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圣本源对人类的告诫(1)

   第二天中午我们接到通知,说尊贵的达赖喇嘛将在宫殿中接见我们。这天晚上大喇嘛来到了我们的住处,教给我们一些与这仪式相关的知识。他对我们这么快就能得到接见感到很高兴,因为这通常要延迟一段时间。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一位信使回来告诉尊贵的达赖喇嘛这次对香巴拉的访问进行得很好,于是他立刻同意给我们这种优待。而且他也听说了我们在那个有座小屋自动长出的村子里的种种奇遇。

我们非常想给人家留下尽可能好的印象,因为我们已经正式申请获得许可证,好在整个地区继续进行工作。很快有人告知我们:地方长官博哥多喇嘛将在午前到达,并且他让一位信使带来通知说他会竭尽所能地帮助我们。这真是让我们喜出望外。显然,我们这个小群体明天将度过紧张、忙碌的一天。

我们很早就起了床,陪着一伙人去迎接那位地方长官,向他致以敬意。他对我们这个举动非常满意,邀我们与他同行并去他那里作客。我们接受了邀请。当我们与这位长官到达宫殿时,人们簇拥着我们来到会客室。从那儿我们直接去了一个地方,在那里要举行我们受达赖喇嘛接见前的初期预备仪式。

当我们到那里时,三位喇嘛正端坐在中间的织锦高椅上,而其他地位较低的喇嘛则以打坐的姿势坐在地上。两名身穿打褶红袍的喇嘛站在高凳上,领着众人念经。我们的院长朋友(那位大喇嘛)坐在一个上面有伞盖的宝座上,等候着地方长官的到来。

喇嘛寺的大院为这个场合装饰得很华丽。那些装饰表现的是1417年宗喀巴出现在其寺院石头祭坛上的情景。当时他给众人讲道,说的是人的圆满成就的伟大之处。随后他经历了形体的变化并和自己的身体一同消失了。以后他又回来创建了黄教,即西藏强化改革教会。拉萨是这个教会的中枢。

过了一会儿,那位地方长官和随行人员一同进来,径直走向刚才院长所坐的宝座。此时院长已从那上面下来了。他们站在一起接待我们,并把我们送到了达赖喇嘛的召见厅。这个大厅装饰着华丽的丝质壁毯和漆成黄色的家具。

我们由护送人员引领着,在达赖喇嘛大人面前跪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有人让我们坐下。院长以我们的名义讲话并陈述了我们来访的目的。达赖喇嘛大人起身请我们走近一些。一位助理把我们领到众人前面,让我们站在各自的位置上。院长和地方长官分别站在我们这一排的两端。这时达赖喇嘛从他的宝座上走下来,站在我们面前。他由一名助理手中接过一柄权杖,一边沿着我们的行列行走,一边用那权杖轻触我们每个人的额头。随后他通过大喇嘛的翻译,对我们来到西藏表示欢迎。他说,能在我们逗留于这座城市时接待我们这些客人是他的荣幸。他请我们在此停留期间始终把自己当作是他家乡和人民的贵宾,以后任何时候如果我们决定回来的话也是如此。

我们向他提了很多问题,得知他将于明天予以答复。他邀请我们去研究安放在宫殿地道中的那些文献和经板。他叫来一位助理,下达了好几道命令。虽然没有人把这些命令翻译给我们听,但我们明白那意思是我们可以在宫殿中完全自由地、不受限制地通行。然后达赖喇嘛大人赐福给我们,与我们热情地握了手,并让院长和地方长官把我们送回了住所。这二位请求我们允许他们进去,因为他们想就许多问题再详细谈一谈。

大喇嘛开始说道:自从你们在那个小村子里和我们一起住了段时间之后,我们遇到了很多不寻常的事。我们研究了这座寺院里的各种经板,发现它们都涉及戈壁地区的那个古老文明。我们确信所有文明和宗教信仰都来自于一个独一无二的源头。我们不知道这些经板来自何处、造于何时,但我们确信它们记载的是一个生活于好几千年前的民族的思想。吉苏-阿布的一位流浪喇嘛为我们做了翻译。我们带来了一份简短的译文摘要。请允许我待会儿读一下。

我们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目前的宗教思想只能追溯到不超过五千年前。可以说这些思想是那个时期人们的想法和信仰所构成的一个混合体。其中有些是神话,有些是传说,另一些则带有纯粹的神启特征。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思想能让人隐约看到人类的终极结果。它们没有指出上帝的基督属于个体的最高完善。

大师们的教义则断言:我们可以经由过一种体现这个典范的生活来达到那种完善。我们在这类教导中生活了那么久,怎么偏偏把它们遗漏了呢?现在我很容易看出,佛陀和所有伟大的开悟者都曾教导过这种理论。我们离这些教导如此接近,怎么偏偏不理解其真正的重要性呢?

