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骑士团及沙漠野餐

休息了一星期后,我们把装备收拾起来,整个考察队踏上了前往维吾尔人古都的路程,并于630日到达了那里。我们立刻开始进行发掘工作。第一口井还没挖到二十米深,就碰到了一座古建筑的墙壁。我们一直挖到三十多米深处,进入了一座大厅。在那里我们找到了一些呈坐姿的木乃伊,其脸部覆盖着黄金面罩。那儿有大量雕像——金的、银的、青铜的、粘土的,全都雕刻得十分精妙。我们给它们拍下了照片。当工作进展到可以不容置疑地证明这儿就是一座特大城市的遗迹时,我们又去了第二个遗址——那是凭借前面提到的那些粘土板上的描写而找到的。在那里,我们挖到十多米深后找到了一个古老文明的确凿遗迹。我们做了充分的工作,足以再次肯定地证明那儿是一座古代大城市的遗址。随后我们又前往第三个遗址,估计会在那里发现一些证据以表明那儿曾存在过一个更古老、更广阔的城市。

为了节省时间和资源,我们分成了四个分队——其中三个分队各由一名队长和六名助手组成,也就是说每支分队有七个人。井的挖掘和维护工作就分配给了这三支分队——每队一天工作八小时。第四分队则包括其余人员,任务是守护营地四周并保障整个考察队的生存。我所在的分队由我们队长托玛斯指挥,工作时间是从午夜到早晨八点。

第一口井的挖掘完成后,我们进入到四间地下房屋中并对它们进行了清理。我们可以令人信服地证明这是三座城市中最大、最古老的一座。它里面满是珍宝。

在一个美丽的早晨,来接替我们的那队人告诉我们说:一些骑手正从北边向营地靠近。我们上去后看到他们在朝着我们这里行进。那应该又是一伙强盗,因为他们显然在追踪我们来这里时走过的路径。在我们观望时,贾斯特来了。他说:这是一伙强盗。他们决意要抢掠这个营地。不过我想没什么好怕的。

我们任由他们靠近。他们停在了离我们营地五百米的地方。很快,他们中的两人来到我们跟前。相互打过招呼后,他们问我们在这里干什么。我们告诉他们说,我们在尝试寻找一座古城的遗址。他们不客气地说,他们根本不相信我们的话并且怀疑我们是在找黄金。他们还说要抢走我们的装备和食物。

我们问他们是不是政府的军人。他们回答说他们不承认任何政府,因为在这个地方是由最强大的团伙说了算。由于看不出我们有恐慌的迹象,也没看见我们有火器,他们大概认定我们的人数要比初看上去多得多。于是他们返回自己团伙那边去商议。很快这两名谈判者又来了。他们对我们说,如果我们乖乖投降的话,他们不会伤害任何人。否则的话,他们就会发起进攻并杀死所有抵抗者。他们给我们十分钟时间做决定,然后就要不打招呼地发起进攻了。贾斯特答复说,我们这方面既不会抵抗也不会投降。这似乎激怒了他们。他们掉转马头返回同伙那里,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武器。于是整个团伙飞快地向我们冲了过来。

我承认自己很害怕。但几乎就在一瞬间,我们被许许多多人影围住了,似乎是一些幽灵骑着马飞驰到了我们周围。随后这些人影变得清晰起来,显得更为逼真了,数量也越来越多。我们的那些访客显然看到了他们。一些人很快拉住了自己坐骑的缰绳。另一些人的马则自动停住了,直立起来,向后退去,不受它们骑手的控制。这短短的一瞬间已足以令那个大约有七十五名骑手的团伙陷入巨大混乱当中。那些马开始尥蹶子并东躲西藏。最后这变成了一场狂乱的溃逃。此时我们那些幽灵骑士在这伙强盗后面紧追不放。

当这场动荡平息下来后,我们队长以及一个伙伴和我去到那个团伙刚才停留的地方。除了那些强盗留下的痕迹外,我们找不到任何别的痕迹。我们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耍了,因为那些前来保护我们的人在我们看来就和强盗一样真实,而且我们是眼看着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的,所以我们曾认定会在沙子上看到他们的马蹄印与发起攻击的那些骑手的马蹄印混在一起。

