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类越来越认同自己的心智, 大部分的关系也无法在本体之中扎根, 继而转变成痛苦的根源, 并且充满了问题与冲突。

 

      如果你的亲密关系强化了小我心智的模式且赋予它更多能量, 进而激发痛苦之身, 那么何不接纳这个事实, 而不要试图逃脱呢? 何不采取合作态度, 而不是避开亲密关系, 或是继续幻想一个完美伴侣会出现, 来解决你所有的问题或让你感到圆满?当你能够承认并接纳这些事实的时候, 它们就无法完全控制你了。比方说, 当你觉知到有不和谐的状况存在, 你对这个状况了然于心。经由你的觉知, 一个新的元素就加进来了, 而那份不和谐就无法维持不变了。

 

      当你知道自己不在平安中, 你的觉知就创造了一个宁静的空间, 它以慈爱和温柔环抱你的不平安, 然后将你的不平安转化为平安。就你内在的转化而言, 你是无法什么来让它发生的。你无法自我转化, 当然也不可能转化你的伴侣或其他任何人。你所能做的就是创造一个转化的空间, 让转化得以发生, 让恩典和爱能够进来。

 

 

     所以, 每当你的关系发生问题, 每当它把你的伴侣内在的疯狂带出来时, 你反而应该高兴。因为无意识的东西见光了, 这就得到救赎的大好时机。

 

      每时每刻, 都要抱持着对那一刻的觉知”, 特别是针对自己的内在状态。如果有了怒气, 就要知道自己有怒气; 如果有嫉妒、防卫、争辩的冲动、需要自己是对的偏执、内在小孩对爱和关注的需求, 或是任何情绪上的痛苦——无论是什么, 要觉知到那一刻的实相, 并对它了然于心。如此一来, 这份关系就成了你的实修方法——你的灵性修持。如果你在伴侣身上观察到了无意识的行为, 用你的觉知慈爱地环抱它, 你就不会随之起舞。

 

      无意识和觉知无法长时间并存——即使那份觉知只存在另一个人身上, 而不是在那个做出无意识行为的人之中。在敌意和攻击背后的能量形式, 绝对无法忍受爱的临在。如果对伴侣的无意识行为做出反应, 你自己也会变成无意识。但如果那个时候你能够记得要觉察到自己的反应, 就不会迷失了。

 

     有史以来,  亲密关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这么多问题,  且冲突不断。或许你已经注意到了,   亲密关系不是为了让你开心或满足而存在的, 如果你继续透过亲密关系寻求救赎, 你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幻灭。但如果你能接受亲密关系是为了让你更有意识,  而不是更快乐的话, 那么这种关系反而给你救赎,  你会与更高的意识联合一致, 而这更高层的意识就是想藉由你而降临世界。至于那些紧抓着旧模式不放的人, 他们会感觉到更多的痛苦、暴力、混乱和疯狂。

 

      到底需要多少人才能让你的生活变成灵性修持? 如果你的伴侣不配合, 不要在意。神志清明——意识——只能藉由你来到这个世界。你不须等到全世界都清醒了, 或是等到某人有意识, 才能进入开悟状态。如果要等, 你可能会等到天荒地老。

 

     不要彼此责怪对方无意识。一旦开始争论, 你就已经认同某个心理立场, 而且不但会护卫这个心理立场, 也会护卫你的自我感。这时小我就当家做主了, 你更坠入了无意识之中。当然, 有时你必须指正伴侣的一些行为, 但如果你够警觉、够临在, 就可以在没有小我干涉的情况下给予伴侣回馈——不带批评、控诉或责怪。当你的伴侣做出无意识行为时, 放下所有的批判。批判不是会把对方的无意识行为和他的本质混为一谈, 就是会把你自己的无意识投射至对方身上, 而误以为那就是他的本来面貌。

 

     放下批判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忽视功能失调和无意识, 它的意思是要做那份觉知”, 而不是做那个反应和批判。如此一来, 你要不是完全不起反应, 就是虽然反应了, 但仍保持觉知, 那份觉知就是容许反应存在, 并在其中观察它的那个空间。你不与黑暗抗争, 而是带进光来; 不随幻相起舞, 而是见相非相——看穿了它。作为那份觉知, 会创造出一个有爱临在的清晰空间, 允许万事万物和所有人以他们本来的模样存在。没有比这个更能作为促进转化的催化剂了。如果照这样练习, 你的伴侣就没办法无意识地继续与你共处。

