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灵修者的复活与扬升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日复一日地专心研究一套粘土板。这些粘土板是专门论述文字和符号的地位、程度与意义的。那位老人负责指导我们。日子就这样过去了,直到三月初的一天早晨。当时我们和往常一样来到寺庙的那个房间。一进去我们就看到那位老人躺在床上,仿佛睡着了一样。我们中的一人走过去,把手放在他胳膊上好让他醒过来。但这个人立刻向后退去并叫道:他没有呼吸。我看他是死了。

我们聚拢到床边,一心想着死亡的事,没听见有人进来。这时一声早安把我们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我们朝门口转过头去,看见了埃弥尔。他的出现令我们大为吃惊,因为我们本以为他正在一千五百公里以外的地方。我们还没来得及缓过神,他就走过来和我们一一握了手。

过一会儿我们中的两个人让开路,于是埃弥尔走到了床前。他把手放在那老人的头上,说道:这位亲爱的兄弟未能在我们中间完成他的工作便离开了这片土地。正如你们的一位诗人所说的那样:他穿好衣服躺下来,转向了愉快的梦境。'换句话说,你们已经认定他死了。你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个掘墓人和一口棺材,再准备一个坟墓,好掩盖他那日渐分解的遗体。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好好想一想。当耶稣说天父,我谢谢你听我讲话时,他这话是对谁说的?他不是在对那外在的人格讲话,不是在对那个自我、那个外壳讲话。他这是认出并赞美着那个无限的内在人格。那个内在的人格听到一切、知道一切、看到一切。那就是无处不在的、伟大而强有力的上帝。当耶稣站在拉撒路的坟边时,你们没看出他在凝视着哪儿吗?他是像你们这样看着那坟的里边,看见了一个正在腐烂的拉撒路吗?不。当你们专注于那个死者时,耶稣则专注于那个活人——那个上帝的无与伦比的孩子。他在凝视那持久、永恒、无处不在、超越一切的生命。

现在,当我们把目光坚定不移地投向上帝那始终存在的实相时,我们可以看到这位亲爱兄弟的任务完成了。他从未完全信赖过上帝。他部分地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到了你们所看到的这一步。他放弃了。他犯了你们中很多人如今都在犯的错误。这个错误就是你们所说的死亡。这位亲爱的灵魂未能抛开怀疑与恐惧。所以我们这位朋友靠他自己的力量,没能完成我们每个人都肩负着的那项任务。如果我们把他这样丢下不管,他的身体就会分解掉。他自己将会被再次送回大地,以完成他作为人已几乎完成了的任务。实际上,那个任务已经非常接近于完成了,因此我们可以帮助他来完成。我们认为能在这种情况下提供帮助是我们的一大幸运。

你们问他能否醒过来并恢复全部意识。是的,他可以做到。所有以这种方式去世的人都可以做到。尽管在你们看来他是死了,但我们这些与他有过一点交往的人可以帮助他。他将立刻觉悟过来并变得能够把自己的身体一同带走。不一定要把身体丢给所谓的死亡和解体,即使是在犯了这个大错之后。

埃弥尔停下了一会儿,似乎陷入了深度冥想之中。没过多久,我们村里的四位大师朋友便进入到这个房间。他们彼此靠拢,也陷入了深度冥想中。然后他们中的两人伸出手来,邀请我们加入他们。我们走了过去,把手臂搭在旁边人的肩膀上,就这样在那躺着遗体的床周围组成了一个圆圈。

我们默默无言地待了一会儿后,房间里的光变得非常明亮。我们转过身去,看见耶稣和彼拉多站在离我们几步远的地方。他们走上前来加入到我们之中。又出现了一阵深深的静默。随后耶稣走近床边,举起双手,说道:亲爱的朋友们,我建议你们和我一起在片刻间跨越那死亡之谷。它不像你们以为的那样是个禁区。如果你们愿意像我们一样穿越它并从另一边去看它的话,就会看出它只不过是由你们的思想构成的。在那边有生命,是和这边一样的生命。

耶稣伸出双手待了一会儿,又说道:亲爱的兄弟和朋友,你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和你在一起,而我们全都和上帝在一起。上帝那至高的纯净、平和与和谐环绕着一切,拥抱着一切,充实着一切。现在它们如此鲜明地体现在你身上,因此你可以升上去,在天父那里得到接待。亲爱的人啊,你现在看见了。你知道了你的身体既不是尘归于尘,也不是灰归于灰。生命就在那里,纯净而又永恒。不必留下身体,任其在死亡中分解。你现在看到了你起源的那个王国的壮丽辉煌。你现在可以升上去,去到你的天父那里。你将听到那响亮的呼喊:向所有人致敬。向那位新生者、那位复活的主、那位人中的基督致敬。’”

亲爱的读者,当一个世俗之人试图去描写那充满这房间的光的美丽与纯净时,任何词语都显得拙劣、滑稽。当那个无生命的形体重又坐起来时,这光仿佛透入了一切物体内部,以至于所有东西都不再有阴影了——无论是我们那位朋友的身体还是我们的身体。

随后,墙壁似乎分开来并变成了透明的。我们的目光仿佛终于投进了无尽的太空。这场景的壮观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这时我们明白了:死亡已经消失。我们正面对着那永恒的生命。这生命无比庄严,从不衰退,永不疲倦地延续下去。

