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还有另一种自由:为了什么的自由——这是第二种自由,它比第一种自由好多了。第一种自由是消极的。第二种是积极的:一个人想自由的做什么事情。

 

比如说,你想摆脱家庭,因为你爱上了音乐。其实你不是跟家人对抗,你是为了音乐,而家人阻拦你,所以你逃离家庭。你并不是对抗家庭,反抗父母,但他们想要你成为一个工程师,而你想当一名音乐家。

 

即使你必须受苦、遭罪,当一名音乐家也是好的。如果你真想当一名音乐家,如果你对之充满激情,与其做一个成功的工程师,过得有钱、舒适、安稳,还不如当一名音乐家。

 

你能过得安稳、有钱、舒适、安全,但是如果你做自己从来都不想做的事情,你心就死了。如果你想当一名音乐家、舞蹈家或诗人,而那是你的激情所在,那就去当。你或许会是个乞丐,你或许永远不会出名,你或许永远不会富有——因为社会不需要多少诗歌。

 

社会不需要多少音乐,它需要更多的杀人武器。它不需要诗歌,因为诗歌在战争中没多大用处。它需要原子弹、氢弹。它需要士兵,而不是门徒/修行人。它是一个基于憎恨的社会,它是一个根植于暴力的社会。它是一个贪婪的社会,它活在贪婪、野心和欲望里——对权力的欲望。

 

如果你擅长攀权附势/攀爬权力之梯,你父母会开心——尽管梯子通不到任何地方。某天当你突然成了一国之君,爬到了梯子的最后一节,届时你才明白:你已经来到了最高处,现在看起来你一辈子白活了——因为梯子通不到任何地方。你现在悬在半空之中。你哪里也没到。

 

但现在说这个不对……因为至少那些还没到的人相信你已经到了。要说“我一无所获”需要极大的勇气。

 

那就是当佛陀放弃他的王国时,他所做的。他说,“那里一无所有。”那就是当马哈维亚放弃他的王国时,他所做的。那就是亚伯拉罕所做的,当他放弃了自己的王国,他说,“那里一无所有。”

 

但他们都是真正勇敢之人。否则那看起来愚蠢透顶,当所有人都以为你到了,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不让幻象继续?说你一直在追求一些完全荒谬、愚蠢透顶的东西,你一辈子白活了,这有什么意义?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坦白?保持沉默就好。继续待在梯子的顶端,呆到死,但永远不要把那么秘密吐露给任何人,因为那会证明你一辈子都活的平庸十足、愚蠢透顶。

 

如果你想当一名音乐家或诗人,就去当。这是第二种自由:你至少会开心你在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别人的。

 

这是我的经验:做自己的事情是世上最令人喜悦的——无论那件事情社会欣赏与否,重视与否,无论它是否被当做商品来卖。如果那是一件你热切渴望、强烈渴望的事情,那就去做,无论代价为何,为之牺牲。

 

这是第二种自由:为了什么的自由。这是一个积极的方式,比第一种自由要好。第一种类型的人成了政治家。第二种类型的人成了诗人、画家、艺术家。第一种自由是消极的,第二种自由是积极的。但记住,它们都是同一事情的两个面向。

 

即使第一种类型的自由至少也假装有某些目标。甚至政治家也说,“我们为了自由而战——摆脱这种社会,摆脱这种结构,摆脱这种政治。我们为了摆脱这个社会、创建另一个社会而战。我们为了某些目标、某些价值、某个乌托邦、某个意识形态而战。”即便他也必须这样假装,因为消极的东西无法单独存在,至少得谈点积极的。所以有些人谈论乌托邦,在那里一切都是美好的,天堂降临到了地球上。这需要花上无限的时间,但那个目标必须给到人们。否则人们不会为了消极的自由而战。

 

所以消极的暗示着积极的,反之亦然,积极的暗示着消极的。当你想当一名画家,而你父母并不同意,你的社会认为这是愚蠢的,你必须反抗他们。所以为了什么的自由会跟摆脱什么的自由有关。它们是一起的。

 

真正的自由是第三种——超越的自由。那是什么?它既不是要摆脱什么,也不是为了什么,它就是自由。它只是自由。那就是莫克夏:只是自由。既不反对、对抗任何人——它不是一种反应,也不是为了创造某种未来——没有目标。一个人只是享受做自己,为了自己,仅此而已。

 

(未完待续...

 

注:译者Aashna,仅对个人译文声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