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在地球这儿是为了服务宇宙,服务人类,服务我。你是地球的一部小火车,你吭哧吭哧前行,无论是是否明了,你都没有偏离轨道。你是一个派送员,你携带着父之爱。

我这种说法针对每一个人,因为我显现于地球上每一个存在之内,不管这种虚拟的地球存在由何构成。

不管你每日每夜做什么,或者每日每夜你不做什么,你依然是我之爱的代表。除了我的爱之外你什么也代表不了,而且你这个代表就无需什么正规的述职报告和反馈表。除了成为我,你能成为什么?

姑且认为生活会给你回馈,然而这并不很确切,因为你可以是列小火车,或者是一名靠脚行走的路人,甚至是一名瘫痪在床的病人,你也可以是创造你之父的一名信使。不管你以哪一种名义知晓我,你总是知晓我的。即使你没有我的任何命名,你依然知晓我。

你可以说你对我生而知之,我会说,你尽管知晓我,但是你也没常常记起我。你知道记忆是怎么回事,为何有时你一片空白。你不回忆不代表你的DNA不携带有关我的记忆,我牢牢扎根于你的DNA,我的记忆完美无瑕触手可及,你的记忆也同样完美无瑕但不总是触手可及。

你在地球这儿就是为了找寻这种被你短暂遗忘了的却又总被你挂在嘴边的记忆。

我总是告诉你放下过去,但是这种过去你可能确实已忘记或者表面上已彻底清空,但却深深铭刻于你的内在,因为我是你最特别的自我。地球上的这种生活是个童话,我们可以认为你已着魔或者沉迷于这种生活。

你或许觉得你身陷丛林或者迷失于濛濛海湾,但自始至终,你总是,你嚎啕大哭时所面对的,你不管不顾的,父之代表。

自始至终,所谓的你,不管你在地球上有着何种体验,你总是我在地球上的代表,你就是我自己行进于地球,且不断找寻着你自己。努力了,你就会达成所愿。无论你有意或无意,你都在寻找,你会找到你真正所是的自我。自我探索,你是追寻深藏于你每一个细胞以及比这还深刻的某种东西的探索者。

你对内在的探索终会有结果,你会说:

啊,原来如此。我这阵子苦苦寻找的东西就在我之内呀,我已经成为我所寻找的所是了,我找到的是多么地神圣无暇。我开始觉醒于天父在我之内的存在,我开始觉醒了,我准备好了要来看你了,父,一直期盼着的你,竟然在我之内。我已发现你的全部,你曾经的所是,嗯,是的,我是你的继承者,然后我还发现我除了是你之外别无所是,我发现除了你的存在之外什么也没有。你独自,父你独自处在你埋藏于我们内心的天堂。就好像,无论我以何种名字称呼亲爱的父,都是我为自己冠名。你问,我答,就是你和你的自我说话,你从你的内心深处给你的心灵答复。

我已记起了你,亲爱的我自己。我经历的就是一段故事,我迷恋于它,在我沉浸于梦乡的时候,自始至终它就是个梦,好似它真的发生过一般,即便它只是个故事,它也是个奇幻的故事。

我要去哪儿?除了来找你我能去哪儿?我能抵达的只有我自己的真实,之后,再没有你和我之说,只有合一之美。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one-united-beautifulness.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