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7 08:16:31)

 

 

 

无量寿、无量光,在某些佛学书中还延伸之无量觉、无量佛,是出自大乘佛法的说法,并且几乎都是围绕着阿弥陀佛的出现而流传,至少在原始佛典的《杂阿含经》中是没有这些包括阿弥陀佛佛称。我一贯的观点,只要是物质世界的产物,都存在一个从简单到复杂,不断完善的过程,因此我一直推崇“进化论”在物质世界具有的真理性,如果用它套用整个宇宙,那一定是问题百出。现在要说的佛经包括圣经也是一样,很多宗教信徒听了觉得很不爽。他们认为这些都是宗师的血汗,是真理,是一字都不可挪动的。结果呢?结果把我们带进了末法,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我很欣赏一个西藏流浪僧人根登群佩的叛逆思想“在此岸的经验世界里任何一个人, 包括菩萨、活佛、圣者皆不能认识和把握佛教的终极真理, 只有解脱成佛到了彼岸的超验境域, 人们的认识始能与真如实相契合为一。”所以,身在此岸的我们,大可不必将自我认识的真理当作绝对真理,要敢于质疑,主动完善,这才是对佛宗的最大敬重。

阿弥陀佛在大乘的出现并很快地成为佛中之佛,是有它特殊的历史原因的。在《上帝和弥陀会给我们什么?》一文中,本人对此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主要有二点:一,佛教在总结了过去以来的修行实践以后,深感修行成道之难,开始推行易行道阿弥陀佛念佛法门,也即大乘净土宗法门。二,意在将佛教的多神论信仰引导转向至一神信仰,应该确信,一神是整体的象征,而不要理解为是某一个生命。这样更符合宇宙的创世规律。

因此,配合对阿弥陀佛信仰的各种手法应运而生。无量寿、无量光便是其中之一。在大乘经典中,无量寿、无量光便成了无量佛——阿弥陀佛的代名词。那么,我们该如何理解无量寿、无量光呢?我们先来说阿弥陀佛。阿弥陀是印度语,阿翻成中文叫做无,弥陀翻成中文叫做量,所以这个阿弥陀等于是一种无量的功德。无量的功德又细化为无量寿、无量光。尽管还有其它种的解释,不过原理差不太多:阿弥陀佛、无量功德、无量寿、无量光基本是一回事,它们是通过不同的形式宣传来达到突出阿弥陀佛的地位。无量很明显指的是数量上的无限或极致;寿指寿命,实质指的是时间,无量寿即无限的时间。光指能量,实质指的是空间,无量光即无限的空间(能量)。无量寿、无量光的说法其实意在包含整个宇宙。

宇宙的另一种叫法为时空球,科学家根据宇宙的元循环原理,认为宇宙的形体是圆的。本人在《时空与生命》一文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宇宙是时间与空间的复合体,空间的运动形成时间,时间的运动形成空间,宇宙的外圆即为时间线,一方面代表万事万物运动的圆形轮回本质,另一方面构成空间的界限。所以,“时间的本质是轮回”,表达为时间的循环无限,空间的本质是界限(时间线),这界限同时也构成了宇宙的形体。有界限便有空间,我们才能了解万物的形状,位移。

时空和生命也存在不可分割的关系。时间为天,空间为地,民间文化中的天地指的就是宇宙,广义的生命(万物)即为能量,用人来表示,天地人就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从这里我们即可看明白,用无量寿、无量光来表达的生命,无疑指的就是和天地拥有同样的时间和空间。这样的暗喻,在后来的大乘经典以及佛学知识中随处可见。如有佛学认为佛佛道同,一切诸佛皆是阿弥陀佛。一切法都是让我们从有漏有为到无漏无为的,从生灭到不生不灭的,不生不灭就叫无量光无量寿。这里有意将阿弥陀佛比同法身佛,即和上帝一样的存在。还有台湾的慧净法师宣称“弥陀是唯一救世主,是众生最可靠的救世之法王。”这里唯一救世主显然是想让阿弥陀佛荣登“上帝”的宝座,类似的说法还有很多。

从佛教的实践来看,结果并不理想,其中建立阿弥陀佛修行法门还算是成功的。易行的修行法门吸引了绝大部分的佛教信众。今天佛教的八大宗门,唯净土宗为优选。作为视阿弥陀佛来替代上帝的初衷却并不成功,这里的主要原因,首先是佛教多神论的根基实在太深,繁杂的佛典并非那么容易修正。其次是佛教的净土法门虽然方便易修,适宜的对象主要还是对灵性认识较浮浅的信众,念佛法门严格说只是一种走向高层次解脱的过渡,而佛法的高层次、前瞻性学说大都在法性、瑜伽、天台、贤首、禅宗派中,尽管后者的修行出道者凤毛麟角,但凡出道者往往具有很高的境界,包括那些倡导净土法门的著名导师大都源自此处。再次,从佛理上来说,每一尊佛的本地风光都是无量光、无量寿的,也等于说是无量佛的,无量光、无量寿是所有佛本具有的生命特色。弥陀西方世界的特点在于永不退转,在于弥陀愿力对修行者的加持,而这些优势在念诵观音菩萨名号时照样也应拥有。记得佛理上这样说过:念观音菩萨的时候,就将一切诸佛都融化在观音菩萨名号里。因为观音菩萨是一切诸佛的悲心,观音菩萨跟佛是一不是二;地藏菩萨代表一切诸佛的大愿,地藏菩萨跟佛是一不是二;大势至菩萨代表一切诸佛的力量,大势至菩萨跟诸佛菩萨是一不是二。最后,佛是生命的极致,即最高层次的生命,在此之上,还有超越生命的造物主,即佛教的法身佛或基督教的上帝,从理论上来说,她们是时空的创造者,而作为无量光、无量寿的佛,尽管拥有无限,毕竟已是现象世界的一员。

上面说到的这些,并非对净土法门的贬义,而是感觉佛教的历史演变本应做的更好。事实是后来的耶稣基督做到了这一点。基督教在全世界的普及也证明了这一点,详细阐述可参阅《上帝和弥陀究竟会给我们什么?》。台湾老古出版社有《耶稣失踪之谜》中有关西藏密宗的资料写到“说有个同参到中东去弘法,被人家钉到十字架上。”这里指的就是在印度西藏边上学佛达十几年的耶稣。

耶稣是座桥,连接了佛教和基督教。有人说未来的基督教中心在中国,这一点并不奇怪,这意味着佛教和基督教很可能会得到极大的融合,基督教的上帝和佛教的无量光、无量寿形成系统的体系,一定会对人类社会未来发展方向的选择产生重大的影响。不过未来的宗教,无论佛还是基,一定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现在宗教的最大问题就是被利益集团所利用,进出宗教大门的钥匙似乎并不在宗教的手里,社会不经历一场彻底的变革,让人类的精英从封闭的物质文明社会中惊醒过来,宗教仍将陷于末法中不能自拔,这里已经不能寄希望于宗教的自救,而在于科学的突破,包含有二个方面:量子科学的重大突破和星际文明的公开!

张工

2017.10.17

http://blog.sina.com.cn/ztg126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