 

     如果双方都同意让这段关系变成灵性修持, 那再好不过了。当各种想法和感觉一产生, 或是一个反应起来的时候, 你们可以马上向对方表明, 这样就不会创造时间差, 让未被表达或认可的情绪或怨气有机会滋长。学习不带责任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也学习以开放、不防卫的方式倾听你的伴侣。

 

      给你的伴侣一个表达自己的空间, 并保持临在。这样一来, 控诉、防卫、攻击——所有这些用来强化或保护小我, 或是满足它需求的模式, 就会变得多余。为他人留些余地——也为自己留些空间——是很重要的。没有空间, 爱就无法滋长。

 

  当两个破坏亲密关系的要素被移除——也就是说, 当痛苦之身被转化, 而你也不再认同心智和心理立场了——如果你的伴侣也这么做的话, 你就会经历到亲密关系如花绽放的狂喜。你们不再反映彼此的痛苦和无意识, 也不再填补彼此上瘾般的小我需求, 反而会把自己内在深处感受到那份爱反映给对方, 那份爱伴随着一份领悟: 领悟到自己与万事万物合一。这就是没有对立面的爱。

 

      如果你的伴侣还是与心智和痛苦之身认同, 你却已经解脱了, 这将会是一个重大的挑战——不是对你, 而是对你的伴侣而言。跟一个开悟的人一起生活并不容易, 或者应该说, 他的小我会觉得受到极大的威胁。

 

      记住这一点: 小我需要问题、冲突及敌人来强化分离感, 它的身份依靠的就是这个分离感, 跟开悟的伴侣在一起时, 未开悟那一方的心智会觉得非常气馁, 因为它固定的心理立场不会遭到抗拒, 也就是说, 这些立场将会变得摇摇欲坠而脆弱, 甚至还有崩溃瓦解的危险, 最后导致自我的丧失。痛苦之身要求回馈却得不到, 那么它对争辩、戏码和冲突的需求就无法得到满足。

 

 

放弃与自己的关系

 

      你不是男人就是女人, 因此在形相身份的层面来说, 你是不完整的, 这跟有没有开悟无关。你是整体的一半而已, 而这份不完整感促成了男女之间的吸引力, 也就是异性能量相吸的引力, 无论你多么有意识, 都会感觉得到。但在与内在连结的状态下, 你只会粗浅地在生活中感受到这种引力。

 

      这并不是说你不会与他人或你的伴侣有较深的连结。事实上, 唯有意识到本体, 你才能与他人有更深的连结。源自本体, 你就能够穿越形相的帷幕, 而聚焦在对方的本质上。而在本体之中, 男性和女性是合一的。你的表层形相或许还是有些需求, 本体却无所求, 因为它本身已经全然完整了。如果这些需求被满足了, 很好, 但是它们满足与否对你深层的内在状态而言, 无关紧要。

 

      所以对一个开悟的人来说, 如果异性相吸的需求没有被满足, 在外相的层次上他是很有可能感到缺乏或不完整, 但同时, 他的内在却会感受到全然地完整、圆满及平和。

 

     如果你独处时无法自在, 就会寻求一份亲密关系来遮掩你的不安。可以确定的是,  你的不安会在这份关系中以其他形式重新浮现,  到时候你可能会归咎到你的伴侣身上。

 

      你真正需要做的就是全然地接纳当下。这么一来, 你在此时此地就能感到自在, 同时也能安然独处。但是你真的需要和自己建立一份关系吗你为什么不能就是做自己当你和自己建立一份关系时就把自己一分为二: “”  我自己”,主体和受体。这个心智创造的二元对立就是所有不必要的复杂事物以及所有你生活中问题和冲突的根源。

 

      在开悟的状态中你就是你自己—— “” 你自己合而为一。你不会批判自己、不会为自己感到难过、不会为自己感到骄傲、不爱自己、不恨自己,  以此类推。自我反射意识造成的分裂愈合了,  它的诅咒也被解除了。再也没有一个自己” 需要你去保护、防卫或喂养了。

 

      当你开悟时, 你会失去一个关系: 你和你自己的关系。一旦你放弃了和自己的关系, 你其他所有的关系都将是爱的关系。

作者:埃克哈特·托利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