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8

 

我說心不能影響身體,
那是指法身;
我說心能影響身體,
那是指色身。

 

法身和色身是什麼關係?
那就像
你戴著有色眼鏡看世界和什麼也不戴看世界一樣。

 

戴著有色眼鏡看身體,
這就是色身;
什麼也不戴看身體,
這就是法身。

 

也就是說,
用滿是概念的意識分別之心看身體,
你看見的是色身;
用清淨不染的超意識之心看身體,
你看見的是法身。

 

因為色身本身就是意識分別判斷的產物,
所以它受意識之心的影響;
因為法身本身超越意識分別判斷,
所以它不受意識之心的影響。

 

法身是真實的、原本的事物本身,
你唯有認出它才能真正得解脫;
色身是心智概念投射的產物,
沉溺於其中你只能找心智和色身的平衡。

 

事實上,
色身和心智是同一回事,
因為色身是心智的色身,
心智是色身的心智,
它們的關係就像做夢的人和所夢見的人一樣。

 

色身在概念叢中,
法身出離概念,
你唯有清清楚楚地看見法身,
你才能從萬般葛藤出離。

 

法身是色身的實相,
你與實相相遇的時刻,
是你開悟的時刻,
是你解脫的時刻。

 

佛陀們每時每刻清清楚楚看見法身,
他們也清清楚楚看見,
法身是如何在心智的變成一具色身的。

 

色身是心智的化身,
心智本身是你的報身,
而法身不化卻看似化,
對它的洞見,是一切解脫中的關鍵。

 

法身是一切事物本身,
它超脫任何人類的概念,
你在所有的事物上都能看見法身,
法身不再作為某種事物而存在。

 

法身不再定義之中,
不能被定義的那事物存在本身即是法身。
法身是上帝世界裡的事物,
而一切色物只是人類世界裡的事物。

 

人類的世界是幻覺的世界,
它看到的一切存在都不真實存在。
那真實存在的它看不見,
這就是佛陀所說的無明。

 

無明不是一種病,
它只是一種症狀。
讓無明症狀消退的方法,
就是修行——探尋真相的過程。

 

諸修行者,
所有色界裡的事物都是同一機制形成的,
它們都是同一回事,
所以堪破色界這大無明的徵象,
從眼前任何一事物都是著手點,都是窗戶,都是入門。

 

我們這色身,
和有形世界裡其他一切事物完全相同。
從大一點的概念來說,
這世界所有的事物也都可叫色身,不僅僅我們這身體。

 

所以,在智者看來,
這世界遍地是色身,也處處是法身。
當你沒從心智織就的幻夢中醒來,
眼中所見是色身,
一旦你醒來,即色身是法身。

 

當人們迷惑時,
即法身是色身;
當我們醒悟時,
即色身是法身。

 

法身色身同在一處,
是我們的大幻師——意識心,
讓那真實唯一處,
忽地,奇妙地生出一個假有來。

 

當你能睹見從法身到色身,
你不得不讚歎我們這顆意識能生你化之心,
你不得不稱它為妙心,
稱它所生所化的事物為妙有。

 

當你能睹見從色身到法身,
“涅槃妙心”——讓你嘖嘖讚歎,
它閃閃發光,像一發著輝煌之光的巨盤,
將萬法世界裡的萬物,
像端金蘋果、銀葡萄一樣的端在裡面。

 

所見之物是化身,
能見之物是報身,
超然之物是法身
法報化三身,是諸佛的三寶。
此三寶與諸佛一生長相隨,
諸佛受用之無窮。

 

我也有此三寶,長相跟隨。
我用之無窮,受益無窮,
我生活在三寶的世界,三寶生活在我的世界。
奇妙啊,如來琉璃光的上帝世界。

 

從某種意義上講,
色身是放光的法身,
法身是隱藏的色身,
能見法身與色身者,
我和南向你稽首,尊稱你為世尊。
我願跟你學法,
在妙心裡,在真實與虛假之間,
歡樂做個只有眼睛和心的人。

 
一念行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