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什麼是解脫?

 

解脫是一種愛的狀態,每當你愛,你就是解脫的;每當你不愛,你就是受縛的——不解脫的。

 

你在當下愛,你在當下就是解脫的;你在什麼上愛,你在什麼上就是解脫的。愛是修行之路的終極,往前再也沒有路可走。當你愛,你到家了,因為愛就是心靈之家本身。

 

你愛一個人,愛一種物,愛什麼都可以。愛不關注對象,它只關注它本身。愛神聖的佛和愛腳下的小草、泥土、野花是一樣的,因為那是同等的能量藉著不同的事物流出的相同體驗。

 

真正的愛消融自我,你越愛越不見你的自我。當你的愛加強自我,你越愛越有自我感,那不是愛,那是自私的慾望披著愛的外衣對事物的侵占。慾望是愛的相反,是缺乏的表徵。每當你想要什麼,乃至想要愛,那都不是愛。慾望,不但悄悄地養殖你的失望,還在暗地裡培養你的操控。慾望讓你消耗,惟有愛讓你充電。

 

愛再進一步就是慈悲。愛讓你融化,慈悲把融化的你的物質倒入別人的模子。愛是修行的一個分界點,愛讓你消融自我,慈悲開始讓你關注他人、幫助他人的存在。

 

自我是一塊冰,愛讓那冰融化,使你變成一條河。而慈悲則是,那條河無路可走了,它開始變成汽,化成雲,它開始到天上;然後它開始變成雨,重新下回大地,變成其他生命的血液。自我是一條凍僵的蛇,愛使它復甦,使它轉化為一條龍。愛使你從地上到天上,愛是昇華一個人的重要能量和關鍵點。

 

對於諸佛菩薩境界,愛僅僅是開始。從愛出發,還有無盡的世界。愛的後續是慈悲,慈悲是無量神通演化愛的行動。一切神通都發生在慈悲階段,一切慈悲以神通為載體宣發它自己。對於生命,愛是你的昇華,慈悲是你昇華後的自然生活。

 

如果愛是解脫和解脫的開始,那麼,怎樣才能達成愛呢?要想知道如何達成愛,須先知道是什麼在阻礙愛。在愛之前,是什麼存在?愛缺席時,什麼在那裡成為主宰?了解這點,是開啟愛的開始。

 

愛缺席時,你關於某人某事某物的故事在那裡成為主宰。愛不在時,不好的故事佈滿那個世界。在未愛之前,是故事在阻礙我們愛。故事的本質是思想觀念,是那些觀念在阻礙我們愛,阻礙我們本性能量的宣發。

 

觀念是一些看不見的魔羅的子孫,它們在破壞我們內在的平安,在阻礙我們內在愛的體驗——存在給我們的禮物。要想獲得愛,進入對愛的體驗,先解構這些觀念或超越這些觀念。怎樣解構或超越這些觀念?

 

觀念是一些我們此生收集而來的暗藏的成見,它們都來自別人,是我們從未思量就全盤接受的信息輸入。在一件事上,我們之所以痛苦或受窘,是因為我們的想法和事實存在顛倒了,佛陀所謂“顛倒夢想”。顛倒夢想是痛苦的起因。要想消滅我們的痛苦,就需要反轉思考,將顛倒的夢想再顛倒一個個兒,它就回到了它的正位。唯有心智在正確的位置,在和事實存在一致的面向上,它才是平靜的、快樂的、解脫的或愛的。

 

所以,“倒”字是解脫的秘訣之一。道家修行人,將自己稱為道士。我想他們是一些了悟和掌握了“倒”字秘訣的人。道士,“倒…是”——痛苦之處,凡事倒過想才是。倒,才是凡夫的解脫之道。心路之上,與凡夫倒著行走就修行,與凡夫作相反行的人就是道士。道士——倒是。將“倒、是”二字融入你的血液,將自己變成真正的道士,不管你穿不穿道袍,不管你是不是道家人物。

 

痛苦之處要倒思維,反著心行,即是遠離顛倒夢想,即是解脫之出路——冥想一個觀念的相反面,募集它的支持事件,尋找它的支持者,可解構了這個信念。就像一個負電子給你創造了痛苦,你要尋找一個正電子來中和它,來寂滅它,這樣你就不再為之所困。

 

再之,就是看穿所有觀念的虛假性,不管是什麼樣的念頭,它們都是虛妄的,即使最代表真理的念頭,也和那些最荒謬的念頭一樣,它們都是虛假的,猶如夢中盛開的花朵,無體也無實。不必抓取它們或被它們抓取,讓它們念念而過。

 

智慧的解脫是破解這些念頭、超越這些念頭,而愛則是重新回來擁抱它們,覺知看著那些念頭,就像上帝看著它家園裡的孩子,不管牛、馬、人,虎、狼、豹,還是螞蟻或者魔獸,它都一樣看待。它知道那些都是幻化,泥土的化現——它夢中出現的事物,所以它不害怕一個存在殺死另一個存在,不悲傷一個存在的消失,不欣喜另一存在的誕生,因為它知道那生滅的本質是什麼。或者,它開心的歡笑一個存在的誕生,它開心的歡笑一個存在的消亡,它歡笑於二者,每一個生滅變化都令它開心,因為它了解那本質是什麼。每一件事情的發生,只不過是令它發笑的理由,是它開心的因由。

 

持有上帝的觀察視角,持有上帝的心態,就是諸佛的心量,就是諸佛的思量。達到大乘的解脫,須成為這樣的人,須有這樣的心和心的觀察與思考方式。

 

愛是一道分水嶺,這邊是凡夫,那邊是諸佛菩薩;這邊是自我慾望,那些是慈悲呈祥;這邊是自我逞能表現,那邊是遊戲神通……你想了解諸佛菩薩的存在秘密嗎?從凡夫地出發,向愛靠近,進入慈悲境地。一切是有可能的,不但是有可能的,那是諸佛菩薩的由經之路,是他們走過的路,是他們踩過的從凡到聖、從困苦到自由之路。

 

來,踏上此境,進入此行……事實上這也是我們的本質任務,不然我們修行做什麼呢?為什麼要修行呢?既稱為修行人,向此路進軍,向此境進發。解脫,解脫,到愛的海洋,抵達慈悲的天空,然後再跳到人間,作一賣蘿蔔的,做一挑青菜的,快快樂樂,在無身份處,揀一身份,塑好造好,讓一盞油燈發光,讓一尊泥像發亮。南無佛陀耶。

 

一念行者合十於天下修行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