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山巅古寺及避火术

这一天稍晚些时候,埃弥尔、贾斯特和我出发前往那座寺庙。第二天下午五点半我们到达了那里,在那儿见到了两位年老的僧侣。他们安排我住下,让我舒舒服服地过了一夜。那座寺庙位于一个高峰上面,是用粗石建造的,据说有一万两千年的历史了。它保存得非常完好。这或许是佛教大师们建造的最早的寺庙之一。他们建造这寺庙是为了有一个隐蔽的处所,可以在那里享有绝对的寂静。这个地点选得真是再好不过了。那是这个地区最高的山峰,海拔三千五百米,高出山谷一千五百米。在最后十二公里路中,我觉得那条小道几乎是直上直下的。路上有一些用绳索悬挂着的桥梁。这些绳子系在更高处的巨石上,多余的部分甩在空中。桥上的木梁构成了一条悬空两百米的通道。此外,我们还得爬上一些由挂在高处的绳索系住的梯子。这条路的最后几百米完全直上直下。我们全靠那一类的梯子才爬了上去。最终到达时,我觉得自己仿佛是置身于世界之巅了。

第二天天没亮我们就起了床。一走到屋顶平台上,我便把前一天的艰难攀登完全忘在了脑后。这座寺庙建在一处绝壁边上。向下望时,在几千米的距离内什么都看不见,以至于这个地方仿佛悬在空中。我很难忘掉当时的那种感觉。远处能看到三座山。人家告诉我说,在那每一座山的顶上都有一个与此相似的寺庙。但它们距离我们太远了,我无法看出那些寺庙,即使用望远镜也看不清。

埃弥尔告诉我说,我们的头儿 —— 托玛斯 —— 所在的那个小组,应该已经到达了最远的那座山上的寺庙,与我们到达此处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他对我说,如果我想和托玛斯交流的话,我可以这样做,因为托玛斯和他的同伴正待在那座寺庙的屋顶上,就像我们在这儿一样。我拿起笔记本,写道: 我在一座寺庙的屋顶上,海拔高度为海平面以上三千五百米。这座寺庙让我觉得仿佛悬在空中。我手表上的时间是早晨四点五十五分整。此时是 8 2 日,星期六。

埃弥尔读了这个讯息,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回信就来了: 我手表上的时间是早晨五点零一分。此处悬在空中,在海平面以上两千八百米。日期: 8 2 日,星期六。景色美妙极了,而这个地点太不同寻常了。

这时埃弥尔说: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把您的信带过去,再把回信给您带回来。若您不觉得有何不便,我想去跟那边寺庙里的人们聊一聊。 我很乐意地把信交给了他,然后他就消失了。一小时三刻之后,他带着托玛斯的信回来了。信上说埃弥尔是在五点十六分到达的,还说他的小组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开心地想像了一下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探险。我们手表上的时间差异是由于所处经度不同造成的。

我们在这座寺庙里待了三天。在此期间,埃弥尔去探访了我们考察队的所有小组,带去了我的信并带回了其它各个小组的信。第四天早晨,我们准备返回那个村庄 —— 我的伙伴们留在了那儿以寻找雪山野人。埃弥尔和贾斯特还想去山谷中的一个小村庄。那儿距离我们这条小道上的一个岔路口有五十公里远。我赞成他们的计划,提出和他们一起去。这天夜里我们住在了一个牧羊人的小屋里。我们很早就又启程了,为的是在第二天天黑前到达目的地,因为我们得走着去。先前由于无法带马去那座寺庙,我们把马留在了我伙伴们所在的村子。

这天早晨将近十点钟时,突然刮起了一阵猛烈的狂风,还伴有闪电。一场倾盆大雨似乎就要来临,但是却连一滴雨都没有下。我们正穿过一片树木非常繁茂的区域。地上覆盖着厚厚一层草,又密又干。我觉得整个这片地区都显得异常干燥。闪电把好几处地方的草点燃了。我们不知不觉被围在了林火当中。没过多一会儿,这火就气势汹汹地熊熊燃烧了起来,从三面同时向我们快速逼近。烟像浓云般弥漫开来。这使我不知所措,最后感到大为惊恐。埃弥尔和贾斯特看起来很平静,好像在沉思冥想。这使我稍稍放下点儿心来。

他们说: 有两个避火的办法。第一个是设法到达附近的一条小河 —— 它流淌在一座深谷底部。那要走八公里路。如果到了那儿,我们或许可以安全地待着,直到这火因缺少可燃之物而熄灭。第二个办法是穿越这林火,但那需要您信赖我们的能力,相信我们能使您穿过火区。

我明白这些人向来都表现得能驾驭各种情况,所以我立刻就不再害怕了。我站到他们两位中间,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完全交给他们去保护。我们朝着火势最猛的那个方向走去。我立刻觉得有一个巨大的拱洞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直直地穿过了那林火,丝毫没有被烟雾、热气或遍地燃烧的木头所妨碍。我们就这样走了至少十公里。我觉得我们走得非常平静,仿佛周围根本就没有熊熊燃烧的烈火。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们渡过了一条小河。此后我们就置身于火区之外了。在返程的路上,我从容地细细观察了一番我们走过的这条路。

当我们穿越那火区时,埃弥尔对我说: 您看,在绝对必需时,召唤上帝的高等法则来取代低等法则是多么容易的事。难道不是吗?现在我们已经把自己身体的振动提升到了高于火的频率之上,这样那火就再也不能伤害我们了。如果世俗大众来观察我们的话,他们会以为我们消失了,但实际上我们还是原来那样。其实我们看不出有丝毫不同,只不过是世俗感官的理念失去了与我们的联系。一个普通人会以为我们扬升了。也确实如此,我们上升到了某一意识层次,在那里世俗之人失去了与我们的联系。每个人都可以仿效我们。我们运用了一个法则。那是天父交给我们、让我们去运用的法则。我们可以用它来运送自己的身体,无论多远都行。我们就是用这个法则在你们眼前出现和消失的。用你们的话说就是 消除空间 。我们战胜种种困难,靠的就是将自己的意识提升得高于这些困难。这使我们能克服人类在其世俗意识中强加于自身的各种限制。

我当时觉得我们好像只是从地上轻轻掠过似的。当我们走出了林火、平安到达河对岸时,我起初还以为自己刚从沉睡中醒来,以为那只是一场梦。但对这些事的觉知在我自身之中渐渐地成长,其真正的含义变得明晰起来,开始慢慢照亮了我的意识。

我们在河边找到一个阴凉的地方,吃了些点心,休息了一小时,然后走进了那个村庄。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