现他吗?但正如我所说,谁来观察造物主的存在呢?然后还是用别的东西来证实它的存在?那么他是造物主吗?或者从内部看它的外部?以一种非常隐蔽的方式,在我的许多教导中,我指的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词。这实际上来自于宇宙的知识。因为我知道,我明白,但很难向人们解释清楚。他们说宇宙每小时膨胀一百万平方公里。但是,如果宇宙就在自己的空间,宇宙无法膨胀,不是去扩展。但它膨胀成什么呢?它扩展到另一个宇宙,或者是在维度上扩展造物主的场体?是造物主的结构,变成了另外三十三亿的细胞吗?然后,造物主的灵魂,创造了,你所谓的“造物主它自身”?它是按照它自身的形象创造了它自己吗?但我们仍然认为牛也有灵魂。那么,上帝是如何以牛或鱼的形象塑造自己的呢?并不意味着这是人,因为他不能说话。或者,哲学,宇宙共同体的智慧是,“让我们找到他。”“让我们了解他,让我们感谢他为我们创造了时间。”宇宙的哲学家们有几十万年的历史。他们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没有人能够回答,要到达造物主的边界,看看他是一个箭头还是一个等离子体的结构?我们认为,我们认为,这两者兼而有之。虽然它在运动,在进化,但他在里面运动什么呢?而它的起源在哪里?哪里是原点,创造者的起源是什么,我们是谁?我很乐意带你们去参加一个我称之为“造物主”的讨论。你会感到困惑,因为有太多的知识,在某种程度上,一种知识试图否定另一种知识,那不再是,但是如果我们给你这个(知识),你可以接受吗?不是说我们知道我们是智者,我们更聪明。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教学的方式。但问题是,我们是造物主三百三十亿结构中的哪一部分?你以为你解决了这个问题吗?现在,在你的板子(纳米板?)里还有一个。然后你会发现,找到你的灵魂变得很容易,因为现在你有一个更大的问题要解决,现在找到了造物主的灵魂。他无法找到他的身体。

阿门:这是一个很好的挑战。

凯史:,我的上帝!我已经忙了几十亿年了。总有一天我会给你答案。但是,当你移动门槛的时候,进入更高层次的理解中,然后,这使得理解低层事物更容易,因为你现在必须达到新的理解,你,解决底部的问题更容易。现在,我提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为了,就像我说的,“将人类带入太空,与他人平等,你不会成为下属。”现在,你了解了人类生命帷幕之外的一些东西,在宇宙共同体和其他领域,然后找到人类的灵魂,操作就变得简单了。因为,今天的门槛提高了一点。如果你正忙着用纳米涂层机,你会很受欢迎的。因为你还得进步。但如果你已经了解了灵魂的运作,现在明白了造物主灵魂的运作。我们是哪一部分?我们真的那么重要吗?即使我们是太阳系里的一粒尘埃,在银河系和单一宇宙中,我们甚至认为自己很强大,我们实际上是像老鼠,很小的小东西。但是,我们的灵魂是否大到能够达到并触及造物主的灵魂?因为,由于我们的存在,我们证实了肉体的存在,造物主的存在。回到原子,电子和质子。那个小电子证实了存在和连接,证实了质子的灵魂,它可以把所有东西都维持在一起。所以,造物主是否需要我们作为我们的灵魂来确认他的存在的物理维度,我们是其中的一部分?请允许我这么说,我们是,肾脏细胞组织上的小肌肉,我们没有意识到,如果我们现在移动,如果采取错误的行动,整个身体都会经历痛苦,身体也会受损。因此,它回到在联合国萨阿迪的诗人。 ? ? ?也就是说,我们都是通过一个细胞,通过一个身体制造的。这个身体是造物主身体的一部分。我们不只是宇宙空间的尘埃。我们的灵魂承载着他的灵魂。保佑他的名字。

克劳斯:凯史先生你好。这是来自奥地利的克劳斯 2。大家好,能听到我说话吗?

