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8

 

 

  事实上生命就像河流一般,永无止境地继续往前流,它永远都在追寻、探索、推动,漫过堤岸,用流水穿透每一个裂缝。

 

但是你知道,人心却不允许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它看出来活在无常与没有安全保障的状态是危险的、有风险的,因此它在自己的四周筑了一道墙,一道由传统、组织化的宗教、政治与社会理论筑成的墙。家族、名声、财产以及我们培养的小小美德,这一切都在围墙之内,都是远离生命之道的。

 

生命是恒动的、无常的,它不断地想要穿透与突破这些围墙,在围墙后面,永远有迷惑和不幸。围墙内的神祇都是假的,他们的著作及哲学都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生命是超越这一切的。

 

然而如果有种心智,它没有围墙,也不被自己的拥有物、囤积物或是知识所拖累,如果它不受时间限制地活着,也不怕失去安全感,对这种心智而言,生命就是不寻常的。这种心智就是生命本身,因为生命是无所住留的。

 

但是我们大部分人都想要一个住留的地方,一个小房子、名声和地位,而且声称这些东西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永恒,并且依照这种需要创造了一种文化,捏造了一些根本不是神祇的神祇,一些只不过是我们自己的欲望向外投射而形成的神祇。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