我们知道,我们亲爱的宗喀巴已经通过他所过的生活而达到了这种开悟程度。我知道还有一些人也在这条路上走得很远,其中就包括今天接见你们的那位亲爱的朋友。我曾见过他任意出现和消失。然而普通大众则停滞不前,悲苦可怜,一心迷恋宗教职位。为什么要掩埋真相?为什么不教给人们:要让那伟大的、唯一的法则运作起来?为什么不教给人们:要表现得就像那个法则、那个完美的状态一样?

 


 

 神圣本源对人类的告诫(2)

我领悟到在那个无与伦比的文明中,每个人都确实了解这个法则,而且在体验它、专注于它并与它完全合一。所有与此不同的表现都是由人类自己造成的,是源自于人对这完善法则的无知。这个法则已经足够稳定,完全可以被提供给整个人类家庭了,不是吗?

与之相反的,就不是这个法则了,而是对这法则的一种分割,可以看作是整体的一种单一表现,脱离了整体并独自强化,直到变成一个孤立的粒子,没有极性,与其源头也没有连接。这个部分飞入太空中,好像在沿着某一轨道运行,然而它只是在寻找轨道,因为它根本就不具有供其使用的轨道。它只是把其源头的轨道归为己有,却绝不与其源头合一。

如今在我们太阳系里可以看到几百万个这样的例子,尤其是在木星和火星之间的区域中。那里存在着大量小行星。它们看似与太阳联结在一起,因为它们好像在沿着围绕太阳的一条路径运行。然而实际上它们只是在沿着其亲属木星的轨道行进。这是由于木星对它们有引力,而且它们缺少对于太阳的极性,而太阳才是它们真正的源头。它们是与木星同时从太阳中分娩出来的,却绝不会与木星一同固化。它们继续在木星旁边无限期地飞行,完全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源头是什么。我们确切地知道:这种现象是由于这些小行星缺乏对于太阳的内在极化而造成的。

这是木星的错吗?抑或是太阳——它们的真正母体——的错吗?倒不如说,这错误应该归咎于那每一个小微粒。对人类来说不也是如此吗?天父有错吗?错的是那拥有最大智慧的,还是那体现最小智慧单位的?这错误肯定应当归咎于那些最小的,因为是他们拒绝与那最大的合一。

随后大喇嘛转向埃弥尔,说道:自从遇到你们之后,我看出完全是由于我的过错,我才在自己被伟大所环绕时仍紧抓住狭隘的观点不放。不过我们还是回过头来说说那译文吧,因为正是通过它我才到达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大喇嘛朗读道:那指导性的本源、那伟大的最初起因看见了祂的儿子基督——那完美的人。祂说:这就是主神,是我存在的法则。我把统治天空与大地及天地间万物的权力托付给了他。这完美的儿子根本不需要受任何世俗观念的奴役,因为我这神圣的完美典范超越于所有奴役之上并拥有和我一样的种种能力。因此我将通过我之存在的主神之口来讲话。

“‘我只给你们这一个指令:在那神圣的创造意志中与我合作。你们将不需要任何其它指令。不要在我面前设立任何雕像,也不要在你们面前设立。这样你们就不会把任何形象奉若神明,而你们会知道你们就是令我快乐的神,将像我一样去进行统治。现在,我的儿子,靠近我,融入我之中。我将是你自己,而我们合在一起就将是上帝。你的身体是上帝理想化的身体。在人类种族从未被投射于显化形态中时上帝就已存在,而祂现在仍然存在。这身体是人类的神圣存在,是上帝的造物。全体人类都拥有这完美的身体,只要他们接受其真实的形象。它是上帝的圣殿,是属于人的,也是为人而建成的。

“‘你们将不雕刻任何形象,不雕刻任何与居住在天空、大地或地上水域中的存有相类似的东西。你们将不把任何材料加工成形象或偶像——所有创造性的本质材料都属于你们并持续不断地供你们使用,其数量超过你们所需。你们将不在任何制造出来的物品前弯腰鞠躬,不会变成它的奴仆。这样就不会有任何嫉妒、罪恶、道德败坏被归咎于你们的任何一代后人。你们将坚定地凝望那神圣的起因。你们对祂所形成的理想标准将不会降低。这样你们对于我给你们带来的这个典范将表现出同样的爱。