凯史:是的。

克劳斯:我们昨天在医学教学中讨论过,在吉米和丽莎开始一个教育项目之前,为了更接近我们的灵魂,我把它们叫做,“连接宇宙”。周一下午,我们将开始,并为整个社区带来一些知识。

凯史:非常感谢。

克劳斯:好的。

凯史:教育人的灵魂,和对他自身存在的理解,是进入宇宙社区的基础。

克劳斯:是的。

凯史:非常感谢。

瑞克:这也是在凯史等离子体反应器组合中出现的,这是...昨天晚上,或者昨天,你看到它。我们甚至有一个与刚才的图很相似的图,在一个实体的核心与另一个实体的核心之间的相互作用下,我看到与表面层之间的反作用,就像我说的肉体的相互作用。我把它比之于,有时候,当人们见面时,他们可能会看一个人的衣服,或者他们身体的形状,或者只是那个人的一些表面的东西,也许可以根据这些来判断这个人。然而,另一个人可能只是直视他们的眼睛并与他们保持联系,可能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衣服或身体的形状。因为它们在不同的层面上相互作用。我们只是在谈论不同程次的人类,倾向于,陷入,在你提到之前,凯史先生,在物质水平,纳米水平,甘斯水平,以及等离子水平,最终变成了“等离子体操作者”,到那个时候,当你对这些等离子态的场体有更多的控制时,你就会在场体基础上而不是肉体基础上相互作用。所以,我们似乎有不同的层次,这是真的吗,人们倾向于陷入不同的层次?那么,这些水平的绝对值在哪里?我们可以任意直接联系,从这些级别的任何一个方面,我们都能保持直接联系吗?从我们内部的本源和环境中的本源,而不是通过每个层次的传递来达到更高的水平?有可能采取直接的方法吗?本质上成为绝对的,成为神?

凯史:有一种思想流派,这是一条线的...我们所说的“探讨”。有一条理解的线索,在大宇宙的结构中,作为射线或等离子体的一部分,你可以在任意方向看到它。我们感觉到振动,我们感觉到场体,相信是造物主的振动,它是造物主的场体。在某种程度上,它来自于它内部的相互作用。我们不会说,你制造传感器来聆听,我们试图通过我们的灵魂来感知它。也就是说,你必须深入到等离子体的强度。你会发现,在宇宙社区的世界或我们,我们已经被托管,但仍然是宇宙社区进程的一部分,在打开了越来越多的了解自己的创造的过程中。我可以这样解释,这是更简单的方法。如果你看这个,在那个时刻,有知识理解的人这是他的灵魂的力量。在宇宙社区中,在理解的强度上,我们也许可能到达这一步。根据人类的说法,这是数十亿年的工作。因为我们可以打开更强的场体来理解更多,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感觉到,它是灵魂的振动,如果你喜欢这么叫它。一个噪音,一个场体,它是一种感觉,那样可以洞察我们所说的“造物主的感觉”。这并不意味着人不能听见它,但我们没有,我们从来没有理解。它就像是风一样的声音。

瑞克:这就是我们昨晚做的图表,它几乎可以精确地描述它,我们有,某人画的螺旋线,之前我们研究讨论了螺旋的外部,之前你已经讨论过,你知道,这是螺旋外部不同的射线,接着还有,在螺旋的更外面的部分。但后来,这个想法出现了,那关于这个的联接呢?这基本上就是主源,主源的连接。使我们可以知觉,使我们有感觉,两个存在之间的感觉,或者在人们所谓的“上帝”和自己之间,因此...这是更直接的事情。我们是否只能感觉到螺旋的外面的部分,或者,我们是否接可以更接近核心?

