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方式与灵性声像术

第二天早晨吃早饭时,我们询问了女主人后得知:耶稣像那样来临并非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她告诉我们说,当她或她的朋友们进行疗愈工作时,耶稣经常加入进来。

女主人和另外两位女士决定这天和我们一起去那座寺庙。在我们走出住所时,两个男人赶上了我们。其中一人对女主人说,村里有个生病的孩子需要她去看一看。我们全都改道随那两个人去了那孩子的家,而那孩子的确病得很重。女主人走上前去,伸出双臂。那位母亲把孩子放在了她胳膊上。小家伙的脸庞立刻亮了起来,随后又挛缩了一会儿。几分钟后他便安稳地睡熟了。于是女主人把他交还给了他母亲,而我们又出发朝寺庙走去。

在路上她感慨道:哦!要是这些善良的人能够觉悟并自己做这个工作,而不是依赖我们,那该有多好。那对他们来说会比现在好很多啊!平时他们对我们完全敬而远之,直到有困难出现时。那时他们就会把我们叫去。这当然也很好,只是这不会让他们对自己有丝毫信心。我们倒很愿意看到他们自己摆脱困境,可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总是表现得很幼稚。

我们来到梯子那儿,爬下去进入了隧道中。那两个男人陪我们一起走。这隧道是在岩石内部开凿出来的,所以我们想当然地以为里面应该很黑。然而那里的光亮却足以使我们看见前面相当远的地方。这光似乎就环绕在我们周围,因此没有产生阴影。我们昨天夜里就注意到了这个现象,只是没有人提出来。这时人家对我们的提问回答说:那光的确存在于我们周围,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当没有人在这隧道里时,它就会变黑。

我们穿过隧道后,沿楼梯上到了第三个房间。它比下面那两个房间略大一些。在这儿沿两面墙排列着大量粘土板。我们发现这个房间后面还开凿出了另一个大房间。后来我们得知那里也放满了类似的粘土板。这些粘土板是深棕红色的,被仔细地涂过漆。其中有几块的规格为宽四十厘米,长六十厘米,厚五厘米,重五公斤或六公斤。其它的则要大得多。我们很奇怪它们是怎么翻山越岭地被运到这儿来的。我们说出了心中的困惑。人家回答我们说:这些粘土板并不是从山外运过来的。它们是在这些大山耸立起来前被带到戈壁国中的。那时这个地区还是一片沃土,而且人烟稠密。后来,在这些山耸立起来很久之后,人们把它们放在了这儿,以保护它们免遭毁坏。

在这些山出现以前,似乎有一场巨大的海啸覆盖并彻底毁掉了这里的一大片地区,也毁灭了大部分人口。活下来的人与外界隔绝开来,失去了生存的依靠。他们成为了如今仍在侵扰戈壁高原的那些流浪匪帮的祖先。

那时维吾尔大帝国就存在于喜马拉雅山和戈壁沙漠如今所在的位置。那里有一些大城市和非常先进的文明。当那些城市被水毁掉后,它们的遗迹又被沙漠的流沙覆盖了。我们完全按照人们从粘土板上翻译过来的内容记下了这些描述。后来,我们发现了那些城市中的三个。将来有一天,当发掘工作彻底完成时,这些文献的真实性一定会得到证实。它们使这一文明可以追溯到数十万年前……不过我们并不想谈考古方面的问题,所以这个题外话还是就此打住吧。

人家领我们穿过这寺庙的各个房间。在随意交谈中我们得知:这天早晨赶来找我们的两个男人中,有一个是我们一位大师朋友的后代,而那位大师朋友就是我们在施洗约翰住过的村子里遇到的那一位。我们把那位大师朋友称作文献之友。但他的这个后代却显现出种种老迈的迹象——这让我们感到惊讶。

