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5

 

 

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事会带给我们痛苦。

 

我们每个人每一天都有很多很多的思想,每个人在其人生当中都有很多很多的观念、很多很多的看法。在你整个心灵的世界或思考的世界里,你跟你思想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呢?

 

如果我们从赛斯的理论来讲,任何的思想都是我们用来创造实相的工具,就好像画家一定要借由画笔来画出一幅画一样。那一幅画本身就是我们实相的一个蓝图。你是一个画画的人,你是一个画家,所以你一定要借由一个媒介来绘制你的人生蓝图,这个媒介就是颜料和笔。

 

如果我们说你的画笔就是你的思想,你的颜料就是你的情感,那么你的思想跟你的情感就是你彩绘出你人生蓝图的一个媒介。

 

为什么你的人生是黑白的?因为你一直只用画笔,而没有用色彩,所以你最多只能画黑白画和水墨画。因为你的色彩和颜料不见了,所以你只有思想而没有情绪的波动。

 

很多忧郁症的人陷入忧郁的时候,都失去了情感的动力,他们的情感不再波涛起伏了,只剩下一种,叫做悲哀,所以他们的画笔只剩下一种灰色。那时他在画自己人生画面的时候,虽然有思想,可是那个思想每次沾的颜料都只有灰色,所以画出来的每天所过的生活、人生,就只能是灰色的。

 

你的思想就是你的画笔,你所用的颜料就是你的情感。有些人画的是淡淡的人生,下笔的笔触和所选的颜料也是淡淡的。有些人的笔是很大一支,一沾就是最浓的颜色,一笔画下去就是浓墨重彩的人生画卷。这些代表着每个人人生态度的不同。

 

如果我跟我思想的关系,就是画家跟他画笔的关系,那有趣的就来了。各位人生的画家们,我要问一问你们,多少人的画笔是黏在手上的?

 

如果你的手上已经黏着某一支画笔了,那么你绝对握不起另外一支画笔。即使你能同时握两支画笔,那你也只能画出一幅鸟画,你的人生一定是乱七八糟、左右冲突的。如果你的手上拿着画笔,你不可能再拿雕刻刀或毛笔,你也不可能拿任何可以用来创作的材料,因为你的手上永远只拿着一支画笔。

 

到底有多少人认出来你的思想只不过是你创造实相的工具而已?到底有多少人认出来你必须学会使用你的思想,就仿佛一个画家必须熟悉各式各样的画笔?好像毛笔有大楷、小楷,还有中楷,你必须熟悉到底有多少各式各样的画笔,你才能完成一幅生命的色彩图。

 

我再打一个比喻,一个所谓执着的人,就是他在画一幅人生画面的时候,手上只有一种画笔,那个比喻就好像你拿着一支大楷的毛笔要写最小的字体一样,你怎么写?你没有办法写。

 

因为你整个人生的画面,需要你用到非常多的笔跟非常多的颜料。你必须随时随地调整你的人生观,随时随地调换你手上的画笔,因为你手上的画笔必须适合画每一种笔触、每一种场景。你画河流的那一支笔,跟你画雕梁画栋的那一支笔绝对不一样。

 

可是我们大多数人,已经把我们所谓的意识心、所谓的那个我,跟这个我用来彩绘自己人生的画笔混淆在一起了,以至于我们不能随时切换我们所谓的思想、念头或观念,导致我们被困在人生的痛苦当中。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理论,你每一个痛苦的背后,一定代表一个过度执着的思想。因为它没有办法自由转换,所以一碰到困难,就会特别痛苦。

 

比如说你本来是拿最小支的毛笔,那叫小楷。你本来用小楷写的很好,现在突然要写一个大字,有没有碰到困难?如果你非要用小楷去写那个大字,你人生的苦痛就来了。或者本来你是在写大楷,用大楷的笔在写字,现在要你写小的字体,你没有办法换成小楷的笔,你的痛苦就又来了。

 

可是随着我们看人生的不同角度,你有没有随着不同的现象、不同的环境去切换你看待事件的角度?如果你没有切换过去,还是用原来的角度看待每一件事,原来的角度就一定会带给你痛苦。所以我认为,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事会带给我们痛苦,痛苦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这一句话大家要记下来,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事会带给我们痛苦。就好像你拿着小楷要写大的字体一样,有没有痛苦?一定痛苦。是大的字体带给你痛苦吗?是,也不是嘛。对不对?是大的字体带给你痛苦吗?是呀,因为你总是在拿小楷写大的字体,当然是大的字体让你痛苦,它干嘛那么大,它小一点不就没事了吗?可是,你没看到自己手上拿的是小楷。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人生所有苦痛的来源其实都是在让我们去看到,不是事件本身带给我们苦痛,而是我们有没有办法自由切换我们的人生态度。

 

 

摘自|许添盛有声书《个人实相的本质》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