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施洗约翰的行迹及神奇疗愈

这个村子确实很有意思,因为那儿有一些保存得非常完好的历史文献。一经翻译之后,我们发现这些文献明确无疑地证明施洗约翰曾在这里居住过五年。后来我们有机会见到并翻译了其它一些文献。它们表明他曾在这个地区待了十多年。再后来,有人又给我们看了一些文献,而那些文献似乎表明他曾与一些当地人一起,在西藏、中国、波斯和印度游历了二十多年。我们觉得根据这些文献提供的线索,可以追踪他的行迹。我们对这些文献非常感兴趣,于是返回到各个村子里去做更深入的调查。通过编译已获得的资料,我们绘制了一幅路线图,能非常准确地反映出约翰的行踪。文献中有些事件在我们看来叙述、描写得十分生动,以至于我们恍惚觉得自己正走在施洗约翰当年所走的路上,沿着他在遥远过去所走过的小径前行。

我们在这个村子里待了三天。在此期间,一幅宽广的历史画卷展现在我面前。我因此得以追溯到蒙昧时代,重新勾勒出各种教理真正发端的源头。那时一切都出自唯一的实体源头,也就是出自于上帝。我得以看清人们所表达出的理论上的歧见——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观点加入其中,以为这观点是上帝给他的启示,因而为他所独有,然后就自以为掌握着唯一真实的讯息,并且只有他才有资格将此讯息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人的种种理念就这样与纯粹的神启混淆在了一起。从那时起,一些世俗的观念渗入进来,导致了分歧与不和。

我能看出,这些大师是坚定地站在真实灵性的基石上的。他们感知到了人确实永生不死,既不会犯罪也不会死亡,是永恒的、不朽的,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模样被创造出来的。如果我们再做更深入的研究,就会确信这些伟大的人曾在数千年中传授这些纯粹的教理。他们并不声称自己什么都懂。如果别人未能做出和他们一样的事从而亲自对其加以证实,他们就不要求人们非得予以认同。他们只想通过自己所做的事来使人信服。

三天后,我们准备返回我伙伴们留在那里的那个村庄。埃弥尔和贾斯特在这个村子里的使命只是治愈一些病人。毫无疑问,他们本可以用少得多的时间来完成到达此地及那个寺庙的旅行,只是由于我不能以他们的方式移动,所以他们才采用了我的方式。

我的伙伴们在那个村子里等着我们。他们寻找雪山野人的工作彻底失败了。找了五天之后他们感到厌倦,于是便放弃了。在返回的路上,一个人影吸引了他们的注意。那个身影映现在一座山脊上的天空中,而那座山脊离他们有一千五百米至两千米。他们还没来得及用望远镜把那个身影看清楚,那人就消失了。他们只在片刻间看到了他。他们留下的印象是:那个形体像猴子一般,身上覆盖着毛发。他们赶到那人出现的地方,却没找到任何踪迹。他们把那一天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在附近搜寻,但毫无成果,最后只得放弃了寻找。

听了我的讲述之后,我的伙伴们想要再去那个寺庙。不过埃弥尔告诉他们说,我们很快就会去参观一个类似的寺庙。他们听了之后便打消了那个念头。

附近很多人为获得疗愈而聚集到这个村子里,因为大师们从雪山野人那里救出四个被抓走的人的消息已经在各处传开了。第二天,我们参加了集会并目睹了几个效果显著的疗愈事例。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去年冬天冻伤了双脚,而这时她眼看着自己的脚痊愈了。我们有幸看到她脚上的肉就在我们眼前很快地重新长好,直到她的双脚又变得正常并行走自如。另有两位盲人也恢复了视力,其中一位似乎天生就看不见。还有很多小病也都被治好了。所有病人听了大师们的讲话好像都深受感动。

这次集会后,我们问埃弥尔是否有很多人因他而皈依、信教。他回答说:许多人的确得到了帮助,而这会激起他们的兴趣。有些人会在一段时间里做些灵性功课,但大多数人很快就会重新陷入自己旧有的习惯中。他们估量着要付出多少努力,而那样的努力在他们看来太过巨大了。他们差不多全都过着一种随意、省心的生活。在那些自称有信仰的人中,也只有大约百分之一的人认真对待灵性功课。其他人在遇到困难时则完全依赖别人的帮助。这是造成他们烦恼的主要原因。他们声称能帮助任何想得到帮助的人,可实际上却不能为任何人而做功课。他们可以谈论那为其病人保留的丰盛、富足,但要真正浸润在这丰盛中,就得接受它并通过真正过圣洁生活来向自己证明它。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