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充滿了我的生活。我很幸運能在森林、池塘、溪流和原野中度過我的童年。不論在夢中或現實世界中,動物皆與我互動頻繁,引導我做出生命中的重要決策,甚至預言了我父親的死亡。

 

我曾與野狼四目相對,與麋鹿、熊、豪豬和水獺打過交道;曾有隼、鴞,甚至金雕駐足於我的手臂之上;另外我還被狐狸咬過、餵食過禿鷹,並為遠方山丘上麋鹿的吼叫而咋舌。烏鴉每天早上叫我起床,渡鴉在我迷路時為我指引方向,我曾將脆弱的海馬小心翼翼捧在掌心,也曾追隨綠色海鰻至一百五十尺深的海中,而飛隼總是在我旅行時看顧著我。

 

這一切,都讓我對於大自然的奧秘,以及其中的多樣化嘆為觀止──尤其是當我與大自然相遇時,祂對我個人生活所說的箴言。我試圖尋找祂想給我的教導,因為我知道,若我們願意傾聽,大自然就會對我們說話。每隻動物都有自己的故事,每朵花的綻放都提醒著我們要有創意,而每棵樹都透過沙沙作響的樹葉,呢喃著生命的秘密。

 

作為神秘學的終生學徒,同時擁有著嚴謹的文學和語言學背景,我發現世界上絕大多數的經典和神話中,都有一支環繞著動物靈的傳說,並相信神聖的力量會透過大自然與人類對話。人類與自然是密不可分的,而動物和自然並不專屬於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一個群體或組織,所有的人都能受到它們的感動。

 

今日,我們時常聽到人們說,想要“反璞歸真”以再次與地球接觸。事實上,我們從未脫離過地球,我們和地球之間的聯繫也從未被切斷,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反應在地球上,而最終又會報應到我們自己身上。但不幸的是,許多人都選擇忽視或是無法認同這點。悲哀之處在於,當我們無法對大自然的各層面和我們之間的親密連結表示尊敬的同時,我們也失去了對於自己內心的尊重。

 

我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作為其中的一份子,我有責任盡量與我生活的環境建立起連結,因為越是能夠了解這個環境,就越能夠了解我自己。我清楚表明自己試圖了解我生活的環境,與其中所有生命(包括人類和動物)的這個立場,因而使得某些人認為我只是個業餘的自然主義者,但我只是單純想要說出生命的語言而已。

 

如果你打算要搬到國外,你應該要學會該國的語言。你越是了解該種語言的複雜之處、其中的細節和用法,你的生活就會越順利,你也可以更輕鬆的生存和成長。

 

大自然是你生活及周遭環境的一部分,如果你真心想要在這個世界中繁衍生息,並發揮創造力,你勢必要學習此處的語言。而最簡單又最有趣的方法,就是聽聽動物們怎麼說。

 

許多神話都訴說著,在那個人類和動物還不分彼此的神奇時代,人類與動物們和平共存,並懂得動物的語言。那是一個人與神還會互相往來的時代,沒有什麼所謂的野生和馴養,動物和人類可以互相交談,有時候人類學說動物的語言,有時候動物則學說人類的語言。

 

在探索科學和理性的同時,我們開始將自然和自然的各種元素視為與我們無關,且可以單純拿來研究的物件。對許多人來說,採取科學途徑破壞了自然的神秘和靈性之處,將“神秘”這塊面紗掀開,認為真相背後是一片虛無。但科學所揭露的自然,應該讓我們更加讚歎生命的奧妙,與其各種不同型態且壯麗的生命表現,並教導我們大自然的每一面向與我們自身的存在之間,有多麼錯綜複雜的關係。

 

我們可以從動物的世界中學到許多,有些動物擅長生存與適應環境,而我們有時候也能將這些技巧派上用場;有些動物從不會生病,若是能得知其中的秘密那該有多好啊!有些動物則是天生的撫育者和保護者,有些具有強大的生殖力,而有些則非常溫柔;有些動物具有力量和勇氣,而有些則可以教你許多樂趣。動物展示出我們能夠發揮的潛力,但要向牠們學習,首先我們必須學會如何與牠們溝通。

 

我們時常將一些很棒的特質歸諸於動物身上,這樣的做法讓我們能夠更加感激自然世界,每種動物都是通往人類靈性世界的道路,而多數人卻無法了解,他們對於動物的看法,同時也是對自己的看法。

 

當我們學著與動物交談、以動物的角度傾聽、並透過動物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時,我們就會體驗到人類本質的奇蹟、力量與潛力,動物也不再是我們的附屬品,而是我們的良師益友,顯示出生命真正的偉大之處,並喚醒已被我們遺忘的童稚之心、對魔法的信念、曾有過的夢想和種種可能性。

 

作者: TED ANDREWS

譯者:潘敏

摘自《來自動物界的訊息》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