“‘你们将崇敬这神圣的起因或指导性本源,知道祂是你们的神圣父亲和神圣母亲。因此你们所活的天数将多过海边的沙粒,而那些沙粒是数不尽的。你们将不想造成伤害、毁灭、死亡,因为那些造物也是你们创造的。他们是你们的儿子和兄弟。你们将像我爱你们一样爱他们。

“‘你们将不会通奸,因为你们对他人所做的,也就是对你们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心爱之人所做的。而他们都是那神圣起因所爱的,正如那神圣起因爱你们一样。

“‘你们将不会偷窃,因为你们所偷的只能是那神圣起因的东西。假如你们偷窃神圣起因的东西,那就是在偷窃自己的东西。

“‘你们将不会针对任何人做假证,因为那样的话你们就是针对神圣起因做了假证,而祂是与你们合为一体的。

“‘你们将不贪图他人的任何东西,因为那样的话你们就是贪图神圣起因的东西,而祂是与你们合为一体的。通过与神圣起因相联通,你们会拥有那完美的、真正属于你们的东西。

“‘你们将不会制造银质或金质的形象以把它们当作神来崇拜,而会感到自己是与所有纯净之物相联通的,且将始终保持纯净。这样你们就将无所畏惧,因为除了你们自己,没有任何神会来使你们受苦。你们将会知道:那神圣起因(不是人格化的,而是非人格化的)为一切万有而存在并完全包围着一切。那时你们将建起一座祭坛,在上面你们将永久燃起的不是众神之火,而是上帝——那指导性本源——的神圣火焰。你们将看出自己就是基督、那完美之人、真正本源的无与伦比的儿子、神圣起因的孩子。


 

 

神圣本源对人类的告诫(3)

 

“‘完全明白这一切后,你们就可以说出上帝的圣言以使其显化出来。你们既是造物又是造物主,在上、在内、在周围,与那神圣的指导性本源、神圣起因、上帝完全合为一体。宇宙服从于上帝的声音——那通过人来说话的静默之声。人在说话。上帝总是通过人来说话。因此当人说话时,就是上帝在说话。’”

读完后大喇嘛又说道:联系前面所说的这些,我制定了以下指导原则,而这大大明确了我的观点。所有思想、话语和行动都应该是明确的,都应该与这明确的原则相通。在开始形成对某件事物的一个想法、一句话语或一个行动时,我发现我就是那个事物本身。我具有了那个显现出来的典范的形态。

在我最苦闷的日子里,我知道上帝存在着。当我恐惧时,我明确自己对于上帝——那居于我内在生命中的天父——的信仰。我平静地安睡,确信一切都好,确信我从现在起已达到完善。我认识到上帝是那包含一切的神圣思想。我清楚地知道人是上帝的基督,是与上帝——我的天父——一模一样的。我从此与神圣的源头完全合一。

看到那绝对之灵的日子缓慢而又肯定地临近了。我从今天起认出了祂。此时此地祂就在这里,圆圆满满,十全十美。我表示感谢并赞美所看到的绝对之灵。天父,我谢谢你从现在起让我所见的成就了我的最高理想。

在工作时,我应该按照上帝那清醒、可靠的法则而始终觉知到自己的工作。现在我明白了那句话的意思:我给你们我的平和,给你们我的爱。我把这些给你们,却不像世人习惯的那样去给。

我也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为我建一座内在的圣殿吧,好让神圣的我是能在你们之内住在那里。这神圣的我是就是你们的上帝,而你们就像这我是一样。这指的不是任何教会或教士组织,而是指每个人内在真正的和平圣殿。上帝——那万物的源头——确实就住在那里。

人类曾建起礼拜堂以聚集起来敬拜那真正的典范——上帝和人都拥有的内在基督。但是人们很快便崇拜起了那座礼拜堂,并造出了没有意义的偶像和像今天这样的教会。

通过专注于那真正的典范,我倾听自己内在的神圣声音。这个声音的启示带给我安慰和灵感,并在日常工作中指导我。即便只有两、三个人以我之名聚在一起,我是也总在他们中间。这话是千真万确的,因为我是始终都在人的内在。

如果我想取得进步,就得下功夫并坚持不懈,绝不让自己动摇或气馁。我是基督,是上帝树立的典范,是天父所喜爱的,是天父上帝无与伦比的儿子。我是那个知晓、明白并与天父合作的无与伦比的人,是上帝所认得的无与伦比的孩子。而祂认得所有的人,因为所有人都可以宣告:我完成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