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9

 

 

进化论不能解释人类的起源。(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完整的排列出人类基因次序的科学家,对基因图谱进行初步分析研究发现,人类基因少得出奇,只有三万个,只比果蝇的基因一万三千六百个多出大约一倍。此外,人体有数以百计基因是来自人类远祖数百万年前感染的细菌,而它们的基因就此寄存下来。

 

但专家以此理解在人类演化过程中,各种基因如何变化及导致一些突破性的进展,使早期脊椎动物得以演化成为人类。这却涉及了当前科学的一个误区,也是多数读者所不知的。

 

一、进化论不能解释人类的起源

 

一些科学家把人类与其它生物基因有相同之处的事实作为达尔文进化论的证据。其实,无论是基因还是比较解剖学都不能证明进化论的正确。而人类考古学早已提出确足的证据可以把进化论从教科书中删除了。NBC曾制做过一个系列节目叫“人类的神秘起源”(The Mysterious Origins of Man),其中列举的发现就足以说明这一点。进化论既然是错误的,以其为指导思想所作的任何研究都将是徒劳无益的。如果人类根本不是从早期脊椎动物演化来的,如何在这方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二、生命基因相似的意义

 

报导说“尽管全球人种繁多,可是全世界人类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基因完全相同,反映人类演化历史还很短暂”。有趣的是,在进化论被考古学否定的同时,医学上对催眠术的研究却有重大发现,许多专业杂志发表了人在催状眠态下回忆起的前生经历。人类社会早就存在有人留有对前生支离破碎的记忆及对今生有预感的现象,这些科学研究证明了这些现象的客观性。耶鲁医学院毕业在迈阿密任精神科主任的魏思(Weiss)医生曾着畅销书“生生世世”(Many Lives,Many Masters),描述一位改变了他的一生的病人的轮回经历。那位金发碧眼的女士曾转生六十多世,作过不同历史时期的男人,黑人,东方人等等。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转世之间的交错时空她可以与安排她生命的主沟通,道出了些可能是生命的真机的话语,“人的生命是用来给予而非索取”,“人无权杀生”…佛教认为人可以转生成动物或植物,而生命基因的相似之处不正好为轮回的便利条件吗?

 

宗教中认为人的一生是安排好的,我们现在至少同意生命的结构、功能、疾病是已由基因安放好的。在进化论气竭之时,科学家们好像突然失去了努力目标,这才想到了与人类同时诞生的宗教。或许科学这个执扭的孩子最终要靠宗教老人的牵引才能走出柳暗花明呢。

 

三、人类疾病的根源

 

想当初显微镜没发明之前,有人提出疾病是由微生物传染的被医学界当作精神病。就在不久前有人说肠胃溃疡和癌症可能与细菌病毒有关,又被笑为白痴,直到科学证实了这些。分子生物学的研究给了我们耐人寻味的启示-决定宏观生命的因素在微观。我们首先发现生命是由蛋白质为单位运作的,而蛋白质又是由DNA(脱氧核糖核酸,组成基因的单位)转录成RNA(核糖核酸)再合成的,这被称为“中心法则”。后来发现RNA本身也可以反转录成DNA合成蛋白质,称为中心法则的修饰,爱滋病毒就是如此复制的。最让人彼夷匪思的是最近流行的疯牛病(Madcow Disease),这种病原体没有基因,是完全由蛋白质构成的,而与之对应的基因却在人体细胞的基因上。蛋白质可以自我复制本身就是不按牌理出牌,而它在人类基因上亮起的红灯是否正指明了人类疾病的根源在于人的本身?

 

报导说“存在人类每一个细胞内的完整基因,是由卅一亿个碱基组成,排列起来可长达六尺,可是蕴含人类遗传指令的基因在其中只占不到一寸,其余是像违章住户一样在人类基因中落脚的类似生命的各种怪异实体,包括像寄生虫一样的外来基因的微小碎片,甚至还有寄宿于这些寄生虫的更微小碎片。”“基因图谱的某些部份拥有丰富的人类遗传物质,而电脑搜寻已发现四十多个前所不知的疾病基因,关系各种癫痫、耳聋、色盲和肌肉萎缩症。

 

未来几年还可能发现数百种疾病基因,促成新药物和治疗检验法的发展。”“其他部份的基因图谱则有如沙漠,看不出任何与人类遗传有关的物质,可是却仍蕴含着某种生命。”“就像真正的基因一样,基因图谱上这些广大的空白地带,也是由去氧核糖核酸(DNA)组成,可是里面不含对人体有任何作用的信息。其余则是史前病毒的残余基因,随着人类代代流传下来并逐渐退化。”

 

试想如果再出现一些类似疯牛病毒的微生物,人类将会多么脆弱,因为人基因的本身就是疾病赖以生存的土壤。现在医学界不得不承认许多找不出病因的疾病的客观存在,如纤维肌痛(Fibromyalgia),肠易乱综合症(Irritable Bowl Syndrome),长期疲劳综合症(Chronic Fatigue Syndrome)等等…药物早己不是对付疾病的最佳手段,日益翻新的高科技只能疲惫不堪地追千变万化层出不穷的微生物和新疾病尾巴。有人幻想基因工程-通过基因的剪接去其糟粕可以解决问题。请问人们是否想过那些微生物与疾病的基因何以跑进人的基因中?而人类基因中那些看似无用的基因又蕴育着什么吗?那些在人类基因中生根的各种类似生命的怪体从何而来?

 

人类思想行为的病态与变异是不是它们负责?有没有比基因更微观的因素在主宰基因以至人类的一切?人类发展到今天真的是演化来的吗?

 

还是“高级生命”的安排?这些间题还没搞清楚之前,科学家、历史、考古和宗教学者应该多集思广议,从人类的本源“悟道”。否则只怕疾病没去,人类却蹈了以前史前文明消失的复辄了。

 

作者:可真

http://kzg.io/gb3W6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