我们这几个世俗之人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在那个片刻我们被提升了上去,远远超出一个狂野的想像力所能想出的天堂及其美丽之上。那并不是一个梦。那是真实的。因此这实相可以超过所有梦想。我们有幸透过黑暗去看并看到了黑暗之外的景象。

在这一天,那景象的美丽与平和深深打动了我们,再加上那些大师朋友已在我们身上唤起的巨大信仰,这一切将我们完全带到了生与死的分水岭的那一边。如今,这道山岭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一马平川了。不过我们也清楚地认识到:每个人都必须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自己付出必要的努力,才能登上高地——假如他想看到另一边的美丽景色的话。

钱德·森身上所有衰老的痕迹都消失了。我们可以把他看作死人当中的复活者。他转向大师朋友们,立刻说起话来。我后来一直能听到他当时说的那些话,就仿佛它们是写在一块永远放在我面前的粘土板上的金字。他的声音庄严得无法形容,毫不造作,声调中清楚、深刻地透出坦诚与力量。他说:你们不知道当你们像刚才那样唤醒我时,给了我怎样的欢乐、平和与巨大的祝福。在那之前的一刻,一切都是阴暗的。我待在那里,不敢往前走,又无法后退。我只能这样来表达我的感受。我被吞入了巨大的黑暗中,却又突然从中醒了过来。现在我重又和你们在一起了。

随后他的脸庞快乐得发亮,令人无法怀疑他的真诚。他转向我们说道:亲爱的朋友们,我一想到咱们的联合就特别高兴。你们不知道我跟你们握手时感到多么快乐。对我来说,看到、了解到、感受到你们怀着如此的真诚同意参加到对我的帮助中来,这是多么幸福啊!我可以肯定你们对我的帮助是神圣的。假如你们当时能用我的眼睛去看,就会知道我经历了怎样的恩典。我最大的快乐就在于我绝对相信:你们每个人将来都能达到和我一样的阶段并感受到同样的欢乐。我可以肯定地说:为享受那样的一刻而度过整个一生是值得的。

你们想想吧,我看到整个永生都伴随着这样的恩典而展现出来。你们不必惊讶于听到我说:我的眼睛差点被照花了——那揭示给我的令我目眩神迷。我感到一种巨大的渴望,想要把这景象不仅展现在你们面前,也展现在上帝宽广宇宙中我所有的兄弟、姐妹们面前。亲爱的兄弟们,假如我能向你们伸出转化之手、将你们提升到我的高度,那我此刻的幸福大概会增加很多倍。但人家指示我不可以这样做。你们得自己伸出转化之手。你们一旦这样做了,就会碰到上帝的手,而那只上帝之手正准备着要握住你们的手。你们可以和祂一同行走并交谈,而祂会永远地祝福你们,就像祂祝福每个人一样。这一切之中最大的幸福,就是等级、信仰或宗教都无足轻重了。人家让我看到所有人都同样受欢迎。

过了一会儿,钱德·森不见了。我们觉得他似乎就那样消散掉了。这一切都只是个空灵的幻影吗?我的伙伴们一致认为不是,因为他们中的两位和他握过手。我把这留给读者自己去做判断。

这时村子里的一位大师朋友转向我们说道:我知道你们感到疑惑。不过你们要明白,这一切并非为你们有意策划的,而只是我们生活中一个偶发的事件罢了。当危急时刻突然来临时,我们是能掌控住局面的。那位亲爱的兄弟单凭自己的力量无法从那山顶扬升上去。实际上正如你们看到的,他已经去世了,丢下了自己的身体。但因为他已达到了很高的开悟程度,所以我们能在关键时刻帮他一把。在这种情况下,灵魂会返回来,身体会得到完善。这样那人就能带着身体一起走了。这位兄弟之所以遇到困境,是由于他离世的愿望过于强烈了。他恰好在只需多走几步就能跨过山顶、实现圆满的时候丢下了自己的身体。我们十分有幸能在这种情况下帮助他。

我们缓缓地缩回手臂,在极度静默中待了近一分钟。我们中的一人打破了沉默,说道:我的主啊,我的上帝。至于我,我似乎再也不想讲话了,只想好好思考。在那一个小时中我已经度过了整个一生。我们全都坐了下来。我们中有几个重又能开口说话的人低声交谈着。

一刻钟后,我们全都加入了谈话。这时我们中的一人走到窗前,告诉我们说好像有一些陌生人来到了村子里。我们吃了一惊,便都下去与他们见面。在一年当中的这个时候,确实极少有陌生人步行来到这村子,因为此时正值隆冬。

到村子后我们得知:那一小群人是来自山谷下方五十多公里处的一个更小的村庄。他们带来了一个男人。那人三天前在一场暴风雪中迷了路,几乎全身都冻伤了。他的朋友们把他放在担架上,全程在雪中步行着把他送了过来。耶稣走到那人跟前,把手放在他头上,这样待了一会儿。那人突然扔掉被子站了起来。他的朋友们瞪大眼睛看着他,随后惊恐地跑开了。我们没办法劝他们回来。那个被治好的人看上去目瞪口呆、犹豫不决。两位大师朋友说服他跟他们一起回家,好在那儿休息一阵子。其他人则返回到我们的住所。我们一直聊到半夜,谈论着这一天发生的种种事情。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