凯史:我们,我们没有,我们迷失了。我们没有变得更加...敏感是错误的方法,错误的用词。我们没有更多地成为我们的更高强度的意识。我们需要成为更高强度的意识。我们,如果你回到教学,回到你今天展示的照片上。我们并没有创造一个条件去成为不同的,但是,我们创造了一个条件,它很高兴能赢得这个条件,将会获得其他位置,并与之共存。不是统治,而是更多的生活在其中,“我感觉很好。”所以,灵魂并不在乎我们能走多远,去了解更多。好吧,来了解造物主的灵魂吧,我们的灵魂离它有多近?或者我们通过肉体的方式,我们有情感,我们可以与灵魂接触,因为在身体上的肉体灵魂是一样的强度。在我们的灵魂中,我们有这样的能力吗?我们可以接触到它,去看到造物主的美丽?人类现在拥有我们更多的教导,提升了理解的水平。很快,你们中的许多人就会了解并看到你们自己的灵魂,因为现在还没有走得那么远。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尝试不同的方法,他们看到了(现象),他们却无法相信这一事实,但现在他们走错了路,他们试图看到物理表现,他们可以重复,但不奏效,或者它只是最后才发生。从不着眼于去确认,在那里去确认其他的存在。“我希望得到新外套,而新外套来了,但我并不想要它,你为了得到新外套注入了如此多的爱,我想要成为一个给予别人温暖的外套,能让我在朋友面前炫耀,“我有一件新外套。”我们要寻找哪一个?现在我们提高了门槛。许多人,你们中的许多人将开始了解你灵魂的力量。而那些是将会开始影响世界领导人的人,并将走上和平之路。少部分人已经开始,但我看到他们偏离了目标。因为他们不能相信他们所做的和他们所看到的。但就像我说的,“当你开始关注一个物理构象的时候,你就输掉了比赛。”回到零点。这就是它的样子。这就是你剥香蕉的方法,实际上你不是吃掉它,而是理解它给你的是什么东西。你不能再剥掉更多的东西,因为你必须付出更多。就像我说过很多次,“我要演奏很多曲子来适应很多人的耳朵,使他们都能拥有他们生活中的甜蜜梦想吗?”我们生产,建立工厂来制造肉体可以接受的东西。我们教学,因为有些人喜欢接受它,他们自己做。我们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来获得关于人类灵魂的信息。因为人已经失去了信任,甚至失去了自己的耳朵。我们是怎么说的?“我甚至不能相信我的眼睛。”“它发生了,我意愿它,它就在那里了。”停下来,站着别动,这就意味着它不是一个愿望。它给我显示了,我可以接近我的灵魂,但你不能伤害它。因为你从自己身上拿走了。试一试,试着用你的愿望去伤害别人,你会看到你如何被它打败的。在你,无论什么,当没有得到你想要的,是另一种惩罚。你会发现它毫无用处,“我喜欢看你喜欢什么。”就像母亲说的,“你想要什么,你想今天吃什么?”然后她去商店,给你带来你想要的东西。就像我说的,“我们必须成为母亲去服务。”如果男人知道女人有多漂亮,男人永远不会做对女人做的那些(伤害)的事情。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爱女人了。女人是,她们是创造的本质。在每一种形式中,她们都带着灵魂,因为她们是创造者。有一天,她们创造了生命中的某一点,然后,创造成为生命的本质。它是创造的美。不是男创造的,是女人。有时我说,“恐怕我们所说的下一个先知,会是一个女人。”但是,在宇宙共同体的创造中有着非常深刻的本质。造物主是一个女人,女性,一个制造者吗?是这个形成了宇宙。在许多迹象中,它看起来是肯定的。那是为了在我们足够成熟的时候去理解的。

瑞克:正如我昨晚在等离子体小组中提到的,蒙特利尔市长,刚刚当选,是380年来第一位女性,在加拿大魁北克省,有几个城镇的市长,刚刚举行了选举,他们投票给妇女,对城镇的市长们来说,这是整个政治舞台的革命,他们说这是50年来最大的政治问题。

凯史:他们说第二大权势女性在奥地利,最具影响力的奥地利人。在总统之后,将会是一个女人,比你所称的“首相”或者你所说的“议长”更有权势吗?它不是一个女人,它是一种造物的功能,它是造物的灵魂去无条件地给予男人或我们所说的,我们结构的一部分,可能会带来她们所需要的,以便能够证明她们是慷慨的以及她们可以是创造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为了表明她们是善良的,她们是给予者和创造者,她们需要我们来证实她们的存在。一个人不能没有另一个,如果什么都没有,一个女人怎么能表现出她的爱和她的创造呢?但是...这是一种非常,非常美丽的生命游戏。

瑞克:加拿大也为维持和平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特别是要让更多的妇女参与到维持和平的角色中来,去防止一些暴行和虐待,你知道,诸如强奸,虐待,性骚扰等等,那些人是护理人员,而那是在战场上保护护理人员的,也可以说,在军事区。所以,这也是一种全新的哲学,同时,加拿大恢复了正常的维和部队,他们中的一些人实际上已经被起诉了,等等,因为在战场上有过犯罪行为,他们在过去的几年里意识到这一点,现在想要制止,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能容忍所有有关各方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且这是...