当我们回到第一个房间时,我们队长问:一个愿望在被表达出来后能否立刻实现。女主人回答说:一切以完善的方式表达出来的愿望都会实现。她还说愿望是祈祷的一种形式。耶稣所使用的就是完善的祈祷形式,因为他的祈祷总是被满足。总被满足的祈祷只会是完善的,因此也是科学的。而它假如是科学的,就必定符合某种明确的法则……女主人继续说道:这个法则就是:你们的祈祷会依据你们的信仰而得到满足。换句话说:无论你们在祈祷时想得到的是什么,就相信你们已经得到了它,那你们就会真的得到。如果我们确切知道自己所要求的一切已经是我们的了,那我们也就会知道自己正在遵照那个法则来行事。假如那个愿望实现了,我们就会知道那个法则得到了执行。假如那个愿望没有实现,我们则会知道是自己错误地提出了要求。错不在上帝,而在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记住这个戒律:你们当以自己全部心灵、全部灵魂、全部精神、全部力量、全部思想,去爱你们的天主上帝。现在沉入你们灵魂的最深处,不带任何成见、担心、怀疑,怀着一颗快乐、自由、感恩的心,知晓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已经属于你们了。

秘诀就在于要有意识地与上帝协同一致。然后要保持这种状态,不能有丝毫偏离,即使全世界都反对也不要去理睬。耶稣说过:单靠自己,我什么都做不了。是那居于我之中的天父独自做成了这事。要信赖上帝。不要怀疑,不要担心。你们要记住上帝的力量是无限的。一切事皆有可能。

在说出你们的要求时,要使用肯定的话语。要一心只想着你们希望达到的那个完美状态。然后把这个完美意念的种子植入自己的灵魂中,排除所有其它意念。要请求健康显现出来,而不要请求从病中痊愈。要为显露和谐与实现丰盛而祈祷,不要为摆脱不和、贫困和限制而祈祷。把后者像旧衣服一样扔掉吧。那是些陈旧的东西,是你们不再需要的。你们可以愉快地摆脱它们。甚至都不要回过头去看它们。它们被遗忘了,被原谅了,来自尘土又归于尘土了。它们不存在了。用上帝的思想——那无尽的善——来填满你们周围看似空虚的所有空间吧。

然后要记得话语是一粒种子。它得生长起来。至于知晓它何时、何地和怎样生长,那是上帝的事。至于你们,只应说你们应说的话,表达祝福,并知道在你们提出要求的那一刻,你们就已经得到了。执行这工作的一切细节都由天父去管。要记得是祂独自在做这事。老老实实地演好你们自己的角色,把上帝的角色留给祂并对祂抱有信心。为你们所需要的提出请求,明确地说出来,转身朝向上帝,然后从祂那里接收成果。

在精神中要始终想着上帝的丰盛。如果有别的想法闯进来,就用这个想法去取代它,并要赞美、感谢这个丰盛。如果所需要的得到了满足,就不断感谢这工作得以完成。不要改变你们的请求。要满足于只是祝福和感谢这工作的执行,祝福和感谢上帝在你们身上所下的功夫,祝福和感谢你们收到了自己希望得到的,因为你们只希望得到善以将其播撒于自己周围。让这一切在静默和隐秘中进行吧。秘密地向你们的天父祈祷吧。祂看得到灵魂的秘密,将会公开奖赏你们。

当你们完成了这样的示范之后,会觉得这样用去的时间是自己最大的财富之一。你们将证实那个法则是真实存在的。你们将了解到:当自己的话语伴随着信仰与祝福被说出时,会具有怎样的力量。要记住上帝已完善了祂的完美计划。祂不断怀着慷慨与爱,将善和一切我们所想要的美好事物播撒到我们身上。祂反复在说:来考验我吧。你们会看清我是否打开了天堂之窗,是否在播撒祝福。这些祝福多得只愁没地方放。

 “以自己全部心灵祷告时,可以这样说:

哦我之存有的心,哦天父,我与你只是一体。我承认你是永恒的,是所有人的父亲。你是圣灵,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知的。你是智慧、爱和真理。你是构成所有事物的力量、本质与才智。所有事物也正是有赖于此才被创造出来。你是我精神的生命,是我灵魂的本质,是我思想的才智。我在自己的身体和活动中表达你。你是始与终,是我所能表达的善的全部。我所想的愿望由我的灵魂植入我精神之中,是你使它具有了生命力。在圆满的时刻,它通过信仰的法则显现在了我的经历中。我想要的财富已经以无形的状态存在于精神之中。我知道我已经拥有它了。

以自己全部灵魂祷告时,可以这样说:

哦,我的天父,我现在说的话向你描述出我想要的东西。它像一粒种子被植入我灵魂的土地,并由你的生命使它在我精神中具有了活力。它应该充分成长,应该显化出来。我只允许你的精神——智慧、爱和真理——在我的灵魂里运行。我只想要那有益于所有人的东西。我现在请你实现它。

我之中的天父,我要求表达爱、智慧、力量和永恒的青春。我要求实现和谐、幸福和丰盛的繁荣。我要求直接从你那儿收到我的才智,好懂得如何从万有实体中取出必要的东西以满足一切良好的愿望。这不是为了自私的目的,而是出于纯净的动机,为的是拥有才智以使我能服务于你所有的孩子。

以自己全部思想祷告时,可以这样说:

我所想要的现在变得清晰了。我在自己思想中只构想我所想要的。我的愿望就像一粒种子开始在地下安静地、无声地生长。它现在在我灵魂寂静、无形的王国中成型了。我进入自己的密室中,关上了门。我怀着安宁与信心,将我的愿望固定在我思想中,就仿佛它已经实现了。天父,我现在等着它的完美实现。我之中的天父,我感谢你让我的愿望在无形中不断被实现。我知道你已怀着爱和慷慨,将你财富的丰盛播撒于所有人身上。你满足了我生命中所有良好愿望。你允许我分享你那丰富的资源。我可以实现与你的合一。你的每个孩子都可以这样做。我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将其散发给所有人,以便帮助你所有的孩子。我有的一切,都把它给你——我的天父。

 

以自己全部力量祈祷时,可以这样说:

我不会以任何行为或想法否认我已在精神上得到了对自己那个愿望的满足。现在它的实现已经非常清晰。我在精神上、灵魂上、思想上和肉体上,对自己这个愿望都是坦诚的。我已在精神上感知到什么对我来说是有益的。我在灵魂中将它构想成了一个完美的意念。我赋予了它真正的思想形态。它是完美的。我现在要求它变成可见的,变成真正显现出来的。

天父,我感谢你拥有我从现在起所拥有的:爱、智慧、才智、生命、健康、力量、永恒的青春、和谐、幸福、丰盛以及从万有实体中制造出应有之物以满足一切良好愿望的办法。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吗?只要你们相信,就会看到天主的显赫荣耀。

女主人说完后,出现了一阵深深的静默。随后她继续说道:你们要明白,假如愿望没有实现,错是在你们而不是在上帝。如果你们想要的没有显现出来,不要重提你们的要求。要像以利亚那样坚持下去,伸出杯子直到它被装满。要满口说着祝福的话,以感谢当前所实现了的,即使全世界所有的世俗想法都在干扰你们。继续,继续,你们想要的东西就在那儿。相信我吧,你们的信仰会得到报偿。

假设你们想得到冰。难道你们一开始要乱糟糟地到处去说这个词吗?假如是的话,你们只会使自己的力量四散而去,什么都不会到你们这儿来。首先应该把你们想要的形成一幅核心画面,直接在自己思想中将其保持足够长的时间,直到使其固定住。然后要把它完全放在一边,直视那万有实体。要知道这个实体是上帝的一部分,因而也是你们自身的一部分。它包含着你们所需的一切。一旦你们能够运用它,上帝就会立刻将其大量大量地提供给你们。它是不会枯竭的。所有享用过它的人都曾有意或无意地从这个源头汲取过东西。

现在,把你们的思想和意念固定在那个核心原子上。把这原子保持在你们思想中,直到将你们想要的东西印在它上面。你们将使它的振动降低,直至变成冰。这时周围所有的原子都会赶快服从你们的愿望。它们的振动会降低,直到附着在那个中央粒子上。片刻之后你们就有冰了。你们甚至都不需要有水,只要有意念就行。

这时又出现了一阵深深的静默。过了一会儿,一幅画面出现在这房间的墙上。刚开始显现出来的形态是静止不动的,我们也没太在意。但它们很快便活了起来。我们能看到那些人物的嘴唇在动,仿佛在讲话。我们的注意力立刻集中到了那上面。女主人说道:这画面呈现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一个场景。那时维吾尔帝国正处于鼎盛时期。你们可以看到那时人们有多么美,这个地区多么暖和,阳光多么灿烂,树枝在微风中轻轻摇摆。这些色彩也都是原有的。没有丝毫暴风雨来袭扰这个国家及其居民。仔细去听,你们就会听到他们在讲话。假如你们懂得他们的语言,就会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你们甚至能看到他们身体运动时肌肉的活动。

