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体第五章典型例子

 

未开化的人的心智体被描绘于《人可见和不可见的》第87页第六张图片中。只要它的颜色相同,在休止的状态下,心智体与星光体是相当一致的;但这还远远不止于此,因为其中似乎看到人的一切灵性和智能发展。就未开化的人而言,这可能不算什么,但稍后这将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我们会在适当时候看到。

 

详细打量这个身体的话,我们会感知到顶部有一片代表有一些智力的暗黄色,不过颜色浑浊就表示了它仅用于自私的目的。

 

用灰蓝色表示的虔诚,必定是一种在很大程度上充满恐惧,并出于对自身利益考虑的物神崇拜。浑浊的深红色暗示着情感的开始,但这种情感主要必定是出于自私的。

 

一圈暗淡的橙色暗示了骄傲,但却是一种相当低阶的类别。占了很大部分的深红色表示愤怒的强烈倾向,非常轻微的挑衅就明显会大发雷霆。

 

占据身体很大部分的一大堆污绿色表示了诡诈、背信弃义和贪婪 - 后者的素质以淡褐色调来表示出。光环的底部是一种泥色的沉积物,暗示了普遍的自私和缺乏任何良好的质素。

 

未开化的人的心智体包含了心智物质,但很小量,而且是散漫和主要来自该层面最低的子分层。这几乎都是在下半身发生,受到来自星光体的情绪风暴所震动。除非被这些星光振动刺激,它保持几近静止的状态,即使在它们的冲动下也很迟钝。没有明确的活动产生自内在,要激起不同的回应就必须有来自外在世界打击。

 

所以,打击越狂暴,对人的进程就越好;狂喜、愤怒、苦痛、恐惧和其他激情,在星光体中引起了风暴,搅乱了心智意识,然后添加了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进去来自外在造成的印象。

 

普通人只会使用第七或最低心智子层面的物质;这非常接近星光层,他所有的意念都被星光或情绪世界的反射染色。到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人可以碰到第六子层面;伟大的的科学界人士当然好好利用到它,但不幸地,他们常常将最低子层面的物质混在一起,然后变得嫉妒别人的发现和发明。第五子层面远远较少有星光纠缠的机会。邻近因果体的第四子层面远离了与星光振动纠缠的可能性。

 

在第93页第九张图片描绘了一位普通人的心智体。其中看到更大比例的智力【黄色】、爱【玫瑰粉红】、和虔诚【蓝色】;在它们的素质上还有显着的改善,色彩变得较清澈。

 

虽然骄傲的量和之前一样多,但现在的级别较高了,人不再仅仅为了自己的蛮力和残忍,而是为了他良好的素质而自豪。

 

很多深红色留存着,表示了容易愤怒;绿色绝对是更好了,表示出灵活和适应性,而不是欺诈和狡猾。

 

未开化的人的绿色是在光环较下方的位置,在深红色之下,因为代表了表达出它们所需的物质要比愤怒的深红色所需的更粗糙。

 

普通人的绿色在光环中是在深红色之上,表示它所需的物质没愤怒的深红色所需的这么粗糙。因此,在心智体中物质的一般素质已有改善。

 

虽然在光环中依然有很大比例的自私的棕色,但色彩比未开化的人温暖一点点和没这么冰冷。因此,普通人的心智体在尺寸上增大了,展示出一定的组织性,并包含了来自心智层第四、第五、第六子分层的物质。

 

就像肉体和星光体般,心智体也是如此;运动增加,就会废除萎缩了的,并最终消灭掉。心智体中所有振动会引起其构造物的改变,将不能同步振动的物质抛弃掉,再从周围几近无限的存储吸取合适的物质来替补。

 

在同一本书中的第121页第十二张图描绘了发展发达的人的心智体。由于这骄傲【橙色】、愤怒【深红色】、和自私【棕色】已完全消失的关系;剩余的色彩都扩张到填满整个鹅卵,并且在感觉上也有很大的改善,给人完全不同的印象。当所有关于自我的意念从它们中消失时,它们变得更加精炼和精致。此外,有一个带纯净紫罗兰色的金色星星出现在光环的顶部,表明获得新的和更高的素质机智、灵性的抱负。

 

来自上方的力量通过发展发达的人的因果体辐射出去,这些力量也会通过他的心智体,不过力量相较有点少。从我们可以称之为色彩的八度之间的差异中看到,即属于心智层中较低和较高水平的色调之间的差异,现在,心智体几乎已经成为因果体的复制品,就像星光体也几近是心智体在其较低水平的复制品般。

 

