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上帝合一的三个阶段

在那个匪帮覆没后的第二天中午,我们已经救助了所有伤员并做了最后一次巡视,以确保山谷里的残骸中再没有伤者。当我们返回住所去吃午饭并让自己获得极其需要的休息时,我们中的一人高声说出了几个小时以来一直萦绕在我们头脑中的想法:为什么会有这可怕的大屠杀?为什么人的生命要这样被毁灭?

我们累得筋疲力尽,同时也被精神上的打击彻底击垮了。由于村民对那些强盗怕得要死,所以救援工作都落在了我们身上,尤其在最初那几个小时里。甚至当我们把伤员从乱糟糟的马匹中拉出来后,也很难说服村民对伤员提供救助。这些伤者曾试图夺去村民的生命,所以村民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来帮我们去救他们的命。很多人深深厌恶触碰死了的东西。如果不是顾及那些大师朋友,这些村民或许已经立刻离开这处战场、再也不愿回来了。

不管怎样,反正我们是又累又难过,因为这是我们一生中最可怕的经历。回到住所后,我们稍稍洗漱了一下就精疲力竭地坐到了桌边。食物很快出现了。只有我们这些人在这儿,托玛斯陪着那个黑魔大盗林楚和一、两位大师到山谷下方巡视去了。饭后我们去睡觉。所有人都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傍晚。

大家穿衣服时,有人提出我们应该直接去我们的圣殿”——我们就是这样称呼寺庙高处那个房间的。于是我们离开了住所,沿着往常走的那条路朝寺庙走去。

我们来到通向隧道入口的梯子那儿。最前头的那个人把脚放在了第一根横档上。这时他突然停住了,说道:我们这是怎么了?昨天或前天我们还在第七重天上,无比的幸福。那时我们沉浸在欢乐中,可以任意移动,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本来要用好几年完成的工作。我们的食物自动出现在桌子上。这一切都不用我们费一点儿力气。可是现在,我们突然一下子又落入旧习惯中了。我想知道这突然跌落的原因是什么,而我看到了一个:我们每个人都把刚刚遭遇的那场经历的重担扛在了自己肩上。这就是现在妨碍我们的。它不再以任何形式属于我了。只有当我喜欢它、紧抓住它不放时,它才会重重压在我身上、对我产生影响。我脱离这种状况以进入一种更好、更高的状态中。我让过去走掉。我彻底摆脱它了。

我们正吃惊地看着他,突然发现他已经不在那儿了。他消失了。这时我们惊讶地意识到:这个人已成功得道了。然而我们这些人里没有一个愿意丢掉那将自己向后拉的东西,尽管我们很清楚我们紧抓住不放的那些事与自己毫无关系。结果我们不得不爬上梯子,穿过隧道,走过所有房间才到达目的地。一到那儿我们就发现,那位伙伴已经安坐在那里了。正当我们谈论着他的成功时,耶稣、好几位大师以及托玛斯出现了。他们是从朝向平台的那扇门进入这个房间的。我们坐了下来。耶稣开始讲话。

他说:很多人宣称自己是上帝之子并拥有天父的所有产业。他们的的确确拥有这些,但他们所宣称的无法显示在行动中,除非他们有勇气走出下一步并把自己看作是上帝,看作是与所有代表上帝的合而为一。只有那时他们才算是成功得道了。

当一个被自己世俗思想所限制的人开始看到了基督时,他那更轻盈的身体便会放射出光来。当这个人将基督显现出来时,他会享有更敏锐、更清晰、更广阔的视觉。他会看到自己的高级身体以比自己的低级身体更快的节奏振动着,同时他仍旧能看到自己的低级身体。他会以为自己有两个身体。他看到其中一个身体似乎外在于他且离他很远。他把那当成是其他什么人的基督了,不过这虚假的二元性是源自于他不相信自己是基督。假如与此相反,他宣称自己是基督并把这当作事实接受下来,那这两个身体就会瞬间融合为一。这个人就把基督显现出来了。那基督辉煌地出现了。

这个人可以再多走一步,宣称那出现的是上帝的基督。一瞬间,他就是上帝的基督了。上帝之子与天父完全成了一体并径直走向了天父。

但是还有最后一步要走,而这一步是最难的。走出这一步需要下最大的决心,因为这个人得从自己思想中彻底清除一切世俗的恐惧和一切限制。他得走上前去,直接走向源头,明确宣称自己就是上帝。这样宣称时,他要知晓这是真的,不担心从前有没有人这样做过,心里既没有迷信的想法,也没有人类的那种私下盘算。他得宣称并知晓:他是完全浸没于上帝之中的,与祂混合在一起。他就是爱、智慧、才智。他就是那伟大的本质,是上帝这位天父、源头和本源的每一个属性。他得极其谦卑地接受这个。那时他就的的确确体现出上帝了。

通过这样一个人,上帝的所有品质都可以传播开去,表现在全人类身上。也只有通过这样一些人,上帝才能够显现出来。当我们与上帝合并起来时,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不仅拥有上帝所拥有的一切,而且还是天父所是的一切。我们是基督人,是上帝的基督,是上帝。这三者合而为一了。我们是三位一体。那伟大的圣灵就居于你们内在。这处于创造性活力之中的永恒圣灵的全部都居于你们内在。接受这一切吧。你们会和别人一样唱道:赞美基督之名的力量。那指的并不是耶稣个人的名字,而是指基督之名。

