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一位永生不死者的教诲

我们第二天早晨离开了那个村子。有两位村民陪着我们——他们似乎已开始做灵性功课了。第三天晚上,我们到达了距施洗约翰待过的那个村子有二十多公里的另一个村庄。我非常想让我的同伴们也看看我见过的那些文献,所以我们决定去施洗约翰的那个村子里住下。贾斯特陪我们去了那里。那些手稿深深地触动了他们,并使我们得以绘制出一幅反映施洗约翰行程的路线图。

那天晚上,陪同第四组的那位大师来和我们一起过夜。他给我们带来了第一组和第三组的讯息。他就出生在这个村子并在这里长大。正是他的祖先写下了这些文献,而这些文献也一直保存在他家。他属于文献作者后代中的第五代。他的家族中没有一个成员遭遇过死亡的经历。他们全都将自己的身体带走了并能随心所欲地回来。我们问这些文献的作者是否方便来和我们谈一谈。那位大师回答说没有什么不便,并且说定谈话就在当晚进行。

我们坐了没多一会儿,一位年纪大约三十五岁的男人就突然出现在了房间里。人家把他介绍给我们。我们全都和他握了手。他的外表让我们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我们本以为会见到一位岁数很大的人。他中等个头,脸部棱角分明,但从这张脸上流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最深沉的仁慈善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显示出他特有的力量。有一种奇异的光从他整个身体中散发出来。

埃弥尔、贾斯特、那位大师以及这位陌生来客在坐下前合掌静默了片刻。我们全都坐了下来,随后那位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陌生人开口说道:你们要求进行这场谈话,以便更好地理解有人读给你们并给你们翻译过的那些文献。是我撰写并保存了这些文献。那些关于伟大人物施洗约翰的文献似乎让你们很吃惊。它们讲述的是他在这儿和我们住在一起时发生的真实事件。正如人们所说的:他是一位很有觉知、非常聪慧的人。他感觉到我们的教理是真实的,但他似乎始终未能将其彻底领会,因为他假如彻底领会了,就绝不会死去。那时我常常坐在这个房间里,听约翰和我父亲谈话。约翰所得到的教导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这里接受的。我父亲也是在这里带着自己的身体离世的——当时约翰也在场。我父系和母系家族中的所有成员都是带着自己的身体离世的。这样的离世、这样的离去,意味着那个身体在灵性上是完美的。我们已意识到了生命的灵性意义,意识到了上帝的意义,以至于我们用和上帝一样的方式来看待生命。因此我们有幸接受最高级的教导并能帮助所有人。

我们绝不会从这个王国里降下来,因为到达那里的人不想从那儿坠落。他们全都知道生命就是进步,就是前进。没有后退,也没有人想要往后退。所有人都伸出手去帮助那些寻找光的人。他们不断在万有中发送讯息。如今世界各地都有敏悟的上帝的孩子在阐释这些讯息。我们之所以渴望到达这个王国、这种意识状态,主要是为了能进行这类服务。我们都能够、也都愿意以某种方式提供帮助。我们能对思想敏悟的人讲话,教导他们,提升他们的意识——要么直接提升,要么通过某个中间人来提升。这些事我们都做。但中间人不能替他人做功课,也不能无限期地拖着他人前进。那个人得自己决定去做功课并将其付诸实践。总之,人是自由的,并且要依靠自己。

耶稣意识到了身体是灵性的、不可摧毁的。当所有人都达到这种意识状态并保持住这种状态时,我们就能与所有人交流了,也就能在大众中传播我们所接受的教导了。我们有幸知道每个人都能做出和我们一样的事,都能解决生命中的所有问题。一切困难和纷乱都会显得易于处理。我的样子和你们没有什么不同,也和你们每天遇到的那些人没有什么不同。我在你们和我之间看不出任何差异。

我们肯定地对他说,我们在他身上看到了某种比我们美好不知多少倍的东西。他回答说:这只是世俗之人在与永生者相比较。要去看每个人的神性品质,不要拿他去和别人比较,这样你们就会觉得他和我差不多了。在每张脸上寻找基督,你们就会让这个神性品质从那张脸上显现出来。我们避免去做比较。我们每时每刻都只看到所有人身上的基督。做到这一点之后,我们对你们来说就是不可见的了。我们凭借完美的眼光,看到的就是完美,而你们用不完美的眼光,看到的就是不完美。

我们的教理在你们看来会如同神启。直至你们接触到一位能教导你们的大师,直至你们能提升自己的意识,达到能像现在这样看见我们并和我们谈话的程度,你们才不会再那样想。与某个人谈话或试图与某个人谈话——这根本算不上神启。我们的教导可以使人达到能接受真正神启的地步。而那真正的神启是直接来自于上帝的,并且只来自于上帝。让上帝通过你们显现出来吧,那时你们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了。

花朵那精细入微的完美形像就存在于种子之中。要有一个持续不断的准备过程才能让这颗种子成长、壮大、绽放并变成完美的花朵。当内在形像的最细微之处都已得到完善时,那朵花就会显得极其美丽。同样地,上帝也在其思想中保留着每个孩子的完美形像。祂就是想要通过这个完美的形像而显现出来。

在这个理想的显化模式中,当我们让上帝按照祂自己的理想通过我们显现出来时,我们会远远胜过花朵。而当我们自己掌控事物时,事情就开始变糟了。这个教理适用于所有人,并非只适用于少数人。我们曾被告知:我们与你们在本质上没有不同,只是领悟程度不同而已。

所有宗教、教派、信条和教义都是好的,因为它们最终会使其信徒认识到:存在着某种潜在的、普遍的要素。它是真实存在而又不为人知的。那是某种他们没碰到过的深刻的东西。或者他们终会明白:他们能够、也应该成为某笔财富的合法所有者,而他们还没有接触到这笔理应属于他们的财富。正是这一点会推动人类前进。他们知道有某种东西可以为他们所有。他们目前尚未拥有它,但将来可以拥有它。这会激励人们,直到他们达到自己的目标。

然而现在各领域中的进步却是用以下方式取得的:首先,脱离上帝而迅速进步的想法被输入到人类意识中。人类觉得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达到某一目标。他们通常就是在这时开始犯错误的。他们不承认那进步的念头出自源头,而认为这念头完全出自于自己。他们离开了上帝,而不是让上帝通过他们显现出祂为他们构想出的完美。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去显化完美并制造出了不完美的事物,而那些事物本来是可以用完美的方式去制造和显化的。

人类应该意识到:整个念头都是上帝直接而又完美的表达。这念头一穿过人的思想,人就该把它变成一个表达上帝的理想模式,而不再将他那世俗的趣味加入其中,从而让上帝以一种完美的方式通过他显露出来。那时这理想的模式就会呈现出完美的状态。上帝是超乎尘世之上的。物质主义不能给上帝帮上任何忙。如果人类意识到这一切并据此而采取行动的话,那他们立刻就能显化出完美。人类必须跨过这个依靠精神力量和智力力量的阶段。他们得直接从上帝开始显化。精神力量是人类独创的——它必然会使人类偏离正道。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