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雾中的奇光与幽灵

第二天早晨,我们整个身心都兴致勃勃地期待这一天将带给我们的启示。我们已开始认为每一天都会带来一点新的启示,而我们觉得自己对于这些经历的深层意义还只有肤浅的认识。吃早饭时我们得知,我们要去一个坐落在山上更高处的村庄。从那里出发,我们将去参观位于某座山上的寺庙。那是群山之中的一座山,而那些山是我在前面写到的那个寺庙屋顶上看见过的。这段路程骑马只能走二十五公里,后面就不能骑了。所以得由两位村民陪我们走完这二十五公里,然后他们把马送到另一个小村子里照管,一直等到我们回来。事情就是这样进行的。我们把马交给村民后,便开始攀登那条通往我们要去的村庄的狭窄山路。这条路上有些路段的台阶是在石头上凿出来的。

这天夜里我们在一家客栈旁宿营。这客栈坐落在山脊上,就在我们离开马匹的地方和我们要去的村庄的半途中。客栈老板是个胖胖的、快活的老人。他是那么肥胖丰满,走起路来就像一只球在滚动,而且几乎让人看不见他的眼睛在哪儿。他一认出埃弥尔后,就请求得到疗愈,说如果人家不帮他的话那他肯定会死去。我们得知这家客栈在数百年间都是子承父业地进行着经营。这位老板已经干了七十年。

最初他的一种公认无法治愈的先天性疾病被大师治好了,于是他积极地做起了灵性功课,坚持了两年。后来,他渐渐对此失去了兴趣,开始依靠他人来解除自己的困难。这样过了二十多年。在此期间他的健康状况似乎一直都很好,但突然间他旧有的恶习重新发作了,而他并不想努力摆脱自己那种所谓的懈怠。他这种情况很典型,有成千上万的人也都和他一样。他们这种人只图活得舒服,任何努力对他们来说都会很快变成无法承受的负担。他们失去了兴趣。他们祈求帮助的祷告变得机械、枯燥,而不是怀着深切的意愿说出来的。

第二天早晨我们很早就出发了,在下午四点到达了目的地。那座寺庙位于一个石峰之上,几乎就在村子的正上方。岩壁非常陡峭,因此上去的唯一途径是借助一只系在绳索上的筐。这筐子由一个滑轮垂下来,而那个滑轮架设在一根固定在岩石中的木梁上。绳子的一端缠绕在一个绞盘上,另一端穿过滑轮,系住那只筐。这只筐用来使人上去和下来。那个绞盘放置在一个小房间里,而这小房间是在一座山崖的岩石上开凿出来的。托住滑轮的那根木梁伸出一截来,以使筐子下降时不会撞上那座山崖。在向上升时,当筐子过了山崖之后,人要用力荡一下,才能安全地落在那山崖上并进入那个在岩石中开凿出来的小房间。这座山崖向外突出来很大一块,所以筐子悬在空中时距离岩壁有二十多米远。

发出一个信号之后,有人把筐放了下来,于是我们被一个一个地拉到了那座一百三十米高的山崖上。我们一到那儿就寻找上到寺庙去的路。那座寺庙所在的地方比这儿还要高一百七十五米——它的墙壁是顺着岩壁往上修建的。人家告诉我们说,这第二次攀登也得像第一次那样进行。果然,我们看见从寺庙那儿伸出一根梁木来,和山崖上的那根差不多。有人放下来一根绳索,上面系着一只同样的筐。于是我们又一个一个地被拉到了那座寺庙的平台上。

我再次感到自己置身于世界之巅了。承载这寺庙的石峰比周围的山高出三百米。我们出发的那个村子则在三百米以下,位于人们翻越喜马拉雅山时穿过的一个山口。这座寺庙的位置比我跟埃弥尔、贾斯特一起参观过的那个寺庙低三百五十米,但这里的视野要开阔得多。我们觉得自己似乎能看到无垠的太空。

人家安排我们住了下来,让我们可以舒服地过夜。三位大师朋友告诉我们说,他们要去拜访我们同伴的几个小组,并准备把我们这边的信件全都带过去。于是我们给所有同伴都写了信,并仔细注明了日期、时间和地点。我们保留了这些信的副件,后来查明这些信全都在离开我们手里后二十分钟内交到了收信人那里。我们把信给了这几位大师朋友。他们和我们握了握手,说第二天早晨见,然后便一个一个地消失了。

看管寺庙的人们给我们提供了一顿很好的晚餐。饭后我们回房间去睡觉,但是却睡不着,因为我们经历的这一切开始让我们激动不已。我们此刻是置身于海拔三千米的地方,附近除了僧侣外再没有一个人,除了我们自己的说话声外也再听不到别的声音。空气都是完全静止的。

我们的一个伙伴说道:怪不得人家会选择像这样的寺庙来静心冥想。这浓重的寂静好像伸手便能摸到一样。这座寺庙肯定是个退隐修行的好地方。我要出去看看周围的情况。

他出去没多一会儿就回来了,说外面有浓雾,什么也看不见。我的这两位同伴很快睡着了,而我却睡不着。于是我起床穿好衣服,来到了寺庙的屋顶上。我坐了下来,把腿垂到墙外。恰好有一些月光透过雾气照了过来,驱散了一点黑暗,否则这里就是漆黑一团了。这淡淡的月光照出了一大团一大团的雾——它们正在附近波动起伏着弥漫开来。这月光让人想起自己并非悬在空中,下面还有一些东西,大地还存在,自己坐的这个地方是与大地相连的。

突然间,我看到了异象。我看见一大束光,其中的光线铺展成扇形并朝我伸展过来。我差不多是坐在这扇形的中心。中间的那道光最为明亮。每一道光都继续前行,直到照亮了大地上的某一特定区域。随后这些光线融合在一起,变成一道巨大的白光。它们汇聚在白光的中心点上。那白光非常强烈,像水晶般透明。这时我觉得自己好像是飘浮在这一景象上方。我朝这道白光远方的源头望去,看到了一些极为古老的幽灵。他们在往前走,数量越来越多。他们排成紧密的行列,走到某一地点后便分散开来。他们相互间离得越来越远,直至填满了那道光并覆盖了大地。他们似乎都来自那个白色的中心点,开始时是一个一个地出来,然后是两个两个地,再后来是四个四个地……到达分散开来的那个点时,他们有一百多个,并排铺开,呈一个紧密的扇形。在那个分散点上,他们四散开去,占据了所有的光线。他们无序地走着,每一个都按自己的想法在走。他们覆盖了整个大地的时刻,也正是那些光线发散到最大程度的时刻。随后这些幽灵体逐渐相互靠拢。那些光线朝着他们的出发点汇聚起来。幽灵体们重又一个一个地进入那里,就这样完成了他们的一个周期。在进入那里之前,他们重又聚集在一起。一百多个灵魂并排组成一个紧密的行列。他们越往前走,数量就变得越少,最后只剩下了一个。这一个便独自走进了那光中。

我突然一下站起身来,觉得在这种地方做梦不太安全。于是我回到自己床上,很快便睡着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