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虽然你的思想承袭于我,但或者它就是你过去思想的一种表现形式。你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你的历史,打破这一切吧,我不建议你走向另一个极端,因为那也是种虚假,我建议你立足于一种更高的境界。思考转变的这个问题不是你非做不可的,是你的觉知或者觉知的缺失让你困于同一个牢笼。

来依靠我吧,不要依赖于过去的那些看得见或看不见的习惯。

事实上你希望进步,但是你习惯性地把头往后看,所以你发现自己总原地转圈。

你可以跟着你与我的连接行走,或者你跟着你与这世界的人们的连接行走。你会把你的钱放到哪里?你敢和烈马或者那很牛叉的跑者打赌吗?你打赌他是风尘仆仆呢还是安静的到达呢?谁冲过终点线真的没有什么,但是你仍在怀疑。

你的信心依赖于我,或者依赖于其他事情,难道这就让你不能花点时间思考?

你乘火车去目的地,你遗忘了驱动火车的能量。你喜欢噗噗的火车,但却遗忘了造它的人。你猴急猴急的,你感兴趣的不过是警报灯和噪音,你遗忘了那真实的动力。大部份时候你都这样。

不要再遗忘了。

有一堆宝贝你再也不想让它再沉睡。

并没有许多事一定要你去做,你不必非要把它挖出来。实际上,你根本就无能为力,你只需要去指出埋藏地,说,这里藏着我的宝贝。

有了你的许可,宝贝自己会升上来,你就能看到它。一旦你许可了扬升,你就会升得越来越高,实现很多未曾预期的惊喜。

你担心你不能够让它升入更高实相,或者,你扬升了,你会沉溺于极度的欢乐。但是你将混杂着分分合合,即便你知道得更多,你也会不情愿地觉得自己被整合了,你将一直等待,直到你发现有朝一日某些东西与我并肩耸立。

你认为我是某些东西的替补,你认为我可以代替一些真实的物品,这样说么,还不如说你觉得我是个骗子还直接些。不,你没那么想,但你可能觉得我是一个没有维度或低维度,至少比你现在所知的那一位上帝要低级的人。你说总之我是高高在上的,你害怕我是个低层级的人,你甚至认为当你的日常生活很低落时我就应该应召而出。你害怕我是个二流货,你担心你最熟悉的维度实际上还高于我所能提供的维度。然而,我的的确确是全维度的提供人。

接受我提供的全部礼物,为什么不要呢?为什么不全要呢?

我不是个耍阴谋诡计的人,你沉迷于当下的意识让我无法走上台前。

我建议你好好享受你当下的世界,但是不要沉迷于它。当你认为当下的物质世界就是你所需的一切,很自然地你的魂就被勾住了,你就会紧抓不放。当你觉得那儿真的什么都不是,或者那些东西都不属于你,或许对每个人都真的没什么的时候,你就不会停滞不前。也或许就那么回事,但是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你干脆否定它而不是使劲去抓而最终发现两手空空。

伸出你的手,我会将宝贝塞满你的手。用你的双眼盯紧了,伸出你的手接好了,我已等着要塞给你各种各样的宝贝了,我就是那个散财的大财主。你曾经认为你们世界性的物品从其他地方而来,象你一样,没有我的意识和祷告他们是不可能存在的,我就是那个自始至终关照你们的人。将你的意识转向你的行动,我是心灵的填料,不是其他,将你的信念放在它一直所在的地方。

原文地址:http://www.heavenletters.org/perception-and-faith.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