让天使们拜倒在地吧。送上皇冠并把基督加冕为万物之主吧。不要以个人的名义为耶稣加冕,而是要为基督加冕,因为基督配得上基督王国中最美丽的皇冠。对这胜利的基督来说,在其皇冠上装饰多么美丽、多么神圣的珍宝都不为过。现在你们看到了,任何想要进入这王国的人都可以进入。来吧,成为这胜利的基督吧。这样你们也会让那些想要进入的人进来。

当你们说上帝时,就把自己看作是上帝吧。当你们露面时,要看到是上帝露面了。上帝不会是一个过分虔诚的人、一个爱吹牛的人或一个自私自利的人,那么基督——那个神人、那个与上帝极其相似的——也同样不会是这样的人。你们可以是上帝。说我是在天父之中而天父在我之中,这是千真万确的。我是与我父完全是一体,既极其谦卑又极其伟大。神与人联合起来便是万能的,便构成了上帝的万能。在你们那败坏的思想中产生的,会在荣耀中得到提升,因为那败坏的思想被抹去了。那些带有尘世印记的东西,当你们将其理想形象提升上去后,便会带有天堂的印记。

我跟你们说:就是此时此刻你们有机会离开那外在的巨大旋涡,进入上帝广大的平和与恩宠之中,并给自己披上那上帝之光。极其谦卑地把基督的王冠戴在你们自己头上吧。如果你们不这样做,没有任何人能替你们做。

你们要走上前来,成为那伟大的白色宝座的一部分,成为源头的一部分。和那些已用这种方式获得了巨大完善的存有变成一体吧。不要仅仅与上帝成为一体,而是要成为上帝,确确实实地成为上帝。那时你们就能把上帝的那些神圣属性展示给全世界。你们将会这样做。如果不是通过人,上帝的能量怎能显现出来呢?

在大地上没有人体能够以那样的频率振动。但人体是高度有机的,能够感知那使上帝得以显现在全世界的最高能量。随后它孕育这能量并对其加以转化。当你们能控制自己那高度有机的完美身体时,便可以通过它做到这一点,不是吗?

这种控制意味着我们完全是大师、弥赛亚、圣徒。要指挥这个身体并与它完全和谐一致,就得表现出对神圣三位一体的所有特性的完美掌握。这神圣三位一体是指人的我是、基督、上帝的基督。通过将这三者与那最高者——上帝——结合起来,你们就成为了上帝。

这正是你们当今之人扩展了视野后所看到的关于自身的真相。对你们来说,有比世俗经历的循环更好的生活。你们将会看到那样的生活,只要你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与你们所能体现和构想的最高典范真正保持和谐、一致。

在第一个阶段里,你们由人变成了人之基督——上帝那无与伦比的儿子。在第二个阶段里,你们通过看到人之基督就是上帝的基督并将这两者结合起来而变成了上帝的基督。第三个阶段则直接通向源头。它是要将这两者融合为一,即融合成上帝天父。

换句话说,你们将人的我是融入人之基督中,然后把人之基督转化为上帝的基督或天主,最后你们又把这上帝的基督转化为永生的上帝。二元变成了一元。你们就是那至高能量——万物的上帝天父——的形象与模样。如果你们不偏离这条正确运用自身才能的道路,就没有什么对你们来说是不可能的。你们得无所畏惧、全心全意地走这条路,不去在意整个世界的看法。当你们表现出自己的力量并意识到自己与上帝的联通一致时,你们就与天父——那所有事物的最高本源、那始终临在并活跃着的——牢不可破地联结在了一起。

按照我刚才所说的去看你们的《圣经》吧。它所呈现的不正是一幅描写人之灵性发展的伟大寓意画吗?它描写了当人清楚知晓自己的力量并正确运用这些力量时,会怎样地达到完善。

那些艺术家所画的从天上降到我身上的光束,其实是从我的身体向外投射出去的。这光的确是天堂之光,因为天堂就环绕在我们周围各处。这天堂是光的振动。但这天堂的核心、出发点存在于我的内在存有之中。因此这天堂之光得从我这儿迸射出去。我的我是得允许这光的本质渗透到我的内在。然后我得孕育并转化这光之能量,以便用上帝、我是所想要的亮度将其显现出来。这时便没有什么能抵挡这纯净之光的力量了。你们在艺术家绘制的我在客西马尼的画像中所看到的那些从我身上发出的光线,就是这纯净之光。

你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转化这上帝的力量,并以不可抗拒之势、借助自己的反射器将其投射到外面。那些表现得既是上帝又是其神圣继承者以及上帝之基督的人,可以流畅地做所有这些事。他们已将那三者融合为一了。这就是给予全体人类的那个神圣而又准确的格言。人们越是接近这疗愈之光,种种纷争与不和就会越快消失。

这光之振动是世界的光。如果你们自由自在地生活在这光之振动中,如果所有人都从中受到启发,那你们就靠近那为人准备的真正居所了。你们将发现我是就是这世界的光。看着上帝吧,宴席已经摆好。将你们的我是、将你们的身体提升到上帝那儿去吧。你们将被加冕为万物之主。得由你们把那王冠戴在自己头上。没人能替你们做这件事。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