我们回来后,贾斯特说:那些幽灵骑士只是些幻影。我们使他们显得如此逼真,以至于你们能和那些强盗一样清楚地看到他们。这是一些从前的影像。我们能把它们十分鲜活地复制出来,以使它们和实物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可以复制这些影像以保护自己和他人,这样便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定下了明确的目标后,结果就不会有害了。那些强盗头脑中产生了一丝疑惑。在他们看来,一支像我们这样的考察队竟然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冒险走出这么远——这是不合逻辑的。我们就利用这个疑惑来吓唬他们。他们非常迷信,而且总怀疑会有圈套。这类人是最容易感到恐惧的。这些强盗恰好看到了他们预料会看到的东西。我们如果不用这个办法,或许就得被迫消灭这个团伙中的一大部分人,然后剩下的那些人才会放过我们。而现在,他们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了。的确,我们再也没受到过攻击。

当我们的发掘工作使我们确信这里存在过三座城市时,我们想到应该把这些井填埋起来,以免让那些流浪团伙找到它们的痕迹。确实,这些城市一旦被发现,单是那些珍宝就足以诱使人们进行大规模的劫掠,因为几乎到处都在传说存在过这些大城市,里面有成堆成堆的黄金。因此我们在工作结束时把所有井都填上了,尽可能少留下痕迹,指望着一场风暴能使我们经过这里所留下的痕迹全部消失。这个地区的沙子在不断移动,足以阻碍人们辨认出那些遗址的位置。要是没有大师朋友们的帮助,我们永远也找不到它们。

我们还被告知:类似的一些遗址一直延伸到西伯利亚南部。

显然,一个很大的种族从前曾兴盛于这个地区并达到了先进的文明程度。有不可否认的证据表明:这些人当时从事着农业以及采矿业、纺织业和附属工业。他们懂得读、写和各门科学。非常明显,这些人的历史是与雅利安种族的历史混合在一起的。

在我们离开那里的前一天,我们中的一人在吃饭时问埃弥尔:这个伟大种族的历史是否有可能被文字记述了下来。埃弥尔回答说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埋藏在我们营地下面的这座城市里有着极具说服力的书面文献。只要找到它们并把它们翻译出来,就可以直接证实这个民族的历史。

谈话被一个出现在我们帐篷门洞中的人打断了。他请求允许他进来。埃弥尔、贾斯特和钱德·森急忙过去见他。从他们长时间的真情流露来看,我们知道他们彼此很熟悉。托玛斯站了起来,走过去和他们交谈。到门口时他惊愕地停下了一会儿,随后张开双手走出了帐篷,一边说道:这可真是个惊喜啊!

一片欢呼声响了起来,一些男人和女人与托玛斯及随他出去的那三位大师相互致意、问候。于是所有坐在桌边的人都站起来,赶快走了出去,见到了那一群新到的十四个人。这群人里有玛丽(埃弥尔的母亲)、我们冬天驻扎的那个村子里的女主人、在埃弥尔家主持宴会的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士、埃弥尔的儿子和女儿。大家都非常高兴。我们又回想起了过去日子里的那些聚会。

我们感到非常惊奇且毫不掩饰这一点,而考察队中其他分队的同志比我们还要惊奇得多。

看他们的样子,我们就知道他们已经惊讶得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们不曾像我们那样见识过这样的出现与消失。考察队的繁重工作让我们非常忙碌,以致没怎么向他们描述过我们的经历,只零零星星地讲到过一些。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朋友的出现简直就像从天而降一般。这让他们彻底惊呆了。为此我们善意地拿他们开了些玩笑。

所有人都介绍完毕后,我们的伙食管理员把埃弥尔和托玛斯叫到一边,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绝望神情对他们说:我怎么来给这么多人提供食物呢?咱们的食物还没到呢。剩下的食品刚够做今晚的晚饭和明晨的早饭。再说,咱们都已经把东西收拾起来准备出发了。我们考察队的分队长雷蒙留心听了他们的谈话。他也加入了进去。我听见他问道:天哪,这些人都是从哪儿来的呀?

