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四个屋子(1)

 

迈克闲散的走在路上,比这个旅途之前的任何时候感觉都要好。他的私人定制新衣和战斗装备真是天作之合,似乎本就属于这个伟大的地方。他对周围的环境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尽管实际上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同的屋子度过的,他在路上的旅途似乎不知怎的已对他稀松平常了。他开始认得事物的气味和它们的样子。就好像迈克以前的人生开始褪去,而这个有着不寻常特征的新地方已开始成为他的家。另外,迈克一直感到他“记得”这些事情,尽管他意识上知道的更好,因为他以前从没来过这个地方。

 

迈克还有着对新力量的敏锐感觉。他实际上觉得他似乎属于这个地方。他知道这个感觉很多都是来自最近在绿色之屋中的经历,而他每次想起绿色时都会哈哈笑。当他在走的时候,他反思他在那儿的时候真的是进入了一个新层次。还会有什么呢?他只经历七个屋子中的三个,他在想还有什么样的课程在等待着他。

 

在他后面有一个声音。

 

迈克下意识的闪电般转身,摆出防御姿势。甚至他自己都惊讶他的反应是多么的本能。他发现自己身体前倾,手里握着他精美的真理之剑的华丽剑柄。是他的想象,还是剑柄真的在振动?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耳朵上,并像雕像一样的站着,时刻等待着跃入某个未知但完美的行动中。

 

什么动静也没有。

 

可能是风,但迈克注意到周围的树上没有叶子在飘动。保持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只转动眼睛,迈克扫描了这片区域。他在这里有着好敏锐的目光啊!他不记得在之前的道路上曾有这样的敏锐度。这就好像是有人点亮了以前并不在那儿的明亮的光。

 

迈克把他的注意力焦点从耳朵转到了眼睛,缓慢的扫描了视野中每个大石和崖壁。

 

啥也没有。

 

迈克开始意识到尽管在这个新发现的有着七彩屋子的乡下感觉很舒服,但这对他仍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在生理之屋他梦境中鲜明呈现的暗影可能仍在这儿。他必须得小心。奇怪的是,迈克没感到害怕。他仍保持着不动,静观,把他的感观延伸到极限。

 

在这个高度的觉察状态中,迈克发现他的一些新能力。尽管他既看不见也听不见任何异常,但他就是感觉到有东西在那儿。在他的灵魂中有一种不适感——有一种对危险感和对他存在的警告,然而…

 

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慢慢的,他转身继续在阳光中赶路,他的脑袋不时的左右转转好听到身后的声音,以尽早发现异常。在继续走时,他又开始思索这个谜题。它会是什么呢?在这个充满了如此多的愛和灵性发现的地方,这样一个黑暗的实体怎么能够存在?而它为什么又要追踪他?为什么天使们都不愿意谈及它?它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迷,但迈克感到了预警,而他不再会让这个邪恶黑暗的家伙偷偷靠近他。他继续保持警惕,让对危险的警觉常在。

 

迈克一直走到了下午。随着黄昏临近而下一个屋子还没有出现,迈克停下了他轻快的脚步,转身看着他走过的路,并慢慢的拿出地图。他继续扫描他后面的区域好觉察动静。他看到他珍贵的地图又活跃了时候松了一口气,而它又显示出了他所处境况的“当下”。你在这小点如往常一样显现,在小点周围区域的边缘就是下一个屋子。拐个弯就到。迈克笑了,收起地图继续走。

 

到下一个屋子的旅途几乎花费了一天。迈克意识到屋子之间的距离正好足够远好需要一个人花点努力才能到达,但也并不需要你在荒野中过夜。迈克很高兴这点。他感到有点累了并知道这并不全部是因为走路。几个小时的警觉状态也消耗了他很多能量。

 

在那个神秘的黄昏时刻,一切似乎都披上了同样的暖色。当他转过路上的弯时迈克看见了下一个屋子。尽管周围的一切都在夕阳中映出橙色和红色,但这个乡村别墅式的屋子却似乎闪耀着纯紫的色彩,好像环境对它没有任何影响。迈克停下并惊叹的瞪大着眼睛。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颜色!这紫色既强烈,又宁静,有具有力量。他感到这个建筑整体都是透明的,是以某种方式从内部照亮的。他继续前进,谨记停下太久是不谨慎的,即使是目的地就在安全距离之内。

 

在这个美丽的地方,迈克只是初尝到了即将到来的事情,因为当天使出现在门口接他时,他无法说话了。他从未注视过一位如此美丽的存有!他几乎觉得他应该为了尊敬他眼前的景象而跪下。发生了什么?他眼睛里的颜色感受器不知何故增强了?他不记得自己曾见过这样的颜色!他安静的站在那里敬畏着这景象,就像是小孩第一次看见日落,想着是否有魔法在其中。然后他听到了声音——噢,多美的声音!