凯史:我认为你的新总理改变了很多证据。

瑞克:是的,而且他现在也遇到了一些大麻烦,因为有1300万份文件泄露出来,这牵涉到世界上所有的富人,他们如何把钱藏起来,避免税收,包括...这个人为我们总理的政党提供资金,他们拼尽全力赢得了上次选举。他碰巧是加拿大最富有的人之一,而他也卷入了这场混乱。

凯史:是的,但你必须意识到,如果你回到上世纪80年代,甚至现在,政府刺激人们藏钱,

瑞克:好吧,

凯史:如果你看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凯史:在新的任务中,没有货币地位。(目前)政府的结构是,你工作,我拿走了你挣得的70%,去养一个有2000名保镖的总统。这是目前意大利的讨论。在意大利,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讨论,为什么我们要创造这个位置?总统,他需要2000名员工。所以,这2000名员工需要支付。他们支付所有人5位数,6位数的工资,钱从哪里来?你工作,你得付我2000年的费用。

凯史:这是,

瑞克:我刚做了一个粗略的计算,这些人囤积了多少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它大致相当于平均债务,加拿大人的平均收入是3040万美元,仅仅是他们的个人债务,更不用说另一个了,你知道,只是他们的个人债务。因此,我们不会有个人债务利息,因此,作为一个普通的加拿大人,有很多钱是为了支付你所拥有的债务的利息,特别是如果你是学生,学生债务,那可能已经被消除了,如果资金适当地投入到税收系统中,为所有这些事情买单。有趣的是,现在,也许我们在讨论,也许,昨天晚上在讨论,金字塔的顶部现在已经破裂了,到处都是碎片,