托玛斯微笑地看着他,回答说:雷蒙,被您说中了,他们就是直接从天上来的。您看,他们没有交通工具。雷蒙说: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们看起来并没有翅膀,那么当他们落到沙地上时,我们本该听到一声闷响,因为他们人很多。可我们连这个也没听到。因此我目前推断您那个非常合乎逻辑的说法是正确的。

埃弥尔转向聚在一起的人们说道:为了安抚担忧的伙食管理员,他将不得不责备来访的人们没把自己的食物带来,因为我们的食物看来是不够吃了。那位伙食管理员显得非常尴尬,解释说他并不打算把话讲得如此直接,但事实的确如此——没有供这么多人吃的食物。来访的人们全都快活地笑了起来。这似乎让伙食管理员更尴尬了。

玛丽保证说不必为烦恼或不快而担心。我们的女主人和宴会上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士说她们很乐意负责晚餐的事,因为刚到的这些人来拜访我们时就已打定主意要与我们共享这顿饭。伙食管理员看上去松了口气,很痛快地接受了她们的提议。

这时已是午后很晚的时候了。在这种天气里,微风似乎真的在爱抚着戈壁沙漠,但转眼间就有可能变成一场极其猛烈的风暴。我们把一切能当桌布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把它们铺在沙子上,就在营地外面。在外人看来,这完全像是要举办一场快乐的野餐。

最近才与我们会合的那些分队的同志仍然显出惊讶与困惑的样子。雷蒙看着那些锅说:我可要看清楚了,看看这些锅里盛的的食物能不能被稀释以喂饱这一大群饥饿的人。我要睁大眼睛等着看奇迹发生。我们中的一人说:的确,好好睁大您的眼睛吧,因为您确实将看到一个奇迹。托玛斯说:雷蒙,这是您今天第二次猜对了。

这时女士们开始从锅里给大家盛吃的。一只盘子盛满后,她们就把它递出去,再换一只空盘子。她们这样继续下去,直到所有人都得到了充足的食物。

随着那些盘子一只只被盛满,可以看出雷蒙越来越不安。当有人把他的那一盘给他时,他把它递给了旁边的人并一再说他根本吃不了那么多。女主人说他完全不必担心,因为会有相当充足的食物给所有人。

在每个人都得到了丰盛的食物后,雷蒙又一次往那些锅里看,发现里面盛的东西并未减少。他站起来说道:尽管这可能被看作无礼、粗野、没教养,但我还是请求坐在您旁边,夫人。我自愿承认好奇心占据了我的思想,以致我连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了。

女士们回答说如果他想坐在她们旁边,她们会将这视为好奇之举。于是他绕过人群坐到了桌布边上,就在玛丽和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士中间。

当他坐下来时,有个人要面包吃。在当作篮子用的那只锅盖里只剩下一块面包了。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士伸开双手,一只大圆面包几乎立刻就出现在她手里。她把它递给我们的女主人,后者先将其切成小块,再拿给众人食用。雷蒙站起来,请求允许他看看原先的那个大圆面包。人家把它递给了他。他用探究的目光仔细查看了一会儿,然后把它还了回去。看得出来他很是激动不安。他走开几步,然后又走回来,直接对那位女士说道:我不想显得无礼,但我的思想实在太混乱了,以致我忍不住要提些问题。她侧过头去,向他保证他可以任意提出他想问的所有问题。

他说:您是要向我表明: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抛开一切自然法则——至少是我们所知道的那些法则吗?您能够让来自一个不可见的储藏室的面包出现吗?那位女士回答说:对我们来说那个储藏室并非不可见。它一直都是可见的。

我们看到,随着女主人切割并分发面包,那只大圆面包并未缩小。雷蒙平静下来,回到了自己位子上。那位极其美丽的女士继续说道:但愿你们能够明白,耶稣的人生悲剧是随着他被钉上十字架而终结的,而他作为基督的欢乐人生是随着他的复活而开始的!所有人的生活都应该以复活为目的,而不是以钉上十字架为目的。这样所有人都可以像耶稣那样,过上自身之中的基督那极其丰足的生活。除了与内在基督的强大力量相联通外,人们还能想像出更为欢乐与富足的生活吗?在这种生活中,你们会知道自己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支配所有形态、思想、话语及所有状况。

当你们过上这种满足一切需求的生活时,就会发现它是精准而又科学的。耶稣使那少年的几只面包和几条鱼增多了,直到能大大喂饱那一群人。请注意,他让人群整齐地坐好,让他们心怀期待,准备好接受由实现法则增加了的食物。要想获得耶稣生活中的欢乐与满足,就得执行他生活中的法则,在行动上与他做出的典范保持一致。不应该仅仅待在那里,寻思着怎样才能填饱肚子。假如耶稣那样做的话,那一群人永远无法吃饱。他没有那样做,而是做了一个平静的祝福,为他所拥有的表示感谢,于是那些食物便增多了,足以满足所有人的需要。

