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您給我們描述一下您的童年經歷,以及如何影響您成為現在的療癒女薩滿的呢?

 

小祖母: 許多年前,我想大概是從我8歲左右,在一條綠樹成蔭的小河旁,我從一種聲音開始了我的課程,這聲音親切的稱我為孩子Child”,我流連在那條小河畔,那是我的特殊處所my special spot”, 那是我童年的避難所,那裡靜謐幽深,沒有人煙、沒有喧囂、沒有房屋,甚至沒有公路。很多年,我都認為,那時,只有我自己一人能聽見我雙腳踩在草地上的清脆的喳喳聲,聞到彌漫在空氣中的芳草的氣息。在那裡,我體驗了許多美好神奇的經歷,在我生命中最低沉痛苦的時候,我都獨自躲到那裡,那條小河真的就像我的避難所。我和很多動物都成為了親密朋友,我常常爬到鬱鬱蔥蔥的大樹上休憩。就是在那時,就是在那潺潺的小河旁,我身上最傳奇的故事發生了。

 

有一次,我靜靜的仰面躺著草地上,點點的光芒從樹葉中透過來,朦朧中我忽然看到淡藍色的光熠熠閃耀。開始的時候,我以為是田間耕種的拖拉機反射在樹叢中的光影,我繼續安靜的感覺著,沒有一點聲響,沒有一絲微風,全然的寂靜中。我看到那藍色之光緩緩的穿過白楊樹,變得越來越大。我目不轉睛的盯著這似乎從樹林中而來的光芒,那是美妙的藍色光環。我靜靜的看著,沒有恐懼害怕。我完全被我見到的景象深深吸引和驚呆了。當我沐浴在那神奇的光中時,我感受到全然的內在安寧。當光芒慢慢移近我,我終於看清,那並不僅僅是美麗的光,確切的說是一個幻妙而和藹的女子,一名光之女子。我還是沒有害怕,反而感受到從未有過的平安和喜悅,全然的放鬆和平靜。我仍然只是靜靜躺在草地上,看著並感受著她的靠近。至今,我仍能清晰記得,這個光之女子的每個細節,波浪似的長髮挽成兩個辮子,裝扮在她慈愛秀美的臉上,她的衣裳就是藍色之光,並隨著微風輕舞飛揚,而事實上,根本沒有一絲絲的輕風,她的神態飽含的都是慈悲和仁愛,啊,那真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愛。她緩緩的靠近我,用柔美的雙手輕撫我的面頰,我浸潤在全然的光和愛中。

 

這是我能記起的全部體驗。我仍記得,第二天清晨,我被小鳥清脆的叫聲喚醒,翠綠的葉子上晶瑩的露珠映入我的眼簾,我還躺在草地上的同一個地方,我在那裡睡了一夜。我隱約聽到一隻小麋鹿從我身旁流淌的小河跑過,一隻貓頭鷹在我頭頂上空盤旋,我也感覺到,身體有點涼爽。我看到那些麋鹿從睡夢中醒來起身,開始吃那綠油油的草時,在它們的背部緩緩升騰的蒸汽,但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切都全然不同了(but something was VERY different!)我看到,麋鹿的身上彌漫著美麗的色彩,猶如下雪或者緩緩滴下的水流散發的光彩。我呆呆的觀察了一會,我使勁的揉揉眼睛,也許是幻覺,再仔細的看去,那些光環還在那裡閃耀!一切都看起來不同了Everything looked different, 無論我看向哪裡,都有斑斕色彩在那裡湧動。它們不僅僅是呆板的色彩,它們是活生生的,它們在跳動,鮮活的色彩。貓頭鷹,花草,樹木,甚至是水,都有它們獨特鮮活的色彩!那段時間見到我的人們,一定認為這孩子瘋了,或者精神出問題了。很長一段時間內,我總是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觀察土壤,螞蟻,呆呆的看著一片綠葉,並傻傻的發出咯咯的笑聲。我一遍又一遍的揉搓著自己的眼睛,但每次,幼小的我再一次睜開眼睛,還是如此:鮮活色彩在所有的事物中移動著!

 

那時年幼的我,被這移動的色彩帶來了各種感受,吃驚,興奮,疑惑和緊張---當我還未來得及從中走出來的時候,另我更吃驚的事情發生了,當我回到家,看到人們時,我發現不僅不同的人們有不同的色彩和光,而且幾乎每個人,除了一些嬰兒以外,在他們的臉上或者身邊都有一副動物的畫面!你可以想像,在一個摩門教的環境(in a small Mormon community)長大的我,並沒有鼓吹宣揚自己的所見所聞。事實上,我感覺自己與眾不同,甚至和世人格格不入,幾乎要瘋了,孩提時代的我,多年在羞澀不安中度過,對於我看到的事物不敢提及。接下來的幾年中,是我生命中的苦澀年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並害怕他人知道而設定我為古怪的孩子;而當有一天,我發現我居然能夠和動物交流時,我感覺自己更加怪異離奇。即使現在,我談論這些,我也瞭解有些人還是無法明白我在談論些什麼,也許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情。對於用言語表述這一切,實在困難重重,但是我會盡力讓大家明白。

 