发展发达的人的心智体因而成为了因果体的反射,因为这个人学会了完全遵循高我的提示,并完全由衪们来引领自己的理性。事实上,表达出因果体某种素质的色彩不仅在心智体中表达出自己,还甚至在星光体中也会;但是如之前所说般,当色彩下降到较低的层面时,它会没那么精致、光亮和空灵。

 

在一个灵性发展发达的人中,所有较粗糙的心智物质组合已经被消除,所以它只会包含四个低等心智子分层的较精细物质,而第四和第五子层面相较第六和第七子层面占了更大一部分。因此,心智体会对智力的所有更高运作,对高级艺术的微妙接触,对崇高情感的纯粹激动做出反应。这个身体迅速地变得准备去复制出因果体中真人,思考者,的所有脉冲,这些脉冲能够用低等心智物质去表达。

 

灵性人士的星光体和心智体都会持续表现出四到五种灿烂的情绪 - 爱、虔诚、同理心和它们当中有智慧的抱负。

 

亚罗汉【达到了第四次大点化的存在】的心智体【还有星光体】很少有自己所属的特定颜色,而是以它们所能够表达出的低八度颜色形成像因果体的复制品般。它们具有美丽的闪烁虹彩 - 一种乳白色的珍珠母效果 - 完全难以用描述或图像去表示出来。

 

讲求实际的人的心智体通常有很多黄色,而且他的各种色带通常是规则且有序的。他比依靠直觉的人的情绪远远为少和想像力较薄弱,因而经常在各个方面较没有动力和热情;但另一方面,他又甚少出错,以及他所做的事情一般都会很好和完成得很小心。

 

还可以注意到心智科学性和井然有序的习惯对星光体中色彩的排列有明显的影响;它们倾向于规则的色带,而且它们之间的分界线变得更加明确。依靠直觉的人的心智体有很多的蓝色,但色彩一般是模糊的,而整个身体都并不规则。他比稳定的人遭受的痛苦要大得多,但有时通过这种痛苦,他能够迅速进步。

 

在完美的人中,光辉与热情、坚定不移与规律性当然都有其一席位;这仅仅是哪个是首先需要的问题。

 

除了上面罗列的在心智体中以色彩来表达的素质外,还有其他几个素质 - 如勇气、威严、开朗、诚实等 - 从广义上讲是形体,而不是颜色。它们以心智体结构中的不同或其表面的改变去表现出来。

 

在上述不同颜色的圆环或区域内,通常会看到或多或少标记清楚的条纹,并且可以通过检查这些条纹来判断人的许多素质。

 

例如,具有坚强的意志会使整个心智体更加层次分明。所有条纹和辐射都很稳定、明确和清楚分辨到,而处于弱势和摇摆不定的人的情况下,并不会见到这种坚实而分明的线;分隔不同素质的线是不明确的,条纹会很细小、微弱且呈波浪形。

 

勇气以坚定而强烈的线条表现出来,尤其是在与骄傲相连的橙色带子中,以及淡淡、坚定不移地闪耀的色彩代表着更高的素质。

 

当恐惧盖过了力量时,人所有色彩都会被一层活生生的灰雾笼罩而暗淡下来,像个摇晃不定的果冻颤抖着,令条纹都消失了,这个时候,人失去了引导和控制自己的载具的能力。

 

表达威严的心智体部位也与表达勇气的心智体部位相同,但与勇气的线条相当不同,它是平静稳定和安心的。

 

诚实精确被心智体专门用于具体形体的部分的条纹,以及出现在那里的图像的清晰性和正确性,清晰地描绘出来。

 

忠诚用加强版的情感和虔诚,以及在鹅卵的这个部分不断形成那人的忠诚对象的形象,去展示出来。在忠诚的很多情况下,向对像的情感和虔诚这些感觉被塑造成非常强烈的持久性影像,而这个影像会漂浮在思考者的光环中,所以,当他的意念转向他爱或崇拜的人时,他倾注出的力量会加强早已存在的影像,而不会如平常般形成一个新的影像。

 

喜悦以心智体和星光体在整体上发亮和散发光芒,以及身体表面的特殊波纹去展露出来。通常,快乐以一种经过改进的冒泡形式,并且以令人愉悦的安住且宁静表现出来。

 

另一方面,惊讶会令心智体急剧收缩来展示出来,如果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惊讶,会伴随情感色带的亮度增强,而当这是一个令人不快的惊讶,鹅卵的下半部色彩通常会转变为很大量的棕色和灰色。这个收缩通常会连系到星光体和肉体,并经常引起令人格外不快的感觉,有时会影响到太阳神经丛【引致虚脱和呕吐】和有时心轮,在这种情况下,它会导致心慌甚至死亡;因此,突如奇来的惊讶偶尔会害死心脏薄弱的人。

 

