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8

 

 

《易经》里有一个算法,就是邵康节的《梅花易数》,它不是用铜钱来占卜的,不需要任何工具。《梅花易数》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当有人在问一件事的时候,就让他听窗外路过的人讲的第一句话,或者看窗外有几棵树。

 

密宗里也有这样的算法。西藏有一个算法是,在问一件事的话音刚落时开始数树,必须是这个问题问完的话音刚落。如果是坐在车里就从刚落话音的那一秒开始数路过的树,比如你的车在路上行驶,你就开始数路过几棵树,一直数到有一个自然的声音发出就停下来,如果中间一共数了十五棵树,用十五再除以三,剩下的数字就代表所问的这件事是可行的还是不可行的。

 

其实有无数种方式,不一定是数树的数目,你也可以在路上捡一块石头。西藏有一种算法,当问一个问题的时候,让问的人到帐篷外面随机捡一块小石子,捡回来的石子如果是四方形的,代表他问的这件事不太可能会成功,障碍很大;捡回来的石子如果是圆形的,非常圆一点棱角都没有,说明这件事很顺利没有任何问题,等等。

 

意识内化博客里有《帕当巴桑杰大师占卜法》的这篇文章,文章里讲医生在有人上门应诊问卦时,就请他先出门拿块石头回来,石头如果是圆形的说明他的病会好,石头如果有一个洞,说明他的病不会好他会死;石头如果是裂的,说明他的病有些是非、吵架的因素在里面;石头如果是长方形的,说明他的病也许要过很久才会好,等等。

 

这些占卜法都是从哪来的呢?难道是祖师们一拍脑袋想出来的吗?我告诉你,如果你对生命敏感的话,会发现生活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提示你,你可以发现属于自己的占卜法。

 

我住的房间下面有一棵树,树上有一只布谷鸟。每当我冥想非常陶醉、非常美妙的时候,这只布谷鸟就会莫名地“布谷、布谷”,叫得很好听。每当我忙碌的时候,就没有办法进入很深的状态,我发现这只鸟叫声就没有了,好听的声音就没有了。当我闲下来再次进入放松、进入喜悦,这只鸟的叫声又来了,每每都是这样。

 

当你理解这一切的时候,你会发现占卜的诀窍就是这样来的,你就不需要帕当巴桑杰占卜法了,你就用不着邵康节的《梅花易数》了,你可以产生属于你自己的占卜法。因为你现在发现,你生活当中时时处处都在提示你,你总能发现,它会以你最熟悉的方式来提醒你。

 

帕当巴桑杰占卜法对于西藏人是合适的,因为他们住帐篷,可以轻松地到帐篷外捡块小石头回来。你是城里人住在高楼上,不见得问件事,就要乘电梯从三十楼下去、再捡一块石头上来。显然你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占卜法。

 

欧洲有一种茶渍占卜法。欧洲人喜欢喝咖啡、喝红茶,煮完咖啡红茶喝的时候会剩下一些咖啡渍、茶碎沫。一定有一些有心的人、对生命很敏感的人发现,喝茶之后的茶渍总是跟将要发生的事有某种对应的关系,渐渐地,他们就找到了其中的一些对应点,总结出了这个方法叫茶渍占卜法。

 

这些占卜法都有一个共通点,即使在茶渍占卜法里你也能找到那个相似的地方。如果你看到茶杯底部的茶渍有大颗大颗的东西,而且离你喝茶的嘴口比较远,说明所问的事情在未来将会有一些阻碍,大颗大颗的显然象征一些阻碍。如果茶渍都是一顺溜到嘴边,说明这件事情相对来说是比较顺利的。你会发现其实并不需要去学这些东西,慢慢你都能够掌握其中的诀窍了,因为它们有共通的核心,就是生活以无数种方式在暗示你。

 

也许你不喝茶从来也不喝红茶,也许你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咖啡对于大脑实际上有一定的伤害),你并不需要准备茶具去学习茶渍占卜法。那么我告诉你茶渍占卜法、帕当巴占卜法的用意是什么呢?我的用意是让你通过这些占卜法总结属于自己的经验。

 

阿底峡尊者刚到西藏的时候准备找块风水宝地建座大庙,当他路过一座山的时候看见山顶上有只黑色的牦牛,那只牦牛显然比普通牦牛更高更大。他想这个是非常吉祥的象征,这座山上未来将会出现一座伟大的寺院,而且这座寺院将会很雄壮有力像牦牛一样。后来这个地方一百年以后真的建成了一座很大的庙。

 

这都是来自生命暗示的方式,所以你不需要太死板,不需要学茶渍占卜法、学《梅花易数》,你如果这样学,一定学不到精华。你要学最核心的东西,也就是对生命变得敏感。你明白吗?

 

摘自《庄子耳语》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