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9

 

 你知道吗,对于艾克哈特•托尔来说,上帝无法向他传递一个类似于莲花生这样的伏藏,因为他不具备一个密宗的底子。艾克哈特•托尔从来没学过密宗,所以上帝在向他展现的时候,只能展现他曾经有的那些东西——他曾经学到的那些知识和文化背景。

 

因此我刚才提到,你如果要让上帝在你身上展现得更丰富,首先要做好准备。艾克哈特•托尔是德国人,他没法写中文,没法写藏文,所以那个存在的力量只能透过他以英文的方式、以他文化背景的形式写出《当下的力量》。他没法展现出其他比如密宗的东西,比如中文的东西。但是如果他会藏文,如果他会中文,也许他能够展现出更丰富的别的东西,因此这就是一个双方的匹配。

 

所以你必须做好你这方面的准备,你不能做一个懒惰的人,你仍然要学足够的技能来传递来自上帝的语言。因为上帝的语言可以以任何一种方式来传递——他可以以咒语的方式,这里提到以密咒乘;他可以以十二种语言的方式来传递,有十二相,语言的十二相;他可以以六神通的方式、他可以以性相乘,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你无法指望一个不会弹钢琴的人,上帝、存在的力量能够透过他弹奏出一曲灵魂般的旋律,不可能。他不会,他连do re mi fa 那些键在哪他都不知道,而存在的力量却可以透过一个会钢琴的人弹奏出一首神曲,那个旋律也许可以传递几百年,能够在几百年内利益无数的人。

 

实际上整个存在希望你变得勤快一点,希望你多一点技能,你多一个技能,意味着你将多打开一扇来自存在的大门。你不仅可以通过音乐来表达,你还可以通过文字来表达,通过歌喉来表达,通过雕塑来表达,通过剑道来表达,通过茶道来表达,通过花道来表达……你可以通过无数种方式来表达。所以,为什么不呢?为什么只限于一种表达方式呢?一种表达方式如果你表达得多了,你也会感到枯燥,所以要尽可能多地表达。

 

你不要做一个懒惰的人,要尽可能地在你年轻的时候多打开一些存在的大门,越多越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少年的时候要学很多的科目:历史、生物、地理、音乐、语文、数学等等,学得越多越好。这都是在为你将来能够打开那些大门做准备的。你尽可能多地学习一些基础性的技能,这些技能有一天就会成为你的一扇门。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你的诗兴来了,你忽然发现你内在的旋律来了……如果你不会谱曲的话,那个旋律只能在你的嘴边哼唱而已,如果你会谱曲的话,也许它能够流传给很多人。

 

甚至现在,你也许三十岁了,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了,你仍然应该培养你的兴趣爱好,现在并不晚,你仍然可以更多地培养你各种各样的兴趣爱好,哪怕这个兴趣爱好是养花种草都可以。你培养它,因为上帝喜欢你这样做,生命喜欢你这样做,那个源头的力量喜欢你这样做。无论你多少岁,你都应该培养足够多的爱好,足够多的兴趣点,那个兴趣点迟早会成为你流出永恒力量的渠道。

 

所以当一个人只会禅,只是在空性里面,那仍然是枯燥的,他应该学习日本的禅宗。为什么日本的禅宗从来没有说,你只要打坐,只要证入空性?日本的禅宗说,你还要学会花道、你还要学茶道、你还要学剑道、你还要学忍道、你还要学能道,你要学各种各样的道,否则上帝怎么表达呢?你如果不学这些,你怎么可能表达得出来呢?你必须表达,你不能憋在心里。憋在心里你的开悟还有什么用呢?你的开悟也许对你本人有用,对这个世界有什么用呢?你的开悟对这个世界的价值在哪儿呢?

 

 

你必须表达出来!这就是禅宗提到的“体相用”,你有了本体,你还要有一个形象,透过这个形象还要展现大用。只有展现出来了,你才是真正开花了。对一个悟道的人来说,他仅仅是一粒种子。当这粒种子站在人群中间,他也许会成长为一棵大树,别人仰望他、崇拜他、羡慕他,但是他还没有开花。直到他能够主动地透过他的语言,透过他的行为,透过他的各种各样的方式,透过各种各样的大门,把神圣的光明透过这些大门表现出来了,他才真正开花了。

 

这就是为什么佛陀讲,一个融入涅槃的人还不是究竟的;从涅槃里再次回来的人,才是伟大的。一个融入涅槃的人只被称作是“罗汉”,而一个从涅槃里回来的人,被称作是“菩萨”。当一个菩萨变成千手千眼——一千只手,他不仅有唱歌的“手”,他还有舞蹈的手,他还有这个手,还有那个手……他有无数双手,无数双眼睛,可以帮助无数个人,可以帮助无数种类型、无数种的众生。只有变成千手千眼的时候,他才是一个佛。一个佛意味着已经完美地打开了,变成千手千眼了;一个佛意味着这朵花已经完美地开放了——上帝的花朵已经完美地开放在人类的世界里。

 

当你完美地开放,你才是一个佛。一个仅仅融入涅槃的人,只是一粒种子、一个罗汉,世界很快会遗忘他。而一个佛,世界不可能遗忘他。他会一再一再地开放,一再一再地展现出他无数双的手。他的每一双手都会捕获你,他的每一双手都会开成一朵美丽的花。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宗教情怀。真正的宗教情怀并不是枯燥的,真正的宗教情怀是开出千千万万朵的花,开满全世界。让上帝的花朵开满整个世界,这就是真正的宗教情怀,它甚至超过了审美,它甚至超过了单纯“爱”这样一个词。用“爱”已经无法形容它了,它是爱加上行动,它是爱加上行动的圆满,完全展现开来的行动,像一朵花一样,绽放开来!

 

摘自《钻石心滴——莲师心要建言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