敬畏与惊奇一样,只是它伴随着心智体虔诚部分的深刻变化,通常是在这种影响下膨胀并且其条纹更加明显。

 

神秘的意念和念能力的存在是通过在物理层找不到的颜色来表示的。

 

当有人使用他心智体任何部分去强烈地引导自己的意念进前述的管道中时,心智体不仅会振动得更快速,从而使颜色变亮,而且与该意念形象相对应的部分通常会暂时膨胀并增大尺寸,因此一度打乱了卵形的对称性。

 

许多人的这种膨胀是永久的,这总是意味着这种意念的数量正在稳步增加。例如,如果有人从事某项科学研究,然后突然比之前朝这个方向投放了更多意念,那么第一个效果将是如上所述般突出。但如果他在科学研究保持自己的意念数量在他现在已达到的相同水平,突出的部分将逐渐沉入卵形的总体轮廓中,但是其色带将变得比以前更宽。

 

但是,如果此人对科学研究的兴趣稳步增加,那么即使色带变宽了,突出的迹象仍然会保留。

 

因此,过度专业化可以导致发展不平衡,从而损害心智体。这变得在一些部分过度发展,而在其他或许同样重要的区域在比例上发展不全。追求和谐、相称的全面发展是我们的目标,为此,须要进行冷静的自我分析和确定最终目标的方向;在本主题的这一方面,我们将在下一章中进一步探讨。

 

之前已提过在心智体内的物质会不断运动。同样现象也会发生于星光体中。例如,当星光体受一股突然的情绪干扰,所有物质就会像被狂暴的飓风扫过一般,此时颜色就因而变得乱成一团。

然而,目前由于不同类型物质的比重,整个排列会再次分类到其平常的区域中。即便如此,物质也不是静止不动的,因为粒子始终会围绕这些区域运行,尽管相对很少离开它们所属的带子并侵入另一个地方。这种在其所属区域的运动是完全健康的;事实上,一个没有循环的人是一种心智甲壳动物,直到他破开其外壳后才能生长。物质在任何特定区域中的活动与用于表达的主题的意念数量成正比。

 

心智体的紊乱与星光体的紊乱相似,其影响同样是灾难性的。因此,如果有人让自己对一些问题非常忧虑,再在自己的心智中不停重复又重复,而又找不出结论的话,他就是在自己的心智体中制造出一种风暴;也许更好的描述就是心智体的酸痛处,如摩擦产生的刺激。

 

一个爱好争论的人的心智体处于永久的炎症状态,这种炎症在轻微的挑衅下,就很容易在任何时候爆发成真正的疮痛。对于这样的人,除非他使病情变得平衡和有了常识,否则就不可能有任何神秘学的进步。

 

如果有人允许自己的意念沉滞于任何既定主题,那么就会在适合该主题的事物中重现沉滞。由此,通过使他关于该主题的意念得以确立和巩固,就形成了一种堵塞,就像是一种偏见。这样会形成一个小涡流,心智物质在其中不断运转,直到凝结并变成一种疣为止。

 

除非或直到这个疣被消磨掉或强行根除,否则人并不能够使用到自己心智体这特定部分,也不会在这主题上能够有理性的意念。变稠的污垢物质阻止了所有向外或向内的自由运动;它一方面令他无法看得准确,以及无法收到有关该问题的任何可靠的新印象,另一方面也无法就此发表任何清晰的想法。

 

不幸的是,这些心智体中的致病部位也是感染的中心。因此,无法清楚地去看的现象会增加和扩散。

 

因此,心智体某一部位的沉滞也可能导致其他部位的沉滞。所以如果有人对一个主题有偏见,他可能会很快在其他发展出偏见,因为心智物质的健康流动已被阻碍了,而不求真相的习惯已经形成。

 

宗教偏见是所有偏见中最常见和最严重的,完全防止了获得与该主题相关的理性意念。很大一部分人的整个心智体中本该被宗教物质占据的部分处于闲置、僵化和满是疣,因此,即使是最基本的宗教究竟是什么的概念,对于他们而言,在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前,是完全不可能会去思考的。

 

总括来说,我们可以重复一遍,在当今更先进的种族所有最佳的人中,肉体都是发展完全的,并且处于相当可控的水平。星光体也已完全发展好,但绝不是在完美的控制之下;心智体还在进化的过程中,而其成长程度距离发展完成还很远。

 

在这三个身体完全从属于灵魂之前,它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这事情发生时,低我会被吸收进高我,而自我或灵魂会支配人。在这样的人中,他的各个身体之间不再存在冲突;尽管他还不是很完美,但到目前为止,他的不同载具已经达到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資料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KMrTcuTUxwDX7of3CjEIc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