 

在深深的宁静中似乎流出了丝滑的嗓音,平静着承载它振动的每一缕空气——这显然是女性的声音!

 

“你好啊,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清澈的声音说。“你是被期待的。”

 

迈克惊呆了啥也没说。他甚至没有一个连续的思想让天使阅读!他呆懵了。他觉察到他停止了呼吸。她笑着并继续到。

 

“我并不比绿色更加女性,迈克尔。天使是没有性别的,但他们都同时拥有你们所有生理性别的属性。我的音容只为了你在这个屋子里的舒适而方便示现的。”

 

迈克几乎完全不懂紫色在说什么。他现在能呼吸了,但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尝试了,但被承载着他话语的结巴声音给尴尬了。

 

“你真是一个相当的奇景啊!”他不仅结巴的说出了这话,也知道这是一个愚蠢至极的招呼。怎么就对如此美丽的存有说出了这样的话!迈克体验到了他还是一个小男孩时感到过的尴尬,那是他第一次真的被要求对一个大人说一些智力的东西——而他却没说出来。迈克的惊呆部分是因为站在他面前存有和以往的不一致。这儿是一位巨大的天使存在,对他来说有着看似温柔女性的面容,尽管在身体上紫色和其他任何天使没有任何区别。都穿着代表着他们屋子颜色的飘逸朦胧服装,隐藏或掩盖着任何的性别。他们都很大——但这张脸!紫色的脸绝对是女性的。有着他母亲和祖母的温柔和圣徒般的美丽。迈克叹了口气并再次尝试。

 

“请,原谅我...呃…紫色。”迈克甚至觉得用颜色名字称呼她有些违背他认为的合适礼仪,因为它听起来像是一个常见的女性名字。他继续到。“我没指望到——我是说我不知道天使可以是女性。”迈克立刻就后悔他怎么又开口了。这多蠢啊!当然天使能是女性!他见到的几乎所有绘画上的天使不都是女性吗?紫色只是站在那儿。他继续尝试。

 

“我的意思是,到目前为止他们都不是…他们看起来都是伙计…我要说的是男人——呃——男性。”迈克想倒回这节再重来。他的沟通技巧和流利口才完全都不见了。他在和这位存有正常的打个招呼上惨烈的失败了。他再次叹气并只耸了耸肩。紫色现在对迈克笑着说。

 

“我完全理解,迈克尔托马斯。”

 

她给迈克的眼眸能融化他的铠甲。这里并没有浪漫。这感觉是不思议的纯净母爱精髓。这让迈克吃了一惊。它就像是他又忽然见到了他的母亲;他感到又和失去已久的家人团聚了,有着陪伴的快乐但却又难以置信。有很长时间他都没有被这样看着了!他想依偎和被怀抱。他立即被他的这个想法尴尬到了,知道紫色也会知道这个感觉。她继续到。

 

“你会很快就习惯的,迈克尔。我对你显现成这样是有原因的。并不是对所有在这条路上旅行的人都是这样,但对你是不同的。”

 

迈克明白了。紫色的音容和举止是为了对他有益。他接受了这点,但在想为什么他需要“看到”一个妈妈般的天使。

 

“因为是你赢得的!”智慧的紫色说。“在这里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课程,迈克尔。很多都是以帮助你们成长的礼物的形式给出的。你才只经历了三个屋子,而你已经脱颖而出成为了曾到访这儿的人中最特别的之一。”

 

迈克都听进去了,但在他想出怎么回应这明显的夸奖之前,紫色做了一件迈克绝不会忘怀的事情。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她温柔的说。“请脱下你的鞋子。”

 

迈克照做了。另外他还看到在门边有个地方就是预备着放一双鞋子的,而他把他的鞋子放在了那儿。它们完美的契合。

 

“迈克尔,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请求吗?”紫色问。

 

迈克想了想。“因为里面是神圣的地方?”他想起了摩西和燃烧的灌木,以及那个故事中的对话。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为什么别的天使不这样请求呢?”

 

迈克继续想;再尝试回答说。“因为你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天使?”

 

紫色被这个游戏逗乐了并开始咯咯笑。迈克囧了。他知道他没说出正确的答案。

 

“请进吧,”紫色边转身进入屋子边说。

 

迈克跟随着,但对还没讲完的对话很不爽。他跟着进去后又叫她。

 

“紫色,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我脱掉鞋子?”

