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大师们的外表及瞬间消除疲劳

第二天早晨我们起得很早,在六点半准备去吃早饭。我们的住所和吃早饭的地方隔了一条街。正当我们穿过这条街时,遇到了也走在这条街上的几位大师朋友。他们一边走一边彼此交谈着,和普通的世俗之人没什么两样。他们跟我们打了招呼,而我们对于撞见他们这个样子表示了惊讶。

他们回答说:我们只不过是和你们一样的人,为什么非要把我们看成另类呢?我们跟你们没有丝毫不同。我们只是更多地发展了上帝给予所有人的那些能力罢了。

我们于是问道:那我们为什么做不出你们做的那些事呢?他们的回答是:所有我们接触到的人为什么不仿效我们?为什么做不出那些事?我们既不能也不想把我们的方法强加于人。每个人都是在自由地生活着,在自由地走着他觉得好的道路。我们只力图指出那条简单、容易的道路——那是我们尝试着走过并且发现很不错的路。

我们在桌边坐了下来,谈论着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我深深地感到钦佩与敬慕。这四个人坐在我们对面。其中一位已在近两千年的时间里完善了自己的身体,可以把它带到他想去的任何地方。他在世间生活了一千多年,却仍保持着一个三十五岁之人的青春与活力。在他旁边的那位出自同一家族,但比他晚了五代。尽管已在世上活了七百多年,他看起来却还不到四十岁。他和他那位祖先可以像两个普通人那样交谈,而他们也常常这么做。

此外还有埃弥尔——他已经活了五百多年,看起来像是六十岁的样子。最后是贾斯特——他年纪有四十岁,看起来也就像是四十岁。这四位全都如兄弟般地交谈着,谁都没有丝毫优越感。虽然他们态度和蔼、朴实,但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体现出完美的逻辑性,表明他们对所谈的话题有透彻的了解。他们既不故作高深,也不故弄玄虚。他们在日常事务中表现得就如常人一样,但我却总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饭后我的一位同伴站起来要付账。埃弥尔说:你们在这儿是我们的客人。他向老板娘伸出一只手去。我们以为那只手是空的,但仔细一看,却发现那手里正好握着付账所需的钱。大师们身上是不带钱的,也不需要任何人给他们提供钱。在有需要时他们就能拿到钱,那是直接从万有实体中取出来的。

从饭馆出来后,那位陪同第五组(*原文如此,但在上一章中说这位大师是陪同第四组的,可能是作者或法文译者笔误。——译注)的大师跟我们握了手,说他得回到自己的小组去,随后他就消失了。我们记下了他消失的确切时间,后来我们核查到他离开我们后不到十分钟就回到了他那个小组。

那一天我们与埃弥尔、贾斯特和我们称作文献之友的那位大师一起在村子里面及周围漫步。这位朋友极其详细地给我们讲述了施洗约翰在这村子里居住十二年间的一些情况。那些故事讲得实在太生动了,以至于我们觉得自己把那段模糊久远的过去时光重新体验了一遍,觉得自己正在跟约翰讲话、与他同行。此前我们一直把这位伟人看成被某些故弄玄虚者传说得神乎其神的神秘人物。但从这一天起,他对我来说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人。我就如亲眼所见一般,想像出他和我们一样在村子里面及周围漫步,从这些伟大的灵魂那里接受教导,但却无法彻底掌握这些教导中的基本真理。

那一整天我们都在东游西逛,倾听着有趣的历史故事。我们就置身于文献中所讲述的那些千年往事发生的地点,听人给我们朗读并翻译那些文献。后来刚好在天黑前,我们筋疲力尽地回到了村子里。

那三位大师朋友并没有比我们少走一步路,却丝毫没表现出疲倦的样子。我们满身都是污泥、尘土和汗水,而他们却神清气爽、精神饱满,白色的衣服就和刚出发时一样一尘不染。我们在旅行中就已经注意到:大师们的衣服从不变脏。我们常常谈论这事,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原因。

这天晚上我们重又提出了这个问题,那位文献之友回答说:你们对此感到惊讶,而我们感到更惊讶的是:上帝所创造的一小粒实体竟会附着在它并不属于其中的另一件上帝的造物之上,竟会待在一个没人愿意让它待的地方。拥有正确的理念时,这就不会发生,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上帝的实体片段可以置身于错误的地方。

一秒钟后,我们看到自己的衣服与身体都和大师们的一样干净了。这场转变(它的确是)对我的同伴和我来说是瞬间完成的。所有疲劳的迹象都离开了我们。我们觉得就像刚刚起床并洗了个澡一样精神振奋。这就是对我们所有问题的回答。

我想,这天夜里回房间时,我们是怀着与大师们同行以来所感受到的最深的安宁。我们的敬畏迅速转化成了对这些善良、朴实的心灵的深深的爱,因为他们为人类做了那么多有益的事。他们把所有人都看作兄弟,而我们也开始这样看待人们了。他们从不把任何事归功于自己,总是说那是上帝在通过他们显现出来。

单凭自己,我什么也做不了。是那居于我之中的天父独自做成了这些事。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