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8 奥修

 

 

当一个人开始认为他必须是例外的、不凡的、特别的,他就会永远保持痛苦,因为每一个人已经是特别的,已经是例外的,已经是不凡的。现在,你怎么可能使一个不平凡的人变得更不平凡?你将会失败。

 

  人们在想要达成不凡的当中会失败,因为他们已经是了。如果他们不是,他们可能会成功。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比较的。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之后也不会有任何人像你,你就只是你自己,自成一类。

 

  现在,试图变成特别的是愚蠢的。你必须放松,然后看清你是独一无二的,你不需要去变成独一无二的。如果你试图将黄金蜕变成黄金,你注定会失败,因为……你怎么可能成功?首先,黄金就是黄金,你可以将贱金属蜕变成黄金,但是你无法将黄金蜕变成黄金。

 

  这是最基本的必须加以了解的事,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很痛苦,因为每一个人都试图在做一些已经是那样的事!你越是去尝试,你就越失败,你越失败,你就认为你必须越努力。那个努力越大,那个失败就越大……渐渐、渐渐地,你的整个生命就变成一个非常漫长的挫折故事,其他没有。

 

  比较是不可能的,没有人比你更优越,也没有人比你更低劣,因为你是唯一像你的人。所以任何人怎么可能是更优越或是更低劣的?如果你比较,那么问题就会产生,一旦比较进入你,就会有麻烦,那么你将成为痛苦的。

 

  摘自奥修《毕达哥拉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