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远程交流及雪山野人

第二天,所有细节都安排好了。我所在的那个组包括两位伙伴和我。陪同这个组的是埃弥尔和贾斯特。次日早晨,各个组都已准备好朝不同方向出发。我们说好要仔细观察所发生的一切并将其记录下来。我们还商定六十天后在距此三百五十公里的一个村庄会合 —— 那儿是埃弥尔的故乡。大师朋友们会保障各组之间的联络交流。他们确实每晚都负责联络,使组与组、个人与个人之间能进行交谈。

当我们想要与队长或某个伙伴交流时,只要把自己的信息交付给这些大师朋友就行了。我们很快就能得到回音,时间短得令人难以置信。我们传递的信息都是完整地写下来的,包括日期和时间。我们也在回信上记下了其到达的日期和时间。当我们再次会合时,我们对比了这些记录,发现它们完全吻合。此外,这些大师朋友还从一个营地穿行到另一个营地,和每个组的成员交谈。我们仔细记下了他们出现与消失的时间、地点及谈话涉及的内容。后来当我们对比这些记录时,发现它们也是完全吻合的。

我们组与组之间曾相距非常遥远。一个组在波斯,另一个组在中国,第三个组在西藏,第四个组在蒙古,第五个组在印度。因此这些大师朋友为了让我们知道各个营地发生的事,要在不可见的层面中穿行长达两千公里的距离。

我这个组的目的地是位于高原上的一个小村子。那里在喜马拉雅山的分支深处,距离我们出发的地方有一百五十公里。我们没有为这次旅行带任何食物,而我们从不缺少什么,晚上还总能住得很舒服。

我们在第五天中午刚过时到达了目的地,受到了一队村民代表的欢迎,并被带到了一处适宜的住所。我们注意到那些村民对埃弥尔和贾斯特表现出深深的敬意。埃弥尔从没来过这个村子,而贾斯特只在接到求助后来过一次。那是为了救出三位被凶残的 雪山野人 抓走的村民。那些野人住在喜马拉雅山中某些最荒僻的地区。

贾斯特此次前来是为了回应一个类似的求助,另外也是为了治疗村里一些无法运送出去的病人。 雪山野人 似乎是些法外之人,已在冰天雪地的山区居住了好多代,最后形成了部落,因而能够在与世隔绝的山中生存下来,不与任何文明形态相接触。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非常凶残、好斗。他们有时会抓走那些不幸落入他们手中的人并虐待这些人。有四位村民就这样被抓走了。其他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便派人给贾斯特送了信儿。贾斯特于是前来救援,并带来了埃弥尔和我们。

我们当然很渴望见到那些野人,因为我们虽然听说过他们,却一直怀疑他们是否存在。我们本以为会组成一支救援队,而我们也可以加入其中。但当埃弥尔和贾斯特告诉我们说他们要单独前去并且马上就出发时,我们的希望破灭了。过一会儿他们就消失了,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回来,带着那四名获救的俘虏。关于他们的历险以及那些抓走他们的奇怪家伙,这几个人讲述了一些离奇的故事。那些怪异的雪山野人似乎是完全不穿衣服的。他们浑身覆盖着毛发,就像长毛的动物一样,能承受住高海拔地区的严寒。他们移动得非常快,据说甚至能追赶和捉住那个地区的野兽。他们把大师们叫作 太阳人 。当大师们前去解救那几个被抓的人时,他们没有抵抗。

我们得知大师们曾多次尝试与这些雪山野人接触,但都没有成功,因为他们使这些野人感到害怕。当大师们走向野人时,他们惊恐得不吃、不睡并逃到了荒野中。他们已经失去了与文明世界的一切联系,甚至忘记了自己与其他种族有过亲缘关系,忘记了在别的种族中有他们的祖先。他们真的是完全与世隔绝的。

埃弥尔和贾斯特不想跟我们多谈雪山野人的事。我们更无法让他们带我们去看那些野人。对我们提出的问题,他们只回答了这样的话: 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上帝的孩子,但他们长期生活在对同类的仇恨与恐惧之中,并使自己仇恨与恐惧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他们就这样远离了其他人,最终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属于人类大家庭的,还以为自己是野兽。他们走向了极端,甚至失去了野兽的本能,因为野兽还能本能地认出那些爱它们的人并会回应这种爱。我们跟你们说过,人能使自己所想的事真的发生。当人远离上帝和他人到如此地步时,他就会降低得比动物还低。带你们到雪山野人那儿去是完全无益的,而且会令他们不快。我们希望他们中的某一位将来有一天会变得能接受我们的教导,那么通过这个渠道我们就能接触他们所有人。

我们被告知:可以自己主动尝试去看那些奇特的造物,大师们肯定会保护我们免遭一切伤害。万一我们被抓了,他们也多半会去救我们。按照制订好的计划,我们第二天应该去参观距这村子六十公里远的一座非常古老的寺庙。我的两位伙伴决定放弃这次参观,以便更好地调查那些雪山野人。他们再三请求两名村民陪他们同去,但遭到了断然拒绝。当附近有可怕的野人出没时,没有一个村民愿意离开村子。于是我那两位伙伴只好独自去尝试了。埃弥尔和贾斯特给他们指出了路径和大致的方向。他们把可携带的武器束在腰间,准备出发。埃弥尔和贾斯特要他们保证:不到万不得已时绝不开枪。如果愿意,他们可以放空枪或对空中开枪以吓唬野人。但他们必须承诺:除非别无他法,否则绝不故意开枪杀人。

我对于在我们的行李中竟有左轮手枪感到吃惊,因为我们从未碰到过要动用火器的时候。我早已把自己的手枪丢掉了,甚至都不记得丢在了哪儿。

但帮我们收拾行李的某个苦力可能碰巧在里面放了两把手枪,而且没被人拿走。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