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19-11-04

 

 

每个人都有他独一无二的潜力所在,往世的经验构成了今生获取进一步灵性成长的资本。但在我们完成世间对我们的测试和考验之前,灵性的潜力通常是被封印的,无法完全显现出来。通过一个人的聪明才智我们可以判断出这个人将来的成就大小,但却很难简单判断一个人将来是否能够开悟。这就是灵性潜力和一般聪明才智的不同之处。好比将一张存有一百万的信用卡交到一个小孩手里,不仅是浪费也有误用的可能,必须要等到小孩长大成熟能够善用这笔财富为止,灵性潜力的解封也与此类似,足够的人生经历和灵性潜力是并行不悖的。

 

行走灵性道路需要成熟的心理素质和人格完善,这不同于一般的神秘能力,神秘能力有可能生来就会具有。灵性潜力主要是一种高度精神化的心智结构,灵性潜力在达到一定程度以后所有能力、知识都可以互通共享。为了达成最大的互通共享,灵魂的每一次出生都有一个尚待解决的课题,对应我们内在的灵性潜力必然有一个需要挑战的人格弱点,倘若我们一开始就能够恢复到前生的灵性潜力,那我们就没办法继续修炼其它较弱的人格层面,因为我们会本能地拒绝或避开它。

 

但是灵性成长需要一个全面的、而非单一的知觉能力,灵魂需要一个完整的经验,才能辨别一切虚妄价值并获得真实智慧,所以它所遇到的挑战正是它要恢复自身潜能和力量的重点所在。上升的道路很窄并非依赖有限智力,必须依靠心性的精细度才能辨别方向、保持稳定和平稳。而这种精细度是长期修行的累积。

 

解除灵性封印的过程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理解说明,分别是渴望、臣服、耐心、恩典。渴望必须由内心真实地升起;臣服意味着跟随内心的引导、行动必须服务于成长的最高目的;耐心是等待成熟的机缘到来;恩典则是觉醒并释放潜能的瞬间。恩典来自源头,只有一个人的渴望、臣服、耐心达到临界值的时候才有可能发生。解开灵性封印需要有几把钥匙,钥匙的传递也是在内层面发生的。当我们灵性知觉打开以后,还需要跟随内在向导去获得这几把钥匙,这后面的成熟阶段并不困难,难的是前面的准备阶段。

 

有个瑜伽士去找一位灵性大师,说自己非常渴望成道,希望得到大师的恩典。大师让他到一棵树下静坐三天三夜,然后再给出进一步指示。但是这个瑜伽士只待了半天时间就耐不住悄悄离开了。从这个简单的例子说明,真正的心灵准备没有这么简单,瑜伽士对成道的渴望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定和纯粹,瑜伽士也对大师的能力一无所知,认为大师只是在故意难为他。内在的认识不足会导致怀疑的产生从而无法做到臣服,头脑的计算蒙蔽了内心的真相。由于无法让头脑臣服于内心渴望,必然失去耐心,浅尝辄止无法坚持到底。而对大师而言,不管对瑜伽士的考验是否有意还是无意,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结果。

 

测试和考验不一定来自某个大师,在生活当中也随时有可能发生,检验我们内心是否真的准备好了。源头并不着急于释放恩典,但是如果有一个人真的准备好了,恩典一定会精确无误地如约到来。让我们无法准备好的,除了知识的准备以外(但这只是时间问题),主要有两种力量:一种是世俗的力量,由于前世灵性经验的部分封印,世俗力量就会接管,导致我们的内心力量不完整,内心有很多的纠结和冲突,害怕成为不同的个体。

 

第二种力量是人格弱点带来的,它影响着我们在世俗世界和灵性世界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的支点,阻碍内在更大的臣服。企图通过自己的个人力量去达到灵性成功是非常困难的,个人需要向更高的意志臣服,但是这个更高的意志必须是值得信任和经过检验的。在灵性内道一个人应该是以被动的姿态,努力听从内在的声音,才能穿越灵魂的暗夜;在外在生活一个人则需要主动去努力看清个人的问题,虽然这种不逃避的态度往往也是多次经验失败的打击后才会逐步成熟的,在生活当中多次出现的类似麻烦和恶性循环模式就是我们着重要打破的人格弱点。

 

世俗力量包含着传统、习俗、潮流、限制、压抑、控制、诱导等等人为因素,同时也依赖对抗、冲突、仇恨、软弱、恐惧等情绪来延续和滋养这种力量。愤怒和恐惧的能量是摩耶的手段之一,而摩耶则站在真理的对立面。一旦被这些能量抓住,我们就是存在于世俗力量的场域之内,我们不仅没有摆脱世俗力量,反而越挣扎束缚越紧。

 

我们站的位置越高,看得就越远,也就容易摆脱掉恐惧和愤怒的力量。一旦和集体意识站在同一个频率范围之内,我们就可能失败,无论我们怎么思想都是集体意识的一部分。我们的意识首先要能够从对立当中超然出去,从更高的审视角度回放一切生活经验,以便总结出最佳选择。如果能够这样,摆脱了世俗力量的限制和干扰,我们的心智才会完整。

 

其次,个人的固执我见也是导致一个人心理不成熟的重要原因,比如愚昧、傲慢、嫉妒、猜疑等等。这样的心理显然是很难做到臣服的,因为臣服意味着放下自我,以便能够从高我的位置看问题,必须做到对自我最客观的觉察和认识,才能有意识地去敞开心灵容纳所有对立面。只要我们还带着这样的人格面具,限制性思维就是一道硬伤,我们就很难认出我们要行走的灵性道路和个人方向。人格的弱点是释放我们潜力的最后一个屏障。

 

能够最终打开封印的人一定是个不畏惧艰难,有信心、总是不断检视自己的行为动机,坚持到底的人,这和一个人的年龄、学习时间长短没有关系,主要和个人思想的不断修正有关。一旦封印打开,那他就可以象一匹在平原上驰骋的骏马,比任何时期的自己跑得都快。在灵性道路当中并没有所谓的 命中注定 ,改变有时候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而那一瞬间将改变个人所有的历史看法和假定结果。这个灵性的时间一旦开启,外在时间就不再有参考意义。

 

每个尚未启封的人都如同那个瑜伽士一样,都有高估和自我想象的可能。同时每个人一生都会遇到几次转变的机会,但是能不能把握好却是个人的选择问题,没有人可以代替自己做出选择。如果觉醒是源头对一切灵魂行使的内在驱动力(渴望),而我们又相信源头是惟一的实在,拥有无限的能力。那我们当然可以把一切无法自己解决的重担交给祂(臣服),只要我们坚持祂的道路就好(耐心)。一切对世俗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当我们在道路不断前进的同时,世俗力量的捆绑也会自然解脱(恩典)。业力是一种惯性力量,你强它就弱,你弱它就强。这种力量在你的灵性强大时就可以逆转(灵性潜力)。

 

 【全線閱讀】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