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水上行走

    停留了八天之后,我们在一个星期一的早晨拔营而去,继续我们的旅程。第三天下午,我们来到了一条大河边。这条河有六、七百米宽,水满得几乎要溢出河岸,流速至少有每秒五米。有人告诉我们说:平常可以很容易地从水浅处涉水而过。于是我们决定在这儿扎营直到第二天,以便观察河水的涨落。

   我们得知在这条河的上游有一座桥,从那里可以过河,但那得绕远多走四天的路程,而且路很难走。我们想:如果河水会落下去的话,还不如就待在原地等上几天。反正埃弥尔的那番示范讲解已经让我们明白,无需为给养而发愁。事实上,从我们带的食物吃光那天算起,直至我们返回到阿斯玛赫的总部,在这六十四天的时间里,我们整个团队连同那三百多名朝圣者,全都靠那些来自 无形 中的食物吃得饱饱的。

   直到那时,我们中还没有一个人明白我们所看到的这些事件的真正含义。我们无法看出那一切是按照一个明确的法则而进行的,并且每个人都可以运用这个法则。

   第二天早晨吃早饭时,有五位陌生人出现在我们的营地中。有人向我们介绍说:他们是在河对岸扎营的另一个群体的成员,是从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子那儿回来的。我们没太注意这个细节,想当然地以为他们是弄了条船渡过河来的。我们中有一个人于是说: 既然这些人有船,我们干嘛不用这船渡河呢? 我们隐约感到有了解决困境的办法,但是有人告诉我们说根本没有船,因为很少有人从这里渡河,所以没必要在这儿设置渡船。

   很快地吃过饭之后,我们全都聚集在了陡峭的河岸上。我们注意到埃弥尔、贾斯特、尼普鲁以及我们这边的四个人在和那五位陌生人交谈。贾斯特朝我们走来,说他们都想和那五位陌生人一起过河到那边的营地去待一会儿。我们反正有时间等待,因为我们已经决定要待到第二天,好看看河水有没有下落的迹象。当然,我们也产生了好奇心。我们觉得要游过如此湍急的河流,只为了去向邻居道声早安,这实在是有点鲁莽。我们想像不到还能用别的方法渡过河去。

   贾斯特回到那群人中之后,这十二个衣着齐整的人就朝河岸走去,然后极为平静地把脚放在了水上。我没有说 放在水中 。我永远忘不了当我看到这十二个人一个接一个地从坚实的地面踏到流动的河水上时,自己心中是怎样的感觉。我屏住呼吸,想当然地以为会看到他们被淹没并消失。我后来知道所有同伴那时都和我想的一样。不过当时我们每个人都说不出话,直到那十二个人渡过河的一半时才回过神来。看到他们平静地在水面上行走,毫不费力,水都不曾漫过他们的鞋底,我们真是太惊讶了。当他们从河中到达对岸时,我觉得仿佛自己肩上卸下了千斤重担一般。我想所有同伴也都有同感,因为当那十二个人中的最后一个完成了渡河时,他们都微笑着松了口气。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是前所未有的一次经历。

   属于我们营地的七个人回来吃午饭了。尽管我们对于这第二次渡河没有那么过分激动了,但当他们全部登上我们这边的河岸时,我们每个人还是又都松了口气。这天早晨我们没有一个人离开过河岸。但我们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索中,没有对此事发表太多的议论。

   这天下午,我们看出必须得绕个大弯从那座桥上过河。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了床,准备去绕道。在我们出发前,我们营地中的五十二个人平静地走向那条河,像前一天那十二个人一样渡过了河去。他们对我们说我们也可以跟他们一起渡河,但我们中没有一个人有足够的信念去尝试那样做。贾斯特和尼普鲁坚持和我们一起去绕远。我们试图劝他们别这么做,对他们说我们可以好好地跟着队伍走,不必让他们走这段对他们来说枯燥乏味的路程。但他们不肯让步,还是陪着我们上路了,说这对他们没有任何不便之处。

   我们走了四天,去与那些从水上走过了河的人会合。在这四天当中,我们谈论和思考的没有别的,全都是我们和这些奇人短暂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所看到的那些奇事。第二天,当我们顶着烈日艰难地爬上一个陡坡时,那位四十八小时以来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分队长突然喊道: 伙计们,人为什么非得在大地上慢吞吞地爬行呢?

   我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说自己也正是这么想的。

   他继续说道: 如果某些人能做出我们看到过的那些事,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能那么做呢?人为什么会满足于爬行 —— 不仅是爬行,而且是被迫爬行?假如人已经获得了高于一切造物的能力,那就肯定能飞得比鸟还高。如果是这样的话,人为什么不早早显示出自己的优势呢?错肯定是出在人类的思想上。这一切都是由于人对自身所形成的世俗观念造成的。人在对自身的看法中,从来都只看到自己在爬行,因此他也就只能爬行了。

   贾斯特接过这话头儿说道: 您说得完全正确 —— 一切都是人的意识造成的。人是受限制的还是不受限制的,是自由的还是被奴役的,这都依照其想法而定。你们以为昨天看到的那些在河上行走、不必像我们这样辛苦绕远的人是特别的、拥有特权的造物吗?不,他们是和你们一样被创造出来的,没有丝毫不同。他们所具有的能力一点儿不比你们多。他们只不过通过善用其思想的力量而发展了自己的神性能力而已。你们看到我们所做的那一切,你们也能做到,并且能做得同样圆满、自如。因为我们的所有行为都符合一个明确的法则,而每一位人类存有都能随意运用这一法则。

   谈话到这里就结束了。后来我们与那五十二位先渡过河的人会合在了一起,走向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庄。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