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沉默的那部分

 

(2017-10-07 22:37:02)

 

 

我喜欢隐居。隐居的意思是成为普通的,成为无名的,成为清净本然的。

 

一群人去赶集,我在人群中,我在队伍里。众人走的快我就走的快,众人走的慢我就走的慢,遇到神像众人跪拜我就跪拜,众人站起来我就站起来。人们怕的我怕,人们爱的我爱。不成为突出的,不成为出众的,这就是隐居。

 

我是森林里一棵树上千百片叶子中的一片,要分辨我,你得仔细了再仔细;我是河岸上一堆鹅卵石中的一颗,要认出我,你得看了又看。我并没有意隐藏,我只是将自己变得普通了再普通。

 

有人在谈论我时谈到具有疯智之称的创巴仁波切,我没法和他相比,我是他的相反。创巴仁波切是一朵浪花,他骑着风,舞蹈在广袤的海面上,他突出,他独立,他拍打着岩石歌唱,他推动别人的帆船,他的一生轰轰烈烈;而我,只是作为海的一滴在海里,我裹在大海的深处,鱼儿吞吐我,海藻呼吸我,我和它们离的那么近,天天穿进穿出它们的身心,却鲜有人认识我。我不是浪,也不是波,我是海的沉默。我是海沉默的那部分。

 

我没有英雄情结,也不是心智的英雄。我不是一座屹立的山峰,我更愿是一座无边的深谷。因为我太宽阔,你进入到我都不以为进入到我。在我里面没有智慧,只有长出的青草,开出的郁郁花朵。智慧是一种波的折射,我是一条清澈的小河,里面没有波。

 

不要假想成我是什么是什么,任何你对我的认识都只属于你,不属于我。若你不能看到一个人的清净本然,你看不见佛。清净本然是佛体,任何对佛的想象都是佛衣。不要被一个人穿着的衣裳——所拥有的身份、所粘贴故事而迷惑,要看到那清净本然,要看见那清净本体。

 

清净本然是佛教的核心词,清净本体是佛子的归依处。我蛰伏在那里,像吸盘鱼停驻在鹅卵石上;我栖息在那里,像一只蛱蝶栖息在没有枝叶的树条上。从那里出发我经历春天,从那里开始我经历繁枝叶茂。

 

一片叶子在一树叶子中,一块鹅卵石在一河滩鹅卵石中,它们没有隐,也没有藏,它们只是在那里、在那里、在那里。

 

走在大街上,走在人群里,这也是我的情况,我的人生。

 

一念行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d23f60102x2g0.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