 

“你到时必然会告诉我的,迈克尔,在你离开这里之前。”紫色继续在前面带路。

 

当天使让迈克等待答案时总会让他不爽,特别是当他被要求以某种方式自己搞明白时。太多功课了,迈克想。

 

“这就是你在这的原因,”紫色边说边继续领他进入紫色屋子的深处。迈克再次觉得他的想法很蠢。

 

和它的主人不一样——紫色屋子很普通。迈克意识到由于他去敬畏这个新天使的容貌去了,忘了去看这个屋子的标识牌。

 

“紫色,这个屋子的名字是什么?”迈克问。紫色停下,转身,面对迈克。

 

“这是责任之屋,迈克尔托马斯。”她等着迈克尔的回应,露出她美丽的期待表情。迈克立即知道前方有麻烦了。

 

“哦,”他没啥表情的说。他没有给紫色她想要的反应。她转身并继续带路。

 

迈克被听到的这个屋子的名字烦扰了。在他的脑海中,他脑补出了很多可能会在这发生的场景。责任一直都是一个不好的词,主要是因为他的父母总是对他啰嗦这个啰嗦那个。他们经常以严厉的方式使用这个词。后来,他从和他在一起的女人那里听到了同样的话,通常还伴随着一些关于他行为的抱怨。为什么会这样,迈克想,女人总是在尝试“修理”他?然后他有了一个恐怖的想法。或许紫色在这个屋子里显化成女性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又一个女人,神派来改变我的?神要是也是个女人咋办?多黑的幽默啊!忽然,迈克嘲笑了这些他的直男思维过程,清楚的知道这不是真相。神既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但不管怎样迈克还是被这想象的场景逗乐了。责任之屋可能是关于什么呢?

 

紫色在领迈克去晚餐的路上经过了一个小房间迷宫。

 

“那儿有什么?”当他们来到一扇大的双开门前时迈克问。

 

“影院,”紫色说,从未停下。

 

影院?当迈克继续跟着紫色时他的思维在赛跑。在天使的地方有个影院是要干啥?会演话剧吗?他又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或许他们会去看一场电影!迈克想着要是明天他和紫色会一起去看电影那该多搞笑啊——或许他们会看很多流行的天使电影?他几乎笑出声了。紫色,确切的知道迈克正在想什么,也乐了——但却是另有原因。

 

最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用餐和休息的地方看起来和别的屋子里的差不多。在柜子里,有给迈克的脚穿的拖鞋和漂亮的紫色衣服,显然是为他在这里的逗留而设计的。他闻到了食物。再次的,他被领到了一个有着美味食物的用餐区域。他们怎么知道他到来的确切时间?就这点,迈克也从没见过一个厨师或一个保洁。他想起了绿色和他在疯完之后留下的一团糟,还有那蓝莓是如何玷污了他的脚趾好几天的。就像小矮人一样,不论谁准备了食物都是来无影去无踪。好一个地方!

 

迈克期望转身后就发现紫色不见了,就像以前的天使那样。但她仍在那儿。

 

“这一切安排你都还满意吧,迈克尔?”她问到。紫色的确是一位美丽的存有。迈克继续被她慈母般的品质抚慰着。

 

“很满意,谢谢你。”迈克想鞠躬致敬。

 

“明早我们将开始。晚安,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说着这个,紫色离开了。

 

这是不一样的。就像迈克离开生理之屋时绿色改变了惯例一直站在门廊上,紫色也在这做了类似的事情。天使们都变得更有礼貌了吗?他们都采用人类的礼仪了吗?迈克注意到了变化但决定不去问它。

 

他吃完,准备睡觉,然后很快就睡着了。他感到安全,温暖,和被爱。他明天又将开始另一场冒险,而他知道在紫色的课程中将会有发现等待着他。他梦到了他小时候,他爸妈,而这感觉很好。

 

★★★

在屋子外面,它这个黑暗,模糊,恶心的影子正在静观着。它既在沉思也很愤怒。当迈克出现在绿色屋子外面朝这个屋子走来时。它被他的改变震惊了。他的力量增强了,而且他还有那些该死的武器!迈克尔的警觉现在忽然就像勇士一般了,而且他没有恐惧!在上个屋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如此改变?它很愤怒搞定迈克的机会在风暴中悲惨的失败了。

 

它开始研究一个更好的计划来圈套这个人。它认为如果迈克尔托马斯想成为一个不被人捉摸到的勇士,那他一定会走一条不知名的小路而不是走他原先走的大路。然后,它意识到迈克尔总是会沿着这条路走。他必须这样,因为他不知道下一个屋子在哪。因此,它决定,办法是走到它猎物的前面并等待他踩进陷阱。如果能说它是在笑,那它就是了。它并不睡觉但却看见了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瞬间被灭的景象。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