只有当人开始违抗和拒绝听从自己内在的声音时,生活才变成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而当人感到后悔并学会重新听从它时,他就将停止为谋生而工作。他将只为了创造的欢乐而工作。他将进入到创造的欢乐中,而那是由天主的法则或圣言所统治的领域。通过这圣言,人将发现他可以在上帝的实体中移动,而这上帝的实体把一切都包裹在爱中。他将能够显化自己思想中的一切范型,使之变得可见。耶稣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登上了高处,并证明了内在基督与世俗思想的狭隘观念相比是至高无上的。

做到这一步之后,工作就变成了生活中的一种欢乐。耶稣已经证明真正的灵性生活是唯一欢乐的生活。他的胜利使他获得了尊贵与荣耀,同时又使他得以像小孩子一般自由自在。世人尚未觉醒过来以感知这种生活。然而世人希望得到这种生活中的欢乐以及那些巨大的恩惠。许多人想通过追求个人目标来获得满足。他们忘记了那个法则所规定的——凡是为个人目的而付出的努力都将是白费的。不过接连遭受损失最终会使他们懂得:个人成就的下跌会引起灵性成就的提升。正是当人落入穷途末路时,上帝才有机会。今天发生的种种事情只是上帝的机会之一,而我们很高兴能参与其中。

你们有权得到上帝的一切财富和一切完美才能。准备好通过了解你们作为神的神圣本质而接收这些财富与才能吧。当你们在思想上与上帝分离时,也就在具体表现上与祂分离了。要想充分进入到生活的欢乐之中,就得渴望得到生命与欢乐所能带给人类的全部。

此时这位女士转向雷蒙说道:耶稣曾教授过那些法则,以便在这里、在大地上建立天国。您已经看到了这些法则在很小范围内的运用。它们是精准而又科学的。人作为上帝之子,真的与祂十分相似,在自身之中包含着其天父上帝的真正的灵。人能够分辨出其创造者的法则,能够去运用它们并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使它们充分产生效益。他只要想这样做就行。

随后她说她乐意回答雷蒙的所有问题。雷蒙说他深感震惊,思想过于混乱,以致提不出什么问题来了。他希望暂缓一段时间,以便好好思考一下。他说自己有好多话想讲,希望不会令任何人不快,因为他丝毫没有批判的意图。他还说道:我们来到这个地区,本以为会找到一些久已死去和消失的部族的遗迹,没想到却碰见了一些极其活跃的人,而我们甚至都无法理解他们的生活。如果我们看到的这些事能在我们国家公布出去的话,全世界都会拜倒在你们脚下。

那三位女士回答说,她们丝毫不想让全世界拜倒在自己脚下。她们解释说人类已经有太多偶像了,只是缺少典范。

这时所有访客——除了第一个来敲帐篷门的那位之外——全都站起来说他们必须走了。他们与我们握了手,邀请我们在乐意时去拜访他们。然后他们就消失了,和来时一样突然,只留下雷蒙和他的分队成员瞪大眼睛望着他们原来所待的地方。

过了一会儿,雷蒙向那位留下来的男子询问他的名字。他回答说他叫巴热·依朗。这时雷蒙对他说道:您肯定自己能不借助可见的交通工具便任意来去——就像我们刚才所见的那样——而不顾一切已知的物理和重力法则吗?

巴热·依朗回答说:我们不轻视任何法则,不违反任何神圣的法则或人类的法则。我们协同操作。我们按照自然法则和神圣法则来工作。我们所使用的交通工具对你们来说是不可见的,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完全可见的。难点就在于:你们看不见它们,所以就不相信它们。我们看得见它们,相信它们,了解它们,并且能使用它们。来效仿我们吧。开启你们的才智吧。你们很快会发现这些法则和规律是极其精准的,而且能给人类提供很多服务,远远多于你们所借助的那些狭隘法则提供的服务。对于人类的潜能,你们只了解一点点。我们将一直非常乐意尽自己一切所能来协助你们。

钱德·森解释说,巴热·依朗此来是为邀请我们在返回出发地时去一下他的村子。在一年当中的这个时期,走这段路程用不了一天时间。我们非常高兴地接受了邀请。巴热·依朗表示将陪我们一同前往。我们后来得知:他是从前居住在戈壁沙漠地区的那些繁盛部族的后裔。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