女主人停止了讲话。那些画面继续大量涌现,差不多每两分钟换一个场景。最后我们似乎融入到了画面中,因为它离我们太近了。

突然出现了一个场景,里面有我们考察队的三名成员。这绝不会搞错的。我们能听见他们说话,而且听出了他们谈话的内容。那是关于十多年前发生在南美洲的一个事件。

女主人又说道:我们有能力把一些思想振动投射到空气中,而这些思想振动可以与亡故者的思想振动相连接。我们的振动会收集他们的振动,直到将其集中于一个特定的点上。

这样我们便能看到再现出来的场景,就像它们刚刚发生一样。这可能会让你们觉得非常离奇,但过不了多久,你们那儿的人就会制造出类似的画面。唯一的区别是那些画面纯粹是拍摄出来和机械制造的,而我们完全不用这两种方法中的任何一种。

基督教思想的导师们太热衷于他们那些论辩了,以致几乎忘记了真正的灵性生活意味着什么。他们每个人都在竭力不让别人赢。与此同时,东方人则全神贯注于他们哲学中那秘传的、玄奥的、科学的方面,以致他们也遗忘了那个灵性的方面。将来有一天,那些开发影像机械技术的人中会有几个达到高度完善的程度。他们将率先看出其中真正的灵性意义,看出其教育方面的价值,看出人类可以从中获得怎样的益处,看出其发展的种种可能性。于是这一小群人将会有勇气再向前迈出一步。他们将通过这些影像来宣告最终的成果。

目前的这些方法及其创造者被认为完全是物质主义的,但他们将成为证明灵性真理的最强有力的因素。因此,必将由那些被看作一个大世俗种族中最世俗化的人,去使真正的灵性孵化出来。你们的人将取得进步并将创建一种方法。通过这种方法他们将把死去之人的声音再现出来,比他们现在再现出来的活人的声音还要精确。你们将靠机械部分地达到我们单靠思想力量所达到的成果。你们将在这个领域超越全世界。

美国的建立象征着白人种族回归到其原初的家乡。这片土地是原始时期发生重大灵性启示的地点之一。以后也将在这个国家发生最伟大的灵性觉醒。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将在物理和机械领域大大领先于世界其它地方。你们将把这些学科发展到极致。那时你们将会看到:只需再多走一步就能到达灵性领域。到那时,你们将会有勇气迈出那一步。你们国家有句谚语:需要是发明之母。

需要曾促使你们去面对那些看似无法完成的任务。你们的行事方式使你们变得非常物质主义,但以你们的生活方式,你们必得那样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当你们作为一个民族接触到灵性王国时,会觉得以前那种深陷物质领域中的做法如同儿戏。你们有着强健的身体和快速的反应。你们的种族将像一道光出现在其他民族面前。

你们惊讶于自己的祖先曾经使用驿车和油脂蜡烛,而蒸汽与电就存在于他们周围,正如它们现在存在于你们周围。假如他们了解物理法则的话,就可以和你们一样从中受益。以后当你们有意回看自己现在的状态时,也会感到惊讶。你们将发现灵性领域环绕并统治着物质。你们将发现灵性世界中那些更高的法则,而你们一旦遵守这些法则就会从中获益。这些法则并不比机械或物质的法则更神秘。现在你们觉得难懂的,将来会觉得很容易。你们将像现在克服机械或物质上的障碍那样,轻松克服灵性上的障碍。只要不断努力就能取得成果。

