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8 奥修每日分享

 

 

参与生命!尽可能深入地参与,全然地参与,冒着一切风险地参与生命。

 

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舞蹈,不要去看舞者跳舞,而是去学习跳舞,让自己成为一个舞者。如果你想要了解,参与!要了解事情,这是唯一真正正确的方法,也是真实的方法。

 

然后,你的生命会有着莫大的意义,不只是单一向度的,而是多重向度的意义,意义会开始像花朵般地洒落在你身上。

 

生命必须是多重向度的,唯有如此它才有意义。永远不要让生命变成单一向度的,那会是个问题。

 

例如,有人变成机械师之后、认为生命就是这样了,他开始执着于机械师的身分,然后一生就只是个机械师……有上百万种方向在那里,但他只选择一种轨道。他变得无聊,开始厌烦、疲倦;生命变成苟延残喘,只是等待死亡来临。这有什么意义?

 

对生命更有兴趣些,别总是那么市侩的计较,偶尔也要玩耍一下。别只当个医师、机械师、校长或教授;尽可能多样化地生活,偶尔玩玩牌、拉拉小提琴、唱唱歌,也可以当个业余摄影师或诗人……

 

尽可能去探索生命里的各种不同向度,然后你会拥有丰富的生命;而意义,其实就是丰富的副产品。

 

关于苏格拉底,我听过一个意义深远的故事,当苏格拉底在监狱里等待死刑时,有一个梦不断地出现,不断地催促他:“苏格拉底,做点音乐吧!“

 

苏格拉底觉得自己一直是以哲学的方式来表达艺术,但受到这个神秘声音的驱使,他将一个寓言故事改编为散文,做了一首给阿波罗的赞美诗,然后用笛子去演奏。

 

就在死神的面前,哲学与音乐有了短暂的交会,而苏格拉底也经验了前所未有的喜悦。

 

苏格拉底从来没有吹过笛子,但在临死前,他内在的某个部分却不断坚持着:“苏格被底,做点音乐吧!”这看起来实在很荒谬。他从来没有吹过笛子,从来没有编过任何音乐,某部分的他一直被压抑着。

 

是的,即使像苏格拉底这样一个人,也都只过着单一向度的生活。所以,那个以往被压抑的部分开始坚持说:“逻辑的部分已经够多了,现在来点音乐吧!这会带来平衡。你辩论的部分已经够多了,现在吹点笛子吧!”而这个声音是如此的坚持,所以苏格拉底只好屈服了。

 

他的门徒一定会惊讶的想:“他疯了吗?苏格拉底吹笛子?”

 

但对我而言,这是个有意义的故事。当然,他做的音乐不可能多好,因为他从来没有吹过笛子、他完全是个新手,所以他的音乐一定非常孩子气;但他内在某些部分仍然因此得到满足了,获得抒发了,他不再只有一个向度。

 

或许这是他一生里,第一次自发性地做了某件事;或许是他第一次做了些什么,却说不出个好理由。否则,他一直是个理性的人。

 

有一天晚上,我读到一个关于哈斯丁的神秘家巴申(Baal shem) 的故事。

 

在一个假日里,所有哈斯丁的人民都聚在一起祈祷,与他们的大师碰面、会合。其中有个男人带着他智障的孩子一起来了,他很担心这个孩子,所以一直注意着孩子的举动。

 

在祈祷进行中,小男孩问爸爸说:“我有一个哨子,我可不可以吹哨子?”

 

爸爸说:“绝对不可以。你的哨子在哪里?”

 

小男孩告诉爸爸,他把哨子放在口袋里。由于担心小男孩会不听话,所以爸爸一直盯着小男孩还有他的口袋。祈祷文之后接着是舞蹈,爸爸忘记要盯着孩子而开始跳起舞来。

 

哈斯丁这一族的人都是舞者,他们是一群充满喜悦的人,是犹太教徒里最优秀的一群人。犹太教真正的精髓就在这群人身上,在这群疯狂的人身上。

 

当每个人都在祈祷与舞蹈时,突然间,小男孩再也无法抗拒地把哨子拿出来吹。每个人都被哨音吓了一跳,但巴申却走过来抱住小男孩,他说:“我们的祈祷被听到了。没有这个哨音,一切都是枉然,因为这是今晚这里唯一一件自发性的事情,其它一切都只是仪式。”

 

别让你的生命变成一个僵死的仪式,让它多一些无法解释的片刻,多一些无法理解的奥秘,多一些别人会认为你疯了的举动。

 

一个百分之百理性的人,会是个死气沉沉的人,有时一点点的疯狂总会带来极大的喜悦。所以,偶尔也做些疯狂的事情。只有如此,意义才可能会出现。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