凯史:即使我告诉你,从你的灵魂中赞美所有这些人,他们正在打开它,左右和中间。这些税收,最大的避税天堂之一,会逐渐被置于压力之下,在中东,在阿联酋。

瑞克:嗯-嗯哼

凯史:而且,正如我之前所说,有人偷钱到迪拜,变成避税天堂。而且,我不认为世界各国政府迟早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很多事情正在发生,瑞士关闭了,但他们总会找到办法,但,我总是说,如果你去政府,你经营一家企业,你去对政府说,“我是个成功的人,我不想付百分之五十,我准备支付20%的钱,明年我可以把它扩大,我的20%会比今年的20%多出两倍或30%,然后我可以给我的工人,让他们消费,他们会创造工作机会。”这是我们对银行系统崩溃的讨论,四到五年前,我向银行家们解释过,我和世界银行的人开了个会,我说:“愚蠢的是,你是在为银行付钱,是出于什么原因?”“你把钱给那些有抵押贷款的人,现在他们转手…把你的钱交给了银行,银行已经收到了。该案例是抵押品。银行是免费的,它有钱做它喜欢做的事,或者它偿还债务,不管他们损失什么,都只是电脑上的数字。但是,现在这个抵押贷款的人,付钱给他们,他每月支付200 - 300 - 500美元的抵押贷款,现在他还在赚钱,可以去创造,去购物,去购买,然后,这就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和新的经济。这对计划它的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他们...问题是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我正在为凯史基金会的银行业务做准备。我们必须完全不同,我们不需要依赖目前的银行体系,为了能够改变控制,因为如果你没有一张卡,你就不能收到。但是,我们有技术,我们有理解,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用不同的方式,甚至是我们的,我们所建立的,作为我们的身份证,银行卡,将不需要,我们不需要,如果我们能保证,任何人来说:“我有一百万,无论是什么,宇宙理事会点数或金钱,你能付给我吗?”我为他生产一千吨黄金。我们正在研究国际通信银行业务,不需要融资,这是最简单的方法之一,你要支付,我来担保,我把Visa卡,变成宇宙卡。任何人都可以花钱,任何人来找我说,“我是制造商,我需要钱来扩大销售”,我说,“好吧,你要多少金币,你想要什么材料作为支付,使你可以在市场上销售?”我们可以生产它,这就是方式,在这里,这是,你阅读的宇宙理事会的宪法中有很多隐藏的信息。所以,它会改变我们的位置吗?它会的,这是一个巨大的举动,我不需要世界银行来确认,我不需要注册一个银行,因为我们是一个快乐的提供者,我们提供,有人来找我们,“我们说:你喜欢什么?有形的钱,货币,无论你喜欢什么。”我刚才说的,几个小时前,新的凯史基金会工厂出现了,他们都在销售材料,生产;黄金、白银。我们给你完整的配方,你买一台能生产黄金的机器,然后你对我说:“我要生产一公斤,两公斤的机器。我需要每天生产50克黄金的机器。”但问题是其他人都在生产黄金。我们建立知识的方式和带来知识的方式使现行货币制度过时,没有人需要犯罪,为了避税把钱藏起来。政府的政策促使人们把钱藏起来,欧盟,大多数欧洲国家收入的百分之二十八到百分之三十是黑色的,否则他们无法生存,高达60%70%的税。当你衡量你的增值税时,你对燃料和其他所有东西都要交税,实际上,你以为你在花钱,但你的一生,你所做的一切,大约百分之二十是现实的,我们可以从中受益,剩下的80%都是税收。你在意大利工作2000欧元一个月,他们付给你钱。你需要支付800-900欧元的税,最终得到1200。你每月支付200美元的燃料,160,140欧元或50欧元,这是又一次上税。所以你现在付了,940欧元。你去买衣服,你要支付20%的税。所以,平均而言,你要为另外的消费支付20%的税。所以,假设你的收入是2000欧元,你事实上得到1000欧元,另外你还得为剩下的1000欧元上缴2 - 300的税。我为700欧元工作是否值得?但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不能活下去。但是,我现在给你700欧元,你不需要浪费你的时间,你不需要在工厂里工作来制造枪支和子弹去杀死其他人。一个家伙说:“我更喜欢在凯史基金会的工厂工作,它在哪里?”“我现在想要工作。”你必须明白,这是一种方式,它的美妙之处在于,正如我所说,“我们有技术,我们知道如何做,我们用意愿和灵魂去做它。”他再也不是我们中的一员了。这是我为各国政府创造的问题。不会因为砍掉蛇的一个头,它便在某个地方死去。这条蛇已经有几百万个头了,问题最大的是,配偶、妻子、丈夫、儿子、弟兄与这些人关系密切的人,已经被基金会感动并构建了它。世界领导人之一的妻子是...实际上,是凯史基金会最大的支持者。因为他们看到了它,他们使用了它,他们曾经有痛苦,他们不能做任何事情。它做到了。它需要,他们影响了丈夫的决定。“我希望看到这一点得到支持。”你知道,妻子在丈夫身上有很大的权力。相同的操作。我们必须证明,我们可以提供另一种选择,无条件的、有效的东西。所以,如果我能工作2小时,3小时,10小时,一周,而且我做得很好,我打扫街道。就在我们开始之前,卡洛琳说,“谢谢你,梅兰。”因为我在家里做任何事。我喜欢做,因为它给我快乐对我的伴侣来说,它给我的孩子带来快乐,它给我带来快乐,我能看到他们的快乐。我做饭,我洗衣服,我做园艺,我什么都做。他们告诉我,“你不应该做这些事情。”为什么不呢?否则他们的生命就被浪费了。这是我们做事情的乐趣。我每天花20个小时,支持基金会的工作,以使更多的人通过他们的灵魂受到教育,也通过新的知识,提高了他们的理解能力,他们不需要花费一万,五千,几十万的费用,他们可以用笔,用一块贴片来完成。他们怎么判我,无所谓,那些人在做这件事,这才是最重要的。我永远不会成为十字架上的基督,也不会有国王把我钉在十字架上。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你们都在做,现在就站起来,去做,你知道你对自己的工作很有信心。去了解灵魂,然后,当你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你可以改变一切。然后,当你读到《人类的新宪法》,它可以全部实现。我赋予它生命,我可以做到。回到我在10年、5年、8年前的一些教学,我说,有人从世界权威那里打电话给我说,“不要这样做,你不能这么说。”现在,我们到了不需要庇护的地步,我们可以更进一步,用新的太空技术,我们将会释放它发展的方式。你不需要为了每年3000美元,住在纽约市中心,3000美元一个月,你要支付2000的租金和税收,扣除每样东西的消费税,你最终得到500美元,而每天为了生活,花费10,15美元,你搬到森林里,你创造你自己的地方,如果老板需要你,我可以在网上做,我可以早上在那里,晚上回去。在非洲的野外,有3000美元,我就很享受。我在一个非洲国家的避税天堂登记,我的交的税是我在纽约做这项工作的20%。这一切都是最现实的部分。你不知道,今年有多少人不愿意为供暖付费,或者支付很少,30%40% ?数以百万计的人已经制造了MaGrav系统和新的电力系统。最近,政府办公室给凯史基金会打电话,“我们需要你为政府部门生产的电力单元,因为我们测试的那些已经显示了50,60,80%的电量节省。现在我们正与各国政府携手合作。它是你带来的。是你,你的知识,你的工作,正在改变平衡。当我收到政府要求我们进入的文本时,他们想要更多的系统。现在,我对许多凯史基金会的人说,“我们要被国有化”。我们不告诉人们我们在哪里建立,无论哪里,但最可能的,可能是一些凯史基金会的工厂,在未来的时间里,将会是国民的,因为它是国家的资产。但是,因为我们教学,你可以国有化,因为我们属于你。然后,你的灵魂是自由的,你不需要隐藏钱,他们能找到你,然后你可以购买,不管它是什么东西。我们必须改变,这是本质。当你的灵魂清晰,当你的灵魂了解它的工作,你就会,你会进化,提升去理解更多,然后你可以和其他人分享。当你是一名医生,你在那里去支持,帮助,改变人的痛苦。当你了解了灵魂的工作,你就能看到,你可以改变很多。你教别人,他们可以自己做。你成为灵魂。你变成了医生。你成为了教育者,这就是所有的目的。政府刺激偷窃。他们鼓励偷窃,因为法律没有任何意义。如果政府说"最大的税用于什么什么..."如果你在基金会的授权下,最初的凯史基金会,在凯史基金会的精神中,基本上凯史基金会,它会说,“19%用于支持每件事情”。因为,20%我准备保留,因为它提供了其他的东西,但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六十,我还没有准备好免费。因为,我在为什么工作?生命变成了银行的奴隶。现在有了新的系统,我们教你,我们给你,我们为你开发了它。你不需要花钱买暖气,你不需要付电费,你不需要付水费,你不需要为食物付钱,你不需要为很多事情付出代价。燃料是完全免费的,因为你可以使用新的MaGrav系统,发展到后来,瞧!谁还要给你交税?现在他们对你的呼吸征税。你呼吸的空气将被征税。但是,另一方面,正如我一直说的,我们回去,“我准备去工作,10小时,作为一名教师,这是我的专业,这是我的专长,因为学校教育孩子。“剩下的30个小时,我做我喜欢做的事,但我知道我在某个方面会给别人带来好处。”你两样都做。你去商店,你想要得到报酬,在你的账户上使用新的凯史基金会货币。我们付钱,我们知识丰富,现金充裕,我们将用黄金支付,你想要什么就买什么吧。它的美妙之处在于,你们很多人都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所以...再没有一个人需要成为百万富翁了!问题是,最大的问题是,所有这些世界领导人都生病了。所有这些世界领导人都有一个问题。一半的政府官员生病了。他们一直都是最好的医生。别忘了三年前,我们从梵蒂冈向教皇施压。他们尝试一切。直到他们建立了凯史基金会系统,我们看到教皇走在市场上。我,阿曼和马可,一个周末,为他的教皇地位建立一个系统,我们实现了它。阿曼,你在吗?或者他睡着了?