这时那位老人挑了一块粘土板,把它拿来放在一个托架上。女主人继续说道:很多人犯的一大错误,就是没把所学的课程看作取得成果的中间途径。当成果已经取得并完全显现出来时,他们不懂得应该抛弃那些课程以继续追求下一个成果。我们可以暂停一段时间,把已取得的成果整理、排列在那被称作潜意识的仓库中。然后要开始去学那些引领我们走向下一个成就的课程。而一旦新的目标达到了,就又该抛开这些课程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一步一步地达到最高的目标。那些课程只不过是一级一级的阶梯罢了。如果把跨过的所有阶梯都带在身上,那我们很快就会被这重担压垮。而且后面那些想要跟上来的兄弟也没有阶梯可走了。在他们想要用这些阶梯时,就把这些阶梯留给他们吧。它们已经帮助你们到达了峰顶。你们不再需要它们了。你们可以停下一会儿,喘口气,或是为以后的发展接受新的启示。一旦这新的启示到来了,就要把脚放到下一个阶梯上,并把那已取得的成果放入仓库中。如果舍弃掉一直引导你们到达这里的所有课程,你们就能无拘无束地继续走自己的路。假如与此相反,你们凝神注视着这些课程,而不是坚定地看着目标,那就会不知不觉把这些课程固定在自己精神中,而你们本该把它们带给你们的理想固定在那里。这会使你们动摇不定,使你们看着后面说:我的祖先也是走和我一样的路到达目的地的吗?假如去看遥远的过去,我会说是的。但假如去看不久的将来,我会说不是的,因为他们是靠自己吃苦流汗到达的,而你们则是在运用属于自己的、由上帝提供给你们的力量。

如果怀念祖先,你们就会不知不觉陷入对他们的崇拜之中。你们的创造能力的确可以将你们一心专注的东西变成真的。那时你们就会按照他们的方法去生活,而不是按照自己的方法。你们会变得和他们很相像,却做不出他们那样的业绩。你们会开始退步,因为当我们去体验他人的理想时,我们是无法做成和那个理想的首创者相同的事情的。

要么前进,要么后退,没有中间道路可走。崇拜祖先是导致民族退化的直接原因之一。而这种崇拜在美国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它将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刚开始时,你们很少为自己的祖先感到自豪,因为你们没有什么可崇拜他们的。这个国家是你们自己创建起来的。你们的理想是建立一个自由的国度,而你们做到了。你们得到的这个国家既没有过国王,也没有过独裁者。你们不大在意自己的祖父是怎样安排他的一生的。你们看重的是对自己人生的认可。然后,你们很多人为了一个独特的目标联合起来。你们那完美的创造力通过你们的个人自我与你们保持着直接的沟通。正是这个创造力赋予了你们生命。这个创造力也就是你们自身,是上帝。然后你们坚定地注视着那个目标,继续走自己的路,走向那理想的实现。

女主人转向那块粘土板,又说道:在这些粘土板上写着:上帝被称作指导本源、伟大首脑、伟大思想。用来象征祂的字符很像你们的字母‘M’,读作‘M-o-oh’。翻译成你们的语言,意思就是指导者或建造者。

这个指导本源统治一切并监控一切。祂创造了第一个存有,叫作指导本源的表达。这位存有获得了与那个本源相同的形态,因为那个本源除自己的形态外,没有别的形态可供表达。这就是那个本源的外在表达的指导本源。它是按照那本源的样子被创造出来的,因为那个本源除自己的形态外,没有别的形态可用作模型。这个造物获得了那创造者的所有品性,并能获取那个本源所拥有的一切。它特别获得了对所有外在形态的控制权。

因此这个造物具有那创造者的形态和品性,并有能力以创造者那样的完美方式将它们表现出来,唯一的条件是它得与那创造者的本源保持直接的协调一致。

这个造物的任何品性都未得到发展,但那个创造者在其思想中有理想的模型,或者说有完美的计划,要通过其造物表达出来。祂将这造物置于理想的或完美的环境中。在那里它可以进行表达,也就是说可以将祂的所有品性在外面表现出来。

因此,那创造者在制造出适于其造物完美发展的一切条件之前,是不会将其造物放在大地上的。当这些条件都具备时,那个存有被置于其中并被叫作天主上帝。这个造物所在之处被叫作‘Mooh’,后来又被称为发源地母亲

我试着用你们的语言来讲述这一切,以使你们能够理解。你们自己学会翻译这些粘土板后,就会看到更详细的内容。我着重提到了一些要点,这可以作为你们翻译工作的基础。不要以为我试图改变你们在其它地方、经过其它思考或研究之后形成的观点。我只是请你们暂时把那些观点放在一边。当你们把目前的研究深入下去后,如果你们愿意,可以自由地重新开始进行所有其它研究。我不想以任何方式来影响你们。所有研究都只是外在的,是得出结论的一种手段。假如得不出结论,达不到既定的目标,那功课就变成了无用的东西、无益的知识,毫无价值可言。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