無需見到動物,我就能夠知道動物們在哪裡,甚至可以分辨它們的種類和性別。這依賴很多的方法和感覺,包括氣味,聲音,顏色,甚至數位等等,而所有這些幾乎瞬間同時發生。每種動物都獨具特色,比如,即將到來的麋鹿在一英里以外的時候,我能夠在我的嘴裡感覺到松針的味道,濕濕的皮毛的感覺,還有數字4,樹皮的棕褐色等等。比較而言,當我晚間在餐廳用餐時,體察到一隻屋外林間的貓頭鷹,就是另一翻滋味,這時感覺到數字8,深紫色,並像傍晚吹來涼爽的微風。這是我現在能想到的最好的解釋和描述的方式了,這也是我和動物們溝通,知道它們在說什麼的方式,不是用語言,而是它們的本性,氣味,顏色,直覺。如果動物害怕恐懼,色彩是黃色或橘色,我也感同身受,驚恐並猶如芒刺在背,腦袋嗡嗡亂叫。侵略進攻是紅色,數字9,並感受到燥熱不安。當我瞭解它們在說什麼,感受什麼,我就將帶著色彩和聲音的能量和情感也傳遞給它們。孩提時代,我不知道如何表達這些,事實上,作為孩子,我不敢提及,而是羞澀掩飾這些。比如,我會說:你們慢些等我,我有事情出去一會,而事實上,是我知道有只狗在羊圈裡!當我逐漸長大,我也沒打算公開說出我能和動物溝通交流,我在從另一邊接受的智慧教導,那些來到我身邊的靈性存有告訴我人生的真諦,他們的工作方式,以及我們如何與他們聯接等等這些神奇事情,直到有一天,我成為了一名薩滿!

 

成為一名薩滿(shaman)完全讓我感覺意外吃驚,當我被蘇族和賽利希族(the Sioux and Salish tribes)認定為薩滿時,我幾乎嚇壞了,並要掛斷電話。這意味著我必須承擔巨大的責任和義務,甚至不得不公開我所經歷的怪異離奇的事件(weird things)。部落的長老們,告訴我,他們早已預知,我從另一邊接受祖母們的教導多年,並在我30歲時被認定而成為女薩滿。某種程度上,當我明瞭其他族人早已知道我過去所體驗的神秘經歷時,我才有勇氣走出來,站著公眾面前,告訴大家我知道的智慧和真理。作為薩滿,我時刻祈禱,在全然的智慧中,以便能更好的為地球,為所有眾生,為星球上所有的兄弟姐妹們服務,愛他們,榮耀他們。我由衷的願意和我有緣接觸的一切生靈們,分享我的洞見和課程。

 

發現Priscilla Wolf(譯注:另一位和小祖母有相似經歷,並來自同一個故鄉的女子),瞭解她也知道那天神聖的小河,和她談論我們所見到經歷的事情,都賦予我極大的動力,支持我走出來,和大家分享我的故事和我的智慧。你能相信嗎?我所描述的一切,那山谷的小河畔經歷的神奇事情,也同樣發生在Priscilla Wolf身上?

 

我已經看到通向更廣闊無垠智慧洞見的門戶,在那裡,你會了悟一切問題的答案,那裡充滿了光和愛,平安與和諧。我曾多次和光之存有們對話,我將祂們和地球母親一樣,深愛於心。我的這些資訊都來源於那些光之存有(star people),無論你在那裡,祂們一直都在這裡,不生不滅。我想告訴你們的就是,祂們深愛我們,就如父母對孩子般,希望能給於地球人類幫助。祂們從未想破壞我們,祂們來此協助地球揚升,讓我們憶起我們真正是誰。祂們來此是為了讓人類重回智慧和真相中,人類間宗教組織和各種信仰體系的不同,因這差異從而彼此誘發殺戮、戰爭、無法公開的秘密事件等,這些原本存在的智慧與真相的教導不得不隱藏起來。然而,現在,智慧和真相重回人類的時候到了!我們已然來到至關重要的分界點上,或者,人類繼續活在彼此殺戮和戰爭中,繼續破壞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母親,或者,我們就從現在開始,可以改變現狀,開創新實相。這次盛會標誌著地球嶄新生活方式的開始。天堂之門已然敞開,巨大能量傾瀉而下,並從細胞分子層次揚升我們人類。古老的智慧大師門,我們的祖先們,光之存有們,都選擇重新回到地球,並竭盡全力的從靈性層次和能量水準上協助我們提升,讓我們彼此互愛,變得更好。時候到了,捨棄那些自私自利,不為他人服務的觀念吧,丟掉那些阻礙我們揚升變得更好的意識吧!如果我們不是由心而活,就趕快回歸內心;如果事情給你的直覺不妙,就停止它不去做;如何那傷害了地球,也就傷害了我們自己。時候到了,地球的大轉變已經開始,我們就生活在幾千年前早被預言的揚升蛻變的時間點上。你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你的內心世界是否真的在發生蛻變?你是否已經提升到更高的意識水準?你是否能夠做為更高的靈性存有而生活?我深深的堅信,我們人類作為星球的孩子,能夠憶起我們真正是誰,並揚升蛻變為充滿愛的美麗的光之存有,我們終將意識到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是。我由衷的祈禱,我們每個人都開始由心而活,聆聽已經賦予我們的智慧洞見,和所有眾生分享我們的仁愛與慈悲!

 原文:http://littlegrandmother.net/LittleGrandmotherArticles.aspx

 譯者:內在安寧

 

音頻來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KyW_4YN2j0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