阿曼:是的,凯史先生,我在这里。

凯史:你记得建立系统吗?

阿曼:是的,我们实际上建立了四个系统。

凯史:是最强大的,

阿曼:有四个。

凯史:是的。周末,我又回到了罗马,周一早上。是吗?

阿曼:正确,凯史先生。

凯史:最强大的

阿曼:没有他

凯史:你说什么?

阿曼:和马可。

凯史:和马可?我们三个。实际上,阿曼和马可做了大部分工作。我只是说我需要这个。星期六,星期天在巴莱塔,深夜,系统准备好了,5点去罗马。即使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也需要凯史基金会的帮助。医疗应用,健康应用,更好地改善。这就是我们,我们支持,不管地位和条件。我可以给你们一些世界领导人的数字,世界上最顶尖的人都用过这个基金会的产品。我们保持沉默,但同时,我们也在那里,那些支持我们发展和进步的人。了解你灵魂的工作,你已经远离了肉体,然后我们进入下一阶段。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好吗?将近1点钟了,我们已经将近四个小时了。非常感谢。

瑞克:好的,凯史先生。

凯史:我希望我们相信自己意愿的力量,愿望是一个关键,一个通道,一个通往我们灵魂的途径,就像我说的,“当你到达一个新的目的地,你看到它的美好,你希望在那里,你的身体获得以它的形式...百万年来进化,从那时起,就在愿望的那一刻,因为现在你有了它,你复制它。现在你更了解它是如何做到的了。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演讲。我希望我们能在未来的时间里互相学习,但是我们仍然在建造工厂,我们仍然在做任何事情,直到我们教育了整个人类和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非常感谢。

阿曼:谢谢你,

瑞克:好的。

凯史:谢谢你的美丽的花。他们都有一个能量单元系统。

瑞克:我想弗林特也会播放一些音乐,以作为结束。197次知识探寻求者教学,2017119(星期四)。和往常一样,谢谢大家的参与。弗林特,结束直播。

 資料來源:http://www.gooo8.com/a/jiaoxuefanyi/zhishixunqiuzhe/20171110/967.html

  ©2015-2017 深圳市凯史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06047597-1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